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287章 無視花魁娘子
  方才在高淼的狠辣施壓下,賈晁交代,他是因為垂涎花魁娘子的容色,受到了沈碧芊的誘惑,這才聽令她的話,邀請趙宗實前來相見。

  沈碧芊告訴他,她愛慕趙宗實已久,但深知趙宗實心有所屬,不肯與她相好,更別提贖身納妾……

  還說,她等待這么久,已然死心,然而她的第一次仍然想給趙宗實。只要賈晁助她成其好事,一晌貪歡后,她便死心踏地地跟了賈晁,此生再別二心。

  賈晁說自己色令智昏,一時忘了分寸。

  而且,他原本以為以沈碧芊的姿色,只要三杯酒下肚,趙宗實不說拒絕了,說不定還得感謝自己,奉上美色……

  哪料,趙宗實如此頑固不化?

  至于下藥的人,賈晁直指沈碧芊。

  賈晁說,他和趙宗實在席間飲用的酒水,全是由沈碧芊備好的,他做的,無非是放倒了趙宗實的侍衛,免得他們礙事,但沒想過要傷人性命,更沒有想過要害趙宗實。

  賈晁交代到最后,甚至有些想不通,明明是一樁好事,為什么成了罪過……

  畢竟那是岳州男子人人都想采摘回家的花魁啊。

  誰不想拔得頭籌?

  賈晁雖然嚇尿了,但堅稱自己只是有違德行,但無罪。

  于是,線索轉到了沈碧芊這里。

  楚楚可憐的花魁娘子,就更是無辜了。

  聽說賈晁指摘自己陷害趙宗實,沈碧芊當即便落下淚來。

  美人一哭,我見猶憐。

  “妾身仰慕大將軍是真,對其下藥是假。那個賈晁,成日里糾纏妾身,無賴本色,這醉仙閣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說的話,信不得呀,大人明察。”

  美人兒哭得傷心欲絕。

  黃升也是個男人,在沈碧芊的哭聲里有些不忍心。

  “郡王,沈娘子是個伎藝人,想要討個好的出路罷了。若說下藥謀劃,只怕她沒那么大的膽!”

  伎藝人是好聽的說法,娼門女子哪個不想嫁高官巨賈。在黃升看來,沈碧芊尚且有矜守,不然早隨了賈晁之流,又怎會一心一意追求趙宗實?

  “依下官看,沈娘子著實無辜。一腔癡情錯付罷了。”

  “呵!”傅九衢輕笑一聲,撫著玉板指的手微微一頓,精致的眼梢暗含嘲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真是個有情有義的女子呀。”

  他聲音淡然溫和,說的也是好話,卻聽得沈碧芊身子僵硬,好似被人迎頭潑了一盆冷水,渾身發涼。

  太可怕了。

  這個廣陵郡王的眼神就像有刀子似的。

  稍稍一剜,就能透入她的心臟,骨髓,血液……

  沈碧芊身處歡場,見過形形色色的男子,從沒有見過廣陵郡王這般貌美的絕色,但她竟無半分膽量去覬覦傅九衢,甚至不敢在他面前展露一絲絲歡場學來的媚態,老老實實地低著頭,生怕一個不慎被他拉出去扒皮抽筋。

  “郡王謬贊……”沈碧芊聲音自帶一股軟綿綿的味道,長久的習慣,讓她很難改變,媚態自顯,“妾身著實不知內情,請郡王為妾身作主。”

  傅九衢哼笑,“本王自會查清。”

  辛夷在外面聽了半晌,沒有進來,也是藏了個小心思,想知道廣陵郡王在沈碧芊這種絕色佳人面前,會有怎樣的表現。

  結果很意外。

  廣陵郡王是不是少了一根弦?

  連她看了都覺得心癢難耐的美人兒,傅九衢為什么就沒點反應呢?

  是京中絕色看多了?還是鏡子照多了?

