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61章 人證物證
  大堂上寂靜無聲。

  張堯卓身著官服,頭戴烏紗,威風凜凜的模樣,看上去也是相貌端正。

  “堂下何人?”

  辛夷被衙役拉到正中,望著張堯卓。

  “張家村張氏辛夷。”

  張堯卓見她從容模樣,眉頭微皺,“犯婦,面見本官,為何不跪?”

  辛夷抬頭:“大人明鑒,小女子無罪。”

  “大膽!”曾欽達站在張堯卓身側,見狀低斥一聲,眼中有焦灼之態。

  “小張氏,開封府大堂,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你還是老實交代了吧,免受皮肉之苦。”

  辛夷抿了下嘴,“該交代的我都交代過了,信不信由大人你。”

  張堯卓比曾欽達威風許多,冷著臉一拍驚堂木:“本府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來人,傳證人。”

  在兩個衙役的帶領下,小謝氏、劉氏、張二郎齊齊被帶上來,端端正正跪在堂中……

  辛夷眉梢揚了揚。

  人都來齊了?

  小謝氏在開封府大牢里吃了苦頭,模樣比辛夷初見時削瘦許多,面色蠟黃、雙眼凹陷,磕個頭就不住地掉淚。

  “青天大老爺,民婦親眼見到小張氏和王大屠戶有染,在水岸邊密謀害人,又提到張家村受害的嬰孩和毒物……”

  張堯卓平靜地問:“是何毒物?”

  小謝氏道:“民婦最初想不起來,前兩日突然回想起那毒物名叫馬錢子……民婦記得王屠戶還讓小張氏藏好,不可讓外人瞧見……”

  辛夷心下一跳。

  當“馬錢子”從小謝氏的嘴里說出來的時候,她便知道案件有了變化——小謝氏要知道馬錢子,在商陸事件時就已經咬出來了,哪會等到現在?

  很明顯,有人要栽贓陷害。

  小謝氏是對方為虎作倀的一把刀。

  劉氏和張二郎就是請來唱大戲的幫兇。

  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把辛夷描述成了天怒人怨的一個村霸——

  張堯卓驚堂木一拍,“小張氏,你還不認罪嗎?”

  辛夷冷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張大人,小謝氏害我三寶,誣陷我投毒,這才被下獄。她說的話,能當證詞嗎?”

  “你不肯承認?”

  “我沒有做過的事,承認不了。”

  張堯卓好像早就料到她會這樣,冷笑一聲,面不改色地沉喝。

  “來啊,帶人犯董大海上堂。”

  人犯?董大海?

  辛夷怔了怔,側過頭去。

  先是聽到一陣鐵鏈拖地的聲音,接著就看到孫家藥鋪的掌柜董大海被兩個衙役拖拽上堂。他頭發凌亂,衣裳破爛不堪,雙腿似乎行走不便,需要依靠衙役的力量才能往前挪動,手背上是條條見血的鞭痕,一看便知在牢里被動過大刑。

  “大,大人饒命……”

  董大海跪在地上,身子瑟瑟,連聲音都在顫抖。

  張堯卓讓曾欽達將畫了押的供詞丟到他的面前,沉聲喝道:“董大海,你看清楚,這是不是你的口供?”

  董大海垂著頭,“是,是小民的。”

  張堯卓道:“你且仔細道來,小張氏是如何脅迫你的?”

  董大海眼皮耷拉,低低喃喃。

  “就,就如供詞所言。小民貪墨東家藥材,以次充好,被小張氏看出端倪,她以此要挾小民為她辦事,小民不敢不聽……”

  張堯卓:“小張氏讓你做了什么?”

  董大海咽了咽唾沫,說得更為緩慢,好像隨時要斷氣一般。

  “小張氏將毒物馬錢子交給小民,以托賣為由放在孫家藥鋪,用以聯絡她的同伙……后來,馬繁找到藥鋪,由小民牽線,讓他二人在紅爐酒肆相見,約好次日同去張家村北的藥王塔……”

  張堯卓又問:“去藥王塔做什么?”

  董大海:“去,去……小民不知。”

  “嗯?”

  “小民聽馬繁說,是見什么人,想是同伙……”

  張堯卓抬了抬下巴,示意仵作何仁將一個雙喜荷包拿過去,打開放在董大海的面前。

  “董大海,你看清楚,這里頭可是毒物馬錢子?”

  董大海看一眼,點點頭。

  “是。大人,正是此物。”

  荷包里的東西確實是馬錢子。

  辛夷昨夜忘了問傅九衢,馬繁死的時候,那一包高價買走的馬錢子還在不在……

  “小張氏。”張堯卓看辛夷走神,拍響堂板,冷冷一喝,“你還有何話說?”

  辛夷平靜地抬頭,直視著他的雙眼。

  “大人都安排好了劇情,還讓我說什么?”

