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174章 喜脈
  辛夷吃定了傅九衢不愿與她沾上這種關系,自己就會想辦法處理流言,因此并不著急。

  不料,傅九衢就像壓根兒不知道這件事情似的,每天都以看孩子和驗收賭注的成果為由,到藥鋪里來蹭飯,搞得辛夷很是無奈。

  她想提醒傅九衢。

  可是,原本撲風捉影的事情,一旦捅破窗戶紙,反而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

  而且她是開鋪子做生意的人,傅九衢要來,她怎么能攔著?

  再有,傅九衢來看的是張巡的孩子,她更沒有理由讓人家不來。

  更何況她和傅九衢有賭注在身,傅九衢來看看賭注結果,順便奚落她一番,也很正常。

  無論從哪個角度,她都沒有阻止傅九衢的立場。

  但這個節骨眼上,傅九衢的行為,不更是坐實了她是郡王外室的事情嗎?

  左思右想,辛夷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為了不顯得尷尬,她裝著若無其事,叮囑湘靈買酒買肉,好吃好喝地供著郡王這尊大菩薩,順便期待狐妖女快一點光臨……

  傅九衢就更是如此。他好像壓根對此就不知情,依舊我行我素,傍晚掐著飯點過來,等孩子睡著才會離開。

  辛夷又氣又急,等得心急,那女子卻沒有出現。

  原本篤定的事情,突然有了一絲不確定,她心亂如麻。

  這天傍晚,傅九衢前腳剛到,李大娘后腳就來揀藥,一進藥堂就朝辛夷行禮。

  “恭喜娘子,賀喜娘子。”

  辛夷心里咯噔一下,“我何喜之有?”

  李大娘滿臉詭異地笑,神神秘秘地左看右看,然后拉住辛夷的袖子走到藥堂的一邊,小聲地道:“娘子口風真緊,咱們街坊鄰里的,有什么好瞞著的?娘子往后得了好處,可是不能忘了大娘的呀。”

  辛夷嘆息,“李大娘,你到底想說什么?”

  李大娘見她還在裝傻,嗤聲一笑,“馬行街都傳遍了,娘子和廣陵郡王好上了,郡王夜夜在你屋里留宿,天亮方回……”

  辛夷:“……”

  看著李大娘眉飛色舞的樣子,辛夷哭笑不得,決定借著李大娘這張具有喇叭功能的嘴,澄清一下她和傅九衢的關系。

  “不瞞大娘,這事真不是這樣的。”

  辛夷一臉無奈地拉住李大娘的手,言詞懇切。

  “廣陵郡王來我店里,是看三個孩子。郡王是先夫的結義兄弟,對孩子視若己出,向來關心孩子的事情。而且,郡王也從來沒有在我屋里留宿過,最多就是吃個晚飯或宵夜,便打道回府了……沒想到,竟讓人傳成這樣,也不知是哪些缺德玩意在胡嚼舌根……”

  李大娘尷尬地笑了笑,上上下下地打量她。

  “當真沒有?”

  “沒有。我發誓。”辛夷舉起兩根指頭,“我瞞誰也不會瞞大娘你啊。你想想,我要和廣陵郡王有私情,早就去他府里吃香喝辣了,哪里會像如今這般辛苦,起早貪黑地賺幾個小錢糊口?還有,便是我想跟他有點什么,長公主也容不得我玷污他的兒子呀?還有曹府大姑娘,我是嫌活得不耐煩了么?敢和廣陵郡王有染?”???.

  見李大娘不吭聲,辛夷乘勢賣慘。

  “大娘,你行行好,為了我這條小命著想,可千萬要幫我跟街坊們說說好話,澄清澄清,不要再亂傳下去了……我以腦袋擔保,我和廣陵郡王清清白白,不論是以前,現在,還是將來,都不會有染……嗐,原本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人,染什么呀染,染不上。”

  兩個人在角落里絮絮叨叨。

  門里,段隋按刀不動地站了片刻,轉身離去。

  傅九衢坐在茶室里,迎著來自五丈河的春風,心情大好。

  “九爺。”段隋匆匆進來,“那個李大嘴又來說是非了。”

  傅九衢懶洋洋地抬抬眼,“她說什么?”

  段隋張了張嘴,剛想說話,似乎想到什么似的,嘿嘿笑了兩聲,把到嘴的話咽了下去,低頭小聲道:

  “那李大嘴沒有說狐妖女,也沒有提杜仲卿,而是說起九爺……和,和張小娘子的風言風語。”

  傅九衢眉頭蹙了起來,雙眼盯著他,“怎么說的?”

  段隋尷尬地扯了扯嘴巴。

  “這,就是外間傳的那些。小娘子說,雖然她心悅九爺,但長公主定是容不得她的,還有曹大姑娘,也不會允許她和九爺在一起。所以,她賭咒發誓說,萬萬不敢肖想九爺,讓李大嘴替她澄清……”

  傅九衢哼聲,表情不變地擺擺手。

  “往后這種與案情無關的小事,不必告訴我。”

  同樣的意思,段隋換了一個說法,就是為了避免惹主子不高興。聞言,他松了一口氣,“是。屬下明白了。”

  他拱手,正要退下,忽聽傅九衢淡淡地道:

  “你在我跟前多久了?”

