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27章 二一添作五
  這天辛夷在呂家等到天黑,崔郎中也沒有來。

  再次見到崔郎中,已是三天后。

  鐵蛋的病情已大有好轉,但呂家對辛夷顯然并沒有絕對的信任,特地請了崔郎中前來。

  崔郎中背著個藥箱,不知打哪里來,風塵仆仆,辛夷在大門口看到他,相視一眼,笑著便迎了上去。

  “那日,多謝郎中搭救。”

  崔郎中怔了怔,像是受到驚嚇一般,連連擺手稱不敢。

  “老夫只是盡醫者本分罷了,并沒有幫到小娘子什么……”

  辛夷心緒沉了沉。

  她都切脈自查八百回了,張小娘子和張巡沒有圓房,劇情里也寫得清清楚楚,不可能出錯……

  怎么可能切了個喜脈來?

  問題出在哪里?

  辛夷不想再自己嚇自己,只當崔郎中是做了好事卻不想趟渾水,微微一笑,便略過此事。

  “其實我還有一事,想要勞煩崔大夫。”

  崔郎中猶豫地問:“小娘子請說。”

  辛夷將崔大夫請到一側,站在汴河的水岸邊上,背對呂家大院,將懷里那個緞面荷包和膏藥掏出來。

  “崔大夫看看,這個能賣多少銀子?”

  崔郎中意外地看她一眼,低頭解開荷包,拿著膏藥瓶子端詳片刻,見瓶底鐫著“大內制”三個字,手哆嗦一下,驚詫莫名。

  “這是宮中御藥?”

  辛夷笑了笑,“崔大夫果然見多識廣。”

  崔郎中問:“小娘子為何要賣它?這膏藥治你的傷再好不過。”

  辛夷摸了摸脖子,再看看手背上已經結痂的燙傷處,搖了搖頭。

  “這點小傷,我自己也能治,這膏藥對我等草民而言,華而不實。但對于大戶人家來說,御藥就金貴了。”

  崔郎中恍然大悟,點點頭,壓低嗓子。

  “小娘子手頭不寬裕?”

  辛夷眼底閃過一抹暗色。

  “不是不寬裕,是一窮二白。”

  崔郎中嘆口氣,也不多問,“小娘子準備賣多少銀子?”

  辛夷打量他的臉色,嘿嘿笑道:“崔大夫比我懂行……這種御藥,價值全憑買它的人喜好,落到普通人手上,可能不值十兩,落到有錢人手上,這個……就全憑崔郎中做主了。多少都行。老規矩,所得銀錢你我二一添著五,一人一半。”

  出口就分他一半?

  崔友略略錯愕。

  物以稀為貴,御藥在民間的貴重自不多說,京中也不乏豪商富戶,這冰地虎膏不說價值千金,賣個幾百兩銀子,想必也是有人要的——

  對豪紳而言,價值不在膏藥本身的療效,而在于收藏價值,單是這盛放膏藥的宮廷瓷器,尋常人家都不可得。

  “老夫幫小娘子搭個線那是順手的事,怎能白拿一半,不可,不可,萬萬不可……”

  “您就別客氣了。”

  辛夷笑瞇瞇地按住他要推拒的手,聲音再低幾分。

  “明人面前不說暗話,崔大夫想必也看到了,我如今百鬼纏身,倒霉事一樁接一樁……除了崔大夫,再沒有別人可以幫忙了。”

  “這……”

  崔郎中遲疑片刻,唏噓一聲。

  “小娘子懷著身子,應當豁達一些。所謂妊娠三月,見物而化……切勿憂思過慮。”

  “不是我不想豁達。”辛夷眼角微彎,“是有人想要我死呀。不攢些銀錢傍身,我恐怕都活不出這年頭……”

  崔郎中遲疑片刻,將東西納入袖***手道:“既然小娘子信任,那老夫便姑且一試。”

  頓了頓,他又道:“換成銀錢,老夫便拿到呂家來。在這里交予小娘子。”

  “崔郎中真是個大好人。”知道她不想這個錢被張家人知道,就主動替她解決難題。

  辛夷俏生生眨下眼。

  “我等您的好消息。”

  ·

  對辛夷來說,無本買賣就能賺到一大筆銀子,笑得嘴都合不攏。可消息傳到長公主府上,廣陵郡王就不那么愉快了。

  “賣了?”

  段隋低著頭,只拿眼瞄自家主子,一臉苦相,“回郡王的話,是賣了。”

  傅九衢俊臉微沉,將手里的書擲在桌上,冷哼一聲,手指反復摩挲玉扳指,眼里仿佛噙了一塊化不開的堅冰。

  “賣了多少銀子?”

  段隋抿了抿嘴角,觀察著主子的神色,弱弱地張著五根手指頭,比劃了一個巴掌。

  “五百兩。”

  對普通人來說,五百兩可不是小數目。

  單憑一罐藥膏,這是發家致富了啊。

  傅九衢食指輕輕敲擊,眉梢揚起一抹涼笑,不知想到什么,低低一哼。

  “很好。”

  孫懷笑膩著一張臉,小心地道:“爺,要不要小的差人去問問,小娘子欠爺的銀子,準備得怎樣了?”

