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100章 汴河血戰
  傅九衢伸手想要推她,但此時船身的搖晃更為劇烈,外面的甲板有急切而沉重的腳步聲傳來。

  段隋在大喊:“兄弟們,走水了。保護九爺!”

  辛夷也聽見了,手拽得更緊,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暗夜河面,沉船和走水,哪一樣都是要命的……

  傅九衢似乎察覺到她的緊張,遲疑片刻,稍稍用力摟了摟身前女子,低頭道:“你且放開,我去瞧瞧什么情況?”

  辛夷:“不放。你一走,我就死在這里了。”

  傅九衢似笑非笑,下巴無意識地蹭在她的額頭,“你那吃雷的膽子,都敢下水撈財了,還怕沉船?”

  辛夷心里一動。

  看來傅九衢并沒有懷疑她與沉船里的女尸有關,只是以為她下水打撈財寶罷了。

  既然這么想,還給自己搞“監控居住”那一套?

  公報私仇。

  辛夷的緊張緩解了一些,手稍稍松了松,這才反應睡覺時脫了外裳,身上衣料薄透,冷得不行,她立馬伸手扯過被子,裹在身上。

  傅九衢瞥著她的動作,大概以為是她在防自己,低哼一聲,突然將腰間的佩劍塞到她的手上。

  “呆在這里等我。”

  辛夷點點頭,傅九衢已然低頭彎腰從船艙出去了。

  入夜的汴水上安靜一片,唯有這艘船上天翻地覆。

  辛夷往外張望,兩岸早已沒了燈火,這樣天凝地閉的冬夜,人們早就已經睡下,船上的火光先是一小點,映在河水里晃蕩不停,緊接著一大片的燃燒起來,仿佛映紅了汴水,照亮了天際。

  驚亂的腳步聲越發密集!

  奇怪的燃燒氣味沖進鼻端。

  接著便是兵器碰撞的兵戈之聲……

  她推開艙窗,探出頭去,隱隱火光中可見有黑衣人躥上甲板,正在與皇城司侍衛打成一團。

  這次傅九衢前往壽州是調查案件,帶的人并不多,加上蔡祁和他的侍從,統共五六個而已。

  壞了!

  辛夷暗叫不好,覺得不能再坐等傅九衢回來了,掀開被子便借著火光穿衣。

  出門時想了想,又回頭來扯個被子,往艙里昨夜洗漱的水里一灌,撈起來就走,卻與推門而入的傅九衢撞了個滿懷。

  辛夷:“怎么樣了?”

  傅九衢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走。”

  他個子高,步子邁得大,辛夷被扯得踉踉蹌蹌,“那些黑衣人是誰的人?”

  傅九衢面色沉重,“尚不知。”

  孫懷迎面過來,不停地扇著濃煙,“哎喲我的爺,小的正到處找您,還說您去了哪里……”他語帶嗔意,可看著辛夷在那里,剩下的話又沒有出口,而是顫著聲音奔跑帶路。

  “輕舟已備好,爺快上船。”

  外面火勢極大,桅桿都已經著火燃了起來。

  壓不住火,船毀人亡。

  更何況還有那些不明來歷的黑衣人在廝殺?

  孫懷對主子爺都這工夫了還回來船艙找張娘子,內心是有些不理解的,但他是下人,不可置疑主子的決定。

  一葉輕舟在河面上晃蕩,在沖天的火光里,反射著淡金色的漣漪,畫面詭異而妖艷,驚心動魄。

  “爺,快上船。段隋和程蒼他們殿后……”

  “小侯爺!快!快點!”

  蔡祁那張臉,不知道在哪里蹭的,抹了一條漆黑的煙灰,嘴里罵咧著,一邊和黑衣人廝殺,一邊吼道:

  “不走!走個屁。老子今兒和他們拼到底!”

  “小侯爺,小心——”孫懷直勾勾看著蔡祁的身后,臉色都白了。

  但見又有一群黑衣人,螞蟻似的順著船板上的鐵索,不停從水里爬上來,密密麻麻的人,將船板踩踏得咚咚作響,而這時,一個黑衣人正揚著大刀砍向蔡祁的后腦。

  傅九衢松開辛夷,將她推給孫懷,“帶她上船,快走。”

  孫懷:“爺——”

  傅九衢、張巡和蔡祁是同一批武舉的結義兄弟,他會對張巡照拂有加,自然不會在關鍵時刻丟下蔡祁不管。

  一柄飛刀凌空揚起,被火光照出刺眼的亮。

  就在那柄大刀落在蔡祁頭頂三寸時,執刀的黑衣人重重倒下,刀身哐當一聲,落地。

  辛夷心驚肉跳。

  黑衣人的人數之多,一看便是有備而來,且全部用黑布連頭罩住,只露出一雙眼睛,根本看不出是誰……

  砰!