  段隋一愣,“回九爺,三年又三個月。”

  傅九衢點點頭,“俸祿也該漲漲了。”

  段隋大喜過望,連忙謝恩不止,看得孫懷眼熱不已。

  他笑盈盈地上前拱手,也想討個彩頭,這時,程蒼進來了。這人的表情很少有變化,一板一眼地走上前來,全然不知自己的同僚已經靠著花言巧語得了賞。

  “郡王,蔡小侯爺回京了。”

  傅九衢眼皮微闔,直起身子,“這么快?”

  程蒼表情肅穆,“察子快馬來報,說蔡小侯爺的官船已到碼頭,特地差他前來稟報郡王。”

  說罷他聲音壓低幾分,“說是有緊急公務要面呈郡王,屬下猜測,與蔡小侯爺此去壽州調查的香料案有關……”

  傅九衢起身,拿起一旁的披風系在肩上。

  “回皇城司。”

  幾個人齊齊應聲,“是!”

  傅九衢帶著人從正門的藥鋪大堂離開時,辛夷正在給李大娘開方子,冷不丁看到這樣一個氣宇軒昂的郎君走過,李大娘眼睛都看直了,目光跟著他的身影出門,這才抓住辛夷的手,睜大眼睛。

  “他就是,就是廣陵郡王?”

  又一個被傅九衢顏值整瘋的人。

  辛夷嘆息,“是的。他就是廣陵郡王。”

  李大娘瞠目結舌,意味深長地看著她,“你不是說你和郡王沒有什么嗎?”

  “是啊,清清白白。”

  辛夷鎮定自若地回了李大娘,內心卻直罵娘。

  這個傅九衢平常都知道走側門,悄無聲息地來去,今日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位,眾目睽睽下從她的內室里出來,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在這里似的。

  跟她有仇吧!

  嫌她的名聲太好了?

  辛夷親自將李大娘送出門,連診費都沒有收她的,就盼著這個大喇叭能嘴上留德,沒有想到,李大嘴這一去,她和傅九衢的傳言,更是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要知道李大嘴傳流言蜚語,從來都是別人說了什么,這一次,她可是說親眼看到廣陵郡王在辛夷的房子里,那不就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了嗎?

  得!

  這下真的清白了。

  跳到黃河也洗不清的那種清白。

  后話不提,只說這邊,傅九衢剛離開小半壺茶的工夫,良人就喜滋滋地來找辛夷。

  “姐姐,你快來,快來。”

  藥堂里有病患,辛夷正忙,如非緊急事情,良人不會如此緊張。

  辛夷知道是那個女子來了。

  她心里一喜,叫安娘子頂上,自己轉身便打了簾子進屋。

  那女子果然又一次出現在了良人的房里。

  身上臟兮兮的,臉上涂得漆黑,不知道在哪里撿了一頂帽子戴著,身子蜷縮在屋角,望著案上香爐里的篤耨輕煙抿嘴不語。

  辛夷輕輕走近:“你來了。吃飯沒有?”

  女子不抬頭,不說話,仍是抱住自己的雙臂。

  良人拉了拉辛夷,悄悄道:“姐姐,她好似來了癸水,你看裙子上面,有血……”

  辛夷略略一怔,大著膽子走過去拉住女子,想看個究竟。哪料那女子察覺到她的接觸,當即反抗起來,手足并用地掙扎,嘴里發出小獸般嗚咽的聲音,喉頭滾動不止,模樣極是可怖。

  “別動!”辛夷再一次以力氣大碾壓,一把將女子拉起來坐在椅子上,順勢將她按住,看著她的眼睛道:

  “我不知道你聽不聽得懂我的話,但我相信你能夠分辨人的善惡與好壞……你看著我的眼睛,我沒有壞心的,我只是想幫助你。我是大夫,專門治病救人的大夫……”

  女子嘴唇囁嚅,沒有發出聲音,那張滿是斑痕的臉扭曲而猙獰,但身子卻不動了。

  見她停止掙扎,辛夷雙手便放松一些。

  “良人,你去燒些熱水來。”

  良人應一聲,“是。”

  辛夷又道:“不要驚動別人。”

  良人點點頭,下去了。

  辛夷一把扣住女子的腕脈,將她的手放在桌幾上,一動不動地為她把脈,嘴上則是安撫,“你乖乖地坐著,不要動彈。我幫你看看,你是有哪里不舒服……”

  女子癡癡傻傻地望著她,一言不發,但神態卻漸漸平靜,顯然已經有了幾分信任。

  “喜脈?!”

  不僅是喜脈,孩子月份還有點大了。

  虧得她身子枯瘦,肉眼幾乎都看不出來。

  辛夷深吸口氣,差點以為自己診錯了。

  這樣一個流浪在外的女子,怎會有喜脈?

  不對,辛夷一把拉開她的衣服,看著裙子上沾染的血跡,心里登時一沉。

  有喜脈哪會來癸水?

  這分明就是有滑胎的跡象了。

  ------題外話------

  傅九衢: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風言風語,你看爺在意嗎?

  辛夷:殺人誅心,你就是想禍害我的名聲。

  傅九衢:怕什么?大不了我負責。

  辛夷:你要怎么負責?你負得起責嗎?

  傅九衢:……全殺了,腌起來送給你當年貨?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