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217章 起死回生
  馬行街醫館眾多,譚家應診就在街北。

  辛夷帶著安娘子匆匆趕到的時候,譚家應診的門口已然圍滿了看熱鬧的人群。

  一個昏迷的孕婦被抬入診所,自然會引人圍觀。

  辛夷擠入人群,冷眼看著。

  安娘子心里沒底,看一眼她,低低地道:“娘子,這人看著好似是沒氣了,咱們要不要進去看看……”

  辛夷皺眉,鎮定地拉住她。

  “先看他們如何處置。”

  譚家的老爺子譚云鶴正在急救,這老爺子頭發都花白了,卻是滿面紅光,精神健旺的樣子。

  他一手拿碗,一手指揮自家兒子把孕婦的嘴巴撬開,灌入小薊根搗出的汁液。

  然而,昏迷的孕婦并不能吞咽藥汁,那青綠的汁水便順著嘴邊流出來。

  孕婦身邊有個灰衣短打的男子,扶住孕婦的肩膀,焦灼不安。

  “譚大夫,我家娘子沒事吧?沒事的吧?”

  他反復地詢問,譚云鶴并沒有馬上回答,直接到碗里的小薊汁都灌完了,昏迷的孕婦仍是吞少流多,這才直起身來,搖了搖頭。

  “不成了。救不活了。準備后事吧。”

  男子瞪大眼睛,看著臉色青白的娘子,又問:“那我的孩子呢?肚子里的孩子呢?也保不住嗎?”

  譚云鶴唏噓一聲,“胎兒尚未足月,母親都不成了,胎兒如何能活?”

  “啊!”男子咚地一聲跪下來,抱著孕婦痛哭,“繡娘,你不要死啊,繡娘……這到底是為什么啊?昨兒夜里,你不是還好好地同我說笑,怎么說沒就沒了……”

  男兒膝下有黃金,這痛哭聲,引人同情。

  譚云鶴道:“依老夫看,賢內是誤食了有毒之物,這才誤了性命呀……”

  那男子抱著孕婦抬起頭來,咬牙切齒。

  “是辛夷藥鋪,一定是辛夷藥鋪!我娘子服藥前還是好好的,服完藥不久就說身子不適,然后便嘔吐不停,很快昏迷過去……不是那藥有問題又能是什么?”

  他驀地站起來。

  “我去找他們,我要殺了他們給我娘子抵命……”

  男子眼眶紅透,那憤怒的模樣,任誰看了不說一聲可憐?

  然則,他話音未落,辛夷便扒開人群走了進來。

  “讓我來看看。”

  方才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譚云鶴的急救上,這時人群才注意到辛夷和安娘子。

  有眼尖的認出她來,吸氣直呼。

  “是張小娘子……是張辛夷。”

  辛夷一聲不吭地走到孕婦的面前,蹲下來探了探她的鼻息,又翻翻眼皮,然后將孕婦平放,解開衣服便按在她的胸窩,準備做心臟復蘇……

  “你干什么?”那男子見狀大聲呵斥,便要來拉辛夷。

  “別動我!”辛夷猛地掉頭看他一眼,“你娘子眼下尚還有救,可你若是干擾我,保不齊就是一尸兩命。”

  聽到一尸兩命,那男子的手登時僵住,慢慢松開了辛夷。

  這個時候,旁邊的人卻不干了,譚云鶴第一個跳出來指責。

  “張娘子你這是做什么?要怎么治,把人抬到你的藥鋪里去治。在我這里治死了人,算誰的?”

  說罷,他招呼伙計過來。

  “你們幾個,把人給我趕出去。”

  辛夷并不理會他,雙手按壓不停。

  安娘子應道:“譚大夫不是說人已經沒了嗎?什么叫我家娘子會治死人?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我家娘子是在救人,反倒是譚大夫您,人未落氣,便妄下斷言,這才是草菅人命!”

  安娘子說話細聲細氣,向來給人一種柔柔弱弱的感覺。

  她這突然發彪,竟有那么幾分兇悍的模樣,把個譚云鶴問住。

  “你,你什么意思?”

  安娘子站到辛夷的背后,護著她,面對眾人。

  “只要是救人,在哪里救都合情合理。譚大夫若是出言阻止,那是什么居心,就不言而喻了……”

  大多數人都是講道理的。

  畢竟人人都可能遇到意外,誰愿意在遇到意外的時候,被人趕出藥鋪不給治?

  “譚大夫,既然張小娘子說能治好這個郎君的娘子,那便讓她試試好了……”

  “是啊,讓她試試,反正譚大夫也束手無策。”

  “總不能不給人活命的機會吧?”

