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145章 愛即卑微
  天尚未亮開,汴京城下起了小雨。

  曹漪蘭追出去的時候,傅九衢正要登上馬車。

  那個長滿絡緦胡子的車夫長得五大三粗,正幫郡王撩簾子,聽到聲音轉頭瞪來一眼,模樣極是可怕。

  曹漪蘭疾步奔來,卻沒敢靠近,咽了咽唾沫。

  “九哥,我可以和你同路嗎?”

  傅九衢緩了緩,慢慢回頭看到細雨里的曹漪蘭。

  “不順路。鄭六送你更為便利。”

  曹漪蘭知道這是拒絕,可這一夜的經歷,驚心動魄,從墜河那一刻起,再到死亡邊緣徘徊一回,她情緒不穩,腦子卻透徹了許多。

  “我知道你不愿意和我同行,但我有些話想問問你。”

  傅九衢沉默看她。

  曹漪蘭提著裙子走近兩步,顧不得車夫在旁,也顧不得傅九衢這個人多年來在她心里造成的威壓。

  “我不纏著你,說完我就走。”

  傅九衢沉吟片刻,掉頭:“上來吧。”

  曹漪蘭抿唇,一瞬而過的驚喜里是揉碎的疼痛。

  她能上得他的車的條件是“不糾纏”的承諾。

  所以,她這個未婚妻室,在傅九衢心里,其實一點地位都沒有。

  這一切,她甚至想到了五丈河洶涌流淌的河水,在死亡邊緣掙扎時那滅頂的絕望……

  如果當時看到她墜河的是傅九衢,他可會不顧一切跳入冰冷的河水來相救?

  傅九衢穩坐如山,俊眉星眸,好看,卻疏淡。

  “你想說什么?”

  曹漪蘭癡癡地望著他,眼底有潮濕的霧氣。

  “九哥,今夜被毒蛇咬中的人,如果是我,你會救我嗎?”

  傅九衢不耐煩地撩一撩眼,“你到底要說什么?”

  曹漪蘭抿了抿嘴唇,那一貫嬌嬌嗲嗲的嗓音里帶一點細微的喑啞,顯得楚楚可憐。

  “若是你看到我掉入五丈河,你會下河來救我嗎?”

  傅九衢雙眼淡淡瞇起,平靜地看著她,一臉不安。

  曹漪蘭道:“我喜歡你這么多年,我不相信你對我就沒有一絲情感。你也會救我的,對不對?”

  傅九衢看著她,“對。”

  曹漪蘭眼里閃過一絲希冀。

  很快,又聽傅九衢沒有情緒地說道:“皇城司是官家的皇城司,也是大宋子民的皇城司。無論是你,還是別人,在我眼前遇難,我都會救。”

  曹漪蘭心上仿佛被扎了一刀。

  一時間,她竟然難以分清傅九衢這句話,是解釋他對張小娘子出手相救的動機,還是為了撇清和她的關系……

  曹漪蘭垂下眼皮,聲音低低軟軟。

  “九哥,我聽母親說,我們的婚期可能會定在今年的四月。他們說,人間四月百草初茂、花枝盈放,是一年中最好的季節。我十分期待,已然期待了許久……但今夜,我心里十分難過……”

  見傅九衢不言不語,她提一口氣,膽子大了幾分。

  “我嫉妒張小娘子。因為九哥喜歡她,對她的情分比我多十倍,不,百倍都不止,所以,我恨不得殺了她。”

  傅九衢冷冷看來,“再胡說八道,就滾下車去。”

  曹漪蘭撇一下嘴巴。

  她知道傅九衢脾氣不好,能讓她上車說這么久的話,已是她認識傅九衢這些年來的極限。

  曹漪蘭心如刀割。

  她也不是好脾氣的女子,從小受寵,在汴京府的貴女里也是佼佼者,素來無法無天。如果對面的人不是傅九衢,換成任何一個,曹漪蘭都有可能拿起果盤砸他的腦袋,然后揚長而去。

  但此時此刻,她看著這樣的傅九衢,也不知為何,就說出了那一句屈辱的話。

  “我是想告訴九哥,九哥如若當真喜歡她,我,我,能體諒你……等我們成婚后,你納她入府,我……我會同意,不阻止你。”

  傅九衢眼底有一掠而過的驚疑。

  曹漪蘭仍然在說,“我想好了,喜歡一個人不是獨占,而是讓他開心。往后,只要是你喜歡的,我就喜歡。你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你愿意娶我,不趕我走,我就好好聽你的話,我們做一對舉案齊眉,相敬如賓的夫妻,可好?”

  說到后面,她聲音已有哽咽,低垂的睫毛下,滾落出淚水來。

  這傷心來得很是莫名,萬般情緒沖刷著她的大腦,以至她情緒泛濫,難以抑止。

  就像一只撲火的飛蛾,勇敢、卑微,又無比凄涼。

  明知這不是自己想要的,卻無法抗拒……

  喜歡多年的男子,淪陷多年的心,如果不給自己一個交代,如果不能如愿以償,她定有遺憾。

  傅九衢沉默了許久,“我會娶你。”

  曹漪蘭抬起淚眼朦朧的眼,“九哥?”

  傅九衢凝視著她,蒼白的臉上無一絲血氣,聲音更是冰涼,“但有一點,你要記在心頭。我娶你,可以給你要的一切,唯獨沒有你們小姑娘想要的真心。你不要有所期待,免得痛苦。”

  曹漪蘭心底的防線突然崩塌。

  不要真心,她要一個空殼做什么?

  她凄苦地問:“那九哥的真心,給了誰?”

  傅九衢:“我沒有心。”

  曹漪蘭喉頭哽咽,飲泣而笑,“沒有心?我看九哥不是沒有心,是你把心給了別人,收不回來了吧?我都說了,我不計較你對她的情分,容許你納她回府做妾,我會做一個盡責盡任的主母,好好待她,將你們的孩子視作親生,我這樣做,你仍是不能分一點半點的憐愛給我?”

  傅九衢臉色微沉,“我不會納她為妾。”

  曹漪蘭冷笑:“那你未必還想娶她為妻?”

  傅九衢眼皮垂下,一字一句說得淡然:“她是行遠的遺孀,是我的小嫂。你心里容不容她不要緊,只須記住,不要去招惹她。否則,別怪我不留情面。”

  曹漪蘭嗚咽出聲。

  那眼淚就像決堤一般,從眼眶滾落。

  “你在威脅你的妻子?就為了保護兄弟的遺孀?”

  傅九衢清眸微闔,一言不發。

  曹漪蘭微微抽泣一下,咬了咬下唇,又細聲細氣地問:“那九哥娶了我,還會納妾,找別的娘子嗎?”

  傅九衢眼梢微微上揚,“看我心情。”

  曹漪蘭抿抿嘴,突地掩面痛哭。

  “你的心,就不能分我一點點嗎?我只要一點點就好。”

  其實,曹漪蘭不計較傅九衢納妾。堂堂郡王,找幾房姬妾回來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可聽了這話仍是受不了。

  不是因為傅九衢有可能會納妾。

  而是因為傅九衢不會納張小娘子為妾。

  ……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