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107章 她果然意圖不軌
  辛夷看一眼蔡祁,沒有說話。

  蔡祁卻是摸了摸下巴,嘖嘖有聲。

  “為官者常以為百姓愚昧,其實百姓眼睛雪亮著呢,比我看得深遠許多……要我說,就該讓他們去當官,把那些蠢貨官吏換下去種田。”

  辛夷噗嗤一聲,看他氣咻咻的模樣,忽而淺笑。

  “小侯爺,我在這里你是不是不方便?不若我去街上逛上一圈,等你耍高興了,我再回來?”

  帶著個小娘子,即使她做郎君打扮,蔡祁也是不好亂來的。但是,他哪里敢讓這小嫂子獨自出去瞎逛,人生地不熟的陳留,要是走丟了人,傅九衢不得捏死他?

  “不必不必。小嫂要去哪里,我同行便是。這陳留小地方,有甚樂子可耍?等你逛夠了,我們再回去。”

  辛夷抬抬眉,笑著謝過。

  二人吃了會茶,出門買了些藥材,辛夷又去逛了逛香藥鋪。

  她沒有忘記傅九衢的叮囑,自己的利用價值,不就是鼻子么?

  然而,陳留的香藥鋪里,并無奇楠香。真的沒有,假的更沒有。

  看來假貨也是挑地方來賣的,隨便什么人家都能用的香,還值錢么?

  ·

  回到驛館,傅九衢已經起身了,坐在院子里的客堂。

  今日郡王似乎心情不錯,換了一身云灰色的細緞直衣,一條寬而長的革帶,全身上下未有佩飾,看上去素凈清冷。大抵這已經是廣陵郡王能想象出來的平民百姓最簡陋的裝扮了,卻仍然褪不去那一派富貴窩里養出來的皇族貴胄之氣。

  因此,當辛夷一聽他說要穿成這樣去雍丘喬裝潛行,“打扮成平民百姓”暗查此案,實在忍不住笑出了聲。

  “郡王確定,你這樣是平民百姓?”

  傅九衢看一眼孫懷,再低頭看看自己,“有何不妥?”

  辛夷搖頭:“可太不妥了。”

  傅九衢擰起眉頭看她,辛夷朝他拱拱手,笑得眉眼都彎了起來。

  “郡王只須付二十兩銀子,我來把你打扮成真正的平民百姓。保管你娘來了都認不出你……”

  傅九衢瞇起眼看她。

  這小娘子總給他一種“心術不正”的感覺,似是有所圖謀,可細想她平常行為,又好似并無逾矩之處。

  “好。”

  傅九衢在驛館裝病三天了,想親自走一趟雍丘,不讓人察覺,喬裝出行十分必要,被人認出來,那就失去了此行的意義……

  他站起身,依了辛夷,不料她得寸進尺。

  “郡王,一個人喬裝是沒有用的,你身邊這些人都太扎眼了。這樣好了,我給你一個團購價,打包五十兩,每個人都裝扮一新。如何?”

  傅九衢看她一眼,哼聲應允。

  “我看你能搞出什么名堂。”

  辛夷一笑,當即覺得腿不那么痛了,人也精神了許多,帶著段隋趕著馬車出門一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兩個大包袱,一個人扛進驛館,便給此行雍丘的人,分發了衣飾。

  為了不讓人察覺,蔡祁還得留在驛館“吃喝玩樂”,用以麻痹何旭。孫懷身為傅九衢的內侍,也需要出面應付前來探病的當地官吏,實際上此番前去雍丘的人,除了傅九衢,只有段隋和程蒼,以及辛夷自己。

  喬裝起來不難。

  辛夷讓程蒼和段隋自去換衣裳,再同傅九衢進了內室,準備先為他裝扮。

  “要我為郡王更衣嗎?”辛夷好心相問。

  她知道這些富貴公子,大多都是七級殘廢,需要有人伺候才能穿好衣服。

  哪料,傅九衢戒備地看她一眼,斷然拒絕。

  “不必,你簾外等候。”

  辛夷巴不得如此,拱手謝過,“那郡王自便。”

  傅九衢進去換衣服,辛夷就坐在屏風外面老神在在地等待,算計著五十兩銀子是不是要得少了點,差點就忘了一屏之隔的地方,有一個神仙似的美男正在換衣裳,便是聽著那窸窸窣窣的脫衣服聲音,也沒有什么感覺……

  直到傅九衢的聲音傳來,“孫懷!”

  “喚孫懷來,這什么破衣裳……”

  辛夷愣了一下,方才反應過來,自己拿回來的是打漁人的棕麻服,對高貴的廣陵郡王來說,不僅沒有穿過,大概都很少注意過人家是怎么穿的,那褡扣大抵是不會用的。

  她徑直走進去,“我來幫你……”

  傅九衢猛地抬頭看到是她,將衣服往懷里攬緊,低聲道:“你做什么?出去!”

