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304章 原來如此!
  辛夷跟著傅九衢下了馬車,抬頭看著那紅火的太陽,但身體卻沒有灼燒之感,精神頭登時好了起來。

  “還是山里舒服。走吧,九哥隨我去貪貪涼,吃頓飽飯。”

  姥姥山像是未開化的荒山,雜草叢生,路徑皆無,幾個人邊走邊尋路,走得十分艱難。

  段隋好奇地問:“娘子,這山上當真有廟?看著不像啊,誰來這荒山野嶺供香火。”

  辛夷笑道:“不僅有廟,還有和尚,還有井,還有糧。”

  段隋很是好奇,一個會儲備數萬斤糧食的和尚是什么樣子,但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和尚竟然生得眉清目秀,十分年輕。

  他看上去約莫只有二十五六,面善親和,僧袍飄飄地站在廟門外的臺階上,打著佛手,口喚彌陀。

  “諸位施主,總算來了。”

  眾人怔怔。

  就連辛夷都懵住了。

  “大師怎知我們會來?”

  和尚輕輕一笑,“小僧夜觀天象,今日有貴人登門,晨起又見喜鵲鳴叫,更是篤定貴人已至,這才備好茶水飯菜,在此恭候各位……”

  辛夷大驚失色。

  她可不信什么夜觀天象,喜鵲鳴叫。

  這和尚能事先知情,說不定跟她一樣,是個穿越人……

  辛夷激動不已,整個心思都活絡起來,在和尚帶領下往廟里走時,腦子里轉了無數個彎,終于想出一個試探他的法子。

  “大師,我前陣子做了個噩夢,醒來甚憂,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化解化解?”

  和尚淺笑:“施主且說來小僧聽聽?”

  辛夷盯著他深褐色的眼睛,慢吞吞地道:“我夢見一個叫《汴京賦》的游戲,我在游戲里,又在游戲外……”

  那和尚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平靜地看著她,似乎在等待下文。

  辛夷問:“大師聽說過這個游戲嗎?”

  和尚回:“敢問施主,何謂游戲?”

  這是不知情?

  辛夷有些失望,“就是跟搭戲臺子唱戲差不多吧……”

  和尚輕唔一聲,“那施主的夢,噩在何處?不如詳細道來,小僧幫你參詳一二?”

  辛夷張了張嘴,正想繼續往下試探,聽得傅九衢輕咳一聲,冷冷淡淡地道。

  “寂無,你不要再逗她了。”

  辛夷震驚不己,見鬼似的轉頭看他。

  “你怎知他叫寂無?”

  傅九衢皺眉:“你也知道?”

  辛夷盯著傅九衢,一顆心狂跳不止。

  難道穿越的還有他?

  傅九衢見她不停地打量自己,淡淡嘆一口氣,“我八歲就認識他了,你說我知不知道?”

  猝不及防。

  辛夷腦子轉不過來,呆住。

  傅九衢懶懶一笑,“昨夜我便派人前來捎信,他不備好飯菜在廟門等著,我不得扒了他的皮?”

  辛夷再一抬眼,看到廟中庭院里站著昨夜那個討水的校尉,腦子里嗡的一聲,差點原地去世。

  這個傅九衢。

  一口一句騙子地叫她,到底誰才是騙子?

  傅九衢看她面色變幻不定,若有所思地笑了一下,“走吧,師兄給我們備了齋飯,恰好可以換換口味。”

  他聲音帶笑,絲毫不管那個叫寂無的和尚詫異的目光,拉著辛夷的手便往禪房里走去。

  這個寺廟占地并不大,但環境清幽,風光旖旎,是個修行的好所在。

  這個寂無和尚,在小廟后院開墾了不少菜地,這個時節,外面干旱災荒,這里倒像個世外桃源,吃喝不愁,還有果蔬菜品,應有盡有。

  不僅如此,寂無和尚還有一手好廚藝,說是齋飯,不帶半點葷腥,但那大饅頭蒸得又白又軟,水豆腐做得細嫩鮮美,炒竹筍脆香可口,辛夷在馬車上顛了這么些天,冷不丁吃到這么一餐齋飯,差點把舌頭吞下去。

  香。

  真的是香。

  辛夷用山泉水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手,坐回禪房里聽他們說話,這才知道,這個寂無和尚,也是狄青的徒弟。