  張堯卓哼聲,“這個荷包是捕快從你家中搜出,你難道還想抵賴不成?”

  這時,小謝氏搶話邀功道:“大人,民婦可以作證。這個雙喜荷包是小張氏的陪嫁之物,張家村許多人都見過,可以作證。”

  辛夷笑了起來,挺直腰背看向張堯卓。

  “敢問大人,我和張家村人無怨無仇,為何要害他們?”

  不待張堯卓說話,小謝氏再次接話,“大人,小張氏癡戀我家三郎,可三郎厭惡她,從不肯多看一眼,村里人也因她狠毒,時常取笑,唾棄……她和村人有仇,人人恨她,她也無人不恨……”

  “笑話。”辛夷冷冰冰看著她和劉氏,“你說人人恨我,就人人恨我了?即使人人都恨我,我就有殺人嫌疑了?我不知道你們如此不顧體面地串供陷害,是為了幫誰洗白,但能不能稍稍用點腦子,找一個合理的借口?”

  “放肆!”

  張堯卓驚堂木重重一拍。

  “小張氏,人證物證俱在,你縱是百般抵賴,也洗脫不了罪名。本府念你新寡,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肯交代罪行,說出幕后主使,本府必會從輕發落!”

  辛夷勾了勾唇,但笑不語。

  張堯卓見她如此,眉頭皺起,冷哼。

  “來呀,傳證人,呈證物!”

  辛夷瞇起眼,安靜地等待著。

  一個和董大海一樣血淋淋的年輕男子被衙役提了上來,丟在大堂中間,如出一轍的詢問后,辛夷知道了這個倒霉蛋的身份——曹翊的車夫。

  他已經說不出話來,雙眼腫脹得瞇成了縫,嘴巴一張一合,面對供詞也只能機械地點頭。

  這分明是屈打成招了?

  呈上來的所謂證物,是曹翊托崔郎中帶給她賠禮道歉的那支白玉蘭釵。

  張堯卓笑得陰冷,一副篤定的語氣。

  “小張氏,車夫滕六已經招供,你還不說實話嗎?”

  辛夷不知車夫“招供”了什么,納悶地問。

  “張大人想聽什么實話?”

  張堯卓:“你和曹副都指揮使是什么關系?你和崔友因何事要約在藥王塔相見?曹都指又為何而來?崔友是怎么死的?馬繁又是怎么死的?藥王塔中燒毀了什么秘密?是不是有人故意縱火,銷毀證物,殺人滅口?”

  辛夷泰然自若地一笑。

  “大人,白玉蘭釵是曹大姑娘的。她在云騎橋誣蔑我,以釵賠罪,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怎么就成了我和曹副都指揮使有什么關系了?還有,民婦早就說過了,藥王塔中的人,不是崔友,是陳儲圣。至于曹副都指揮使,恕我直言,他為何會來藥王塔,正如你張大人為何會來一樣,我一介草民,怎會知情?”

  張堯卓望著她,目光溫和了幾分。

  “小張氏,若不是廣陵郡王救你一命,你已是一具焦尸。有人要殺你滅口,你還要替他隱瞞嗎?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沒有人可以一手遮天。你無須害怕,只要你肯說出真相,不論這人權勢地位,本府定會為你做主!”

  好一個為民請命的張青天!

  辛夷心底冷笑。

  張堯卓分明是在引導她誣蔑曹翊。

  再借由水鬼案和“蓬星現世”讖言的影響力,打壓曹家。

  辛夷微微一笑,“張大人的話,民婦聽不懂。你到底要民婦指證何人,不如直說。”

  張堯卓看她油鹽不進,事到如今仍然不肯借橋過河,漸漸失去了耐性。

  “看來不動大刑,你是不肯招了,來啊——”

  張堯卓正要招呼衙役嚇一嚇辛夷,便傳來喊聲。

  “廣陵郡王到——”

  眾人面面相覷。

  論官位品級,張孝卓不怕傅九衢,又有張貴妃在皇帝枕邊吹耳旁風,更是言行無忌。但聽到通傳,他仍是換上笑臉,溫聲吩咐。

  “來人,給廣陵郡王加一把椅子。”

  在一陣令人心驚肉跳的冷寂中,傅九衢面色如常地邁進大堂,一身皇城使官袍,外罩黑色披風,冷眸帶笑,好似一個與己無關的局外人,慵懶地坐下,半眼也沒看辛夷。

  “審,張大人接著審。”

  張堯卓臉色僵硬,兩個衙門已然出列準備拉人去打,如今廣陵郡王突然出現往那清風明月的一坐,他們打是不打?

  ------題外話------

  大概6月11日上架,到時候會倒v,望姐妹們支持~~么么噠。

  然后這幾天評論區都不能留言好像,我問了要7號才能恢復(捂臉),我們默默相對吧,也可以到群里或微博來找二錦。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