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192章 皇后的儀制
  曹皇后微微一笑,“官家仁厚寬容,斷然不會和一個小娘子計較。”

  她又看一眼榻上闔著雙眼的張貴妃,嘆了口氣。

  “更何況,貴妃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

  顯然,趙禎很是不喜歡曹皇后用這種方式制止他,規勸他,但曹皇后的話又恰到好處地堵住了他的憤怒,讓他再不好意思再將火撒在別人手上,即便他是皇帝。

  再是寵愛一個女子,也不能不顧大體。

  “說吧。”趙官家的語氣明顯比方才平和了幾分。

  辛夷繃緊的弦稍稍松開,感激地看一眼曹皇后,低垂著眼皮道:“方才曹大姑娘說得沒錯,我那日在官船上也受了傷,損及內腑,但不瞞官家,我如今仍未痊愈,方才又被那豬撞了一下,痛不欲生……”

  她見趙官家聽得皺眉,頓了頓,又小聲道:“我尚且不知自己能活到哪日,屬實沒有保證貴妃一定能痊愈的本事……不瞞官家,內腑之傷,看不見摸不著,卻最是難治,即便眼下我治好了,看上去與常人無異,但也會留下后遺癥……”

  “后遺癥?”趙禎皺起眉頭看她,打量、審視。

  辛夷點點頭,準備把丑話說到前頭,以免張貴妃以后命喪黃泉那一天,自己會跟著遭殃。

  想一想,這個皇帝會為了寵妃不顧國體,在皇后活著的時候,就以皇后之禮下葬張貴妃,便給她皇后的追封,鬧出一國二后的笑話,便可以想見張貴妃之死,對皇帝而言是多么大的痛苦了。

  “不過圣人說得對,貴妃吉人自有天相,只要熬過今夜,能夠蘇醒過來,暫時便能無礙。”

  先抑后揚。

  這一招是她常被傅九衢欺負,這才學到的,算是對人性和人心的一種體會。

  趙官家原本以為她會說救不活張貴妃,心都揪緊了,沒有想到會是一句“暫時無礙”的說法,眉頭當即便松緩起來,重重松一口氣,贊許地看一眼辛夷。

  “張娘子果然女神醫也。朕說話算話,定要重重賞你!”

  辛夷懸在心里的巨石,終于落地。

  “多謝官家,民婦只是盡了醫者的本分……”

  曹皇后看她一眼,唇角微微抿起,“官家的心意,你只須謝恩便可,不要拒絕。”

  “是。民婦謝官家賞賜。”

  深深吸一口氣,辛夷有種大難不死的錯覺,這才發現脊背都被汗水打濕。

  ~

  張貴妃一直沒有蘇醒,膳房端來飯菜,辛夷勉強對付了一口,又回到榻前枯守。

  皇帝不撤,其他人也不敢離開。

  內苑的病榻前,除了貼身的宮人,幾個太醫也都守在外面,曹皇后也沒有離開,還有幾個妃嬪滿臉憂傷地守在外間,等著張貴妃的好消息。

  辛夷腰上也受了傷,又是犯困又是難受,正想找個借口下去休息,便見張貴妃的內侍楊懷敏走了進來。

  他深深看了辛夷一眼,走到趙官家的面前,行了禮。

  “官家,有消息了。”

  趙禎抬眼,“何人所為?”

  楊懷敏頭也沒抬,聲音甚是沉重。

  “是大曹府的曹大姑娘。”

  什么?辛夷怔住,抬起頭來。

  只見端坐一側的曹皇后,幾乎剎時變了臉色,不可置信地質問楊懷敏,“楊公公此言可有證據?”

  楊懷敏看一眼趙官家臉上的慍怒,說得慢條斯理。

  “圣人莫惱,這是皇城司查出來的,也不是小的胡口雌黃。不過,我聽說,曹大姑娘原本也不是想要禍害我們家娘子,而是想要報復張小娘子……”

  他將曹漪蘭對辛夷的不滿輕描淡寫地說出來,又意有所指地道:“可憐我們娘子,竟是差點因此……因此丟了性命。”

  說到最后,他喉頭哽咽,一副如喪?妣的模樣。

  “不可能!蘭兒不會這么不知輕重。”曹皇后冷肅地說罷,看向趙禎,“請官家明察。”

  趙官家冷冷一笑,指著她的鼻子便罵。

  “你還要為那個禍害狡辯?你們曹家人素來行事張狂,無所顧忌。尤其這個曹漪蘭,仗著有你這個姑姑撐腰,平日里招貓逗狗,胡作非為……全無半分顧忌,還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來的?”

