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127章 為她撐腰
  辛夷見孫懷不像說謊,斂住表情。

  “后來呢?她嫁人了么?”

  孫懷搖頭,嘆息不止。

  “她沒能嫁人。因為她有了身孕,懷上了孩兒,拒婚不從,甚至為此絕食尋死……唉,這事讓夫家知曉,上門退了親,娘家又嫌她丟人,便把她打發到外鄉的一個村子里去,自生自滅。”

  辛夷微微怔愕。

  孫懷在《汴京賦》里也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配角,劇情只交代他是傅九衢的貼身內侍,別的事情是全然沒有的,因此辛夷對他的事情,一無所知。

  如今看著孫懷這張滿帶喜感的臉,辛夷一點都笑不出來了。

  “你去找她了嗎?”

  孫懷抿了抿嘴,眼里竟有淚霧浮動。

  “我是家中獨子,父母為此傷透了心,我入宮后,他們便與我斷絕了往來,我捎回家的書信,從無回復,那會兒我沒入皇城司,不識得郡王,沒有出宮的機會,活得豬狗不如,也無從得知外界的消息。前幾年跟了郡王,我稍稍得了幾分體面,才與父母聯系上,父母年事已高,早已原諒了我……

  后來,我才托人去打聽她的下落,那時,我那孩兒已然八九歲了,她也帶著孩子嫁了汴京城的一個鰥夫,搬到了城里來……”

  辛夷沒有說話,同情地看著他。

  “你沒去見她嗎?”

  孫懷面對她的眼神,有幾分尷尬。

  “她既已成家,我一個閹人,何必再去打擾?我欠她的,這輩子都還不清,就不要再去給人添麻煩了,但該給的補償,也是要給的,我托了旁人,找了個別的由頭,每過一兩個月,便給她娘倆捎一些銀錢過去,也不敢說是我拿的。”

  “孩子見過嗎?”

  孫懷慚愧地點點頭。

  “遠遠地瞧過幾次,比他娘都高了,是個小子,我也不敢相認……唉,悔之晚矣,悔之晚矣呀……”

  ~~

  天越來越暗,藥鋪里掌了燈。

  馬行街的夜市火光璀璨,酒家瓦子熱鬧非凡。

  楊懷敏走的時候,廣陵郡王仍然沒有醒,他們甚至連張小娘子的面兒都沒有見著,怎么來的,又怎么回去了。

  只有孫懷好心送出來,說等郡王醒了,會向他稟報楊公公來過的事情。

  楊懷敏憋著一肚子的火,冷笑幾聲,告辭離去。

  傅九衢這一覺睡到了辛夷家的飯點。

  原本早就該開飯的,但因為家里有客,大家伙兒憋著勁,一直沒動,直到楊懷敏走后,湘靈才把備好的飯菜端上桌。

  辛夷不敢打擾傅九衢,本想去叫孫公公來吃,哪料,聲音還沒有落下,傅九衢打個哈欠,便睜開了眼。

  “孫懷,幾時了?”

  孫懷如逢大赦,弓著身子笑道:“爺,亥時了。”

  傅九衢動了動胳膊腿,懶洋洋地道:“我睡了這么久?”

  眼一轉,目光又落在辛夷家的躺椅上面,拍了拍,點點頭,“這把椅子不錯。走吧,明兒再來。”

  “啊?是!”明兒還要來?

  孫懷抬頭看他,又看看辛夷。

  傅九衢卻是不動聲色,就像沒有看到站在門口的辛夷,徑直從她的身邊走過去。

  “郡王。”辛夷跟上去。

  走了十來步,傅九衢這才停下步子,一雙眼晶亮有神,散發著幽涼的光,安靜地盯著她。

  “想留我吃飯?不必了。”

  辛夷嘴角抽搐一下,不跟他打啞謎繞彎子,直接問。

  “我是想問郡王,此番行徑到底為了什么,我著實不懂。”

  傅九衢瞇了瞇眼,懶洋洋笑開,“哪里不懂?”

  “我沒有得罪郡王吧?”

  “嗯。”

  “那郡王何故害我?”

  傅九衢淡淡看她,“你開門做生意,我前來看病,怎生就害你了?”

  “明知故問。”

  辛夷雙手抱臂,不冷不熱地道:

  “得罪了張貴妃,你讓我如何是好?更何況,郡王也說了,張貴妃這個病,歸根到底還是要治好的。不治她,如何辦得了何旭?”

  傅九衢垂眼看著她,走近了一步,一雙清眸漸漸浮上笑意,安靜的,涼涼的,帶著木樨香的氣息,近在咫尺,逼入鼻端。

  “原來你還記得此事?”