  他幼時在狄青身邊長大,是狄青當半個兒子養大的,成年后卻回到家鄉,出家修行,但這些年,并未與師父斷了聯系。

  昨年儂智高蠢蠢欲動,朝廷便有征討之意,那個時候,他就時常去信說起這邊的情況。地窖里那數萬斤糧食,也就是從那個時候就開始準備的。

  傅九衢與寂無敘舊,面色從容平靜。

  辛夷坐在一側,邊吃邊豎著耳朵聽,一顆心久久不平。

  以前看到穿越的主人公,占盡優勢用金手指隨便碾壓古人,覺得現代人比古人聰慧高明是天經地義的事,而這個事情讓她徹底改觀……https://

  古人的智慧不比后人差,像狄青和傅九衢這一類人,更是古人中的佼佼者,謀略千里,智在人上,根本就不是她那點三腳貓的手段能比的。

  那些動不動以為穿越就能碾壓古人的,簡直異想天開。

  相比于這種赫赫有名的歷史人物,說到底,她在后世也只是一個小蝦米,若不是占了先知劇情的優勢,她哪來什么本事……

  辛夷郁悶了。

  突然覺得自己和傅九衢中間有十萬八千里的差距,覺得今天的自己像一個笑話,覺得傅大魔王是故意等著看她的笑話……

  嘴里的饅頭,突然就不香了。

  寂無突然看過來,對辛夷一笑。

  “早就聽說師弟身邊有一位才貌俱佳的小娘子,今日得見,果然名不虛傳。”

  辛夷尷尬地客氣兩句,“要才沒有,要臉,就剩半張了。”

  “半張?”

  “嗯,那半張,打得稀爛。”

  寂無愣了愣,笑了起來,“恕我冒昧一問,小娘子是如何得知姥姥山,得知我的?”

  辛夷看了傅九衢一眼,有些不好意思。

  “我就是……夢到的。方才不是正想詢問大師來著嗎?”

  寂靜恍然大悟般點點頭,幽幽一嘆。

  “娑婆世界一念而生,無奇不有,無所不能。古有莊周夢蝶,今有娘子夢廟。是迷,也是覺。是夢,也是醒。一切皆幻相也。”

  “對對對,大師高論。”

  辛夷正愁不知道怎么跟傅九衢解釋,這個和尚便用如此不通俗不易懂但最適合忽悠人的話,幫她做了解釋。

  她跟著感慨,“世間事,從何處生,由何處滅,無明無相,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寂無輕輕一笑,轉向傅九衢。

  “師弟何時去跟恩師匯合?”

  傅九衢平靜地道:“飯后。你可要隨我同去?”

  寂無回避著他的目光,淡淡一笑,“遁入空門,便已了斷紅塵,我還是不去了罷。”

  傅九衢瞇起眼看他,沉默片刻,點點頭。

  “若非恩師叮囑我上山一趟,我也不會來勸你。各人有各人的緣法,能放下是緣分,不能放下也是緣分。隨你便罷!”

  寂無微笑,沒有作答。

  飯后,辛夷厚著臉皮在廟里洗了個泉水澡,出來時段隋已然給幾匹馬都馱上了干糧和飲用的水桶,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寂無將他們送到山間,臨別時悵然地道:“師弟記得替我向恩師問好。那些糧食,隨時要,隨時可差人來取……”

  傅九衢點點頭:“保重。”

  “保重。”寂無微微欠身。

  辛夷走入烈日里,回頭仍能看到寂無站在山間那一片孤獨擺動的僧袍。

  “你這個師兄,好生奇怪。為什么一個人跑到山里來出家?”

  傅九衢扭頭:“你沒有夢到嗎?”

  辛夷撇一下嘴唇,總覺得傅九衢話里有話。對她那些借口,他分明就沒有相信。

  “我可夢不到別人的隱私。”

  傅九衢似笑非笑,“若是可以,我倒想夢到你的隱私。”

  辛夷:“……”

  ~

  有了糧食和水,紀威等人喜逐顏開地迎了上來,“郡王英明”這樣的馬屁話,也不知說了多少。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竟然是他的最后一餐……斷頭飯。

  午后日頭正烈時,傅九衢到達狄青征南軍大營。

  正好碰上狄青在大發雷霆——

  宋軍先鋒楊文廣在征南主力到達之前,率先到達桂州,恰與儂軍正面相遇,兩軍拉開架勢打了個遭遇戰。

  楊文廣所率先頭部隊戰事不利,一度被困。最后,楊文廣雖得以逃脫,但宋軍損失慘重。

  最緊要的是影響了士氣,成就了儂智高的聲威,這讓狄青大為惱火。

  辛夷沒有想到能在這里見到赫赫有名的楊家將,有一點小激動,雖然此時的楊文廣已五十出頭,她卻看得目不轉睛。

  這可是評書里的英雄人物,楊宗保和穆桂英的兒子……

  “恩師。”傅九衢清咳一聲,目光從辛夷身上掃過,對狄青拱手道:“我愿為先鋒,和楊將軍一道出戰,會一會這個儂智高。”

  狄青哼報,沒有同意他的請求,而是反問。

  “你把紀威這個孬種帶回來,便是要帶他打頭陣?”

  “不。”傅九衢淡淡一笑,“我要拿他祭旗,鼓舞士氣。”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汴京小醫娘更新,第304章 原來如此!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