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374章 兩兩相遇
  天色漸暗,藥坊內外燃起了火燭。

  氤氳的光芒吸引蚊子,一群群蚊蟲呼朋喚友地過來赴約,看著實在煞趣。

  安娘子正拿著薄荷水噴灑驅蚊。

  這種水是辛夷藥坊的熱賣品,加了迷迭香和驅蚊草蜜煉,不僅有驅蚊的功效,還有清涼助眠的作用。

  辛夷是在傅九衢的攙扶下走入院子的,裝瞎子裝習慣了,只要在人前,她自然而然便會保持那種盲人狀態,性子也變得溫柔幾分。

  “好香。”

  安娘子轉頭看她一眼。

  “姑娘要是喜歡,一會兒帶兩瓶回去,這時節蚊子兇狠,你也用得著,還有驅蚊蠟燭,也帶一些……”

  辛夷謝過,安娘子瞥一眼傅九衢,又道:

  “都是我們家娘子在的時候寫的配方。”

  辛夷不知道她對自己的身份所知有多少,卻聽出幾分試探。左右無人,傅九衢面無表情,并不來插手她的事情。

  “那我更要多拿一些了。”

  辛夷不外道地說完,見安娘子看來,眼底已然浮現帶笑的淚光。

  這么相對,再無半點盲人模樣。

  可待安娘子定睛細看,她已然微笑著恢復了原本的表情。

  “很多人都說我和你們家娘子長得像,那可是了不得的緣分。以后這個藥坊,我也想常來,不知你們歡不歡迎……”

  安娘子微怔。

  她確定在她眼里看到了自家娘子的模樣,一時心潮起伏,更像著了魔般盯住她,嘴唇笑得差點裂到耳根。

  “歡迎,自是歡迎姑娘常來。”

  良人走過來,笑盈盈地道:

  “開飯了。郡王和姑娘請到飯廳小坐吧。”

  飯菜是湘靈專用做的,如辛夷所料,全是她昔日愛吃的菜式,另外有一盤紫色的餅,看著很是新穎,她情不自禁地感慨。

  “這是紫薯餅還是什么?看著好可愛好好吃。”

  傅九衢:……

  湘靈和良人齊齊看來。

  安娘子更是喜不自勝地喚她,“娘子。”

  辛夷愣了愣才反應過來。

  在自己人面前隨意慣了,根本不設防,脫口便說出來了。

  可瞎子哪里分辨得了什么紫的綠的?

  辛夷忍俊不禁。

  “坐下吃吧,都看我做什么?”

  “欸欸欸,坐,坐,郡王和姑娘坐下吃,這全是給你們準備的。”

  安娘子三個人哪來的膽量和傅九衢同桌吃飯?

  辛夷也不勉強,笑了笑,便坐下來,依舊裝盲裝瞎。

  有些事情,心照不宣,不戳破。

  安娘子和湘靈、良人喜不自勝卻也只是閉口不提,只有湘靈在一側侍候,順便說她的菜式。

  “姑娘,這不是紫薯餅,而是紫藤花餅。”

  辛夷覺得新奇,“紫藤花也可以用來做餅嗎?”

  “嗯。”湘靈雙眼亮晶晶地看著她,道:“咱們院子里的紫藤花開得正新鮮,我便摘下來洗凈瀝干,再用糖腌制,和面粉做成了餅,姑娘快嘗嘗,好不好吃……”

  辛夷輕咬一口,“香、酥、甜,脆,好吃,真是好吃。而且,這個名字……紫藤花餅,一聽就很浪漫。”

  她說著轉頭望向傅九衢。

  “我猜,長公主和三念都會喜歡的,要不要捎一些回去給他們也嘗嘗?”

  傅九衢目光溫和:“你說了算。”

  在他們離開藥坊的時候,良人和湘靈又在院子里剪了些新鮮的花朵,讓辛夷帶回去插瓶。

  這是她以前的習慣,鮮花開放的時節,修剪下來一部分插在瓶子里再慢慢地賞看……

  小轎停在門外,杏圓和桃玉看到辛夷出來,便要扶她上轎,不料傅九衢卻突然開口。

  “姑娘還沒有逛過汴京夜市吧?”

  辛夷微笑,“白市夜市對我原無差別。瞎子的世界,是永夜。”

  傅九衢低低一笑:“有我陪你逛,自是不同。”

  辛夷:“……”

  眾目睽睽下,廣陵郡王也不避嫌?

