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273章 是不是鴻門宴
  辛夷帶著三小只站在藥堂門口,目送傅九衢和幾個侍從打馬而去,心里莫名有些失落。

  一擔心他入宮會有變數。

  二擔心他南征之行會遇險。

  “娘……”三念慢慢握住辛夷的手,仰頭看著她道:“傅叔已經答應三寶了。”

  “什么?”辛夷瞇眼看著傅九衢馬踏夕陽的背影,問得心不正焉。

  三念抿了抿嘴巴,不滿她的敷衍,哼聲:“做爹呀。給我和大哥哥二哥哥做爹!”

  小姑娘為了引起辛夷關注,聲音說得很大。

  霎時,一念二念還有安娘子和貞兒等人都朝她們看了過來。

  辛夷錯愕地道:“你什么時候問的?”

  三念道:“方才娘讓我去問傅叔要不要留下用膳,三寶便又問他了。我說:傅叔,你娶了我娘好不好,給我做爹,傅叔說:好呀。”

  辛夷腦子好半晌沒有轉過來。

  “你當著你爹的面問的?”

  三念點點頭,見辛夷表情怪異,狡黠地一笑,眨眨大眼睛。

  “三寶才不傻呢,三寶偷偷問的,別人又聽不見。娘,傅叔很開心呢,他很喜歡給三寶做爹。”

  辛夷哭笑不得地看著這個“找爹狂魔”,捏捏她的小臉兒便轉身回屋,對眾人道:

  “我們吃飯去。大塊朵頤!”

  今兒本就加了菜食,為傅九衢又特地多備了幾個菜。

  桌子上的珍饈佳肴,擺得滿滿當當,辛夷帶著藥坊上下結結實實地吃撐了肚子,躺在庭院的涼椅上,看著高高的玉米桿掛了須,辣椒青綠綠的如同翠玉卻尚未長成,情不自禁地回憶起劇情來……

  今日傅九衢提起呂公綽,辛夷當時頻頻發問,其實是因為他想起一件事來。

  在《汴京賦》的游戲劇情里,也有呂公綽這個人物,他以龍圖閣直學士權知開封府,史書評價他“通敏有才”,治府嚴謹,可辛夷記得呂公綽與宰相龐籍有姻親,曾被御史彈劾他們是“朋黨”,

  而宰相龐籍便是狄青就任樞密使這件事上最大的障礙。

  狄青平叛儂智高得勝還朝后,趙禎便想晉升他為樞密使,但是龐籍不肯,并搬出祖宗法度死諫,在大殿上唇槍舌劍,最后迫使趙禎就范。

  這事便埋下了狄青受辱的隱患………

  辛夷不知道呂公綽在其間有沒有充當龐籍的幫手,她擔心的是,如果呂家這次在壽州香藥一案全身而退,如果是出自傅九衢的手筆,到那個時候,傅九衢會因此而自責內疚,會責怪自己一念之差害了恩師。

  那狄青后來受排擠外放,郁郁而終,傅九衢的黑化就合情合理了。

  辛夷想得頭痛,為大事件面前的無能為力而感覺焦慮,而樓上的三念和貞兒在跳繩,將樓板踩得咚咚作響,她沒了心思,起身去隔壁藥廠和藥堂都巡視一般,再去灶房檢查了爐上的火有沒有熄滅,這才放心地上樓。

  三念看到辛夷上來,笑嘻嘻地跑過來拉她跳繩。

  辛夷拒絕,讓湘靈盯著他們洗漱,自己回屋閂上門,和衣擺在床上,怔怔出神。

  大門被拍響的聲音,辛夷聽得清清楚楚,她起身走到二樓的窗臺邊,往下看。

  有一頂小轎停在藥堂門外,青帷黑蓋,兩個轎夫,旁邊站了一個微微發福的婆子。

  這不是長公主身邊的錢婆子么?

  怎么這個點來藥坊了?

  辛夷急忙下樓。

  前幾次相見,這錢婆子對辛夷都沒什么好氣,恨不得將長公主在傅九衢那里換來的所有不愉快,全部推到她的頭上。

  不料,大門一開,錢婆子便換上一張笑臉,朝辛夷福身行禮。

  “見過張娘子。”

  辛夷回禮,“錢媽媽深夜上門,是有什么事么?”

  錢婆子笑盈盈地道:“好事。老婆子這是奉長公主之命來請娘子過府的。轎子就停在外面,娘子,請吧?”

