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221章 比九哥的九還要久
  伙計的腦袋將青磚磕得咚咚作聲。

  廂典看著他,一臉嚴肅,冷聲沉喝道:“來人,拉下去重責五十大板。”

  廂里的公事所能做的最高刑罰是六十杖,打五十大板已然頂格。

  辛夷見狀驚了一下。

  這直接就杖責了,是不是表示廂典將事情都查清楚了?

  她拉著安娘子站在堂下,齊齊朝廂典行禮。

  “多謝廂典大人為民婦申冤……”

  說著,她回往一聲哭喊著被拉到門外杖責的伙計,眉頭微皺。

  “難道當真是這個伙計陷害我?”

  廂典今日的笑容更多,看上去更為和藹可親。

  “藥材掉包之事,確實是伙計所為,但幕后之人,卻并非伙計。他收了別人的銀錢,掉換了藥材,怕被查出來,故意禍水東引,說出安娘子不識字的事情,想攪亂本官的視線……”

  辛夷咬牙:“可恨!這可是人命關天的事情。敢問大人,指使伙計將藥材掉包的,是何人?”

  廂典垂了垂眼皮,“你這伙計原是在譚家應診上工的,他的母親是譚云鶴孫子的奶娘……與譚家關系密切。”

  辛夷又問:“那譚家何在?懇請大人治他們的罪。”

  廂典道:“掉包藥材害人性命,此乃大罪,非本廂可以裁決。本官已然上報到都廂,等都廂里的推官大人受理……”

  看辛夷面無表情的盯著自己,廂典頭皮一麻,語氣松緩了一些,又道:“小娘子且放心,本官已將此事的個中原委布告出去,在各廂坊里張帖十日,定能還你清白。”

  辛夷再一次謝過廂典,又回頭看向謝氏。

  “那她呢?此事與她無關嗎?”

  謝氏看辛夷盯著自己,身子瑟縮一下便不停地合十求饒,神情再也沒有昨天那樣的囂張。

  辛夷覺得有點奇怪,這一個個的,怎么睡一晚上,就變了性子?

  廂典道:“謝氏不喜二兒媳婦,但卻盼孫心切,經本官查證,此事與她無關。”

  辛夷唔一聲,望著廂典那一張老好人的笑臉,“有勞大人了。”

  廂典笑道:“押簽后,你們就各自離去吧。若都廂再傳訊作證,聽命行事便可。”

  說罷,他扭頭吩付書吏。

  “將書證拿過去,讓他們簽押。”

  書吏聽令,捧著幾張書證到案幾上,招呼畫押。

  “好了,可以走了。”

  辛夷沒有想到今日前來會這么輕松,什么事都沒有做,就結案了。

  要是結案的時候不用畫押,她懷疑廂典都不會叫他們前來。

  “娘子。”安娘子有些神思不屬,眉頭緊緊蹙著,“譚家竟然想出這樣的損招害人,咱們差點便吃了大虧。往后再招伙計,可得把眼睛放亮一點……”

  “嗯。”辛夷點點頭。

  這件事情提醒她,招人不僅要看藥理知識,最主要的是人品。

  可人品這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呀。

  兩人邊走邊說話,辛夷正想著去市場上買些新鮮的艾草蒲葉和紫蘇,順便買一點端午包粽子用的佐料,便看到自家藥鋪門口圍滿了人。

  她腦袋嗡地一下。

  “不會吧?難不成又出什么事了?”

  安娘子比她還急,“我去看看。”

  辛夷加快腳步,扒開人群走進去,沒有看到醫鬧,卻看到了灰頭土臉大腹便便的胡曼。

  和當初安娘子來投靠辛夷一樣,這個胡曼也因為儂智高之戰,趙禎赦免眾多囚犯而獲釋,然而,她走出大牢,卻無處可去,孫懷便好心地指點她,來找辛夷。

  “撲嗵!”

  胡曼看到辛夷出現,扶著肚子便重重跪在她的面前,然后巴巴地看著她,眼窩里盛滿了淚,那張遍滿傷疤的臉,看著丑陋卻充滿了真誠。

  “起來,你快起來。”辛夷連忙扶她,“好端端的你跪我做什么?”

  胡曼拉住她的手,執意不肯起身。

  甚至還想彎下腰去,沖她磕一個響頭。

  辛夷受不得這樣的大禮,用力托住她的胳膊,胡曼便拜不下去了。

  “你別這樣,好多人看著呢。有什么事,先起來再說。”

  胡曼搖搖頭,淚水盈眶地看著她,那只手撫上了自己的肚子,然后指著自己,又指著肚子,嘴里啊啊有聲。

  辛夷微微瞇起眼,“你想讓我救你的孩子?”

