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216章 醫鬧
  藥堂上仍然忙碌,時不時傳來伙計叫號的聲音,但后院里卻格外安靜。

  湘靈和良人都在前面忙活,辛夷不想去叫她們來幫忙,親自去灶上,煎了兩個荷包蛋,做了一個撈汁素菜,放上萵苣、筍、藕片和剝好的蝦尾,攪拌一下便端上桌,再又把湘靈做的鮮花餅端來兩個,再配上一壺熱騰騰的果茶。

  “郡王先墊墊肚子。”

  宋人沒有這樣做撈汁的,這個菜算得上是辛夷的“創意”。她調味時加了姜汁、醋和青麻椒,顏色青白相間,聞著酸辣清香,很有食欲。

  傅九衢嘗一口便抬頭,“好吃。又好看。”

  辛夷由衷地開心起來。

  小時候她放學回家,常常喊著肚子餓,外祖母要么就給她煎荷包蛋,要么就給她拌一個撈汁,調料都是現成的,方便又好吃,她便學到了。

  可惜外祖母走了多年,再沒有人做給她吃。

  傅九衢見她神色突然黯下,停下筷子,“怎么了?”

  辛夷回過神來,搖搖頭,微笑道:“沒什么。郡王在這里吃著,我去前面看看。這幾日病人很多,我怕他們忙不過來。”

  傅九衢輕唔一聲,沒有反對,但看著辛夷匆匆離去的背景,變了臉色。

  “孫懷。”

  孫懷不知從哪個犄角旮旯里走出來,膩著一臉的笑。

  “小的在,爺,有何吩咐?”

  傅九衢看他一眼,“藥鋪每日都這樣忙碌?”

  “這……”

  孫懷看一眼主子的表情,笑盈盈地道:“那是,小娘子如今名滿汴京,尤其治療瘡癰堪稱一絕。那些個手段聞說未聞,小的聽說,十里八鄉的都來找她……”

  他說得眉飛色舞,不停地夸辛夷醫術好。

  原本以為主子聽到這些會高興,沒有想到傅九衢眉頭皺起,臉色越發難看。

  孫懷躊躇一下,心領神會。

  “爺這是心疼小娘子了?”

  傅九衢冷冷剜他一眼,慢條斯理地拿起筷子。

  “爺這是心疼自個兒。哼,沒人理會。”

  孫懷打個哈哈,尚未說話,三念便風風火火地跑了出來,嘴里喊著傅叔,手上拿著她寫的字,得意地邀著功,讓傅九衢指教。

  等辛夷忙完了再去后堂,傅九衢已經離開了,但三念的功課上有他批的字,桌子邊上還留了一幅畫。

  畫中是一個女子,笑容滿面,俏麗得令她眼前一亮。

  乍一看,還有點面熟。

  畫上題有兩行字——“綠黛紅顏兩相發,千嬌百態情無歇”,揮毫有力,筆走龍蛇,字如其人,一看便是傅九衢的杰作。

  “娘~”三念見她端詳那畫,笑吟吟地跑過來,“這是傅叔畫的娘……”

  小姑娘說著說著,小嘴巴又扁了起來,速度比變天還快。

  “傅叔把娘畫得好好看呀,三念也想要畫,傅叔說不可以,傅叔只為自己的娘子畫畫,不肯畫三寶……”

  辛夷臉上一臊,低頭呵止。

  “不可胡說……”

  她轉身將畫收起,掩飾那一抹難心平息的羞意,不料三念卻轉過來,仰起腦袋巴巴地觀察她,然后一本正經地道。

  “傅叔讓我告訴娘,他也是會畫畫的,下次需要畫什么,無須再去麻煩別人。”

  辛夷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這個別人指的是曹翊,畫畫指的是幫溫姿畫小像的事情,一時有些好笑。

  一樁小事,他居然記了這么久?

  “沒個正形。快去洗手,大哥哥和二哥哥要回來了。娘去給你們買點水果回來……”

  ~

  馬行街便有賣水果和蔬菜的店鋪,離辛夷的藥坊不遠,出門走不了多遠就到了。

  辛夷常來照顧這家的生意,平常買賣便會說上幾句,算是比較熟悉。

  不料那人見到她便說,看到廣陵郡王從她鋪子里出來,言詞里很是戲謔。

  辛夷聽得頭皮發麻,賠笑幾句,拎著買的香蕉橘子便掉頭往回走。

  還沒有進門,便聽到藥鋪里傳來吵吵嚷嚷的聲音,和平常的熱鬧很是不同,像是有人在鬧事。

  辛夷眉頭一皺,三步并兩步地跑過去,看到幾個人在屋里拉拉扯扯,其中一個身高體碩的婦人,拽著安娘子便不放,旁邊還有幾個幫腔的,湘靈和良人都在旁邊,也沒能把安娘子從那壯婦的手里奪回來。

  “做什么。”辛夷冷著臉走進去,將提籃里的果子往桌上一放,上前扒開那幾個人,走到那壯婦面前。

  “有什么事找我說,我是藥鋪的老板。”

  “好啊,你是老板是吧,那你就來說說,把我兒媳婦治壞了,你們要怎么賠吧!”

