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452章 夜不寧安
  小公主的情況疑似中暑。

  這是一個在古代致死率非常高的疾病,辛夷不待見周憶柳,但醫者仁心,小公主在她的心里也只是一個病人罷了。

  辛夷把小公主平放在搖床上,解開捆綁襁褓的繩結,又伸手去摘嬰兒的帽子。

  “不可。”周憶柳阻止。

  奶娘也跟著道:“小公主尚未滿月,不可脫去褓衣。”

  古時候孩子出生便要被襁褓捆起來,是習俗之一,炎熱的夏天,那褓衣雖然不厚,可對孩子來說也極是悶熱。

  辛夷看一眼周憶柳,“娘子確定不讓我看嗎?”

  周憶柳遲疑,朝奶娘擺擺手。

  奶娘低垂著頭退下。

  再大的規矩也沒有孩子的命重要,辛夷淡淡勾唇,除去襁褓后查看小嬰兒的身子,眉頭微微皺起。

  生下來有些日子了,可小公主臍帶尚未痊愈不說,都有些化膿了,尤其裹在炎炎夏日的襁褓里,那味兒極是難聞。

  辛夷揭開敷藥,皺眉看一眼。

  “哪家穩婆處理的臍帶,相當潦草啊。”

  周憶柳有苦難言。

  接生的穩婆是張巡找進來的,當時說不定就是想整死她和小公主,又怎會盡心盡力?

  那天晚上要不是曹皇后來得及時,她命都沒了。

  后來穩婆出宮再沒消息,到底是什么人,她到如今也不知曉。

  周憶柳心下惶惶,卻不便多說,只面帶凄苦地含糊過去。

  “那勞煩郡王妃看看,要如何處置才是?”

  辛夷看著臍帶的感染程度,皺了皺眉頭。

  “快馬出宮,去辛夷藥坊請周老先生,讓他帶一些酒精過來。”

  這些日子蒸餾出來的酒精,全讓辛夷密閉保封起來了,一直在為了傅九衢做手術而準備。

  如今小公主的情況,感染加上暑熱,能吊著一條命,可以說太醫院已經用盡全力了,她要不出手相救,只怕當真沒幾日可活。

  在周道子過來前,辛夷沒有開方,沒有下藥,只是用了些物理的降溫法,待到周道子帶了酒精過來,這才幫小公主重新處置了臍帶,然后借周道子的手開方拿藥。

  救人是一回事,若是為了救人而踩上陷阱,那就傻了。

  郡王妃是不懂醫術,但周道子懂,是卸任的太醫,往后周憶柳要有什么說法,也鬧不到她的頭上。

  半夜時分,小公主的燒退下去了。

  辛夷正要告辭,趙禎和傅九衢過來了。

  趙禎滿臉慈愛,見小公主情況好轉,臉色也好看了許多,“最好的大夫在民間,此言果然不虛。”

  他感慨一句,目光復雜地看著辛夷。

  “去吧,你夫君在外面等你。”

  傅九衢沒有進來,就在翔鸞閣的外面等著她。周憶柳壓下心里的不悅,伸手攀住懷抱孩子的趙禎,輕聲道:

  “官家,妾身想將郡王妃留在宮里。”

  趙禎抬頭,看著她不說話。

  周憶柳小意地道:“小公主這幾日夜啼難安,有郡王妃在這里,妾身才能安心一些。”

  “官家,周娘子,小公主若是病愈,那也全是周老先生的功勞,臣婦并沒有做什么。”辛夷生怕趙禎隨口就應下來,搶在趙禎前面開口,然后又低垂下頭,略帶羞澀地道:

  “長公主近日也甚是勞思,夜不寧安,須得我給她按捏才好入睡,還有夫君也……”

  也什么?她停下不說了,留住那話頭,羞羞答答地道:“小公主的事情,周老先生都交代好了,周娘子也不要多慮,臣婦明兒一大早再來瞧小公主。”

  趙禎笑了起來,看了看周憶柳。

  “新婚燕爾,就不要強留新婦了。”

  周憶柳眸子陰惻惻的,臉上卻是笑。

  “官家都這么說了,妾身自是不好再留。秀琴,送郡王妃和周老先生出去。”

  ··

  翔鸞閣外,傅九衢安靜地負手而立。

  辛夷看到他的背影,一顆心便安定下來。

  “你專程來接我的?”

  傅九衢聞聲扭頭,露出一絲笑意。

  “這里還有別的小妖精不成?”

