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270章 女世子之死
  段隋側頭,看傅九衢神色冷肅地負手而立,身邊卻不見小娘子,目光疑惑地左右張望一眼,這才抱拳一揖。

  “九爺,那個張小娘子又給你惹事了……”

  躲在草垛后的辛夷,老臉微熱,真的準備挖地洞了……

  傅九衢比她想象的更為平靜,“說正事。”

  段隋哦一聲,瞪眼道:“九爺,衛指揮差人傳話,說大理那個女世子,被人毒害在驛館里。她的貼身侍從說,世子出事前,只去過辛夷藥坊,還說張小娘子給了她勞什子的藥,世子每日服用,初時未見異常,一直到今早,她沒有起身,侍女以為她懶眠,沒敢去叫起,直到日上中天,這才發現不對……”

  段隋的聲音不算小,辛夷在草垛后面聽得清清楚楚。

  一時間,頭昏目眩,不可置信。

  毒害?

  毒害到什么程度?

  她拉著衣裙,差點沒忍住沖出去問……

  便聽段隋嘆息一聲。

  “開封府已派人前去驗尸。衛指揮派人來之前,案由已到皇城司,官家大為震怒,讓皇城司徹查清楚,緝捕案犯。”

  皇城司這個特務部門,屬于是“十處敲鑼,九處有他”的存在,皇城里的大事小事都不歸他管,可大事小事又都歸他管。

  傅九衢如今奉命出征,但籍屬仍在皇城司,是皇城司主使,加上此事涉及張小娘子,衛矛派人來知會一聲,也是應該。

  “哼!”傅九衢冷冷一笑,“在這個節骨眼上,大理來使被毒害在驛館,是嫌大宋頭上的虱子不夠多么?”

  大理國位置特殊,和儂智高稱帝的大南國是毗鄰。

  眼下大宋正要派兵討伐,女世子便在驛館歿了,讓大理國王怎么想?

  “告訴衛矛,這是有人想造丨反呢。給我查,好好查,看看還有誰敢姑息養奸,縱容行兇!”

  段隋應一聲是,神色微動,語氣有些猶豫。

  “九爺是說,有人為了報私怨,陷害張娘子和您,不惜殺害世子,破壞大宋邦交……?”

  但凡是個正直的人,都很難理解有人會如此行事。

  段隋不是想不到,只是不敢信。

  傅九衢道:“是與不是,一查便知。”

  ~

  段隋帶人走遠,辛夷才從草垛子后面走出來,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她的眼里卻冰冷一片。

  “九哥,我又給你添麻煩了。”

  傅九衢回頭,眉頭微微一挑,“是屑小不肯安生,與你無關。”

  辛夷盯他片刻,嘆息一聲,“有個事情,我沒有告訴你。段云來找我,是想讓我給她一劑避子湯……”

  傅九衢沉眉,“你給她了?”

  辛夷搖了搖頭,“我只是想說,她被人毒害前,并非只來過我的藥坊,至少,她和張巡廝混過,不止一日……”

  段云的侍女沒有說起這事,想來是為了段云的名節。

  一個未婚女子,無名無份地去男子家中留宿茍合,不是那么體面的事情,更何況,段云還是大理王室的女兒,關系到王室的名聲。

  “若不是段云死了,我也會替她保守秘密。”辛夷眼中忽生厲色,“現如今,總不能讓張巡占盡便宜,逍遙無事吧?”

  傅九衢抿緊嘴角,面色凝重。

  他瞥一眼辛夷,“行遠為人敦厚性直,雖與我有私怨,但此事……斷然不會是他。我以為,與大理使臣來京時,汴河遇刺是同一批人。”

  辛夷掃他一眼:“郡王結論未否下得太早。”

  傅九衢搖了搖頭,“行遠并不是那種荒唐不羈,恣意風流的人。他既然接受段云,想必內心已然打定了娶妻的主意,怎會害她……再說,他剛剛升任步軍司副都指揮使,女世子死了,對她有什么好處?”

