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310章 令人窒息
  背后的房門,發出關合的響聲。

  外間的腳步漸漸遠去,四周一片寂靜。

  辛夷心里一跳,“九哥!”

  傅九衢沒有應答。

  一雙有力的胳膊繞過她的腰間,將她緊緊摟住。

  咚的一聲,藥箱從辛夷的手中滑落。

  辛夷來不及反應,后背已然貼上他,整個身子偎入那堅實的懷抱,熨帖、溫暖。

  “九哥!”

  辛夷稍稍用力便解開了傅九衢束緊自己的雙手,轉過身去,狠狠摟住他,笑得見牙不見眼。

  “什么時候回來的?我還以為,你都把我忘在這兒了呢。”

  傅九衢輕撫她的面頰,一雙黑眸炯炯帶笑,“十一,我很想你……”

  “我也是。”辛夷心臟狂烈地跳動著,恨不得粘到他身上去,想到狄青的三個規矩,又稍稍有點別扭。但傅九衢將她摟得太緊,她沒有辦法掙扎,也不想掙扎,只是順從本心,倚著他,一雙臂膀吊在他的脖子上,低笑喝罵。

  “孫公公那表情可把我嚇壞了,我還以為你受傷了。”

  傅九衢輕笑一聲,順勢低頭啄一下她的眼角。

  “不這么做,怎好勞煩辛大夫過來?”

  好吧,一個個的都在演戲,就她一個觀眾差點嚇破膽。

  但傅九衢這么做,也是為了見她。

  “那你……到底有沒有受傷?”辛夷想到他離開的這段日子,伏在傅九衢懷里的身子,明明很暖和,卻緊張得禁不住顫抖,期待什么,又不得不克制什么。

  “笨!”傅九衢低頭,盯著她嚴肅的小臉,喉結微動,慢慢偏頭朝她吻下去……

  “不行。”一只手突然捂住他的嘴。

  傅九衢僵住。

  辛夷纖眉微蹙,“你師父說了,不許我們過從甚密,更不可以卿卿我我……”

  “我是病人。”傅九衢突然咬一下她的唇,不滿地將她的手拿過來纏在自己的脖子上,稍一用力,便將她柔軟的身子拉近,如同裹緊的蠶蛹一般,雙雙沉坐在那張窄小的行軍榻上。

  木腿承重,發出嘎吱的聲響。

  辛夷呼吸不暢,腦子里像有海綿堵塞似的,反應慢了半拍,待到發現傅九衢瘋子似的熱情,這才從混亂中回神。

  “九哥……”

  “嗯。”傅九衢將她掙扎的雙手壓下去。

  “你師父說了……不可以。”

  傅九衢聽著她用顫聲拒絕,不由牽唇發笑,“不可以做什么?”

  辛夷臉頰熱紅,“明知故問。”

  傅九衢眉梢微微挑起,深邃的眼眸掠過一抹若有所思的光芒,那指節上翠綠的玉板指有意無意地刮過辛夷的耳垂,激得她哆嗦一下。

  “十一,師父改主意了。”

  辛夷呃一聲,直視他,“什么時候改的?我怎么不知道?”

  “現在。”

  傅九衢聲音喑啞。

  兩個字如同烙鐵般刻在辛夷的呼吸,吸入肺里,惹得面紅耳赤,遍體生汗。

  營房里安靜得令人窒息。

  窗外似有巡邏的士兵整齊的步伐。

  辛夷看著這張比女人還要美艷許多的俊臉,心底里一遍遍罵自己,禁不住美色,丟女子的臉。

  “九哥……”她雙眼回避,身子直縮,“師父的話,還是要聽的。”

  傅九衢撥開她額際的頭發,黑眸噙笑。

  眼前的小娘子半點不像成過婚的婦人,傻傻呆呆的,也不似平常那么精明聰慧,竟然看不出來她只是在逗她,并不會當真把她如何……

  “十一。”傅九衢笑得風姿盡展,朱顏潤色,但迅速蘇醒的小阿九,這個不聽使喚的東西,讓他低低嘆息一聲。

  “該怎么辦呢?”

  辛夷有些恍惚,“什么怎么辦?”

  傅九衢笑而不答,貼她更近。

  辛夷雙頰暴紅,腦子里像是有一根弦突然崩斷,意識炸裂,渾身的毛孔都張了開來,脊背滲出一層細密的熱汗。

  “那個……你起來再說話。”

  傅九衢低頭,眸似深潭,端得像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你要幫我?”

  “呸!”辛夷咬咬牙,恨不能找個地洞……讓他鉆進去。

  “我有藥。”她道。

  “我沒病。”傅九衢懶洋洋彈一下她的額頭,辛夷飛快地側頭想躲,卻見傅九衢彈身而起,坐直了身子整理衣裳。

  “走,爺帶你出去遛遛。”

  辛夷皺了一下眉頭,覺得這句話像是她對家的那條叫程咬金的狗說的……

  ~

  憋了這么久,這還是辛夷第一次走出這座戒備森嚴的營房。

  誰遛誰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她和傅九衢雙人共騎,烏睢以非凡的腳力載著二人,在空曠的田野里盡情地馳騁。

  踏花越柳,好不快活。

  “十一。”

  傅九衢的聲音伴著幽幽的風聲掠過,辛夷的耳朵熱辣辣的。

  她坐在傅九衢的身前,后背抵在他的身前。

  十分燙,如近火源。

  “怎么?”辛夷聲音含糊,偏頭時嘴角掠過他的腮邊,像在輕吻。

  傅九衢目光幽暗地盯住她,喉頭發緊,好不容易偃旗息鼓……又在耳鬢廝磨間重振士氣,卷土重來。

  他往后挪了挪,問她,“十一快活嗎?”