  辛夷臉頰一紅。

  平常兩人在房里開開玩笑也罷了,如今人在宮中,周道子又在身側,這個人也不避諱。

  她嗔怪地瞪了傅九衢一眼。

  “討厭。”

  傅九衢笑著彎了彎唇,朝周道子看過去。

  “可還順利。”

  周道子清了清嗓子,只當方才是自己耳聾,什么也沒有聽見,一本正經地點點頭。

  “有郡王妃妙手,小公主也算是福大命大,想來保住一命不成問題了。”

  傅九衢點點頭,不再多說。

  三人離去后,趙禎也很快離開了翔鸞閣。宮妃坐月子,他是不能歇在這里的。

  可周憶柳覺得那只是表面的原因,實則上,她發現趙禎對她不如從前了。

  宮里沒有進新人,趙禎雨露均沾,并沒有聽說哪個宮妃得了專寵偏愛,但周憶柳仍是有些不安。

  “秀音。”

  宮女秀音上前,“官家去了哪里?”

  秀音抬頭看她一眼,“娘子,官家離開翔鸞閣后,去了坤寧殿。”

  “又去坤寧殿?”

  這才幾天,官家已經第三次宿在曹玉觴那里了。這都三更天了,也不回福寧殿歇下,而是去找她?

  周憶柳咬牙冷笑,“怪不得會出手救我,原來是想立一個大度賢妻的牌坊,討官家喜歡呀。也不看看自己都多大歲數了,還生得出來嗎?”

  秀琴和秀音兩個丫頭默默垂下了頭。

  她們家娘子,好似愈發變了。

  ··

  坤寧殿里并沒有風花雪月。

  曹玉觴讓宮人端來熱水,伺候趙禎洗腳,然后便默默坐在一側,面不改色地看他。

  趙禎看一眼皇后,“你這個泡腳的熱湯倒是好物,前兩日朕泡了,只覺渾身通泰,睡得也香。”

  曹玉觴道:“是臣妾娘家送來的,說是辛夷藥坊所購,官家要是喜歡,臣妾明日讓人再多買些回來,放到福寧殿。”

  趙禎輕咳一聲,“無妨,朕到你這里來泡腳,也是一樣。”

  曹玉觴嘴皮動了動,沒有出聲。

  趙禎看著面前殷勤備至的小宮女,溫溫柔柔,頗有幾分姿色的樣子,而且是第三次來伺候他洗腳了,便知道這是曹玉觴的安排。

  他嘆口氣,“之前聽說你讓張小娘子開了方子在調理身子,藥還吃著嗎?”

  曹玉觴嘴角微微一抿,好像是露出了一絲笑意,但仔細看她的臉,平靜無波,甚至多余的表情都沒有。

  “官家記性真好,那都是兩年前的事了。”

  趙禎心里一窒,都不知道這句話是在夸他還是在損他。

  曹玉觴倒沒有尖酸下去,只淡淡地道:“藥甚苦,效用也無,我早就不吃了。”

  趙禎尷尬地笑了笑。

  那藥有沒有效用他不知道,但他和曹玉觴行房都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如今想來記憶都有點模糊。她再是調理,又能上哪里生孩子去?

  名為夫妻,可他們實際更像是同僚,即便是他按例來坤寧殿留宿,兩人也只聊正事,不談風月。

  趙禎輕輕一嘆。

  不知道是不是歲數大了,鶯鶯燕燕看盡,到頭來竟是覺得坤寧殿才是最平靜最安心的所在。

  這個婦人再是被大娘娘逼著娶的,再是不合他的心意,再是不夠妖嬈艷色,可她終究是他的妻,一心一意在為他的后宮操持。

  趙禎突然又有些遺憾。

  他和曹玉觴沒有孩子。

  普通人家尚有嫡子承嗣。他堂堂皇帝,竟無嫡子。

  “張小娘子沒死,回來了。”

  趙禎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他相信以曹玉觴的聰慧,定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明日我讓人傳她過來,替你看看,吃點藥,調理調理……”

  曹玉觴道:“不用勞煩了。”

  趙禎看著她,眉頭皺了起來,曹玉觴卻是徐徐展顏,像是苦澀地笑了一下。

  “在我最好的年紀,沒機會承寵,三十八歲了,還調理它做什么?是嫌活得太舒坦么?”

  趙禎啞口無言,等那丫頭為他擦好鞋,又趿上鞋子穿好衣服。

  “我還有幾個札子要批,皇后早些歇著。”

  曹玉觴帶著丫頭,齊齊福身:“恭送官家。”

  小黃門在前面打著燈籠,李福拿把扇子跟在后面,趙禎坐著轎輦離開,覺得自己走得有點狼狽。

  他是皇帝,本不該心虛。

  但他在曹玉觴面前,就是“大”不起來。

  唉!這就是妻和妾的區別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