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414章 幽聲淺動,一瞬消凝
  辛夷抬頭,慢慢瞇起眼睛。

  眼前的張巡像一頭暴躁的雄獅,便是頭發絲上也寫滿了憤怒,偏他又要在人前克制,保持一副正直不阿的模樣……

  于是乎,那張俊臉便有了幾分古怪的扭曲。

  “張大人,此言何意?”

  辛夷饒有興趣地笑了笑,一如既往地——裝。

  “小女子初來貴地,聽不懂大人的話,可否請大人明言?”

  她聲若黃鸝,一張精致的面容在輕紗下如開濾鏡,白雪初融,江南春暖,一襲輕袍飄逸出塵,如仙子乘風,讓人挪不開視線。

  “這就是郡王妃?”

  “呀,這真的是郡王妃哩?”

  人群里傳來小聲的議論。

  張巡冷笑,“張某說得不夠清楚嗎?茶寮里的說書先生無緣無故編排張某的不是,難道不是受了有心人的指使?郡王妃,你說是何人在背后撐腰呢?”

  可能是氣急了眼,張巡不給彼此留半分體面,幾乎挑明了說這事是傅九衢從中作梗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辛夷看了過來。

  好事者不嫌事大,人們都想知道這個未來的郡王妃會怎么樣回答張巡的挑釁與質問。

  茶寮里寂靜無聲。

  辛夷輕紗下的雙眼模糊一片。

  “張大人好生有趣。”

  她突然笑了。

  幽聲淺動,一瞬消凝。

  她整個人仿佛都靈動起來。

  “諸位聽書的友人都看到我進門的,如何來,如何坐,統共不足一刻。王先生說得精彩,我和諸位一樣聽得樂呵,捧了個人場。書中所言那汴河邊的張家,我們本不知是哪一家,如今張大人對號入坐,讓我忽然明白過來……”

  噗!

  她又低低一笑,帶幾分俏意。

  “私以為,若是王先生所言與張大人的家事有異曲同工之處,張大人當回去整肅家風才是正經,何必跟一個說書的和一群聽書的人過不去?此地無銀三百兩,既無風度,又無氣度,無端遭人笑話,清白不保。”

  張巡:“這么說,你是承認了?”

  辛夷轉頭聽聲,眉尖輕蹙,問杏圓。

  “這位張大人可有耳疾?怎生聽不懂人話?”

  杏圓噗一聲笑了出來。

  四周圍觀者覺得她十分有趣,也都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罷了。”辛夷扶住杏圓的胳膊,“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張大人想是為家事所累,氣得糊涂了。我們不必與他計較,走吧。”

  張巡一直胳膊橫過來。

  “把話說清楚。”

  辛夷佯做不見,不管不顧地撞上去,然后低呼一聲,踉蹌一下。

  “張大人這是欺負我一個瞎子?”

  明知人家看不見,突然伸手阻擋,要不是有丫頭扶住,說不準郡王妃就要摔跤了,摔在火炭上會不會受傷且不說,就說一個小娘子在這么多人面前丟了丑,也會難堪至極……

  欺負小姑娘,哪是大丈夫所為?

  先頭大家頂多看個熱鬧,如今卻是忍不住了。

  所有人的言詞和目光里都有指責。

  “張大人為何不敢去找廣陵郡王撒野?”

  “堂堂丈夫,欺負女流之輩!哼!算什么英雄?”

  有一個人出頭,其余人跟著就發聲。

  “官大人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放開她!”

  “放開她!”

  在眾人的吼聲里,張巡氣得七竅生煙。

  這個女子分明是自己撞上來的,他根本就沒有用力,她就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顯然是故意引來同情……

  “閉嘴!”

  張巡惱了。

  人在生氣的時候,理智往往歸零。

  “誰再多說一個字,以同黨論。”

  辛夷咬一下唇,感激地沖四周頻頻點頭。

  “多謝諸位好心人,你們不要再替我說話了,惹惱了張大人是要吃官司的……”

  張巡看她裝模作樣,后牙槽一咬。

  “少他娘的在這里挑撥離間,造謠中傷……”

  居然對小娘子爆粗?辛夷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捂住嘴,那表情驚恐得都有些浮夸了,卻惹來更多人的同情。

  “過太分了!”

  “張大人,你要再對郡王妃無禮,我們就要報官了!”

  “報什么官?去皇城司,找廣陵郡王來!”

