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251章 這女子腹有乾坤
  沒有過多地吹捧,但這句馬屁拍得恰到好處。

  好聽的話,趙禎聽過千千萬萬,這句卻很是舒心。

  “就是官家受苦了。”辛夷冷不丁又冒出一句。

  趙禎看著她,“哦?官家萬萬人之上,天下之主,何來之苦?”

  辛夷沉默一下,看著趙禎,說得十分認真,“天下之主,便要對天下人負責。萬萬人之上,便要管萬萬人的衣食……我們看到的是滿目繁華,是端午盛景,也許官家看到的卻不是……”

  趙禎眼睛瞇了起來,“官家看到的是什么?”

  辛夷低下頭,“民婦不敢說。”

  趙禎:“朕恕你無罪。”

  辛夷這才抬起頭,直視著趙禎道:“擁有也是被擁有,擁有越多,付出越大,地位越高,責任越重。我以為大宋子民是幸福的,官家卻是不幸福的。子民看到的是衣食,官家看到的是山河,子民看到的是一家老小,官家看到的是一國臣民……放眼一望,官家好像什么都有,可官家實實在在握在手上的,又有什么呢?”

  趙禎沉默。

  許久,他突然一笑:“說得很好。富有四海,貴極天下,真正握在手上的,又有什么呢?”

  辛夷從趙禎的話里聽出落寞,看了傅九衢一眼,抿住了嘴。

  方才那句話,算是半賣半送吧。

  有一半是為了哄趙禎高興。

  另一半是她真真實實的想法……

  做皇帝又有什么好呢?

  孤家寡人一個。

  傅九衢面無表情地看著她,不知道在想什么,冷不丁道:“人欲無窮。得到了還想要更多。你難道不想要更多嗎?”

  辛夷含笑道:“會,會想的。但這并不影響我享受生活,因為追求欲望本身就是生活的過程……欲望無窮無盡,才會推動人類進步,若人人都無欲無求,那眼下我們可能還住在山洞里,跟野人似的搶獵物呢?”

  傅九衢唇角勾了勾,手指微捻玉板指,克制住想去捏她的欲望,淡淡地問:“藥坊今日怎的這么熱鬧?”

  辛夷知道他是想把話題引到“奇巧”上面來,不由輕輕一笑。

  “回郡王話,今兒是我們藥坊半月一次的議事日,我們正在準備大餐。”

  “半月議事?大餐?”

  傅九衢對辛夷經營藥鋪的事情并不全然知情,聞言微微一笑,“都吃什么了?端一些進來。”

  辛夷瞥一眼仍在沉默的趙禎,靦腆的道:“粗茶淡飯,恐入不得二位貴人尊口。”

  “……”

  傅九衢看她那模樣就知道那心眼里正憋著勁兒,哪里是真正地把他們當貴人?

  分明是逗他們樂子呢。

  “你只管拿來便是。”

  辛夷瞥他一眼,欠了欠身,“是。”

  奶茶和酸梅湯的味道,辛夷方才都已經嘗過了,實話實說,比不上她以前吃過的美味,但能在九百年前的北宋吃到這兩樣尚能入口的東西,她已經快感動哭了好嗎?

  辛夷端來剛起鍋的澄汁巴適魚,還有麻婆豆腐,紅燒肉、疙瘩湯,另外便是自家腌制的小菜,以及剛從園子里摘來的青蔬綠抄……

  一個玉白瓷盅里裝著奶茶,一個青花瓷盞里裝著酸梅湯。

  辛夷端到趙禎的面前,輕聲道:“冰鎮過的飲子,可消暑氣,但二位剛從烈日下進屋,要小口小口地喝,免傷腸胃……”

  傅九衢嘗了一口,眉頭微皺,望向趙禎。

  “舅舅,試試可不可口?”

  趙禎對宮外的飲食向來是有些忌憚的,來之前也不是為了吃喝,但東西都端到面前了,他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那內侍正要上次試飲,被趙禎抬袖制止了。

  然后,他端著青瓷盞淺嘗一口,突地怔住,又低口連喝兩口,動作變得大了起來,直到半盞酸梅湯下肚,這才嘆一口氣。

  “這個飲子叫什么?”

  辛夷笑道:“回貴人,這叫酸梅湯。用烏梅,陳皮,干山楂片,甘草浸泡,再放糖和蜂蜜攪拌,濾去殘渣,加上一點干桂花,冰鎮一下便好了。酸梅湯可除熱送涼,生津止渴,夏日里喝再好不過了……”

  “唔。”趙禎臉上并沒有露出太過喜歡的表情,但他稍頓片刻,又將剩下的酸梅湯都飲盡了。

  傅九衢又適時將那盅奶茶挪過去。

  “舅舅再試試這個?”