  辛夷很想給他一個白眼,忍住了。

  在傅九衢眼里,張巡年輕有為,穩重敦厚,可他哪里知道張巡在女色上從來無忌……

  不過,男人看男人,尤其是古代男人,有多少女人從來無關人品就是了。

  辛夷并沒有反駁傅九衢。

  事實上,她只是對張巡心里有氣,但不得不承受傅九衢說得對,張巡確實沒有殺害段云的理由……攀上女世子,那可是平步青云的捷徑。

  段云死了,對張巡沒有好處。

  可是,若此事與張巡無關,那她就有嫌疑了,畢竟段云身邊人一致作證,段云死前只見過她。

  “九哥。”辛夷思忖一下,“那我便不多逗留了。先回去看看是什么情況,說不定,開封府的人,已經去了我的藥坊。”

  如今張堯卓仍然主政開封府,即使他不張嘴,下面的人也會因為他們的恩怨為難她。

  辛夷想到藥坊里的大大小小,有些心不在焉。

  傅九衢沉吟一下,“我陪你一同回去。走,先去給恩師辭行。”

  辛夷錯愕,“不用了吧?”

  傅九衢不理會她的掙扎,拉著她便去見狄青。

  辛夷覺得這個時候帶走傅九衢,狄青大概會想殺了她。

  沒有想到,還沒有邁入狄青的帥營,她便聽到里面傳來狄大將軍爽朗的笑聲。

  心情很好嘛。

  她松一口氣,和傅九衢對視一眼,笑著走進去。

  大堂上有一個側影,身著戎裝,氣質卻儒雅清貴,一眼望去若玉樹芝蘭……

  辛夷腳步微頓,那人已然轉過頭來。

  果然是曹翊。

  他怎么會在這里?

  曹翊與辛夷對視一眼,微笑點頭,目光若有似無從她的臉上,轉到傅九衢的脖子上。

  那里有辛夷啃咬的痕跡。

  曹翊目光微沉。

  狄青看到小兩口見來,臉色收了收,不滿地道:“做什么去了?害老夫久等。”

  “外面走了走。”傅九衢俊眉微揚,瞥一眼辛夷,手臂自然而然地攬她上前,在辛夷給狄青和曹翊行禮的當兒,慢條斯理道:

  “我們是來給恩師辭行的。”

  狄青一聽就變了臉,“去哪里?”

  傅九衢看一眼低頭喝茶的曹翊,將大理世子被殺的事情簡要一說,見二人齊齊驚訝地看過來,這才微微一笑。

  “徒兒先回去處理此事,至于軍中事務……”

  他與曹翊對視一眼。

  “師兄來了。恩師應當不會再缺人手。容我偷懶三天,松快松快。”

  狄青擺擺手,不耐煩地道:“去吧去吧。走不開便不要跟我去了。沒有你們,老夫也能生擒儂智高那小兒……”

  “多謝恩師,徒兒會趕在出征前夕返回大營。”

  傅九衢知道狄大將軍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摸透他的脾氣,帶著辛夷便請辭離去。

  反倒是辛夷,被突如其來的事情搞得有點懵然。

  坐著馬車回汴京的路上,她緊繃的心弦仍然沒能松開。

  事情真是瞬息萬變。

  段云前腳才得償所愿,與愛郎共沐魚水,后腳便死在了驛館。

  那些人嗜此不疲的要段云死,當真只是為了報私仇?

  如果是張盧所為,那他也太身殘志堅了吧?

  畢竟方才被傅九衢收拾過,人都半身不遂了還要孜孜不倦地搞破壞?

  一行人踏著斜陽返回馬行街的藥坊。

  見藥鋪大門洞開,青旗微展,辛夷稍稍松了一口氣。

  卻不料,她和傅九衢踏入藥鋪,就看到端坐在花廳里的蔡祁和張巡。

  兩兩相見,氣氛一時凝滯。

  蔡祁夾在中間最難做人,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不住地干笑。

  “重樓,你也來了……這不,行遠也剛好過來,咱們三兄弟好久沒聚……”

  一聽“三兄弟”,張巡便沉下臉來。

  “屬下擔不起。”他緩緩起身,朝傅九衢行禮,“見過廣陵郡王。”

  傅九衢動了動手指,“免禮。”

  蔡祁尷尬地笑,“都坐吧,都坐,說正事。”

  傅九衢坐了下來。

  三個人在微妙的氣氛里寒暄。

  辛夷這個主人家,倒顯得有點多余了。

  她朝傅九衢抿唇一笑,掉頭出去。

  “你們聊,我去泡茶。”

  ------題外話------

  錯字先傳再改哈~~

  謝謝姐妹們支持,今天沒有小劇場,九哥說他不想出鏡,因為十一妹不給福利。

  辛夷:甩鍋給我咯?是誰,是誰不給福利?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