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364章 哭笑無常
  會寧殿里的燈火亮如白晝。

  宮女、內侍、太醫忙忙碌碌,減不去半分夜色的清寒,以及,張雪亦那一聲聲從深宮疊院里傳出的呻吟和嗚咽。

  “官家……為何還不來……?”

  “婢子已派人去請了。”

  “那官家為何不來……”

  “官家在翔鸞閣陪周娘子。周娘子胎象不穩……”

  “她胎象不穩便要官家相陪,我命都快沒了,官家便不管了嗎?”

  “……”

  沒有人能回答這個送命題。

  一開始幾個會寧殿的宮女在旁邊侍候著,辛夷和杏圓半點都插不上手。再后來,在張雪亦無休無止的質問、哭訴和憤怒里,幾個宮女都有些受不住,恨不能退避三舍,辛夷才有機會坐在旁邊哄一哄張雪亦,陪她說幾句話。

  二更天的時候,張雪亦已經暈過去一次。

  太醫探出來死脈,說貴妃紅顏薄命,怕是要香消玉殞了。可不到半刻鐘,張雪亦又神奇地睜開了眼睛,在死亡線上來回拉鋸,可謂九死一生……

  她本就是個磨人精,今夜尤甚。

  闔宮上下都被張雪亦折磨得苦不堪言,可她雙眼瞪大,回光返照一般,一會精神矍鑠地哭鬧罵人,一會形若瘋癲地一聲聲叫官家。

  極度疲累的太醫和宮人們,在心里無數次詛咒她快點去見閻王爺,但這個張雪亦就是落不下那一口氣……

  到最后,她嗓子都發不出聲音了,眼睛仍是不肯合上,一直巴巴地望著殿門,默默流淚,嘴巴一張一合,好像在念叨著什么。

  “娘子這是在等官家呀。”

  “不見官家,娘子走也走不安心……”

  “嗚嗚嗚……”

  幾個年紀稍小的丫頭先哭,緊接著會寧殿里嗚咽一陣。

  這個時辰,宮中寂靜一片。

  除了會寧殿外,其余各處的宮燈都熄滅了。

  但今夜無眠,無數人都睜著眼睛在等。

  等一代奸妃咽氣。

  等那一聲喪鐘響起。

  “娘子……”

  “嗚嗚,娘子……”

  哭聲凄凄。辛夷坐在會寧殿的角落里,像一個沒有存在感的隱形人。

  深夜的腳步不停從她面前來去,人們看到了她,又像沒有看見。

  誰會對一個瞎子對視呢?

  辛夷木然地面對燭火,右手掐著左手的指節,一節,再一節,好像在無聊地傻坐,又好像在等待什么時機的來臨……

  “杏圓。”她突然站起來,“你陪我出去。”

  夜下的宮廷幽寒寂靜,處處都好似有潛伏的殺機。

  坤寧殿早已滅了燈,寂靜得好像聽不見會寧殿鬼哭狼嚎般的喧鬧。

  曹玉觴靜靜地躺在床上,沒有睡意。

  黑暗像一頭兇猛的野獸睜著幽冷的眼睛盯視著她,紗帳里假寐的人一動也不動。她睡眠不好,受不得吵鬧,眉頭擰得越來越緊。

  這個后宮太吵鬧了,少一個張雪亦或許可以清靜幾年。雖然趙官家那一雙善于發現美的眼睛從來都不會讓后宮空虛太久,嬌嬌娘子們為了獲得圣寵更是會使出十八般武藝和層出不窮的花樣,但曹玉觴很享受此時此刻的安寧……

  這才是一個后宮該有的樣子。

  沒有蠕蠕而動的陰謀算計,沒有兇相畢露的你死我活。

  這個夜,萬籟俱寂。

  無數人同她一樣,在安靜地等一抹春風……

  “圣人。”隱隱的燭火將黑暗映出一團暖黃的光暈。

  曹玉觴不知不覺繃起了身子。

  宮闈旋渦里,麻煩就是這樣防不勝防。

  “圣人睡了,何事驚擾?”守夜的紅云警覺地問。

  不過,聽她的聲音沒有半分困倦,甚至帶了一絲期待,顯然也在等風吹過來。

  “會寧殿那位不行了……”

  “圣人說了,會寧殿的事情她概不插手,有事去找官家便是。這么夜了,不要攪圣人好眠……”

  “不,不是會寧殿來人,是來人說會寧殿的事。”

  紅云回頭,看一眼依稀擺動的紗帳。

  她知道曹皇后沒有睡,沉默一下,沒有聽到主子的阻止,這才正色問:“什么事?”