  砰!

  不時有人被挑落入水,發出恐怖的響聲。

  孫懷是個內侍,不會武,已至中年,他看著與黑衣人近身搏斗的傅九衢惶惶叫“爺”,一時有些無措,但很快便又反應過來,雙眼通紅地看著辛夷。

  “張娘子你快上船吧。”

  九爺的吩咐,他是不會違背的。

  辛夷這時已從最初的恐懼中回神,看一眼這混亂的場面,她輕唔一聲,將那床打濕的被子丟給孫懷。

  “孫公公注意安全。”

  說罷便拎起傅九衢方才給她的長劍,沖過去加入了戰斗。

  換到穿越以前,別說械斗殺人了,便是殺雞,她也是不敢的。

  可是,自從她獲得了大力buff,時常覺得自己身上力量無窮,就像獲得了內功的武林高手,只是不知道怎么使用招式而已,對自己的搏斗力量,卻是相當有信心。

  “哎喲喂,我的親娘!你快回來,回來呀。”孫懷臉都嚇綠了,抱著棉被直跺腳。

  辛夷:“別叫娘,我心慌……”

  傅九衢聽到她的聲音,側目一看,這小娘子正雙手握著他的長劍笨拙地揮舞。

  她也不去殺人,就是將長劍在身前舞來舞去,速度很快,動作很難看,但虧得她有一把子力氣,一個不信邪的黑衣人沖上去要砍她,結果被她一劍削斷了鋼刀,嚇得連退幾步。

  “別上前來啊,姑奶奶江湖人稱汴京大力士,誰碰誰倒霉——”

  辛夷覺得打不打得過,氣勢得足。

  《亮劍》里的李云龍不是說過嗎,“狹路相逢,勇者勝”,要敢于亮劍,從氣勢上壓倒他們。

  這會兒火已經很大了,她不信這些黑衣人不怕死,一直耗下去,被燒死的就不知道是誰了……

  再有,辛夷敢于下河撈寶的水性,她已經想好了最后的退路,不行就跳水,抱一塊木板游到汴水對岸去。???.

  她雙手笨拙地舞劍,身子背靠大船的欄桿,虛張聲勢地發著狠,一副干架又怕死,隨時準備奪路而逃的模樣,看得傅九衢又好氣又好笑。

  “為何不走?”

  “走什么?就這幾個混球,姑奶奶還不看在眼里——”

  說罷,她突然彈起自己瘦弱的腿,學著李小龍的動作,“呀”的叫一聲,猛地踹向面前那個正與段隋打架的黑衣人,偷襲得十分巧妙,力度發揮到極點,那人毫無防備,被她這一腳生生踹得飛起來,咚一聲掉入河底。

  “啊!”

  慘叫聲傳入耳膜。

  辛夷也嚇壞了。

  她居然這么大的力氣?

  她居然這么厲害?

  臥槽!

  這是獲得了什么無相金手指?

  就是她的腿!

  奶的,好疼啊好疼。

  她遲鈍那么一下,抱著差點踢折了的腿蹲下來。

  “這小娘們了殺了四哥,兄弟們,宰了她!”

  “宰了她!”

  幾個黑衣人同伙看自己的頭目落水,瘋狂地圍攏上來,辛夷抬頭一看,眼睛里全是火光和窮兇極惡的歹徒,手上寒刀閃閃……

  她畢竟沒有經驗,就像一個獲得了內功卻不知道怎么發揮的武林高手,一下子傻眼了。

  “砰!”一聲巨響,但見著火的桅桿倒落下來,被傅九衢伸手抓起,朝那群人甩了過去。

  一抹刀鋒堪堪從辛夷額頭掠過。

  “過來!”傅九衢語氣冷厲地一喝,見辛夷沒有動彈,伸手將她拽起來,一把摟入懷里,吩咐段隋和程蒼。

  “給我殺,一個不留。”

  這是不準備跑路,要血戰到底了?

  ------題外話------

  先更一章哈,剩下的等二錦吃完飯校對校對,大概三點左右更~~

  么么噠,你們是最可愛的讀者~感謝你們這么美麗還來看我的書,比心~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