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83章 白篤耨
  做了一宿潛水撈香藥的美夢,辛夷翌日頂著熊貓眼醒來,發現自家的驢子已經回來了,正悠閑地甩著尾巴在河邊的棚子底下吃草料。

  今日天氣甚好,雪停了,太陽將汴河水岸映得金光粼粼。辛夷伸了個懶腰。能讓她開心的事情很多,冬雪暖陽、春日桃花,烹茶煮酒,看書問診,以及氣人。

  “良人,你去城里辦些酒菜,今晚咱們把你爹娘、小曹娘子,還有上次去開封府幫我請愿的姑婆小嬸姐姐妹妹都請過來。”

  普通人家,大多吃兩餐,沒有午膳的習慣,因此辛夷請了晚飯。

  她故意把聲音拔高,讓隔壁院的劉氏可以聽得清楚。

  “對了,再稱些糖果糕點,買點酒水,把你家攤子上的燒餅米糕多買一些,凡是那天在請愿書上畫了押的好心人,咱們都得表示表示。鄉里鄉親的,人情得還上。”

  從開封府平安歸來她便想做這件事了,只是緊著時間給傅九衢做藥膏,只能將時間推后。

  良人笑吟吟從院里走過來,在圍裙上擦了擦手。

  “是。我先給姐姐打水洗漱,然后就去辦。”

  辛夷嗯一聲,在臉盆架前坐了下來。

  良人端著水盆過來,將臉盆架邊的木柜打開,里頭全是辛夷放置的面霜口脂,瓶瓶罐罐看著十分的多,為了方便,她還特地讓木工在上面鑲了面鏡子,洗臉的時候也能瞧得更清楚了。

  良人就沒有聽過哪家的小娘子有辛夷這么愛美的,一面幫她換水,一面笑。

  “姐姐臉上的暗疹好了很多,也白凈了呢。”

  “真的么?”辛夷抬起頭便湊近鏡子,左右查看,“白是白了,不過大抵是牢里沒見天,捂白的。疹子是好了些,等下我寫個清單,你順便再帶一些藥材回來。”

  “好。”良人看她潔面,突地低頭在她耳邊道:“我二嬸病了,脖子腫脹得像鼓了一座山似的,很是可怕……

  天不亮,就在家哭得呼天搶地,四哥哥卻不管她,還順了銀錢去虹橋押骰子……二哥哥為了二嫂的事,也是沒有心力勁兒折騰,大哥哥去城里請來個郎中,說是什么……癭瘤?”

  癭瘤?

  現代叫甲狀腺瘤,民間又叫大脖子病。

  辛夷未動聲色:“是嗎?這么慘?”

  良人道:“我爹讓我嫂拿了一些自家攤子上的米糕餅子過去看望。我娘還發了火,說是二嬸子自作自受,惡人惡報,大清早的拌了一回嘴,這邊誰也不理誰呢……”

  辛夷笑起來,“那不正好,你把酒菜辦得豐盛一些,晚上請大伯和大嬸來吃飯,恰好可以說和說和。”

  良人:“謝謝姐……”

  “這有什么可謝的。”

  “姐,這個癭瘤好治嗎?我娘說二嬸犯了煞星,怕她活不過這年關了。”

  “那不會的。”辛夷笑了起來,“禍害千年在,這個病一般情況下不致命,會遭點罪就是了。”

  良人唔一聲,便聽到院門傳來嘰嘰喳喳的笑聲。

  是湘靈帶著三小只回來了。

  “娘!”小三念第一個奔過來,抱住辛夷便抬起小腦袋,“你昨夜何時回來的?三寶等你都等睡著了……”

  辛夷捏她的臉:“專等你睡著才回的。”

  說完又望一眼衣裳臟兮兮的二念。

  “你們上哪里野去了?”

  “小姨帶我們去村東看媒人去了,好多好多人呢。”

  辛夷好笑,“媒人有什么可看的?”

  三念也說不清,就愛熱鬧罷了,回頭便扯著湘靈,“小姨,你來說,你來說。”

  湘靈臉蛋兒紅撲撲的,略帶一絲羞澀。

  “是溫姿家有媒人上門,來提親了。”

  辛夷知道,村東的溫姿是湘靈的手帕交,小姐妹兩個關系極好,溫姿是母親改嫁到張家村時帶來的女兒,比湘靈還要大上一歲,是一個清清秀秀的小娘子,姿色很是出挑。

  之所以溫姿家有媒人上門能引來轟動,也是因為水鬼的傳聞,外面總有人說,張家村的小娘子生出來的孩子天生怪胎。媒人都不敢上門,怕說了張家村的親,引來晦氣。

  張家村許久沒有媒人登門了,村民們自是歡喜,都跑去圍觀。

  辛夷沒由來的松了口氣。

  開封府大堂那一審,鬧得滿城風雨,人人都知道所謂“天生怪胎”是馬錢子作怪,水鬼的謠言也就不攻而破了。

  “這下好了,都不怕水鬼了。你們兩個是不是也想嫁人了?”

