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155章 珠玉在側,覺我形穢
  總算來了么?

  辛夷鎮定地洗了手,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叮囑安娘子和良人帶好三小只,然后平靜地上了鄭六的馬車。

  她以為去曹府會面對雷霆震怒。

  沒有想到,卻是和風細雨。

  一個小丫頭將她帶入了采桑院,等待她的除了曹府的大夫人馮氏,還有曹皇后。

  大夫人沉著面孔,一言不發地將辛夷上下打量,看了又看,心里百般不悅。曹皇后一如既往地溫和高貴,屏退下人,這才讓辛夷近前來為自己看診。

  辛夷為曹皇后問診數次,從無這一次那么艱難。

  但既來之,則安之。

  切脈,問病,開方,記錄醫案,她一絲不茍,平靜得就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曹皇后似乎對此很是滿意,微笑著看了大夫人一眼。

  “我近來睡得安穩,身子也松快了許多,全是張娘子的功勞。”

  大夫人心里很清楚,女兒這時回府,分明是兒子請回來的救兵,是為張娘子說情來的。

  她原本計算好了,等張小娘子看完病,給打發她一點銀錢,看她大驚小怪一副沒有見過世面的樣子,再借機敲打羞辱她一番,讓她知難而退,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也好叫女兒看清楚這樣一個女子配不上曹家的兒子。

  然而,辛夷的平靜弄得她十分意外。

  刨去寡婦身份不提,這個張小娘子年歲不大,卻端莊大方,從容鎮定,渾身上下找不到半點小家子氣,若有一個好出身,倒也配得上她的兒子。

  曹皇后打量她母親幾眼,笑著問辛夷。

  “張娘子,我這病如何?”

  “大好。”辛夷微微一笑,道:“但我聽圣人臥起時辰卻覺得不妥。冬季萬物封藏,陰氣盛,陽極衰,圣人當以養藏為本,斂陽補腎,一日三餐皆要熱食,早睡晚起,能多睡一會便多睡一會,圣人起得太早。”

  曹皇后捋一下頭發,眸底浮出幾分無奈。

  “天氣涼寒,窩在被子里才是神仙日子,我也巴不得多睡一會,但每日天不亮就陸續有人來坤寧殿坐等問安,起身晚了讓人不好。”

  堂堂一國之母,睡個懶覺都這么難?

  辛夷看了看曹皇后的面色:“圣人大病初愈,得的又是寒癥,睡得飽,正氣才足,正氣足,方能抗病。圣人萬不可小覷了睡眠的作用,若圣人習慣晚起,興許請安的人,就會來得晚一些了呢……”

  曹皇后微微一笑,沒有多說。

  宮里人,宮里事,遠不是那么簡單。

  莫說她晚起,便是她一天不起,那些人都有足夠的“孝心”恭候在外,反倒落她一身的不是。

  “張娘子。”曹皇后淡淡瞥一眼自家老娘:“大夫人近日身子不太爽利,日前著了涼,又生一肚子閑氣,睡不安寧,神志郁郁,與我的癥候倒有八九分相似。你那散氣丸和開心餅,不如再配一些,給大夫人也試試?”

  從進門開始,大夫人就沒給過辛夷好臉色。

  聞言,她亦是淡淡一笑。

  “散氣丸和開心餅是為圣人準備的,圣人吃得,大夫人就不一定吃得了。且大夫人年紀大了,吃著就不一定好了。”

  馮氏當即垮下臉來。

  她今年不過五十,一張臉保養得宜,哪里就年紀大了?還有,皇后吃得,皇后的娘就吃不得?這不是損她身份不如女兒貴重嗎?

  馮氏伸手扶鬢,冷冷一笑。

  “張娘子莫要失了分寸……”

  “大夫人見諒。”辛夷看馮氏蹙起眉頭,淡淡一笑,“氣在盛衰,臟有寒熱,人的體質亦有強弱,同一種藥,同一種病,效用可能會大大的不同。因此,大夫人要用藥,還得根據大夫人的體質和年紀來配。身為醫者,不欺不詐不諂媚胡言,便是分寸。”

  馮氏啞口無言。

  眉眼都是惱意,卻發作不得。

  再看辛夷,眼波盈盈,一派閑適,就像瞧不到大夫人對她的厭惡,淡淡的神色淡淡的笑,溫和清冽,像那久藏山間的清泉之水,與世無爭,與大夫人嘴里那個“只會用旁門左道的心思勾引郎君的小寡婦”,儼然不同。

  馮氏不想再繞彎子,將手上茶盞悶悶地擱在幾上。

  “張小娘子。我有一事相問。”

  辛夷落落大方地行禮,“大夫人請講。”

  馮氏皺起眉頭,“曹府良妾,可會辱沒了你?”

