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208章 一個安全的地方
  辛夷一把抓住傅九衢的手腕。

  傅九衢手指一僵,兩個人挨得很近,她眼中那種自然流露的擔心,讓他下意識心跳一頓。

  “沒事。”

  “這么深的傷口,又泡了水,怎么能沒事?”

  辛夷摸了摸身上,什么東西都沒有,她左右四顧一下,在潭邊的草叢里找出一株刺兒菜,用潭水洗凈,放在嘴里嚼碎敷在他的傷口,又順著自己被撕壞的衣裳扯出一條布料,替他包扎。

  “先將就止血,等出去再說。”

  傅九衢沉眉,看著她俏麗的小臉。

  “暫時怕是出不去。”

  “啊!”辛夷驚異地抬頭,一臉不解。

  傅九衢道:“這里地勢險要,那個山莊修建又極為奇巧,四周并無出路,我方才是用三角錨勉強爬上去的,但眼下三角錨留在了崖上……”

  “……”

  辛夷深吸一口氣,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留下的記號,一路藥粉。”

  辛夷覺得有些驚奇。

  她被抓到馬車上時,整個人被反剪著匍匐在地,并沒有機會留下記號。但巧的是她身上剛好帶著一瓶藥粉,那個藥壺是她特地燒制的,辛夷藥鋪特有,漏嘴的形態參考了后世裝胡椒面的瓶子,只有細細的一層粉末……

  當時她被摔倒在馬車上,藥瓶滾出去卡在車轅,塞子被蹭落,粉末便那么抖落出去,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她沒有想到傅九衢居然憑這個找到了她。

  “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不敢置信!”

  傅九衢目光瞬也不瞬地盯住她,“小嫂,你立大功了。”

  找不到張盧的證據,他才會出此下策搞出刑場那一幕。但即使策反了杜仲卿,單憑幾個人證,對張盧的身份來說,仍然不夠……

  其實辛夷沒有說錯,張盧但凡能沉得住氣,也不會落得這個下場。只怪他被傅九衢激怒,做賊心虛,又怕又慌,綁架了辛夷。

  “如今證據確鑿,看他如何脫罪。”

  “那你為何一個人來?”辛夷不解地道。

  “我等不及。”傅九衢沒有解釋他是奪了馬便走,只想搶時間救人,根本來不及顧及那么許多,更何況,張盧有人質在手,他又怎能拿她冒險?

  傅九衢將目光挪開,不想多說這個話題,拖著她便走。

  “先找個安全的地方,等蔡祁帶人接應。”

  辛夷望了望四周,“這里有安全的地方嗎?”

  傅九衢皺眉,“不好說。”

  辛夷唔一聲,乖乖地跟著他走,再不說話。新筆趣閣

  此時的她,手腕被傅九衢拖住,雖然知道這是特殊時期,他們相當于患難的戰友,并無男女之情,但還是忍不住心跳加速,面紅耳赤……

  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是柔弱女子,但這具身子太嬌弱了,走在高大的廣陵郡王身邊就像一朵可憐的帶雨桃花,說不出的怪異……

  “我力氣沒了。”

  為了緩解尷尬,辛夷說了說自己方才的處境和見聞。

  “那個房間里燃著香,也許是那個香的緣故,我本來很大的力氣,突然便沒了,像服了軟筋散一樣,聚不起力氣……還有,那個莊子里有很多女子,我懷疑她們和溫姿一樣,都是被張盧虜來的……”

  傅九衢嗯聲,突地低頭。

  “他沒有侵犯你吧?”

  辛夷心下一跳,攏了攏衣裳,“你都看到了。”

  這話回答得很含糊,但她說傅九衢看到的那便是全部,又最為準確。

  月上梢頭,萬籟俱寂。

  四周靜寂一片,鳥兒入林,蟲蛙鳴叫都清晰可聞。

  兩個人許久沒有說話。

  辛夷就這么被他拽著手腕往前走,不知方向,深一腳淺一腳,跟得極是煎熬,也不知走了多久,耳朵漸漸有水流的聲音,傅九衢才停下。

  “我們又繞回來了。”

  “……”辛夷渾身酸痛,已不想說話。

  更不愿意接受這個倒霉的結果。

  山上喧鬧聲一片,那個莊子隱隱有火光傳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傅九衢看了片刻,側目問辛夷,“還能走嗎?”