  湘靈的臉唰一下紅了,“才沒有呢。”

  “娘。”三念被冷落半晌,好不容易才插上話,拽著辛夷的衣袖就問:“你有沒有給三寶帶好吃的呀?”

  辛夷捻她鼻頭,“有。在堂屋的桌子上,去拿吧。”

  那些粒點蜜餞其實不是她買的,而是曹翊吩咐人準備好的,她也是馬車到家的時候才知道,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

  二念和三念歡天喜地奔入堂屋,湘靈怕他們夠不著,笑著跟了進去。

  一念卻慢吞吞地走到辛夷的面前。

  “你賣掉金娃娃了嗎?”

  這小屁孩兒,又來了。

  辛夷抬頭,“沒有。”

  一念:“你又要辦酒菜,又要稱糖果,你還有錢使喚嗎?”

  辛夷哭笑不得地看著這孩子,將面脂柜子合攏,一把揪住他的手腕。

  “來,你跟我來。”

  一念被她拽著進了屋,看著她從床下拖出一個黑漆的箱籠,拿出一個錢袋倒在床上。

  “你看我是缺錢的人嗎?”

  那是昨晚曹翊給的診金。

  三個長得像小蠻腰似的銀錠子,沉甸甸的,足有六十兩重。

  一念很是吃驚,“你哪里來的銀子?”

  辛夷朝他翻個白眼,“給人看病賺的。荒年餓不死手藝人,你還怕我會讓你們餓肚子不成?嘁!”說罷她將銀錠收起來,不耐煩地推一念。

  “好了好了,快去外頭吃東西,別整天跟個小唐僧似的念叨我,煩人。”

  一念沒問唐僧是什么,而是蹙緊小眉頭。

  “那這些銀子夠你開醫藥鋪子么?你這樣大手大腳地花錢……”

  “要你管老娘的事?”

  辛夷舉起錢袋子,一副惡毒后娘的腔調,作勢要揍他。

  一念這才不高興地哼一聲,出去了。

  “瘋女人。”

  辛夷好笑,“治不了你,小樣。”

  ~~

  良人手腳麻利,去汴京城打了個轉,不到兩個時辰就回來了。

  滿載而歸,驢車上裝的全是酒菜。

  在北宋汴京城,沒有外賣這個詞,但外賣業務已不新鮮。市井里條件好的人家,常有懶得開火做飯的時候,要么直接下館子,要么購買現成飲食回家食用,更有甚者,直接讓店里的伙計送到家來。

  辛夷和良人家是對門,桌椅不夠,便直接從張大伯家里搬回來,在院子里擺上滿滿兩桌,請來小曹娘子和要好的幾個鄉鄰,從申時吃到太陽下坡。

  小院里歡天喜地,而一墻之隔的張正祥家里卻沒有半點聲音。

  偌大一個宅子沉寂下來,冷清得像一座孤墳。新筆趣閣

  婦人們吃飯的時候也嚼舌根,說從張三郎客死他鄉,張正祥家就要敗落了。

  天擦黑的時候,客人們都帶著辛夷準備的小禮品各自回家了,辛夷點燃油燈,搬出石臼來舂藥,張家大嫂龔氏這時卻悄摸摸地過來,找辛夷借火折子。

  然后,借機說家里的破事兒。

  “二郎晌午又去了一趟城里,方才哭喪著臉回來的……原本開封府答應要放二弟媳婦回家的,可皇城司的官爺將人帶走了,二郎去皇城司門外蹲守半天,門都沒讓他進……”

  辛夷一怔。

  傅九衢屁丨股開花還不忘辦公呢?卷啊!

  龔氏瞥她一眼,嘆口氣,“說來也是作孽,原本和和氣氣地過日子多好,弄成如今模樣,婆婆還在榻上躺著呢,脖子腫得說不出話,二郎家兩個娃哇哇哭……”

  辛夷敷衍地笑一笑,“是啊,作孽。”

  龔氏看著她,“你說二弟妹進了皇城司獄,還出得來嗎?”

  辛夷:“那得看她皮下到底是什么鬼了。”

  小謝氏是第一個跳出來冤枉辛夷的人,小謝氏恨她甚至比劉氏更甚,辛夷忘不掉她那一雙怨毒的眼睛,盡管不知道是為什么……

  不過,開封府審不出來的事情,也許到了皇城司,能審出不一樣的結果呢?

  臨走的時候,龔氏吞吞吐吐地問:“三弟妹,若是婆母回心轉意了,請你回去,你愿意還做一家人嗎?”

  辛夷差點笑出聲,“讓她歇了這份心思吧。還做一家人?除非汴河水倒流。”

  ------題外話------

  宋代的銀錠子和金錠子,并不是影視劇中常見的元寶模樣,而是像一個腰的形狀,中間細,上下寬,扁的……所以,我叫它小蠻腰,有興趣的可以百度找圖看看喲,很有意思。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