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12章 不怕死的糾纏
  涼風拂過簾幔。

  傅九衢神色淡淡地扭頭要問罪,卻發現面前的小娘子唇角上揚帶笑,漆黑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他。

  “小女子何罪之有?”

  不說婦人,卻稱女子?

  傅九衢濃密纖長的眼睫微微闔下,掃過辛夷。

  她臉小,杏子似的眼兒,眼頭深邃,目光明亮,眼角略彎上翹,乍看清純,細看滿是壞水。不過,若不是臉上那些難看的丘疹,她大抵也沾不上“丑”字的邊。

  “郡王在看什么?”辛夷眨眼。

  “哼!”

  傅九衢皺眉,手拂袍角慵懶坐下。

  “你們退下。”

  此刻屋子里除了辛夷,就周道子和孫懷兩人,傅九衢這聲“你們”指的是誰,不言而喻。

  孫懷笑盈盈地拘著身子,“是。”

  周道子卻不滿地挑高白眉,“這小娘子說藥材難找,還沒有說到底要什么珍稀藥材呢。不急,等我老人家長長見識再走。”

  這個醫癡。

  不大通人情世故。

  辛夷了然地笑。

  “對癥的藥方,我還沒有研究出來。”

  這病最立竿見影的療法是封堵手術,保守治療就要使用抗凝類的藥物。然而,目前的中醫診療手段,對這種病的治療還處于空白的領域,沒有相關的記載和經驗。

  短時間內,要讓辛夷治好自己親手設計的這個必死之癥,有難度。

  “等我找到方子,第一個告訴道長。”

  這,這不是扯呢么?

  周道子重重哼聲,“故弄玄虛!我看你就是個騙子。”

  辛夷:“難不成道長有更好的辦法?”

  傅九衢打量著辛夷輕盈瘦弱的模樣,眼底露出幾分嘲弄的笑。

  “還不肯說老實話?這小身板吃得住幾個板子?”

  辛夷滿不在乎地笑。

  “信不信在你,要打要殺,我也攔不住。只是,郡王千萬別忘了,這個世上除了我,沒有人可以救你。”

  “嘿!”

  周道子花白的胡須都快吹起來了。

  “這小娘子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在我老人家面前,還沒人敢這么猖狂,今日我便要同你比試比試,誰的醫術高明……”

  “都出去!”傅九衢沉下臉,“沒有聽見我的話嗎?”

  聲音不輕不重,卻震住了自詡世外高人的周道子。

  這老兒不滿地瞪了辛夷一眼,便被孫懷笑瞇瞇地請出去了。

  ·

  窗外綿綿陰雨,房里掌了燈,光線仍是黯淡。

  辛夷捕捉到傅九衢失血般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臉上,有隱隱的病氣,發出一道意味不明的輕笑。

  “孤男寡女獨處一室,郡王不怕瓜田李下了?”

  傅九衢略帶厭煩地看著她,峰眉微擰。

  “小張氏,你老實告訴我……”

  微微停頓,辛夷以為他是擔心自己的病情才這副表情。

  不料,他竟情緒不明地問。

  “你當真懷有身孕?”

  辛夷一怔,垂下眼皮,故作害羞地點點頭。

  她心下早就盤算好了。

  穿越至今,在危機和敵人都不明朗的情況下,懷有身孕是個不錯的辦法。憑著張巡和傅九衢的兄弟關系,傅九衢不會不管她,那就是一個強有力的倚仗。

  否則她勢單力薄,指不定哪天又“被投河”。

  反正懷胎十月,有的是法子搪塞過去,傅九衢也不可能知道真假……

  “這種事,我哪會胡說?”辛夷瞄傅九衢一眼,不無遺憾地道:“原本還想著找個好男人改嫁的呢。這下是嫁不成了……”

  傅九衢盯住辛夷的肚子,像是在辨別真假。

  “孩子是行遠的?”

  辛夷抬頭望著他冷冷一笑。

  “不是他的,難不成還是你的?”

  傅九衢瞇起眼睛看她,銳氣漸漸從眉宇散開,一副看穿了她的模樣,冷冷警告。

  “收起你那點小心思。”

  又以為她在勾引他嗎?

  辛夷覺得這廣陵郡王還真是……挺自戀的。

  “唉!”辛夷不甚在意地嘆息而笑。

  “郡王知道我的小心思,那更好,免得我浪費口舌。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吧?我不想再和張家人起紛爭,影響胎兒,郡王先幫我離開張家……不是改嫁,而是光明正大的分家……然后,我再替郡王想辦法,治療心疾。”

  傅九衢看她說得頭頭是道,眼底浮起輕渺的笑。

  “你在命令本王?”