  辛夷無力地嗯一聲,偷偷將腳趾頭在地上壓了壓,碾了碾,感覺腳底都起泡了。

  “轉過頭去。”傅九衢突然開口,說得很是突兀。

  辛夷不解地看過去,見他面色平靜,不帶情緒,一臉命令的肅然,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還是依言照做,將腦袋側到了另一邊。

  “小嫂,唐突了。”傅九衢聲音很低,似乎猶豫了一下,俯身便將辛夷抱了起來。

  辛夷好一瞬沒有反應過來。

  但她沒有掙扎。

  方才跳崖的時候兩人都已經抱過了,現在再矯情也晚了。而且她確實是累了,乏了,若再這般走向另一個未知,那份罪她不想再受。

  不過,她也沒有那么坦然。

  見傅九衢一聲不吭,遲疑片刻,她還是忍不住關心地問:“郡王不累嗎?”

  “我皮糙肉厚。”

  聽到廣陵郡王這樣回答,辛夷差點笑出聲來。

  “別人這么說我信,郡王說我是不信的。郡王從小嬌生慣養,即便習武,也少有吃苦吧……”

  “你閉上嘴,我會少累一點。”傅九衢聲音低低地傳來。

  二人離得近,他的呼吸仿佛就落在辛夷的脖子上,她哦一聲,尷尬地清了清嗓子,為減輕傅九衢的負擔,主動地攬住他的脖子,身子在他懷里挪了挪。

  傅九衢看她一眼,哼聲。

  兩個人身體相貼,濕透的衣裳黏在身上很不舒服,辛夷最初有點別扭,但很快便被那一片灼熱的體溫慰藉,濕冷的身子好受了許多。

  風兒輕暖,夜色迷離,山林似乎沒有盡頭。

  辛夷看得出來,傅九衢走的全是荒蕪之地,大抵是怕張盧的人會趕在蔡祁之前找上來,行路很是謹慎。

  走得太久,今夜的傅九衢又極是沉默,一聲都不吭。

  辛夷的思緒七彎八拐,從緊張到無聊,漸漸地感覺犯困。

  雖然知道這樣不厚道,但興許是這個懷抱太暖太安全,她實在沒有抵住周公的誘惑,終于趴在傅九衢的肩膀上睡了過去。

  ……

  泉水落下的嘀嗒聲,悠遠而綿長。

  辛夷醒過來,映入眼簾的便是令人噴鼻血的一幕。

  這里是一個山洞,里面留著干草和桌椅等物,但大多都殘破了,想來應是很久以前有獵戶住過。

  傅九衢生了一堆火,正在烤衣服。

  一身袍子松松地披著,衣襟微敞,露出一片健碩的胸膛,沒有那種渾身暴突的大肌肉塊,卻精壯結實,如同一頭充滿力量的豹子……

  明晃晃的火光照在他的身上,辛夷的眼一點點地從他的肩膀,脖子,慢慢往下,臉頰發熱,身上快要被火烤熟了一般……

  “小嫂醒了?”

  傅九衢拉好衣裳,微微瞇眼朝她看來。

  辛夷的目光被他撞個正著,還沒有來得及收拾好驚艷的情緒,稍稍有點尷尬。

  “抱歉,我睡著了。這,這是哪里?”

  她四周張望著,就好像方才沒有偷看人家一樣。

  “山洞。”傅九衢聲音清冷,說了就像沒有說一樣,接著便站了起來,看了辛夷一眼。

  “起來烤干衣服,我在外面守著。”

  辛夷目光跳躍一下,見他俊美的臉上冷漠如初,絲毫情緒都沒有,微微點頭,便不再吱聲。

  濕漉漉的衣服緊貼在身上,確實受罪。

  辛夷知道傅九衢是一個君子,說出去便不會再進來,十分放松地吁口氣,靠近火堆,褪下衣裳。

  火源讓她整個人都舒服起來,似乎連手腳都便利了許多。

  辛夷心念一轉,彎腰撿起一塊石頭,猛地一下往石壁擲去。

  “咚!”

  石頭重重撞過去,粉塵紛紛落下。

  “呀!”

  那巨大的響聲把辛夷自己都嚇了一跳。

  她恢復了,有力氣了。

  驚喜的情緒剛剛浮上面頰,便凍住了。

  山洞門口,傅九衢扶刀而立,怔怔地看著她……

  ------題外話------

  辛夷:不是說好了在外面守著的?

  傅九衢:我以為你有危險。

  辛夷:現在我最大的危險就是你……

  傅九衢:……好巧,我也這樣認為。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