  辛夷看著錢婆子的笑臉,可不敢以為長公主是找她去吃席的。

  來者不善。

  不僅是丑媳婦見公婆那么簡單……

  古代的深宅大院里,女人們的手段多如牛毛。

  辛夷思忖一下,微笑道:“那錢媽媽稍等片刻,待我回屋換身衣裳。”

  錢婆子上下打量她,呵呵地笑:“娘子請便,就是不要讓殿下久等才是。”

  辛夷微微一笑,讓安娘子將錢婆子引進屋里,朝她使了個眼神,這才上樓而去。

  安娘子從柜臺里拿了個大銀錠子塞入錢婆子的手上,好聲好氣地哄誘。

  “錢媽媽在長公主跟前侍候,真是好大的福氣,讓人怪艷羨的。”

  錢婆子眉開眼笑,“侍候貴人也就看著光鮮,個中苦楚旁人哪里曉得,你看,這大晚上的,我這老胳膊老腿,不也得親自跑一趟么?”

  安娘子道:“媽媽辛苦了,不知殿下召我們家娘子前去,所為何事呀?”

  錢婆子眉頭皺起,看著安娘子臉上的笑,遲疑一下才道:“主人家的事情,老婆子也不方便說。”

  掌心握了握銀子,錢婆子想一想又補充一句,“娘子大可放心,是好事來的。不然,老婆子也不敢大著臉子要娘子的茶錢,是不是?”

  安娘子放下心來,借口去催辛夷下樓,將錢婆子的話告訴她。

  辛夷并不敢掉以輕心,一路上謹言慎行,想了無數種對策,卻萬萬沒有想到,到達福安院,里頭除了長公主趙玉卿,居然一個人影都沒有。

  沒有鴻門宴。

  也沒有兇神惡煞的護院丫頭。

  趙玉卿坐在燈下,膝蓋搭著一個精致的刺繡巾子,正在默默發愁,一襲銀白色的柔軟寢衣,長發沒有挽起,如同流水一般傾瀉下來,像一幅濃墨重彩的美人畫,難以言說的高貴。

  難怪傅九衢有那樣的一張引人犯罪的臉。

  辛夷揣著心事,慢吞吞地走進去。

  “民女見過長公主。長公主萬福。”

  趙玉卿抬抬手,示意她起身。

  背后的門,無聲無息地合上了,錢婆子也退了下去。

  屋子里只剩辛夷和長公主兩個人。

  辛夷心下微微一跳,壓住緊張的窒息感,平靜地笑問:“不知殿下深夜傳民女前來,是有什么要交代?”

  趙玉卿無聲無息地看她片刻,突然幽嘆一聲。

  “你過來,來,坐在我這里說話。”

  辛夷屈膝欠身,“是。”

  她放緩腳步,走到長公主身側的凳子前,慢慢地坐下去,只敢掛半邊屁丨股,身子挺得筆直,模樣規規矩矩。

  長公主看著她謙而不卑的舉止,目光里流露出幾分滿意。

  “回頭郡王問起,娘子就說,是本宮身子不適,請你出夜診。”

  辛夷垂目,不敢不應,“是。”

  長公主見她泥團似的,一副任由搓捏的姿態,突然低嘆一聲。

  “你以為我叫你前來,所謂何事?”

  辛夷看一眼長公主手邊幾上的冷茶,想是已經坐了許久,不由抿了抿嘴,輕輕一笑,“能讓殿下思慮再三,難以入眠的事情,想必是為了廣陵郡王。”

  她答得平靜,并沒有半分回避。

  趙玉卿半瞇起眼看著她,那副神態和傅九衢倒有幾分相似,以至于辛夷越看她越覺得親近,笑容更為真誠了一些。

  “殿下有事直說便是,不用怕我聽了難受。”

  頓了頓,她又道:“如果殿下是想讓我離開廣陵郡王,那殿下找錯了人。因為這事我說了不算,得郡王首肯才行……”

  趙玉卿愣了愣,忍俊不禁,“辛夷。你叫辛夷是吧?”

  辛夷沒有想到她會詢問自己的名字,狐疑地點點頭,“辛夷是民女閨名。”

  趙玉卿微微一嘆,凝視她片刻,慢條斯理地道:“況有辛夷花,色與芙蓉亂,是個好聽的名字,不是芙蓉,卻有芙蓉之姿,芙蓉之態,難怪郡王為你神魂顛倒。”

  辛夷微微抿嘴,但笑不答。

  況有辛夷花,色與芙蓉亂,前面還有兩句:“綠堤春草合,王孫自留玩。”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