  辛夷:“……”

  他又不是光著身子,在府里也不是沒有侍女伺候過,干什么緊張成這樣?

  難不成自己在他眼里,是一個強搶民男的惡婦?

  “郡王緊張什么?你把我當成是你的侍女不就行了?”

  傅九衢瞇起雙眼,瞧著近在咫尺的小娘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眸底黑霧深濃,卻沒有言語。

  辛夷當他默許,不耐煩地走近。

  說實話,傅九衢便是穿上這棕麻衣服,看上去仍是與平民百姓和漁夫沒有半點關系。

  辛夷很是頭痛,思考著要怎樣才能把他的氣質收斂一點,喬裝得更像一點,直接便上了手,扯向他那一身穿得別別扭扭的棕麻衣裳……

  忘了力度。

  傅九衢正在猶豫著,冷不丁見那娘子大力一扯,不僅把他外面的棕衣扯掉,連他的里衣都一并拉了開去,胸口一涼,頓時露出一片,寬肩半掩,鎖骨分明,結實精壯的肌理……

  辛夷下意識愣住,兩兩相望,她察覺傅九衢情緒不妙,正想說點什么緩和一下氣氛,便見傅九衢沉下臉來,冷森森地指著屏風。

  “出去!”

  辛夷低低地啊一聲,抱歉地望著他,十分誠懇。

  “郡王,我不是故意的,怪只怪我力氣太大,從沒有幫人換過衣裳,沒收住……”

  話沒說完,她便驚奇地發現尊貴的廣陵郡王那一張俊臉居然漲得通紅,也不知是被她氣的,還是因為羞的,一只手扯著衣裳遮掩身子,一臉氣惱,這表情、這神態,實在是、實在是……讓人忍不住逗趣一番。

  辛夷臉頰輕扯幾下,忽而狂笑出聲。

  “至于嗎?有什么可看的……”

  “你還不走——”

  “走走走!”辛夷舉起雙手,大笑出門,順便幫他叫孫懷。

  “孫公公,你家主子喚你更衣……”

  砰!

  屋子里有什么東西墜地。

  孫懷急匆匆趕來,發現張娘子坐在凳子上狂笑不止,疑惑地看一眼,繞過屏風進去,看到自家主子沉著面孔,黑眸滿是怒氣,地上丟滿的衣裳,一片狼籍,有點莫名。

  “主子爺,這是怎么了?您早該叫小的來為你更衣……”

  “你好意思說?”傅九衢上腳便踹他屁股,“爺要用你的時候,不見蹤影,要你何用?我看你和段隋一樣,明年的俸祿也不必要了。”

  孫懷身子胖,動作卻靈活。

  他飛快地躲開那一腳,笑吟吟地走近,撿起衣裳,又睨一眼主子敞在外面的肌膚,忽地反應過來,一臉惶恐地驚問。

  “爺,你被張小娘子給,給……欺辱了?”

  傅九衢一口氣提起,卡在喉頭,眼風冷冰冰一掃。

  “掌嘴!”

  孫懷苦著胖圓臉,一巴掌扇在自己的右頰。

  “小的知錯……都怪那張娘子……她還在笑,還在笑……”

  “聽見了。”傅九衢冷哼,抬起雙臂,示意孫懷為他穿衣,“等會再收拾她!”

  ~

  半個時辰后,蔡祁又駛著馬車出了驛館。

  這次他卻沒有入城,而是帶著侍衛大剌剌沿著驛館的官道往汴河那邊去,說是要去找一家河邊的酒肆。

  驛丞管不著貴人們的想法,只能恭送。

  但他不知,稱病在驛館住著的廣陵郡王就藏身在那輛馬車上。

  馬車一路往雍丘方向而行,駛到一個荒無人煙的小渡口附近,這才停了下來。

  兩個打漁的大漢,濃眉大眼,皮膚黝黑,個子高壯,滿臉的絡腮胡子,看著威風卻不太聰明的樣子。另一個略帶病氣的清瘦漁人,面容嚴肅,頷下留著一叢短須,目光精銳,他的身后是一個容貌普通的小娘子。

  四個人徐徐下了馬車。

  望著淙淙的河水,一個大漢上前。

  “爺,過了這個渡口,那一邊就是雍丘地界了。”

  傅九衢回頭,“叫九哥。”

  程蒼和段隋對視一眼,齊齊拱手。

  “九哥。”

  辛夷笑得眉眼生花,看著傅九衢說道。

  “那九哥,我就是你十一妹了吧?”

  十取自“辛”字的下部,一與夷同音。

  辛夷十分滿足,而傅九衢果不其然地皺起了眉頭,但沒有拒絕,淡淡掃她一眼,便轉開眼。

  “走吧。”

  ------題外話------

  二更奉上,謝謝姐妹們支持《汴京小醫娘》,有月票的別藏兜里了,瀟湘本站雙倍哈,新站沒有雙倍的,但是,不論哪個平臺,二錦都一樣感動,么么噠~~

  明天十點左右,三更,立下flag!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