  說到氣頭上,趙禎憤而起身,一副怒不可及的模樣指責道:“往常,朕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與她計較。不承想,她竟膽大妄為到如此地步,竟然在朕的內苑里殺人放火,破壞親蠶禮,讓大宋在外邦使臣面前失了臉面,真是……豈有此理!”

  “官家!”曹皇后皺著眉頭,溫聲道:“此事尚未水落石出,還是不要這么早下斷言為好。”

  “哼,水落石出?”趙官家冷眼看著自己的皇后,目光里是隱隱跳躍的憤怒和嫌棄,“你自己的家人,旁人不知心性,你還不知嗎?若非你縱著慣著,她怎敢如此?皇后,朕素來敬你幾分,以為你能好好擔起國母之責,對家人嚴加管束,可是你……太讓朕失望了。”

  一國皇后,被下人面前被皇帝痛斥,十分難堪。

  趙官家顯然沒有給曹皇后留臉面。

  換平常,他不會如此。

  今日是張貴妃的傷,刺激到了他。

  曹皇后心里很清楚這一點。

  也正因為清楚,才更是難受。

  “是嗎?”她冷靜地看著趙禎,唇角動了動,好半晌才笑出聲來,“官家是今日才對我失望的嗎?恐怕不是吧?從我入宮那一天起,官家就從來沒有對我有過半分期待,又何來的失望?”

  “你說什么?混賬東西!”趙禎怒視曹皇后,冷言冷語地道:“朕原本要給皇后留幾分體面,你卻如此不顧分寸,出言不遜,既如此,別怪朕無情了——”

  聲音一落,他扭頭沉聲:“來人,去把那個破壞親蠶禮,不懂尊卑,不知廉恥的禍害給朕押到大慶門,當眾臀杖一百,以儆效尤……”

  “官家!”曹皇后終于從位置上站了起來,一臉冷肅地盯著趙禎,“一個女兒身,若是當眾臀杖,讓她如何有臉活下去?”

  “哼!那便讓她去死。”趙禎在氣頭上,說話甚是陰鷙,“也免得她再要死要活的,禍害朕的外甥……”

  曹皇后一動不動地看著他,聲音清淡,冷靜,一字一句說得十分緩慢。

  “好。官家若執意如此,那先把我押到大慶門,和蘭兒一并受罰,當眾杖刑吧?”

  堂堂皇后,怎么可以受臀刑?

  趙禎微微瞇起眼睛,冷冰冰地看著曹皇后。

  “你這是在逼朕廢后?”

  咚!

  一聲廢后如千斤巨石砸下來。

  宮人深深地垂下頭去,噤若寒蟬。

  辛夷也屏緊了呼吸,有一種見證歷史的錯覺。

  她也沒有想到,素來柔韌溫婉的曹皇后,今日會這樣剛硬,不待趙禎聲音落下,便將軟釘子甩了回去。

  “官家嘴上說要體面,可做的事卻不顧半分體面。貴妃的家人結黨營私,收受賄賂,官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貴妃的堂兄仗勢欺人,橫行霸道,開封府里他涉案的卷宗都快要堆成山了,官家卻從不苛責,貴妃持寵生嬌,在宮中欺壓別的姐妹,官家說她率性天真,越發寵愛,任由流言紛紛,仍是執意為她打破慣例……”

  叮的一聲。

  曹皇后突然上前,將放在一側托盤里的金剪刀拿了起來,看著趙禎。

  “親蠶禮,皇后執金剪,妃嬪執銀剪,命婦執鐵剪……可貴妃仗著官家的寵愛,肆無忌憚,渾然不顧禮儀使用金剪,她又將我這皇后的臉面置于何處?”

  趙禎一怔。

  看著那把金剪刀,側目看向楊懷敏,沒有說話。

  曹皇后冷笑一聲,“官家不必急著找人問責,貴妃違背禮制的地方,又何止一把剪刀?”

  叮的一聲,她將金剪丟回托盤,涼涼地看著趙禎。

  “官家想給她的,不是皇后的儀制,而是皇后的身份。”

  趙禎皺起眉頭,正要說話,便見曹皇后上前,朝她深深揖了一禮。

  “既如此,請官家廢了我皇后尊位,放我回歸原家吧。至于曹家人,從祖父隨太祖開國,滅南唐,攻后蜀、征北漢,伐遼國開始,一門忠烈,不妄殺戮,即便位兼將相,也從無裙帶故舊蒙受蔭庇,對得起大宋,對得起天下黎民……”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