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女主角有幾個 > 第272章 內情不知
  一念和二念目送張巡的背影離去,在原地站了許久。

  二念撓了撓頭,一臉不解:“大哥,白眼狼是什么狼?爹為何那樣說我們?”

  一念抿了抿單薄的唇片,側過臉去,“就是生氣罵人的話,二弟不必往心里去。”

  “可是……”

  “你去把今日先生教的文章抄寫背誦了再說吧。”

  “大哥……”說到讀書,二念便弱弱地呻吟起來,想耍無賴。

  奈何一念十分固執,一板一眼地教訓他。

  “你不好好讀書,不考取功名,將來如何建功立業,如何保護娘親?”

  二念嘟起嘴巴,“哪個說要保護她了?哼!”

  嘴上說得不中聽,但二念卻別扭地轉過身往書房里去了。新筆趣閣

  一念默默邁出門檻,站到藥堂門口,看著張巡打馬而去的身影,腦子里反復想起張巡方才說的那句話……

  ~

  茶室里。

  辛夷泄下一口氣,正在詢問傅九衢。

  “張巡來做什么?你們談什么了?”

  傅九衢端過那青瓷茶盞,垂目輕飲,片刻才輕描淡寫地道:“女世子慘死驛站,行遠甚為痛心。他不是來找你我的。原是想找子晉,問世子一案的細節……”

  蔡祁尚在皇城司,而張巡以前雖是皇城司派去殿前司的暗探,但自從升遷副都指揮使,調去了侍衛步軍司,便相當于脫籍了。

  陪著部門如同隔著山,張巡想了解案情,聽說蔡祁在辛夷藥坊這才找了過來。

  傅九衢是這么說的,辛夷卻覺得未必盡然……

  張巡要找蔡祁有的是地方,為什么偏偏要在蔡祁來藥坊的時候?

  是他對世子之死心急如焚?

  嗯,深情男。

  在原劇情里,張巡確實對每一個女人都是有情有義的,想念了周憶棉一輩子,對后面的紅粉佳人也各有各的情感線………

  辛夷若有似無地哼一聲,見傅九衢目光深深地盯著自己,想到這大醋壇子方才就已經有些不悅了,于是不再提張巡,也問案情。

  “我以為張堯卓定不會錯過這次機會,肯定會派人打到家里來的,沒有想到,他們竟然如此輕松便放過了我。想一想……沒有道理呀?難道張堯卓當真因為張盧的事情修身養性,要行善積德了?”

  傅九衢瞥她一眼,笑道:“十一妹還不知情吧?張堯卓調任了。如今的權知開封是呂公綽,呂家人。”

  辛夷訝了一聲,“張大人升官了?”

  傅九衢語氣不祥地笑:“他在開封府熬了這么久,也該升了。”

  辛夷本來覺得有點憋屈,可是看傅九衢的表情,又覺得真相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樣,更何況,張盧屢屢犯案,這個時候晉升張堯卓很損名聲,容易引言官訓罵,趙禎想必不會那么蠢。

  最多是明升暗降……

  權知開封相當于開封府尹,主政開封,品級僅是四品,可那是實打實的權利,堪比一品大員。

  皇城親貴住在開封,以往哪個不看看張堯卓的臉色?

  辛夷想到張堯卓被調任,忍不住發笑,“那就要恭喜他了。”

  傅九衢輕哼一聲,沒有什么表情,也看不出喜怒,但辛夷心里的疑惑卻更甚了幾分,但臉上卻是笑意不減,“張大人能榮升,是不是九哥幫的忙?”

  “不曾。”傅九衢笑道:“張大人的人緣好,眾官彈劾。”

  辛夷唔一聲,點點頭。

  這北宋別的不說,那些京中大臣確實喜歡諫言和彈劾,今天彈這個,明天彈那個,在大殿上爭得面紅耳赤那是常態。彈完了傅九衢再彈張堯卓,并不違和。

  她思忖一下,又道:“新任開封府的呂家大人,可是曹大人聯姻那個呂家?”

  傅九衢看她一眼,“是。”

  辛夷又問:“可是香料案里,壽州那個呂家?”

  傅九衢眼皮微動,“是。”

  辛夷紆口氣,“可是呂夷簡呂相公的長子?呂公著之兄?”

  傅九衢雙眼瞇起來,看著她的臉色,“是。小十一為何反復問起他?”

  辛夷遲疑一下,笑著道:“只是好奇而已。呂氏一門實在了得,一家子都是權臣呀。”

  傅九衢淡淡地嗯一聲,“壽州呂家,世出能人。不然,國舅爺又怎會與呂家聯姻?”

  他說到后一句的時候,語氣聽上去像是打趣,略帶一分涼涼的笑,可是辛夷愣是從他的話里聽出了酸味。

  顯然,對于她和曹翊那一段往事,傅九衢還耿耿于懷。

  辛夷端起茶盞,遞到傅九衢的手邊,又似笑非笑地在他手背上輕輕一撫,極盡調戲之意。

  傅九衢表情一下凝固。

  辛夷又輕輕一笑,“九哥莫要胡思亂想,我是有些奇怪。張盧作孽不差,官家調走張堯卓也在情理之中,可是香料案,壽州呂家好似也曾牽扯其中,他們怎么能全身而退的?”

  “那個犯事的是呂公柏,堂兄弟罷了。”傅九衢淡淡地道:“官家唯才是用,不好連坐問責。”

  “是嗎?”辛夷只恨當年沒有好好讀北宋歷史,玩游戲也總喜歡跳過劇情。

  她覺得個中肯定有她不知道的內情。

  而且,傅九衢不愿意告訴她。

  她甚至產生了一種古怪的第六感,覺得張堯卓調任,呂家人主政開封,似乎有傅九衢的手段。

  辛夷想了一下,問道:“官家這么做,張貴妃也不鬧騰么?”

  傅九衢笑著勾了勾唇,“她能怪得了何人?張盧爛泥扶不上墻,一再觸怒官家,能得如今善果,已是格外開恩,難不成一個貴妃還能干涉國事不成?”

  “也是。”辛夷舒心地一笑,又想起段云的案子,湊近一些,問他:“你說殺害女世子的事情,會不會是張家人,為了報復我們干出來的?”

  傅九衢:“難說。”

  “……”難說什么?這說了等于沒有說。

  傅九衢看她瞪著眼睛,皺著眉頭,又笑了起來,“總歸十一妹可以放心了。呂家清貴,家風嚴謹,往后開封府再不會刻意與你為難。”

  辛夷輕唔一聲,沒有作答。

  以前有張堯卓在開封府,她的頭上就像壓了一座大山。

  無論如何,這是好事。

  朝中大事,傅九衢不想說,辛夷也不便問,當即讓灶上準備好酒好菜,給全藥坊的人加餐,準備慶賀一番。

  不料,傅九衢卻沒有等到用晚膳,便被孫懷前來喚走了。

  孫懷神色有些焦急,但在辛夷面前,他沒有多說原委,只隱隱約約提了一句“私章”的事情。

  辛夷聽不懂他們話里的話,但官家急召,她內心雖有遺憾,卻不便再留客。

  “九哥慢行。”

  她依依不舍地送到門口,每一次分別都怕是永別。

  傅九衢微抿一下唇,視線幾乎望入她的眼底。

  “等我。”

  ------題外話------

  辛夷:傅九衢你這頭老狐貍,一定是你做了什么手腳對不對?

  傅九衢:這叫男主光環,我不用動手,對手就栽了。

  辛夷點點頭:噫,不對,你不是男主,你是男反啊!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