  辛夷想了想,口干舌燥。

  “你是問我,還是問你自己?”

  傅九衢低笑一下,扣緊她窄細的腰。

  “我是問你,出來遛馬可快活?”

  辛夷歪頭瞪他一眼,發現他身子又往后挪了挪,不由好笑地抓住馬鬃,往前靠坐。

  “還好。為什么帶我出來遛馬?”

  傅九衢沒有說話,眸色在天光下黑亮深邃。

  辛夷心里有一些猶豫,“怎么了?你是不是有話要說?噫,該不會是你做了什么對不住我的事吧?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

  她的問題一個接一個。

  傅九衢沉默著,一只手繞過她的腰,一只手輕撫她的臉,將她的頭側過來面對自己,兩人鼻尖相抵,呼吸交聞,傅九衢低頭輕輕蹭著她,如同擦拭心愛的珍寶。

  “十一,回汴京吧。”

  冷不丁聽到他輕慢的聲音,辛夷大為震驚。

  前陣子想方設法幫她留下的是他,現在改變心意讓她回京的人也是他。

  “傅九衢。”辛夷曲著手去探他的額頭,“你沒病吧?”

  傅九衢不假辭色地看著她。

  “大軍很快就要開拔了。”

  “那又如何?”

  “不出三月,我們便可得勝還朝,你只是先走一步。”

  “不說清楚原因,我不會走。”

  傅九衢噤聲,一把摟住辛夷的腰身,拉緊馬韁繩,一夾馬背。

  “駕——”

  烏騅馬嘶叫一聲,絕塵而去。蹄印踩碎暴雨后泥濘的草地,帶著他們如同俯沖的箭矢……

  風聲夾著雨后的濕意刮過面頰,驟然生寒,那隨風而起的呼嘯聲尖利地搗入耳膜,微微刺痛。

  辛夷緊張地抓住傅九衢的胳膊。

  “慢點!你慢點,干什么?”

  傅九衢大聲道:“策馬嘯西風,那才叫暢快!”

  “瘋子。”辛夷倒不是害怕墜馬,而是擔心傅九衢這莫名其妙的情緒由何而來。

  一定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在瞞著自己。

  “是不是你師父讓你送我走?”

  傅九衢道:“他只是原因之一。”

  辛夷不滿地皺眉,肘他一下,傅九衢又低笑補充。

  “師父不愿讓你涉險。”

  “那你就聽他的話?”辛夷頻頻回望他的臉色,想一探究竟,奈何廣陵郡王一張俊臉掠過長風卻平靜無波,便是那被風掠起的幾縷亂發,也只有慵懶不羈,而無半分情緒。

  “原因之二呢?”辛夷眉梢一揚,大聲追問。

  傅九衢摟緊她,“我不愿讓你涉險。”

  “……”

  辛夷突然惱了,在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到底怎么回事?再不說實話,我就去問你師父……”

  “坐好!”傅九衢突然變了臉色,警告般勒緊辛夷的腰。

  辛夷愣了一下,尚未來得及反應,烏騅便疾沖出去。

  斜刺里,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嘚嘚作響,滾滾而來,接著便是一道暴喝。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廣陵郡王,原來你在這兒?兄弟們,上!”

  辛夷側目望去。

  但見雨過天青的草地上,不知從何處圍攏上來二三十騎,他們不似宋人打扮,一個個穿著打扮很是奇怪,個頂個的粗蠻高大,虎背熊腰,一看就不好應付。

  辛夷微驚,“九哥,我們快回營地。”

  傅九衢淡淡一笑,“怕什么?等他們追得上烏騅再說——駕!”

  一揚鞭,烏騅疾馳,馬蹄濺出的亂泥濺得飛起,恰恰噴在追趕的人身上。

  “哈哈哈!”傅九衢冷笑,“痛快!”

  烏騅腳程本來就快,在傅九衢的催動下速度更快。

  但辛夷發現傅九衢不僅沒有往營地的方向走,反而往荒蕪的野地揚鞭策馬,眼看就到了河邊……

  這不是給敵人制造機會么?

  “九哥!”辛夷抓緊他的胳膊。

  “十一坐好。”傅九衢將她小腰一摟,一聲低喝,馬蹄已騰身而起。

  嘶!辛夷整個身子傾入傅九衢的懷里。

  二人一馬氣勢如虹,如飛龍在天,令大地顫抖。

  “快!追,不要讓他跑了。”

  那一群人并沒有因此而放棄,換著方向對傅九衢圍追堵截。

  “駕!”

  “駕!”

  辛夷隨著馬兒翻騰,五臟六腑都在翻江倒海。

  頭昏目眩間,耳邊傳出“咀”的一聲。

  傅九衢放出響箭,破空入云,驚馬嘶聲。

  剎那間,在更遠的河床上,一群宋軍聲勢浩大地打馬而來,嘴里喲喲有聲,像是要將獵物趕入籠中,甚至有朗朗的笑聲傳來。

  領頭的將領,正是曹翊。

  “殺!”

  曹翊展臂一揚。

  馬兒長嘯由遠而近。

  傅九衢冷靜地舔一下牙床,臉上露出一個邪邪的笑,這時才低頭看向辛夷,那黑眸里大有少年心性。

  “要活的。”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汴京小醫娘更新,第310章 令人窒息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