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246章 強扭的瓜不甜
  “強扭的瓜,不甜嘛。”辛夷笑了笑,見段云仍然將信將疑,隨即將面前的茶盞推到她的面前,壓低了嗓聲。

  “除了官家,世子最需要俘獲的是張巡的心……”

  段云皺眉相問:“你是說?”

  辛夷道:“世子可以先探一探張三郎的口風,他樂意配合當然更好。他若是顧慮官聲,那世子又一心想嫁,那就必須有一個讓張三郎無法拒絕你的理由。”

  段云唔的一聲,突然福至心靈。???.

  “我明白了。我應該先斬后奏……按你們的大宋的說話,就是……生米煮成熟飯。”

  辛夷:“……”

  她可沒有這么說啊。

  “恕我直言,世子還是要想個萬全之策。萬一張三郎并沒有你想的那么好?這不是跳火坑了么?”

  段云爽朗一笑,“我們大理的女兒家最是灑脫,才不像你們中原女子那般扭扭捏捏……我們若是瞧上哪個阿哥,便是直來直去的……”

  頓了頓,段云又抿了抿嘴,嚴肅了幾分。

  “縱是火坑,我也心甘情愿。”

  “……”

  段云來過的事情,很快便傳到了張巡的耳朵里,今日下值來到藥鋪,他不再像前幾日那般坐坐便走,而是叫來湘靈,一定要見辛夷一面。

  “你去替我告訴你三嫂,我就幾句話,說完就走。”

  湘靈對張巡其實并沒有什么惡感,他倆本是堂兄妹,以前是因為劉氏和張正祥的緣故,兩家才少有走動,但他們之間并無沖突,而張巡對本家妹妹,也素來有禮有節,湘靈說不出拒絕他的話。

  “三哥,我只負責替你傳話,至于姐姐見不見你,那是姐姐的決定,我可幫不了你。”

  張巡不喜歡湘靈一口一個姐姐地稱呼辛夷。

  “為何不叫三嫂?”

  湘靈抿了抿嘴,看他一眼,轉身離開了。

  辛夷知道張巡是為了什么而來,讓湘靈先下去告訴張巡稍候,然后自己在藥堂里待了小半個時辰,做好手頭的事情,才去見他。

  張巡的模樣,比那日看著清瘦了幾分。

  回京就遭受那么多的家庭變故,對他也是沖擊吧。

  辛夷面無表情地坐下來,“說吧。”

  她的冷漠全在臉上,連半點掩飾的意思都沒有,這讓張巡十分的尷尬,內心因辛夷而涌動的情緒更顯急躁,無端堵得他胸膛憋悶,語氣不由自主地涼了下來。

  “無論你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盤,最好都收斂一點。我是你的夫君。身為人妻,不賢為罪,女子以夫為天,那是綱常倫理,還容不得你顛倒乾坤。”

  辛夷沉下臉,剛端上手的茶盞重重一擱,發出當的一聲脆響。

  “若張都虞候找我,只是為了說教。那請回吧,我的藥鋪不歡迎你。”

  她沉眉冷眸,并不像以前的張小娘子總是做出一副氣勢洶洶的唬人樣,其實是一只紙老虎,而她平靜的表情下,藏了一只真老虎。

  張巡對上他的目光,心里竟是一窒,無法淡然,甚至心虛語遲。

  “我不是來找你說教的……”

  “那你來干嘛來了?”

  張巡輕咳,寒著一張臉道:“我是來……來問診的。”

  問診?

  辛夷挑了挑眉梢,睨他一眼,不吭聲。

  張巡知道自己的借口并不高明,但辛夷開的是藥鋪,這又是唯一的最好的借口……

  雖然他有些氣惱自己身為一個丈夫,接近妻子還要找借口,簡直匪夷所思,但他愿意先哄著她,等她心里那別扭勁兒過去,再好好教她規矩……

  這么一想,張巡坦然下來。

  “那日中毒后,得娘子醫治,大有好轉,可這兩日,又有些心緒不寧,噯氣,反胃……想讓娘子再給我問問診,開個方子。”

  “不醫。”辛夷不待他話聲落下,便不冷不熱地拒絕了。

  然后,喚一聲湘靈。

  “拿我藥鋪規章出來,給張都虞候看看。”

  “規章?”張巡愕然不解。

  辛夷平靜地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自辛夷藥鋪落成那日,便立下了規程,懸在藥堂之上,汴京城無人不知。”

  湘靈拿來一塊小匾,低頭走到張巡的面前,放在桌上,不敢多話又退了下去。

  對這個當官的堂兄,湘靈有幾分畏懼。

  張巡看她一眼,皺眉看著匾上的字跡。

  “一、品行卑劣者不醫,二、不重醫道者不醫,三、心情不好時不醫。一不治神巫,二不治齷齪,三不治一心求死,四不治一毛不拔……”

  張巡的臉色越發難看,沉眉看著辛夷。

  “以娘子之見,我犯了哪一條?”