  兒媳婦治壞了?

  辛夷心里一緊,態度緩和了幾分,拉著那人的手道:

  “是什么情況你詳細說,先把人放了。”

  “放了?哼!”那壯婦扭過頭來,從袖子里扯出一張藥方,在辛夷面前舞了舞。

  “你看看是不是你們藥鋪里開的方子?我兒媳婦懷著身子呢,只是胸膈不利,小夜頻繁,聽說你是神醫,特地大老遠跑來找你看病,眼下倒好,我兒媳婦已然人事不省,快要一尸兩命了……”

  這壯漢越說越激動,跟著便哭天搶地起來。

  “天殺的黑店,這是治死人了啦!”新筆趣閣

  “要你們賠錢是輕的,活該讓你們給我小孫子抵命啊!”

  她這一吼,街上的人紛紛往這邊看來。

  辛夷藥鋪最近紅火得很,一天進賬不知多少,早已引來馬行街的商家眼熟,一聽說她的藥坊里治死了人,大家伙都嚷嚷著往這邊來瞧熱鬧。

  門口被人群堵滿了。

  辛夷拿著那藥方看了片刻,上前將安娘子拉開,不讓那壯婦把重量全壓在她單薄的身上。

  安娘子神情不安地看著她,搖了搖頭:“娘子,方子是你開的,藥是我親手抓的,不會出錯的,不可能吃死人的。”

  辛夷低低說一聲沒事,彎腰撫住就地撒潑的壯婦。

  “大娘,你在這里哭鬧也無濟于事,救人要命。你兒媳如今人在何處?帶我去看看。”

  壯漢喘了口氣,瞪著她道:“你這個害人性命的庸醫,我哪里還敢讓你去看?我兒早已將媳婦送去街北的譚家應診去了……”

  譚家應診?

  辛夷神色一凜,回頭便吩咐安娘子。

  “帶上藥箱,我們去一趟。”

  “好。”安娘子提著裙裾便去準備藥箱,那壯婦見狀,哭著喊著要讓辛夷抵命,不肯讓她離開。

  辛夷惱了,不客氣地抓住她的胳膊,便用力將人丟出去。

  那壯婦踉蹌后退,差一點摔在門檻上,指著她便破口大罵起來。

  辛夷冷著臉,拔高聲音,“你不肯讓我去瞧你兒媳婦,我看你就是成心想要你兒媳婦的命,再反過來賴我,訛我的錢。你今日若是不讓我出門,我便上官府告你,居心不良!”

  那壯婦一聽,愣了愣,揉著自己吃痛的胳膊,沒敢再攔。

  她不是不想發狠,是不敢。

  這小娘子年紀輕輕的,看著身上沒幾兩肉,恁地有這么大的力氣?

  鋪子里的人都緊張起來,一個個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良人更是嚇白了臉,想要同辛夷一起去,被辛夷阻止。

  “不用,安娘子陪我就好。”

  辛夷看了看藥鋪里重新做的橫匾,眉頭皺了一下。

  “打烊吧,等我回來再說。”

  “是。”良人點頭,“姐姐,你們一定要小心,這家人是不講理的……”

  湘靈瞥一眼辛夷,低低地道:“姐姐,要不我去通知廣陵郡王……”

  “不要。”辛夷不想什么事情都麻煩傅九衢,開門營業,醫療事故只是概率問題,該怎么解決就怎么解決好了。

  如果凡事都靠著廣陵郡王,那她不如關門大吉算了。

  “來,我交給你們一個任務。”辛夷朝良人和湘靈勾勾手指頭,待她們俯耳過來,這才小聲道:“你倆去打聽打聽,譚家應診最近生意如何,可有發生什么狀況?還有,這鬧事的一家子是什么來歷,看看有沒有人知道,這婦人和她兒媳婦關系又如何……”

  “好的,我們明白了。”

  兩個人點點頭,待辛夷離去,便鎖上鋪子,各自離去。

  周道子和葛大夫忙累一天,得了清閑,坐下來議論幾句,葛大人便去了廂房里休息,周道子卻捋著胡子踱出了藥鋪……

  ------題外話------

  傅九衢:哼,皇城司眼線遍布,什么事情瞞得過我?

  辛夷:……是是是你厲害,快來把這個小媳婦兒治好。

  傅九衢:我只會治我的小媳婦兒,別人家的,與我何干?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