  辛夷想了想,輕笑。

  “商議?交易?這么說,郡王可滿意?”

  傅九衢眼色一沉,涼涼地笑了兩聲。

  “你拿什么來交易?在債主面前這么說話,是欠我的銀子都湊齊了?”

  哪壺不開提哪壺?

  “堂堂郡王,放‘高利貸’還很得意是么?”

  辛夷眼尾一斜,“我給郡王送上這么大的人情,還不夠抵那點債?還是說,郡王的命不值錢?”

  “半年。”傅九衢截斷她的奚落,四平八穩地端坐著,雙眼微灼,如那石炭爐里的火焰似的,撓在人的心上。

  “我給你半年時間,半年內找到診療之法,我便幫你。”

  半年?

  辛夷差點氣笑了。

  “郡王應當知道,我要擺脫的是眼前的困境。且不說我半年內能不能做到,就說半年后,我孩子都快出生了,還要你何用?”

  傅九衢忽地斂眉,冷冷看著她。

  “不要和一個缺心眼的人討價還價。”

  原來剛才和周道子說的話,他都聽見了呀?

  辛夷微揚眉梢,又聽傅九衢玩味地笑了起來。

  “反之,你若做不到,那我心上有沒有洞不一定,你心上肯定會有一個大洞。”

  辛夷嘖聲,“郡王還真是狠心呢?”

  傅九衢不再理她,冷冷地起身,擺擺袖子,大步走了出去。

  “孫懷,送客——”

  “等等,等一下。”辛夷呼出一口濁氣,一路小跑到牡丹閣的門口,看傅九衢仍沒停下的打算,索性跑到他前面,抬高雙臂攔住他。

  “郡王如此待我,就不怕我把你的小秘密說出去?”

  傅九衢臉色微變。

  他低頭盯住辛夷的眼睛,皂靴緩慢向前移動,在辛夷的發頂落下一寸寸混合了木樨和臘梅香的低壓氣息。

  “本想饒了你,揭過不提。你卻不怕死地反復糾纏……好,成全你!”

  辛夷呼吸一窒,正想說話,傅九衢突然扼住了她的手腕。

  “你做什么?大庭廣眾之下……”辛夷錯愕地抬頭,只看到一雙陰沉沉的眼。

  辛夷不知他意欲如何,也來不及多問,傅九衢便拽著她往屋里一拖,然后重重跌摔在那張美人榻上。

  砰!房門合上。

  傅九衢居高臨下,眼里有濃重的殺氣,聲音卻輕而緩,仿佛帶著笑,不寒而栗。

  “那些事,你從哪里知曉的?”

  傅九衢是衛國長公主唯一的孩子,自小叼著金湯匙長大,習慣了主宰身邊的一切,而辛夷是少見的敢挑釁他權威的人。

  這都直接上手拽人了,對潔癖患者廣陵郡王而言,可見是動了真怒的。

  辛夷不慌不亂地拿起一個蘇繡軟枕墊在腰上,好整以暇地看著他。

  “郡王說清楚,哪些事?胭脂痣,還是你的隱疾?又或是別的什么?”

  “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傅九衢仿佛在咬牙,堅實有力的手指捏住辛夷的脖子,像是要捏碎她似的,重重往上抬起,卻發現小娘子眼底已浮出濕漉漉的眼霧。

  “痛!沒本事的男人才欺負女人……”

  傅九衢怔了怔,渾似被她氣笑了。

  “怕什么?你不是力氣很大?”

  辛夷的嘴巴合不嚴,含糊地應聲。

  “不敢在郡王面前……動粗。”

  傅九衢冷冷笑了一聲,嫌棄地丟開她,側過身子,掏出雪白的帕子慢條斯理地擦手,聲音如微風拂過湖面,別有一番銷魂的滋味。

  “說吧。胭脂痣,你如何得知?”

  ------題外話------

  姐妹們,有個十分無奈的事情要告訴大家,因為網站在上海,疫情原因暫時沒有簽約。沒有簽約的作品無法進入新書推廣……

  所以,二錦想趁現在字數不多,劇情尚未展開,暫停一下更新,等簽約之后再復更。實在抱歉,對不住大家(千千萬萬個對不起,我愛你,磕響頭,求原諒~~~)

  沒有更新的日子,敬請姐妹們先收藏本書,我會先存稿寫著,順便把前面的已更章節再仔細閱讀一下,看看有沒有可以查缺補漏的地方……

  ps:復更時間暫時無法確定,請關注二錦的企鵝書友群(35138976),或者二錦的wei博(姒錦同學),有消息會第一時間通知到姐妹們。

  再次致歉!

  多謝!比心……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