  辛夷一怔。

  其實她并沒有大夫人想的那么多心機,之所以能不卑不亢,一是因為“策劃者”心理優勢,始終覺得這些是紙片人,二是因為她遇事不決就喜歡“擺爛”——愛咋咋。

  反正別人看不慣她又干不掉她,那生氣的應該是別人才對。

  她壓根兒不知道,大夫人的肚腹里已經轉出了個九重天。

  聞言,辛夷不以為然地笑。

  “不瞞大夫人,是會辱沒了我。”

  大夫人臉色一變。

  就連曹皇后都露出幾分訝異。

  良妾是四妾之首,僅次于妻。大夫人肯納她為曹府良妾,已然覺得是家門之恥。與其說大夫人是問她“良妾會不會辱沒”,不如說是在警告她最多只能為“良妾”,不要再癡心妄想。

  偏偏辛夷不吃這一套,就像聽不懂人家的弦外之音,直接回答“辱沒了”。

  大夫人措手不及。

  這小娘子行事,看似溫和,實則桀驁,很是挑戰她的威儀。

  大夫人久久才站起來。

  “好你個張小娘子,給你良妾不要,還妄想當恒齊的正妻么?癡心妄想!只要我活著一天,你就別想進曹府的門……”

  辛夷微笑:“那大夫人一定要好好活著,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你……你……”

  大夫人指著她,氣得說不出話。

  曹皇后知道母親的脾氣,當即扶住她,輕聲安撫,然后又給了辛夷一個平靜而嚴厲的眼神。

  “張娘子和恒齊兩情相悅,一時難以接受也是有的。母親疼愛恒齊,一心為他考慮,但這事急不得,總得給他們一些時日才會明白母親的苦心……”

  辛夷一聽,心里有些躁煩。

  明知面前的人是當今國母,觸怒不得,但話到嘴邊,她又不吐不快。

  “圣人見諒。”她在掌心摳了摳,微微垂頭,“曹大人風度翩翩,望之儼然,即之也溫。小婦人喜歡他再是正常不過,但小婦人才貌淺薄,有自知之明,說一句不怕沖撞的話,我對曹大人有敬仰欣賞愛慕之情,唯獨沒有敢嫁之心……”

  頓了頓,她抬頭,一字一句說得淡然。

  “珠玉在側,覺我形穢。莫說良妾,便是正妻,我大概也會十分惶恐,不敢高攀。”

  “你是在侮辱我嗎?放肆,就你這樣的還想嫁給恒齊?”大夫人氣淤于胸,指著她直喘氣。

  她是皇后之母,皇帝見她也禮讓三分,何時受過這樣的氣?

  辛夷的每一句話,她都覺得是反諷。

  但那火氣,又發不出來。

  畢竟人家措辭委婉,沒有說曹府不好,而是夸她家門第顯赫,夸曹翊豐神俊逸,風采逼人,以至于自己在他身側會顯得形象丑陋,因此才不敢為妻為妾。

  “圣人恕罪。”辛夷看曹皇后不停給大夫人端水順氣,幽幽一嘆。

  她說的全是真心話。

  大夫人是宅斗宮斗看多了嗎?

  “我無意冒犯,只是身份低微,糟蹋了大夫人的一番好意。若圣人不嫌,我可以為大夫人問脈開方,調理一下身子……”

  “不必。”馮氏氣正不打一處來,搶在曹皇后面前拒絕,“老身不敢辱沒了張娘子一雙妙手。來人,送客!”

  辛夷揚開視線,朝二人行禮。

  “那小婦人告辭了。圣人保重,大夫人保重!”

  說罷,她掉頭離開。

  仍然是那個叫紅云的丫頭送她出采桑閣的。

  不過,這次紅云沒有像以前那般給她臉色看,反而帶了幾分同情和不解。

  “張娘子剛才好生威風。我們圣人雖然不會怪罪,但大夫人那里怕是給你記下了,往后你要想和曹大人相好,只怕更為艱難……”

  辛夷笑了一下,并不多話。

  她只想把話說開,讓大夫人不要把她當成洪水猛獸,不要為難曹翊,她非要多想,有什么辦法?

  也好。

  一次說清免找麻煩。

  辛夷想得透徹,不料,還沒有出府,曹翊便追了上來。

  才不過幾日不見,曹翊便清減了許多,一件青袍便服,渾身沒有半件配飾,那清清爽爽慘慘凄凄的模樣,看得辛夷心里一陣酸澀。

  “曹大人,你怎么……把自己弄成了這樣?”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