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412章 小報顛倒
  夏季晝長夜短,次日辛夷醒來,陽光早已鋪滿大地。

  驛館里的生活十分枯燥乏味,好在高明樓不怎么管束她自家房里的事情。辛夷每日里看丫頭們打絡子,踢毽子,覺得很是沒趣,早早就教會了她們打頁子牌。

  北宋有“葉子戲”,葉子牌的道具都有現成的,但和后世的麻將有很大的區別,辛夷只是簡單地改良一下規則就可以娛戲,丫頭們很快就愛上了這個耍事。不多久,驛館的侍從和小廝都會玩了……

  因此,辛夷起身的時候,除了坐在床頭杌子上打瞌睡的杏圓,其他幾個丫頭都在外間玩葉子牌,愉快的喧嘩聲都傳了進來。

  辛夷從帳中坐起,打個哈欠,杏圓揉著眼睛看過來。

  “姑娘醒了?”

  辛夷微笑,“綠萼又贏錢了?”

  “嗯。”杏圓往緊合的房門看一眼,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桃玉牌玩得很好,想讓她贏并不難。”

  辛夷又打了個哈欠。

  “備水吧。”

  綠萼正把豆子做的籌碼往自己的盅子里放。

  自從學會打葉子牌,她的運氣就很好,打十把贏八把,贏錢讓人愉悅,她好吃好睡,沉迷在這樣的氛圍里,對辛夷和兩個丫頭做的事情,渾然不覺,在高明樓面前也是盡往好了說話……

  杏圓將灶上熬好的冰雪甘草湯端一壺放在桌上。

  “姑娘賞的,讓你們邊吃邊玩。”

  桃玉、紅豆和綠萼連聲道謝。

  “姑娘為人可太好了。”

  “要是能一輩子侍候姑娘,那就是我們的大福分。”

  桃玉是個歡脫的性子,笑盈盈地說著,綠萼怔了怔,收了牌只是點頭,沒有多說什么。

  杏圓和桃玉交換個眼神,低低笑道:

  “看到你美得,姑娘很快就要嫁入長公主府了,到了那邊,郡王和殿下少不得還要給姑娘安排丫頭婆子侍候,咱們得多大福氣才能侍候姑娘一輩子?”

  桃玉吐個舌頭,“不管,姑娘在哪,我就在哪。”

  紅豆抿嘴巴沒有吭聲,綠萼沉默。

  杏圓道:“那你們玩吧,天氣熱了,我給姑娘送早膳進去。你們幾個聲音小著些,別讓少主聽見,少不得要挨一頓訓了。”

  說罷,她目光掠過紅豆和綠萼失落的面孔,微笑著走進了房里,將膳食擺好,扶了辛夷起來用膳,又將方才外面的情形說給她聽。

  “我看紅玉和綠萼舍不得姑娘呢。”

  辛夷沒有說話,拿起勺子輕輕攪拌粥碗。

  杏圓回身將房門上了閂,才又走回來,小心翼翼地從懷里掏出一摞信件。

  “最上一封,是郡王給你的,其余,則是大相國寺轉來的。郡王讓你看著處理。”

  辛夷放下勺子,不急著吃飯了,先把傅九衢給的那封信揣在懷里,然后快速瀏覽了一遍其他的信件,抬頭對杏圓道:

  “等下你出去買兩份小報來,要最暢銷的,京信齋和文讀坊出的。”

  杏圓已然習慣了她的行事風格,聞言二話不說便應下。

  “婢子明白。”

  慢條斯理地吃完早膳,辛夷開始一一復信。

  在這些信里,有曹漪蘭詢問自己和蔡祁婚姻關系的,辛夷只復她一句“姻緣深淺自在汝,莫問月老如何書”。

  這種是實而非的話,最適合這個時候的曹漪蘭。

  還有一封,是宮里那位周娘子的。

  信中,周娘子詢問萬能的百曉生,八月初十可是一個好日子。

  辛夷回復她,“鳳釵生金相,龍燈映曙光。明堂黃道,貴人星。宜:祈福,嫁娶,求嗣,納畜,收養進人口,喬遷搬新宅。利有攸往,行事必成。”

  辛夷將信遞給杏圓,指了指最上面那一封。

  “這個最緊要,要快些傳到春煦巷的軍巡鋪。”她笑了笑,“對方已經等不及了。”

  一聽春煦巷,杏圓便嚴肅起來,笑著將信收好。

  “婢子這就去。”

  杏圓功夫很好,行事謹慎,辛夷并不怎么擔心她,只叮囑“快去快回”,便坐回床沿上去,將傅九衢捎來的信掏出來。

  此信以火漆封口,無頭無尾,只有簡單的兩行字。

  “恩師宅中,牛角生光,奇香彌漫。與先生所言,略有差池,但也是一種印證。”

  牛角生光?

  辛夷記得很清楚,原劇情是說狄青宅子里“狗生龍角,發出奇光”,文臣們借由此事彈劾他,卻不敢說宋太祖趙匡胤當年起兵造丨反,只說這番景況與唐朝篡位的朱溫家很是相似,認為狄青有不臣之心,又說軍中武將對他唯命是從,旦有反心,將無人克制。諫官們從此開始了流水席似的諫言。

  但就辛夷所知,趙禎最初對讒言是斥責的態度,屢屢將彈劾狄青的札子壓下,到最后他無能為力,不得不將狄青貶黜,一共歷時了好幾年,直到嘉祐元年,狄青才離開京師,次年死在陳州……

  可是……

  “狗怎么變成了牛呢?”

  辛夷將信點燃,燒成灰燼,又默默琢磨。

  正常情況下,狗生龍角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這個游戲遵循正常規則,不會創造出這種奇葩的生物。

  那么只有一種解釋,不是細節出現了偏差,而是有人故意以訛傳訛。

  ··

  杏圓是一個時辰后回來了,拎了一籃子的鮮切花,說是藥坊里采的,拎到辛夷的房里,便從花籃里拿出兩份小報。

  “姑娘,小報買回來了。”

  辛夷飛快地翻閱。

  她記得狄青家的事情發生后,小報上便以“狗生龍角,天降祥瑞”等來形容此等異事,同時贊狄將軍神威,這是“天人感應”。

  民間最喜奇聞異事,很快消息便流傳開來,緊接著朝堂上的攻擊一浪接一浪,所以,狄青所受冤屈,與這些小報恣意編排有著脫不了的干系……

  然而。

  辛夷將小報的犄角旮旯都找遍了,沒有發現狄青的家事,倒有一則張巡家的笑話——

  又是他那個不著調的四弟和親爹惹出來的。

  人設的能量再一次發揮到極點。

  一如既往因為女色。

  為什么能上小報的原因是父子兩個嫖宿了同一個花娘。兒子看上的心肝肉,老父親不辭辛勞,親自上陣驗明正身,為免被兒子發現,老父親藏在床底下,兒子氣極捉奸,結果把老子給揪了出來,一時引為笑談,甚至有些說書人編成了段子在茶寮里講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