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177章 閻王斬
  辛夷從恍惚中驚醒,猛地回頭看向始作俑者。

  那是一個矮小的少年人,五官俊秀細白,有一雙清澈無辜的大眼睛,看她時帶一點畏懼的光芒,匆匆打個照面,便慌亂地低下頭去,不敢直視。

  “對,對不住……”

  “你沒長眼睛啊!”不等辛夷說話,那少年人身側幾個穿著皂衣,尋常雜工打扮的男子朝辛夷惡狠狠地瞪一眼,便簇擁著那少年匆匆地穿入后街的小巷。

  辛夷摸了摸被撞的腰,看著那群人兇神惡煞的模樣,腦子里反復回想與那少年短暫對視的一眼。

  那是一種什么眼神?

  辛夷突地一凜。

  那少年不是男子,分明是個年紀不大的女子。

  她也不是不小心撞到了自己,而是在向她求救。

  “不好。”

  辛夷看到越去越遠的一群人,來不及過多思索,轉頭將驢子的韁繩塞到一個正在看曹府納征的小二哥手上,再從懷里掏出一塊碎銀,遞給他。

  “小哥,煩請你牽著這頭驢去一趟皇城司,就說是汴河大街這里有一個姓張的小娘子送過去的……”

  “張小娘子?”那小哥是旁邊酒樓的店小二,看著辛夷急急忙忙的樣子,他茫然一瞬,上上下下打量著她,好像想起什么似的。

  “你是張小娘子?廣陵郡王的外室?”

  “……”

  果然世上傳得最快的是緋聞。

  能讓她快速成名的也不是醫術,而是香艷八卦。

  “是是是。”辛夷來不及辯解,只道:“你就說是張小娘子交給廣陵郡王的驢子,說我看到有人強搶民女,先跟過去看看情況……”

  “強搶民女?”

  小二哥對她和廣陵郡王的事情顯然十分感興趣,一聽強搶民女,腦子轉了轉,恍然大悟一般,以為是小兩口在逗什么樂子,當即笑嘻嘻地應下,而辛夷已然轉身沒入那條人煙稀少的小巷。

  “原來張小娘子和廣陵郡王的事是真的呀。”小二哥目光尾隨辛夷片刻,牽著驢子正要掉頭去皇城司,便被一個高大的人影堵住了去路。

  “她和你說什么了?”男子比小二哥高上許多,沉穩的聲音里透出幾分緊張和焦急。

  小二哥抬頭看去。

  “噫……”

  這不是去呂家送禮的……

  小二哥驚呼,“曹大人?”

  曹翊常在京中行走,他不認識別人,這小二哥卻是見過他數次的,當即拉著驢繩拱手行禮。

  “小民見過曹大人。”

  曹翊神色微沉,“我問你,她說了什么?”

  小二哥被他嚴肅的表情弄得有點緊張,“這個張小娘子……她讓我把這頭驢送去皇城司,交給廣陵郡王……”

  說著,他似乎怕曹翊聽不明白,又用飽含深意的表情笑了笑,壓低嗓子嘿嘿地道:

  “聽說那小娘子是廣陵郡王的外室……當真是野路子,什么花樣都會,怪不得能籠絡郡王的心,青天白日的,說什么強搶民女,讓廣陵郡王去找她咧……”

  小二哥話剛說完,身子就被曹翊扒拉開去。

  然后,眼睜睜看著曹翊朝那條巷子飛奔,不由瞪大雙眼。

  “曹,曹大人……”

  送聘過大禮的日子,怎么跑了?

  他一喊,人群跟著就哄鬧起來,一群人用驚疑不定的目光互相詢問,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為了表示對呂家姑娘的重視,曹七郎才親自前去送禮,結果半道溜走,這叫什么事兒啊?