  辛夷更不懂了,“郡王什么意思?”

  傅九衢慢慢地笑:“你去曹府時,可曾想過會得罪張貴妃?比起不為她診治,張貴妃最痛恨的,是和曹氏接近的人。”

  說罷他微微撩眼。

  “我以為你不懼不怕,才如此大膽行事。”

  辛夷抿著嘴唇,站在原地看他。

  剛剛睡醒的傅九衢,清冷的眸子不見戾氣,還有幾分難得的溫柔,如此專注地盯著自己,眼神像在促狹,又像在看他喜歡的女子,明明暗暗的模樣,極易讓人沉醉其間……

  辛夷嘆息。

  老天肯定會原諒她的。

  對著這樣一張臉,一雙眼,一個美男,她真的說不出狠話,盡管傅九衢今天做的事,足夠她往這張俊臉上呼巴掌了。

  “好吧,我承認,我慫,我怕。”辛夷恭順地行禮,低頭請教:“請郡王指點迷津,我眼下該怎么做才好?”

  傅九衢盯著她,遲疑片刻,頭一轉。

  “你們家晚上吃什么?”

  “啊?”辛夷的腦子差點沒轉過彎兒來。

  傅九衢袖袍微拂,突然哼一聲。

  “你既然誠心道歉,那本王這次便原諒你。大寶二寶三寶呢?三個野孩子,知道他傅叔來了,也不出來拜見!”

  三小只之前被辛夷吩咐不許出來,方才聽說傅叔要走,早已偷偷尾隨了出來,如今就藏在內室的門后,聽到傅九衢的聲音,呼啦一下,全出來了。

  “傅叔!”

  “傅叔!”

  “我在這兒!”

  “三寶在這兒。”

  一念走上前,恭敬地行禮。

  “傅叔,吃個便飯再走吧。”

  傅九衢猶豫片刻,不咸不淡地嗯一聲,望向不知所措的孫懷,又看了看辛夷,淡淡一笑。

  “那本王便將就吃點,和孩子說說話。”

  說著,他被三小只簇擁著往里走。

  孫懷干笑,看看辛夷。

  辛夷則是無語地凝視著他。

  兩個人眼對眼。

  辛夷問:“我方才給郡王道歉了嗎?他什么意思?”

  孫懷輕咳一下,小聲道:“郡王也是為了娘子著想。如今朝中,張曹兩家勢同水火,張貴妃毀了臉,那可是宮里多少人喜聞樂見的事情,要不太醫為何總是診治不好?”

  是啊!

  堂堂大宋朝廷,就沒有一個太醫能治好張貴妃的臉么?

  辛夷真沒想到這一層。

  孫懷見她開了竅,笑道:“郡王前陣子帶娘子離京,就是為了避免娘子卷入其中……”

  辛夷:“不卷也卷了,逃也是逃不掉的。”

  孫懷瞥一眼傅九衢的背影,嘿嘿地笑:“有郡王憐惜著娘子,您大可放心便是。郡王不愿娘子得罪張氏,當然也不愿娘子得罪曹氏……明白么?”

  辛夷動作一僵。

  在原地站了片刻,回想傅九衢的種種,突地有點明白了。

  給曹氏看病求子,自然會得罪張氏。輕易把張氏的臉治好,又怕惹曹氏不高興。所以,幾次三番拒絕張氏,算是已經給足了曹氏的臉面,再入宮治好張氏,只要她拿捏得宜,不僅兩頭都不會得罪,還能兩頭討好。

  “娘子還看不出來么?”

  孫懷見她久久不語,又多了一句嘴。

  “郡王今兒過來,就是怕宮里頭為難你,特地給你撐腰來了。”

  辛夷一怔,沒有吭聲。

  其實她知道,今天她若就那樣乖乖地跟著楊懷敏入宮,十有八九也會遭到刁難和報復,想要全身而退,不太可能。

  如今有了廣陵郡王撐腰,張貴妃現在就算恨慘了她,多少也得顧及幾分。畢竟,不論張家還是曹家,都不愿意把長公主和廣陵郡王這兩個官家的至親,推向對家……

  “噓。做人真難。走吧,吃飯。”

  ~~

  廣陵郡王在辛夷坊里待到夜半時分才離開。

  吃罷一頓便飯,三小只又興高采烈地拖著傅叔去后院,看他們挖的地,準備打的井。

  后院有一道木門連通河渠,夜晚有流水的聲音,十分靜謐。

  辛夷見傅九衢心情很好,立在寒風中,借機說出了用“竹筒”引水的設想,并按《農書》里的介紹,給他推薦了用大班竹或者楠竹,以及用公母筍來接逗,再用細麻油灰纏縛等實用的方式。