  胡曼點點頭,又搖搖頭,神情更為焦灼。

  可惜,她說不明白,也表述不了,雞同鴨講好半晌,她這才扭頭,指了指藥鋪堂上的牌匾。

  辛夷有點明白了,“你想留在我這里?”

  胡曼這才抿住嘴唇,一邊掉眼淚,一邊點頭。

  這是一個不會說話也不會寫字的真臘女子,辛夷當初救她是出于醫者本分,如今胡曼懷著身孕無處投親,她仍然說不出拒絕的話。

  “多個人多雙筷子。安娘子——”辛夷側目看過去,微微一笑,“帶她進去梳妝吧,我等一下為她問個脈。”

  安娘子也曾流落民間,對胡曼滿是同情,上前便扶著她往里走。

  胡曼邊走邊回頭,看著辛夷掉眼淚。

  辛夷當時不知道自己都收留她了,她為什么沒有露出半點開心,眼淚反而越流越多。

  晚上傅九衢下值過來,她這才從傅九衢嘴里知道,杜仲卿死了。

  官家沒有治他的罪。

  赦免的口諭下來,杜仲卿便在監舍里自盡了。

  辛夷許久沒有說話。

  就像看了一場悲劇電影,憋著一股郁氣,卻找不到始作俑者發泄。

  她望了傅九衢許久,“杜仲卿當真是自盡的嗎?”

  傅九衢眉心間蹙緊,點點頭,“是。”

  “為何?”辛夷不解地問:“官家都赦免他了,為何還要死?”

  傅九衢搖頭,“他沒有留下只言片語。”

  “胡曼知道嗎?”

  “嗯。”

  辛夷眼里再次浮現出胡曼給她磕頭,想要保住孩子時的那一雙眼睛,也想起了當初坐在她的藥鋪門口耍賴不走,只為聞一口篤耨香的那個天才制香師……

  這天晚上的月色很是明亮,如一個皎皎銀鉤掛在樹梢上。

  辛夷和傅九衢坐在種了辣椒的院子里頭,聞著艾草和蒲葉的香味,說著香料案的閑事,三小只在旁邊轉了轉去,不時嘰嘰喳喳……

  月不圓,人圓。

  隔壁老杜家院子的老槐樹下,坐著滿臉是淚的胡曼。

  明月照不見胡曼的臉,卻照得到辛夷矛盾的心情。

  杜仲卿殺了人,犯了法,以死謝罪是應當的,可想到逍遙法外的另一些人,她內心不免五味雜陳。

  “茶涼了。”傅九衢突然出聲。

  辛夷的情緒被他打斷,抬頭看一眼,示意湘靈。

  “去爐子上提一壺新燒的水來。”

  湘靈應一聲,轉身離去。

  辛夷挪開眼睛,想要再次捕捉胡曼的身影,卻聽傅九衢輕聲一笑。

  “如此良辰美景,怎么不賦詩了?”

  辛夷呃一聲,“我哪里會賦什么詩啊?”

  傅九衢眼眸深邃,“你會的。十一妹。”

  一聲舊日稱呼,瞬間將辛夷拉回到記憶里。那一夜他們同去壽州,漕船夜話,月亮也如今晚這樣的明亮。

  她用蘇軾的“公子只應見畫,并非塵土中人”來調侃傅九衢,傅九衢則嘲笑她用顧況的短歌行來欺騙段隋……

  那時的他們,針鋒相對,遠不如現在這般和諧。

  那時的他們,一口一句九哥十一妹,又十分親密無間。

  “馬上就端午了。怎么轉眼間,我們就認識這樣久了?”

  “嗯。”傅九衢眉眼如畫,笑意淺淺:“比九哥的九還要久。十一妹,為了長長久久天長地久,你往后便喚我九哥吧?”

  “噗!”辛夷終于笑出聲來,咯咯脆響。

  這一笑,才發現傅九衢眼窩生暖,好似松了一口氣。

  原來他故意逗她,是另一種形式的安慰。

  公子只應見畫,并非塵土中人。這一句,恰如月夜里溫暖的傅九衢。

  值得擁有。

  ------題外話------

  三更奉上,晚安啊~~

  傅九衢:今天沒有小劇場嗎?我戲服都換上了,不讓上場?

  三寶:還有我,還有我,今天我也沒有上場。

  辛夷:……三念,看看你,怎么把你傅叔都教壞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