  辛夷琢磨一下,覺得說品行卑劣像是人身攻擊,張巡可能也不會接受,所以,她坦然地道:

  “第三條,我心情不好,不醫。”

  “……”

  張巡咬緊后牙槽,氣得臉都綠了,但看辛夷仍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這讓他更是火上心來……

  一腔怒火,升起來,又落下。反復幾次,終是無奈。

  他怎會不如自家的小娘子沉穩?

  “好。你不想醫,便不醫吧。”張巡壓下那口氣,咽唾沫平靜下來,略一思忖,似乎意識到了什么,眼睛又是一亮。

  “你心情不好,可是因為大理世子?”

  辛夷斜睨著他,一言不發。

  張巡見狀,不知想到什么,豁然開朗了似的,突然笑了起來。

  “是不是世子對你說了些什么,惹你生氣了?”

  辛夷:“張都虞候何出此言?”

  張巡一笑。

  她將辛夷表現出來的疏離和冷漠當成了醋意,以為她仍是像以前那般小氣,但凡他與哪個小娘子多說幾句話,就要大鬧一番,尋死覓活……

  “唉!”張巡心里莫名覺得寬慰,“想必娘子已經知道了,這個大理世子,其實是一個女子。她救過我性命,我感恩于她,不料她竟有所誤會,生出些不該有的心思……”

  辛夷瞇起眼睛,審視他。

  果然是個渣男啊!

  她還以為那女世子是單相思,張巡根本不知情呢,原來張巡對段云的心思知道得一清二楚……

  這不是典型的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的“三不男人”么?

  辛夷沉下臉來,“張都虞候的風流韻事,不必說與我知。”

  她已經盡量撇清關系,想讓張巡知難而退了,可是,這個張巡不知道哪里來的自信,她越是劃清界限,張巡越是認定她在埋怨、在氣惱,在吃醋……

  張小娘子曾經給他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了。

  他甚至生出幾分笑意,“這么說,我便是要跟她在一起,你也渾不在意?”

  辛夷失笑:“我為什么要在意?”

  張巡:“她是大理國王的親侄女,不會甘于與人為妾的。”

  辛夷扭頭:“所以呢?”

  張巡:“她要做正妻,依你的身份,如何自處?”

  辛夷噗嗤一聲,便笑出聲來。

  “果真如此,那我親自去給她行個大禮,說一聲謝謝你。”

  張巡心中暗嘆一聲。

  “你真是逞強又善妒。依我原先的脾氣,是不會同你解釋什么的。因此,這番話我只說一次,我與那大理世子并無私情,以前沒有,將來也不會有……”

  張巡冷冷地看著她,不知為何會如此在意她的想法,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也是讓他因此惱火和厭惡的……

  “婦人果真是慣不得!你看你都氣我多久了?再怎么說,總得有個消氣的日子吧?”

  張巡低低地嘆一句,“我這次回來,是誠心要與你好好過日子,你不要再鬧。朝中事,家中事,哪一樣不煩心?你就不能讓我消停消停嗎?”

  辛夷看著她,滿腦門的問號。

  “這話也是我想問你的。能不能別鬧了,你就不能讓我消停消停?”

  張巡眉頭狠狠一皺,驀地生惱。

  “我沒同你計較,你倒編排起我的不是來?”

  張巡指著大門,“你出去聽聽旁人是怎么說的?你是嫌這京中的流言蜚語還不夠多嗎?”

  辛夷笑了一聲,問得真切,“什么流言蜚語?你信嗎?”

  張巡沉眉,“我自然是不信的。但你也莫要再生事端,引來旁人非議了。你不顧臉面,我在京中行走,如此抹得開這張臉……”

  辛夷冷靜地道:“所以,為什么不放手?一紙和離告示貼出去,最多再讓人非議一次,從此橋歸橋,路歸路,你活你周五正六,我活我的不三不四。你走你的高情遠致,我過我的流俗低鄙……豈不是皆大歡喜?”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