  “請圣人救張娘子……”

  “胡鬧什么?圣人又不是大夫……再說,會寧殿那位是怎樣欺負到我們頭上的你都忘了?吃里扒外的東西,你胳膊肘兒往哪里杵呢……”

  “這次圣人非管不可。”

  那個聲音停頓一下,嘆口氣,“來人說,圣人要救的不是會寧殿那位,而是自己。會寧殿那位橫豎沒幾日活頭的了,早晚的事。但圣人今夜不出面,官家怪不怪罪且不說……下一個,說不定就輪到坤寧殿了。”

  紅云悄悄地靠近扇窗往外張望。

  宮燈映著一個人的影子,看不清楚。

  背后的紗帳有了動靜。

  曹玉觴慢慢坐起來,“更衣。”

  ·

  會寧殿的墻頭。

  一個人伏在青瓦上,與夜色融為一體。

  “啁啁……啁啁……”

  鳥鳴聲起,好似夜鶯從林中驚掠而過。

  一個小黃門貼著墻根摸索過去,靜默片刻,外面又響起兩聲啁啁的鳥叫,他豎著耳朵傾聽一下,將一塊圍墻的磚石慢慢啟開。

  里面是一個油紙包。

  他拿出來湊到鼻尖嗅了嗅,將懷里的東西放進去,正準備把墻磚合上,背后突然傳來一陣涼風,眼前人影閃過,小黃門來不及反應,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便架在了脖子上。

  那人捂住他的嘴巴。眼里幽光閃動。

  “啁啁……啁啁……”

  ·

  沒有人知道張雪亦這一夜經歷了怎樣的疼痛和折磨,五臟六腑移了位一般疼痛,死去活來,在床上打著滾的嘶吼,呻吟哭喊官家。

  “官家呀……我要見官家……”

  “閻王老爺呀,你快來收了我的命去吧……”

  宮燈將小徑映得明亮一片。

  吱呀!有腳步聲傳來。

  張雪亦慢吞吞抬頭,眼露驚喜。

  “官……家……”

  她的笑僵在臉上。

  明光里是曹玉觴那一張端莊而平靜的臉,她衣著整齊,妝容精致,有著張雪亦嫌棄的平凡卻不平庸的面容堆積的氣勢。以前張雪亦不知道那叫什么,這一刻才發現,高門貴族培養出來的將門虎女,與她是不一樣的,天生就是做皇后的。

  張雪亦無力地軟下去。

  曹玉觴掃一眼她紙片似的面容,眉頭皺了一下。

  “張娘子如何了?太醫何在,為何你們不在殿中侍候?”

  張雪亦的眼淚洶涌而來。

  曹玉觴比她大了八歲,幾乎是看著張雪亦長大的,可以說,她那點小性子,曹玉觴了如指掌,不用張雪亦說出口,曹玉觴也知道她看到自己時的失望和想見趙禎一面的急迫……

  她看夠了,不想看。

  坐下來便扭開頭,聽三個太醫誠惶誠恐地稟報病情。

  人能救活的時候,有的是說法。人不能救活的時候,也有許多說法。

  太醫此時的腦子里已經不再想如何把垂死的張雪亦從鬼門關拉回來了,而是想如何全身而退,把自己摘清,以免貴妃的死牽扯到自己一家老小。

  一個太醫說:“回圣人,張娘子頑疾沉疴,日積月累早已阻滯經脈,血海空虛,藥石恐難根治了呀……”

  另一個點頭,和同行對視一眼。

  “但貴妃今日病情發作得有些古怪。”

  曹玉觴聽著,“如何古怪?”

  “貴妃煩躁不寧,哭笑無常,有神志失調、譫妄幻聽之狀。散瞳昏迷時,可見陣發痙攣。臣等閱遍典籍,從未見過這種癥候呀……”

  這個太醫就只差說張雪亦的癥狀是瘋癲發作,或者是中邪撞鬼了。

  曹玉觴扭頭看去。

  此刻的張雪亦蜷縮成團,好像承受著什么痛苦,眉頭緊蹙著,出氣多、進氣少,一張烏青色的嘴如同瀕死的魚兒,微微張合,雙眼瞪大瞳孔散開,偶爾無意識地抽搐一下,模樣看著很是瘆人。

  曹玉觴遲疑一下,嘆氣。

  “貴妃還有多少日子?”

  “依臣等看,恐,恐怕是熬不過今夜。”

  那太醫擦了擦額頭的虛汗,說得不太確定。

  因為在此之前,他們已經好幾次判斷張雪亦就要斷氣了,誰料隔一會兒,她居然還能睜開眼睛哭嚎,奄奄一息卻始終死不去。

  曹玉觴:“知會官家沒有?”

  “知會了。”蒙檸走過來,低頭垂目很是恭順,“可是官家在翔鸞閣,周娘子胎動不安,官家可能是走不開……”

  “皇嗣要緊。”曹玉觴唇角微扯一下,平靜得好像沒有感情一般,并不在乎趙禎寵誰不寵誰。

  “你們都累了,去殿外休息吧。我在這里守著她。”

  “圣人!?”眾人面面相覷。

  “去吧。”

  張雪亦雙眼望著帳頂,眼淚默默地流淌。

  人人都在等著她死……

  官家沒有來。

  這個會寧殿里,沒有一滴眼淚是為她而流。

  而曹玉觴卻要守著她落下那一口氣。

  張雪亦嘴巴抽搐兩下,像是在笑,又像是做了一個什么古怪的表情,一只手慢慢從床邊耷拉下來,無聲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