  辛夷正自思量,突然聽得傅九衢低低咳了一聲。

  “看夠了沒有?還不進來。”

  辛夷呃一聲,看看左右的侍衛。

  所有人神情肅穆,一動不動。

  她慢慢走進去,笑容滿面,“郡王叫我?”

  傅九衢聽見她的稱呼,眉梢微微一揚,不置可否地讓孫懷看座,又對程蒼道:

  “去看看,刺客交代沒有。”

  除了賈晁,他們方才還抓到一群要教訓趙宗實的刺客。

  高淼厲審賈晁的時候,傅九衢沒動他們,只是吩咐下屬將他們全部拉到醉仙閣外面的烈日下暴曬。

  驕陽似火,此時又正當午后炎熱的時辰,太陽底下暴曬是十分熬人的。

  等他們的心理防線瓦解,離真相就近了。

  程蒼應一聲,“是。”

  傅九衢的目光轉回來,落在沈碧芊梨花帶笑的面孔上,微微皺眉,似在思量要怎么處置她……

  沈碧芊忙不迭地低下頭,不敢和傅九衢對視。

  看不見臉,但那一截楊柳軟腰微微撅著,婀娜妖冶,輕輕地顫抖,像未經風雨的羞花,在邀人采摘。

  辛夷挑眉,瞟一眼傅九衢。

  “郡王,我有兩句話,想問問沈娘子。”

  傅九衢嗯聲,“講。”

  辛夷見沈碧芊抬起頭來,緊張地看著自己,微微一笑。

  “沈娘子不用害怕,我只是想問問,你的碧水鴛鴦戲蒂蓮可繡好了,送給右衛將軍了嗎?”

  辛夷知道有這個劇情,卻不知道劇情已經進行到了哪個階段,這么一問,原本只是試探。

  不料,沈碧芊當即變了臉色。

  “這位官人……怎知妾身所繡是碧水鴛鴦戲蒂蓮?”

  與沈碧芊有同樣疑問的,還有傅九衢和黃升。

  兩人齊齊朝她看過來。

  辛夷微微一笑,不作解釋。

  反正她在傅九衢的面前是點了卯的裝神弄鬼,古怪的事情也不止一樁。

  她盯著沈碧芊,加重了語氣。

  “沈娘子莫問我是怎么知道的,只回答我,送了沒送?”

  沈碧芊眼圈一紅,咬住下唇。

  “送,送了。可惜,將軍嫌棄妾身卑賤,不肯笑納。”

  辛夷恍悟般點點頭。

  思忖一下,腦子里翻江倒海,將所知的劇情慢慢推演出來。

  “如此說來,沈娘子相邀趙將軍來醉仙閣,也被拒絕了?”

  沈碧芊臉上有微微的慌亂。

  她不敢看辛夷如同洞悉一般通透的眼神,低下頭期期艾艾地道:“妾身只是仰慕將軍,哪來的膽子相邀?”

  辛夷一怔。

  送荷包的任務發生了。

  相邀醉仙閣的事情卻沒有發生?

  還是說,今日的劇情,其實就是相邀任務?

  她沉吟片刻,倏而一笑,朝傅九衢拱了拱手。

  “郡王,雖說沈娘子身嬌體弱,又是如此絕色佳人,實在讓人難下狠手……但我以為,沈娘子的嫌疑很大,還望郡王不要手下留情,好生訊問才是。”

  相比其他嫌犯,嚇尿的嚇尿,暴曬的暴曬,這個沈碧芊如今還能體體面面地站在這里,不得不說是占盡了容色優勢。

  辛夷心里就這么想的,說出來便有些酸。

  這夾槍帶棒的話,傅九衢一聽便笑了,眼神飄忽忽地朝辛夷看過來,仿佛融了一江春水,邪魅而柔情。

  再一轉頭,冷臉沉下。

  “來人,將嫌犯押下去,嚴刑拷問,直到她說出實話為止。”

  沈碧芊一聽嚴刑,臉色煞白,當即軟倒下去。???.

  “郡王……饒了妾身…………妾身冤枉啊…………”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