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蕙蕙百度云 > 第1756章 你單方面提出的分手,我不認可
    “男朋友?”

    “不是!”心肝咬著后槽牙,憤憤地說,“一個病號。”

    老太太是過來人,看她反應就知道她跟打電話的人關系不一般,她想了想,輕聲說,“人這一輩子,能碰到個兩情相悅的人不容易,情侶之間小吵小鬧很正常。既然決定對方是共度一生的人,就互相包容互相理解。”

    “奶奶,我知道的。”

    老太太笑笑,沒有再多言。

    但接下來,她發現心肝的心已經亂了,她會一邊拿筷子扒拉米飯,一邊往手機上看兩眼,過了一會兒發現手機還是沒動靜之后,她一雙眼睛幾乎要噴火了。

    老太太搖頭失笑。

    一頓飯吃得心不在焉,吃完飯之后,心肝精神恍惚地收拾桌面,等收拾好,老太太已經在客廳里看電視了。

    老太太剛出獄,跟社會脫軌二十年,看電視是了解現代社會最快最便捷的方式。

    心肝坐在老太太身邊陪她。

    說是陪。

    她目光呆滯,眼神空洞,魂都不知道飄哪兒去了,老太太搖搖頭,也不揭穿她。

    不知道過了多久。

    “叮叮叮,叮叮叮——”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心肝趕緊把手機拿出來,看到是謝言打來的電話,她牙齒磨得“咯咯”作響,她氣得反手就想把電話掛了。

    丫的。

    故意的吧。

    她都已經死心不期待了,他竟然又跑來撩撥她。

    正要掛斷,身邊輕輕飄來一句,“珍惜眼前人啊……”

    “……”

    心肝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接通了電話,她粗聲粗氣,沒有好脾氣,“找我干嘛?”

    “心肝……”

    “別說廢話,有事說事,我很忙!”

    “……”

    謝言似乎被她氣勢壓倒,聲音低了一些,“我來香溢紫郡了,但是被保安攔在外面,進不去。”

    他沒放棄?

    之所以這么久沒電話進來,是因為他在趕路從醫院過來?

    她趕緊把手機返回,看到剛才謝言那通電話是幾點打來的,再看看這通電話的時間,中間相差四十多分鐘,差不多就是從康華醫院趕到這邊需要的時間。

    想到她不接他電話,他馬上就火急火燎地從醫院跑過來,心肝滿心的怒火瞬間就煙消云散了。

    緊跟著。

    她又開始擔心起來。

    他不是在住院嗎?身體好了,能出院了?

    心肝揪著沙發上的流蘇,聲音軟化一些,“你不好好在醫院待著,跑我這兒來干嘛。”

    “你不接我電話。”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竟然從他的聲音里聽出一丟丟委屈的成分,心肝沒好氣,“我為什么要接你電話,大哥,咱們已經分手了,分手了是什么意思懂不?就是咱倆已經沒關系了,不相干的人,我接你電話干嘛。”

    謝言沉默。

    “……”

    心肝憤怒了。

    這簡直就是塊木頭,還是實心木頭,一點都不開竅!他聽不出來她在跟他賭氣,他就不能說幾句好聽的哄哄她?

    就在心肝等到不耐煩要掛斷的時候,突然聽到手機里幽幽地傳來一句,“不分手。”

    “啥玩意兒?”

    “我說……我不想分手。”起初他聲音還有些弱,但說到后面已經堅定起來,“我不同意分手,你單方面提的分手,我不認可。”

    心肝完全沒想到他竟然能說出這么厚臉皮的話,一時間有些愣住了,“哈?”

    “我在你們小區門口等你,你要不出來我就一直等,等到見到你為止。”

    “擦,你威脅我,我才不吃你這……喂!喂?”

    他竟然把電話掛斷了!

    心肝磨牙,對著掛斷的手機低吼,“你愛等就等著,我才不吃你這套!”說完,她憤憤然地把手機揣進了口袋。

    一扭頭,對上老太太深邃的目光,心肝有些心虛,不等老太太詢問就說,“不用管他,就是一個不相干的人。”

    “哦!”

    心肝繼續陪老太太看電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心肝明顯坐不住了,她屁股跟長了釘子一樣,不停地在沙發上挪來挪去,她不再看手機,但一雙眼睛時不時的瞥一眼電視右上角的時間,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情緒明顯變得焦躁起來。

    她這反應,老太太想忽略都難,她用遙控器改臺,剛好改到天氣預報,看到天氣預報上的氣溫,她輕聲說,“我說最近怎么這么冷呢,原來是倒春寒的天啊。這會兒室外氣溫只有兩度,還有四級大風。”

    “……”

    “今天下午出去遛彎的時候還有太陽,那會兒我都覺得冷,這會兒應該更冷了,我一個身體健康的老太太都覺得冷風直往骨頭縫里鉆,根本受不了。剛出院,身體還沒恢復的病人應該更不行吧,年紀輕輕的……萬一落下什么后遺癥,那可是一輩子的事兒呢。”

    “奶奶!”

    “怎么了?”老太太轉頭看她,見她氣鼓鼓的,她輕笑一聲,“奶奶說實話呢,怎么還生氣了。不氣不氣啊。剛才你也說了,那個年輕人就是不相干的人,既然不相干,管他落不落后遺癥呢,凍死也跟咱們沒關系哈,隨他去吧。”

    “……”

    老太太這樣一說,心肝更坐不住了。

    謝言受傷這么嚴重,內臟出血,肋骨還斷了,萬一真落下病根怎么辦?還有……張揚剛才還在香溢紫郡,雖然被保安扔出去了,但他萬一沒走呢。

    蕭睿說了,他和張釗感情很好,他來香溢紫郡給張釗求情,她鳥都沒鳥他,這會兒他應該惱羞成怒了吧。

    萬一他想報復,但又找不到他們蕭家的人,又恰好在小區門口看到謝言,再聯想到他之所以惹怒他們家,就是因為他找人打了謝言,他會不會趁機報復謝言啊。

    心肝再也坐不住了。

    她“刷”的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來,接觸到老太太疑惑的眼神,她故作鎮定,“奶奶,我出去看看。是這樣……那個謝言是我前男友,萬一他在我小區門口出什么狀況,到時候我渾身長滿嘴也說不清了,我去把他攆走。”

    老太太笑起來,“去吧。”

    “……”

    她怎么覺得奶奶在取笑她呢,心肝臉頰發燙,她表情依舊鎮定,“那我去瞧瞧,我很快就回來。”

    “嗯!”

    等聽到房門關閉的聲音,老太太臉上的笑容才一寸寸凝固下來,她摩擦著口袋里那張婚紗照,蒼老渾濁的眼睛漸漸通紅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