  在人群的議論里,譚云鶴哼聲甩袖,不再叫伙計趕人了,只站在一側冷嘲熱諷。

  “氣息皆無,死脈已成,張娘子還在假惺惺作戲。莫不是怕藥鋪治死人的事情傳出去,毀了名聲吧?”

  辛夷充耳不聞。

  心臟復蘇是個費體力的活兒,而她偏偏力氣極大,一邊按壓一邊控制力度,這還是個孕婦,情況更是不同,力度十分難以控制,她無法分心去爭辯。

  這時,在辛夷藥鋪里鬧事的那個壯婦帶著親眷趕了過來,見狀指著她的兒子就是一頓痛罵。

  “你是死人嗎?怎么能讓這個庸醫再碰繡娘?”

  那男子聲音都低了幾分。

  “譚大夫說……繡娘沒得治了,這個張娘子說還可以治……”

  “治什么治,就是她害的你媳婦兒,你還信她的鬼話?快,把人給我揪起來,你看看把繡娘給折騰得……哎喲,這衣服怎么都敞開了?傷風敗俗!”???.

  “娘,繡娘的命緊要……”

  壯婦見兒子這般護著妻子,氣恨得直瞪眼。

  “你丟得起這人,我丟不起。”

  她說著便要擼袖子上前拉辛夷。

  不料,昏迷的孕婦突然幽幽醒轉,睜開了眼,看著憤怒的壯婦,驚懼地叫了一聲。

  “娘……”

  壯婦的手怔在空中。

  人群爆發出一陣激動的贊嘆聲。

  “醒了醒了。快看,醒了!”

  “張小娘子果然醫術無雙。”

  “死人她都能救活,簡直是活菩薩啊?!”

  “楊二郎,還不快謝謝人家張娘子?”

  好事者的聲音此起彼伏。

  辛夷把了把那孕婦的脈象,回頭看那個楊二郎。

  “你若信得過我,將人抬入我的藥鋪里,我再好好給你娘子調理,你娘子昏迷這么久,即便蘇醒,恐怕會對胎兒有損……盡快!”

  說罷她轉身便走。

  天光晴朗,辛夷熱出了一身的汗,回到藥鋪沒見那楊家的人過來,鉆入后堂便想去洗個手。

  不承想,良人慌慌張張地回來了。

  “姐姐,我打聽到了。”

  辛夷看著她急切的模樣,遞了個眼色,把人帶入內室。

  “不要急,慢慢說。”

  良人喘口氣,“鬧事那婦人姓謝,興化人,隨夫移開封居郊外三河村,夫家姓楊,謝氏有三個兒子,這個昏迷的是二兒媳婦,素來不討謝氏喜歡,非打即罵,兒媳懷孕后才消停了一些……”

  頓了頓,她又道:“我聽那李大娘說,在咱家藥坊沒有開業前,譚家和孫家一樣,并稱為汴京四大醫家,很是有名的,如今姐姐聲望超過了他家,那譚家應診定是不喜,少東家兩口子,沒少在外面說姐姐和咱們藥鋪的壞話……”

  辛夷方才已經見識過譚家的陣仗了,對此并不意外。

  這些話從李大娘嘴里說出來,即便打一點折扣,也總有幾分真實。

  辛夷瞇了瞇眼,“良人,你去報官。”

  良人啊聲,沒有反應過來,“姐姐是說?報,報官?”

  “對。去開封府……不,去公事所,報廂官。”

  一個廂相當于后世的一個街道辦,廂里設公事所,負責廂內的行政,包括民事糾紛以及六十杖以下的罪案。

  “不要驚動開封府!”

  辛夷慢慢走到窗前,推開窗看著外面的五丈河,慢聲解釋,“眾口鑠金,積毀銷骨。他們可以罵我不守婦道,但不能壞我行醫節操。此事我們若不澄清,一傳十,十傳百,假的也會被說成真的……”

  來自后世的辛夷,太明白流言對人的中傷了。

  那么,想要洗清嫌疑,就要堂堂正正地洗。

  “是。我這就去。”

  良人最聽她的話,不問究竟,轉身便蹬蹬蹬地跑出去了。

  這時,楊二郎才帶著兩個親戚將他家娘子抬過來,眼圈通紅,像是哭過的樣子。

  這是個軟弱的男人,任由母親欺壓娘子卻不敢說話。但無論如何,他能在關鍵時候護住妻子,也不是無可救藥。

  辛夷長松一口氣,示意他們把人抬入內室。

  “里面來吧,我看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