  “奇思妙想。”

  這是廣陵郡王聽完后的四個字評價。

  辛夷其實是不帶希望的建議。

  畢竟那樣一個龐大的工程,不是單憑她幾句話,就可以實施的。

  不過,傅九衢看她時眼中那幽幽的光,讓她能明顯地感覺出來,傅九衢對此事有興趣。

  而且,這不算一個難以想象的事情,對百姓民生更是百利而無一害,她相信傅九衢會呈報給官家,若當真把自來水工程搞出來,她也能成為受益者。

  ~~

  辛夷是在雞叫聲中醒來的。

  她昨夜睡得不太安穩,幾番輾轉才入眠,沒有想到,大清早傅九衢的車駕就已經在藥鋪門外等著了。

  駕車的人是段隋。

  “小娘子,郡王在東華門等你,一同入宮請罪。”

  一同請罪?

  辛夷匆匆洗漱更衣,在路上才從段隋嘴里得知,昨夜宮里鬧翻天了。

  楊懷敏受了一肚子氣回去,仍然沒有接到張小娘子,這讓張貴妃又傷傷心心地在趙官家面前哭了一回。

  惹惱了趙官家的小寶貝,廣陵郡王不陪她去,辛夷覺得自己有可能會被張貴妃生吞活剝。

  她急急趕過去,東華門前,廣陵郡王一襲整潔的官服,烏發冠玉,豐神俊朗,看上去高挺俊雅,但眉目疏淡,好似對今日的“請罪”并沒有那么在意。

  “走吧。”他大步走在前面。

  辛夷左右看看,言行比平常要規矩許多,低下頭走到傅九衢的身后,“聽聞官家雷霆震怒,不會有什么事吧?”

  傅九衢低頭打量她幾眼,“看你醫術。”

  “什么?”辛夷瞥著他。

  傅九衢嘴角微微一揚,帶著一種邪乎壞乎的笑。

  “宮中太醫都治不了,你如今是張貴妃唯一的希望,你說是治你的罪重要,還是治她的臉重要?”

  辛夷恍然大悟,低笑一聲。

  “這么說,我就知道怎樣應付了。”

  傅九衢頓了頓,低低道:“官家的案頭如今堆滿了何旭一案的札子和奏章……皇城司前兩日也把卷宗呈了上去,各方黨羽爭執不下。要如何處置,全倚仗小嫂。”

  他說得客氣而平靜。

  辛夷瞥他一眼,笑了起來。

  “我怎么覺得郡王早有算計?”

  傅九衢輕笑,微瞇的雙眼帶點陰涼,說得慢條斯理,“身在旋渦,不算計別人,就被別人算計。”

  辛夷深以為然。

  突然間覺得,傅九衢這個郡王做得也不容易。

  “你們貴人的想法都太多,不像我們平民百姓,一餐一飯,溫飽無憂,無病無痛,就會開懷。郡王往后若有心情不暢,便到我藥鋪中來,看一看那些受病疼困擾的人,為了活命苦苦掙扎的樣子,你就會少很多煩心事了。”

  傅九衢看她一眼,嘴角帶笑。

  這笑容讓辛夷頭皮發麻。

  這家伙真是喜怒無常。

  “郡王,我說錯什么了嗎?”

  “無。”傅九衢袖子微拋,“腿短,就走快些,少說話。”

  “……”

  好心開解他,居然被嫌棄腿短?

  ~~

  張貴妃昨夜傷心過度,臉上疹子發作得厲害,又癢又痛,一宿都沒有睡好,趙官家陪著她,如今仍在會寧閣。

  早膳剛剛擺好,內侍便來稟報,說廣陵郡王帶張小娘子來請罪。

  張貴妃氣上心頭,雙眼當即就暗了下來,臉上慍怒未消。

  “把那小醫娘給我叫進來。”

  說罷,她沒有聽到趙禎的聲音,偷偷瞄一眼他沉默的面色,清清嗓子,聲音軟了幾分,用帕子按了按自己的臉。

  “回來!你們客氣一點,先把人請到暖閣,我梳洗一下就過去。”

  ------題外話------

  傅九衢:各位看看,我這腰撐得如何?

  辛夷:撐腰是撐腰了,可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你的案子,你用得著我,才幫我。

  傅九衢:難道你就用不著我了?

  辛夷:用不著,你有什么好用的?

  傅九衢:你不用一下試試,怎么就知道我不好用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