  趙禎鼻翼里輕哼一聲,知道這個外甥存了什么心思,但還是沒有忍住,拿起喝了一口。

  “如何?”傅九衢問。

  趙禎知道他想讓自己夸辛夷,偏不遂他的愿。

  “尚可……”

  傅九衢微微一笑,瞥向辛夷,“還不謝恩?”

  趙禎眉頭抬起,便聽傅九衢又說道:“御膳房的廚子便鍋鏟都快炒壞了,也沒得一句尚可,你憑著兩盅飲子便得了夸贊,當得重謝了……”

  辛夷一聽就笑了起來,“那我這條魚便當是給貴人謝恩的吧。這個澄汁巴適魚,貴人嘗嘗……”

  她親自給趙禎布菜。

  而傅九衢么……

  坐在一側親自夸。

  兩人珠聯璧合,你一言我一語把個趙禎哄得心花怒放,即使嘴上不肯說什么,但眉目盡是滿足,身子也極其放松,說罷膳食,還提出到辛夷的小院子里走一走……

  辣椒和西紅柿都已經開花,正在掛果,玉米也長得老高,數量不多,卻長得格外地好。

  趙禎雖不事農業,但農耕大國,皇帝每年都會有農事活動,對農作物并不陌生,這三樣東西,他一見便稀奇。

  “這是賞果,還是賞花?”

  辛夷笑著看了傅九衢一眼,“不賞果,也不賞花,這是食物。吃的。”

  趙禎頗為意外,“吃的?”

  辛夷簡單地講解了一下,大著膽子道:“民婦冒昧,等果實成熟,可否斗膽邀貴人前來品嘗?”

  趙禎看他一眼,頓了頓,負手走在前面,輕飄飄擠出一個字,“好。”

  玉米西紅柿都是家常食用,玉米更可果腹,辛夷邀趙禎前來,便是想借皇帝的東西,想辦法大力推廣……

  趙禎出了后院,沿著五丈河站立,傅九衢借機又向他講述了辛夷關于“竹筒傳水”的那個構想,為汴京城描述了一幅飲用水規劃藍圖。

  并且,他告訴趙禎。

  “這些全是辛夷對大宋獻的國策……”

  趙禎訝然,“一個小女子,竟是腹有乾坤,了不得。”

  傅九衢緊繃的臉,終是松開,“舅舅總算說了一句她的好話。”

  趙禎驚覺入了套,冷哼一聲,板著臉,見辛夷在遠處撥弄她的花草,沒有跟過來,這才小聲道:

  “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警告你,她再好,也是有夫之婦……只要張巡一日沒有跟她和離,她便是張巡的妻子,你就給我好好收起心思,別惹人笑話,令祖宗蒙羞……”

  傅九衢的臉微微沉下。

  “外甥不敢。”

  “你還不敢?”趙禎挑高眉頭,“我看你對這里熟悉得跟自己家似的,就差住在她家里了吧?”

  頓了頓,又問:“你們的事,張巡知不知情?”

  傅九衢沉默一下,“也許知情,也許不知。”

  趙禎哼聲,抬手點點他,“你啊!這天下多少美貌婦人任你受用,你獨獨戀上一個有夫之婦,你叫我說你什么好?”

  傅九衢皺眉,“我戀上她時,她是寡婦。”

  趙禎:“……”

  傅九衢抬眼,目光堅定地補充:“天底下的婦人再美貌,也不是辛夷。”

  趙禎冷眼掃過去,正要教訓他,便見一個小姑娘走到辛夷的身邊,焦急地對她說了兩句什么,辛夷連忙直起身,朝他這邊看了一眼,欠了欠身,便匆匆出去了。

  “孫懷……”傅九衢的反應比趙禎想象的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孫懷應一聲,出去了。

  很快,他小跑著回來稟報。

  “爺,是有人到藥坊里來鬧事,說是用了小娘子家的什么脂膏,人事不省了……”

  傅九衢臉色一沉,當即便要出去,卻被趙禎冷聲制止。

  “急什么?”

  傅九衢看著他:“舅舅……”

  趙禎:“她一出事,你便急著出頭,像什么話?若她凡事都需要倚仗你,那她與張盧之流有什么差別?又豈是你嘴里那個世間少有的奇女子?又何來獨一無二?”

  傅九衢已經邁出去的雙腳,生生停了下來。

  ------題外話------

  辛夷:我不是腹有乾坤,我只是拿來主義……

  傅九衢:不要謙虛了。

  辛夷:不客氣的說,我唯一的本事,便是勾搭了一個廣陵郡王,然后……

  傅九衢:然后如何?嗯?

  辛夷:變廢為寶…………哦,不,變黑為白。也不對,變壞為好?

  傅九衢:大膽!本王要罰你……聽我說一百句我喜歡。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