  傅九衢:“不必。”

  孫懷遲疑著又笑問:“那她給爺診疾的藥方,也不去催催么?”

  傅九衢拿起桌上的書,慢條斯理地翻上一頁。

  “不急。她會主動找來的。”

  ……

  辛夷沒空去找傅九衢。

  甚至連想他的工夫都沒有。

  隔日一大早,她就喜滋滋去呂家收錢去了。

  崔郎中賣了藥膏,原是不肯白拿她一半的,但辛夷死活要塞到他的手里,他也就應了。

  汴京城百業盛行,各行各業以假亂真者多不勝數,御藥這東西,如果是辛夷自己拿去賣,人家未必會相信,別說賣出五百兩的高價,被人報假告官捉拿都有可能。

  也就是說,這個錢里有崔郎中的信譽保障。

  她白撿二百五十兩,不再貪心。

  ……

  呂家今兒有客。

  高淼準備了一堆給鐵蛋的禮物,專程從汴京城趕過來,正在里屋和小曹娘子說話。

  隨同她來的人,還有曹漪蘭。

  相對于簪纓世胄的大曹府,小曹府庶女的小曹娘子在張家村是上戶,在曹漪蘭眼里,就是破落戶了。

  曹漪蘭對小曹娘子從無好感,一是因了表姐高淼的緣故,二是因她早就聽說小曹娘子生了個怪胎,偷偷藏在家中的消息,這才忍不住好奇跟來的。

  然而到了呂家,這位曹大姑娘坐不是坐,站不是站,很快就后悔了。

  嬌嬌女犯脾氣,茶不肯吃一口,水也不敢碰一下,生怕被張家村的詛咒纏上,以后沒法跟傅九衢生正常的孩兒,臉色很是難看。

  “表姐,我們什么時候才走呀。這地方鬼氣森森的,待得久了身子都不爽利,你也不怕晦氣……”

  曹漪蘭大概是嗲精轉世,便是說難聽的話,聲音也嗲得驚人。

  辛夷還在門外都忍不住打了個顫。

  好家伙,這誰頂得住呀?

  小曹娘子碰上大曹姑娘這么個小祖宗,正是百般受罪的時候,聽到辛夷和崔郎中前來問診,當即松了口氣。

  “二位,快快里面請——”

  高淼腰掛匕首,紅色氅衣,艷麗得好像一團火,卻因她清冷高貴的長相,很是相襯。

  她看一眼辛夷,冷著臉沉默。

  曹漪蘭卻是噫了一聲,從“受詛咒的恐怖村莊”情緒里回過神來,望著辛夷問:

  “表姐,她是——”

  不等高淼回答,曹漪蘭已然出口。

  “是你!”

  曹大姑娘這輩子的憤怒都從心底涌了出來,錦莊的羞辱,傅九衢的冷漠,全化成了她對辛夷的憎恨和憤怒。

  “表姐,我大宋是找不著太醫瞧病了嗎?叫這么一個小賤人出來招搖撞騙,也不怕失了身份?”

  小曹娘子滿臉尷尬。

  同一個曹姓,命卻不同。

  曹大姑娘打個噴嚏,也能請太醫,而她的兒子哪怕快死了,也是不配讓太醫來問診的……

  她心底酸澀,不敢說,只能溫聲圓場。

  “大姑娘,這位張小娘子醫術了得,這次幸得有她相救,不然我家鐵蛋怕是……”

  她拿帕子拭眼睛,掩飾難堪。

  曹漪蘭卻是雙眼赤紅,被恨意燒昏了頭。

  “你也是自甘下賤。再怎么破落,也不至于和這等賤民沾泥帶水的拉扯不清……”

  高淼皺眉:“蘭兒!”

  “曹大姑娘。”辛夷何嘗不知道曹漪蘭為什么作妖?她微微一笑,把嘲弄的話說得十足謙虛。

  “我憑一手醫術獲得廣陵郡王另眼相看,是比不得曹大姑娘舞技了得,艷動錦莊……說來,是我的不是呢,竟敢承了郡王的情,勞煩曹大姑娘給我舞了幾個時辰……”

  她眼兒往下,睨向曹漪蘭的腳。

  勾唇,一笑,呵地一聲。

  “我有傷藥,散瘀消腫有特效,愿為效勞。”

  曹漪蘭雙腳連忙往回收,羞憤得雙頰脹紅,從椅子上站起來,抬手就搧。

  “賤人,跪下——”

  ------題外話------

  辛夷:本書又名《廣陵郡王他每天都在線打臉》??

  哈哈哈,多謝各位小主的支持。來啊,看書投票留言啊,讓咱們的九夷CP支棱起來好不好?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