  “對對對!快去稟報廣陵郡王!”

  一時間群情激昂,讓張巡有些不知所措。

  從傅九衢當年“奪妻”伊始,百姓對他大多都是同情,認為廣陵郡王仗勢欺人,而張巡跟他們一樣都是草根起家,沒有根基,才會任人拿捏,忍下這奇恥大辱……

  而且,多年來他在京中素以忠孝人品見善于人,與手狠手辣的傅九衢形成鮮明的對比。

  風向一轉,張巡更是怒火中燒。

  這些人竟與皇族共情,不是蠢就是壞!

  眼看人群圍攏過來,張巡冷笑一聲,盯著辛夷,“算你狠!”

  他轉身欲走。

  背后突然傳來辛夷柔軟的聲音。

  “張大人,等一下。”

  張巡猛地停步,卻見辛夷又纖弱而小聲地道:“官府做事就不講王法了嗎?張大人在鬧市拿人,可有朝廷的羈拿券書?”

  這句話是方才掌柜的問張巡的,辛夷順勢拿來用。

  張巡笑了,“郡王妃這是何意?”

  辛夷:“你不可以帶走無辜的王先生和掌柜。”

  “你說什么?”張巡震驚。

  半晌,冷笑一聲。

  “你要替他們出頭?”

  辛夷一副害怕他但又要聲張正義的樣子,抿了抿嘴巴,扶著杏圓的手,站直了身子,重復。

  “除非你拿出朝廷的羈拿文書,不然,你不可以隨便拿人!”

  張巡方才是得了屬下的稟報,說有人買通小報,對他家的事情大肆宣傳。這便罷了,還有說書人編成話本來傳揚……

  父親和四弟鬧出這等丑聞,張巡私心里也是痛恨,但張正祥到底是他的親爹,孝字在上,張巡打落牙齒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不得不出面按壓此事。

  尤其在這個節骨眼上,要是事情傳揚開去,門風污蝕,不說皇帝要不要他做女婿了,便是福康公主,會不會因為羞恥而不肯再入張家門?

  張巡心急如焚。

  他原本想殺雞儆猴,當眾在茶肆里來個下馬威,殺一殺這股子歪風邪氣,讓那些人不敢再傳揚……

  哪里料到會遇上這個女子?

  火上澆油,讓他失了理智。這便罷了,更沒想到,素來膽小怕事的百姓民眾,居然會為一個外族女子說話?而這女子更是當眾挑釁,要保說書先生……

  張巡手扶腰刀,臉色難看地盯著辛夷。

  “你是不是以為你攔在面前,我就沒辦法帶人走?”

  辛夷搖頭:“我知道張大人很厲害,有靠山。但我不懼。世間自有公道,百姓也是人,百姓也有尊嚴。若是張大人認為王先生有罪,得拿出朝廷的文書,方可羈拿。若僅因張大人認為王先生的書說得不好,或是有誣蔑張家的嫌疑就將人帶走,那豈不是公報私仇?”

  張巡:“到了開封府,自會查明真相。”

  辛夷:“張大人不是開封府的人。你,沒有羈拿百姓的權利。”

  她聲音溫柔,如晴夜微雨,醺醺殘酒,令人聞之愉悅。

  “他們都是大宋子民,是官家的子民,不是你張大人的囚犯,想抓就抓,想拿就拿。小女子素聞大宋律法公正,開封府明鏡高懸,豈容你張大人搗毀?”

  百姓面面相覷。

  自古民不與官斗,一般而言,能忍則忍,能讓就讓。

  突然有人站出來為百姓說話,還是一個弱女子,當場激起了一眾男兒的血性。

  堂堂丈夫,竟不如女子乎?

  “對!郡王妃說得對!”

  “王先生何罪之有?張大人又不是開封府捕快,就沒有羈拿之權,不可以帶走王先生和邱掌柜!”

  幾個小二人群里起哄,引發更多人前來圍觀。

  在潮水般的圍觀和質疑聲里,張巡因為憤怒和焦灼引發的理智終于回籠。

  他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不小心鉆入了這個大理女子的陷阱——

  以退為進,示弱扮慘,再假意討好百姓以激起民怨圍攻他一人。

  這個女子在拿他當猴耍。

  冷不丁的,張巡又想到自己的前妻張小娘子。

  “是你。”張巡盯著辛夷,聲音若不可聞,卻字字尖利,“這世上,只有你才會這般惡毒!賤、婦。”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