  辛夷含笑不語,安靜地等待著。

  傅九衢讓段隋將裝好的紫藤花餅快馬送回長公主府去,又叮囑幾個丫頭侍從稍遠一些跟隨,這才扶著辛夷融入了馬行街的車龍馬龍里。

  孫懷和程蒼跟在后面,看著傅九衢小心的侍候著“眼睛不便”的辛夷,對視一眼,目光里滿是費解。

  這到底是找虐,還是顯擺?

  夏夜躁躁熱飯后大多人都在戶外歇涼。

  廣陵郡王枯等張小娘子,孑然一身,這事曾上過汴京邸報,褒貶不一。

  如今身側有了小娘,十分吸人眼球。

  傅九衢渾然不覺,護著辛夷往前走,“你會怕嗎?”

  “不怕。”

  傅九衢笑著,好像在為她介紹大宋風土人情似的,說幾句,突然低頭看來,“高明樓最近在忙什么?”

  辛夷沒有想到他會在大街上談正事,愣了愣才若無其事地道:“早出晚歸,神神秘秘,我琢磨不透他。”

  傅九衢眉梢微揚,“那便不要琢磨。”

  辛夷:“我以為你問這個,是要我盯緊他。”

  傅九衢目光掃過來,清清涼涼的,略帶不滿。

  “我可不是讓娘子做暗樁的人。我只擔心你的安危。”

  辛夷在高明樓身邊一日,傅九衢就一日不得心安。

  “不如跟我回府,不回驛館了。”

  那不是拿把柄給人拽著么?更何況沒有媒娉,她住長公主府像什么話?這么沒有理智的話,是不符合傅九衢人設的。

  廣陵郡王變了!

  辛夷笑著瞥他一眼。

  “蝴蝶的翅膀扇動了,你感覺到了嗎?”

  傅九衢低頭,視線深不見底。

  “我有的是法子,明媒正娶,必不會教你難堪。”

  辛夷道:“聯姻不是更好嗎?再等等。”

  傅九衢抿嘴朝她看來。

  換以前,他是不會在明知自己壽命不長的情況下求娶辛夷的,可自得知《汴京賦》,得知這一切可能都只是幻象,而他只是一個不存在的人,他便不在乎了。

  人是不是真的不要緊,感受是真的。

  他要娶辛夷,在離開這個世界前。

  如此,生生世世,輪回變換,她都是他的妻,這都是他尋找她的理由。

  但良辰美景,傅九衢沒有提掃興的事情,只哼聲一笑,“你離他遠點,我怕我嫉妒、吃醋。就像你說的,黑化起來不是人。”

  辛夷一愣。

  廣陵郡王吃醋也吃得這么可愛?

  她低低一笑,彎著眉眼,偷偷捏一下他的手臂。

  “知道了知道了,敢不從命?”

  兩個人挨得極近,傅九衢怕辛夷摔跤,不僅親自扶著她,還不停地往前探出半個身位,永遠將她護在臂彎和身子之間。

  那呼吸可聞般的親昵,羨煞旁人。

  若不是親眼得見,誰敢相信,這個是笑面黑心廣陵郡王呢?

  辛夷許久沒有見過熱鬧了,眼睛又要裝瞎真是難為。

  突然傅九衢停下來,聲音戛然而止。

  人群里迎面而來一男一女,男的牽馬,女的騎馬,一個在馬上,一個在馬下,男的是張巡,女的竟是大公主趙如念。

  辛夷不認識趙如念,只知道有這么一個角色,后來嫁的駙馬都尉姓李,是趙禎生母李宸妃的本家,為彌補自己的缺憾,趙禎將最疼愛的公主嫁給李家,榮寵無雙,大公主待遇更是堪比皇太子……

  然后,公主的姻緣卻是慘淡收場,這位公主最后也是郁郁而終……

  雖然張巡的人物小傳里有“睡公主、娶紅顏、封侯拜相、權傾一時”的說法,但辛夷先前確實不知道這個公主指的是誰。

  冷不丁碰上,那種撲朔迷離的宿命感,讓她笑容有細微的僵硬,卻不敢讓人發現,只輕輕拉了拉傅九衢的衣袖。

  “郡王,怎么了?”

  傅九衢冷哼,“被銜尾蛇咬住了。”

  辛夷眉眼彎了起來。

  “蝴蝶和銜尾蛇是相悖的,那么,要蝴蝶再扇一下翅膀嗎?”

  傅九衢:“不用。這一次我來扇。”

  他倆旁若無人的說話,并不擔心別人聽見什么蝴蝶啊蛇的會不會嚇住。

  “表哥……”大公主臉頰微紅,率先打破了沉默。

  那模樣,緊張又害怕,目光里滿是求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