  曹府眾人看著曹翊離去的方向,也是怔怔不安。

  “快,稟報大夫人。”

  ~

  昨夜凌晨時分下了一場小雨,地面濕漉漉一片,宛若剛剛灑掃過一般,空氣清冽。

  辛夷跟著那幾個人,轉眼便拐過汴河,進入第一甜水巷。

  那是一個掩于深巷中的門臉,并不十分寬敞,門楣空空蕩蕩的,也沒有掛招牌匾額,更沒有樣品陳列,不知是賣什么貨品的商家。放眼望去,倒像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客堂,只是桌椅擺放不分上下,全在左右兩側,墻上掛著幾幅仕女圖,很是雅致的模樣,看不出名堂,怪異莫名。

  出來迎接的是一個中年婦人,衣著妖嬈,妝容濃艷,待那幾人進去,還探出頭來左右看了看,這才轉身進屋。

  辛夷站在遠處觀望,聽不清他們在說什么,見那女子被幾個人推推搡搡地帶進去,隱隱有哭聲傳來。

  她正猶豫是想辦法一探究竟,還是先回去報信,背后就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

  “不要去。那是一個妓館,里面有很多護院。”

  辛夷差一點被嚇掉魂。

  扭頭一看,曹翊不知何時站在她的背后,一身整潔的天青色圓領綢服,滿臉倦容,面色蒼白,說不出來的悵然失落。

  辛夷:“曹大人……你為何在此?”

  曹翊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慢慢朝她走過來,瞥一眼妓館的門臉,聲音清冷了幾分。

  “你救不了她。這種女子大多是被父母或主家發賣,或是家中橫遭劫難,難以維系生計,不得不賣丨身為妓。浮世之中,身不由己,半點不由人……”

  辛夷皺眉,“曹大人不愿意幫忙,袖手旁觀便是,何必來責備我?”

  曹翊深深看她,然后目光再次瞥開。

  “我并非責備于你,而是,心疼你。你救得一時,救不了一世。你救得了一人,救不了所有苦難。最終,傷的仍是自己。”

  “……”

  辛夷與他對視。

  不知是哪句話觸發了她的熊熊叛逆之火,熱血一點就著。

  “沒看見的,我管不了,發生在眼前的,不管不行。反正能救一個是一個,能救一時是一時吧。我可不像曹大人這樣逆來順受,年紀輕輕就認了命。更何況,她到底是被父母發賣,還是被賊人強搶而來,我們未知全貌,又怎可輕易下此結論,見死不救?”

  辛夷忘不了那女子重重撞向她,望來的那一眼。

  如果不是尚存希望,怎會在絕望時向她拋來求救的訊號?

  生而為人,又怎可眼睜睜看到同為女子的她墜入火坑而置之不理?

  辛夷慢慢直起身來,毫不猶豫地走出去。

  曹翊一把拉住她,“你做什么?”

  辛夷回過頭來,看著他俊美的臉上流露的不安和擔憂,無奈地嘆口氣,“既然是妓館,人家開門營業,想必不會拒絕客人吧?我就說是去給哪個姑娘送藥的,探探情況再說。我怕去得遲了,那個姑娘會遭到毒手……”

  曹翊搖搖頭,“不要任性。”

  辛夷瞇起眼打量曹翊,想到那一段美好的日子,心里突然酸澀澀的,說不出是什么滋味兒,“曹大人回去辦你的喜事吧?往后我的事情,大人還是少管為好,免得惹禍上身……”

  曹翊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眼睛里仿佛燃燒起兩團火焰,那灼灼的光芒看得辛夷很不自在。

  妓館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

  辛夷心里一緊,推開他就要避開,卻被曹翊拽住胳膊往墻角一拉,“跟我來。”

  辛夷微微瞇眼,看著他。

  曹翊是土生土長的汴京人,二話不說帶著辛夷便翻入隔壁的矮墻,躲在一棵大柳樹的背后,借著屋檐的遮擋,可以看清妓館的院門和來往的行人,卻不會被別人發現。

  從妓館里出來的是幾個虎背熊腰的漢子,手上都帶著武器,和方才抓走那女子的人打扮不同,看上去更為兇悍。

  他們從墻下走過時,辛夷聽到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

  “一逮著機會就往妓館里鉆,你們當真是不要命了。若誤了差事,有你們的好果子吃。”

  “不是還有一個時辰才到嗎?誤不了。那傅九衢縱是有三頭六臂,今兒也躲不過兄弟們的閻王斬。”

  “剛來個水靈靈的小娘,哥幾個還想嘗嘗鮮再走呢。”

  “啐。早晚死在小娘的肚皮上……”

  幾個人罵罵咧咧地走了。

  辛夷脊背上卻仿佛爬上了一條冷蛇。

  傅九衢?辛夷渾身哆嗦一下,冷颼颼地望向曹翊。

  “什么是閻王斬?”

  曹翊眉頭緊蹙,沒有說話,但那表情已然告訴辛夷,所謂“閻王斬”,顧名思義,是要去見閻王的刺殺。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