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443章 阿膠燉雞惹的禍
  杏圓抿住唇角看了旁側的桃玉一眼,眼皮垂落下去。

  “有。”

  辛夷抬眉,“為何沒有人給我?”

  兩個丫頭又是相視一眼,臉頰都有些詭異的紅暈。

  “郡王說,郡王妃最近忙累,每日都睡不夠時辰,就不要拿這些煩人的東西來打擾您了。”

  杏圓沒有明說,但她和桃玉那一副沒做賊卻心虛的樣子,還是讓辛夷的耳朵有點發燙。

  房里那點荒唐事兒,最是瞞不過貼身的丫頭,可傅九衢這么明著告訴別人,她忙著陪他睡覺所以沒有工夫處理百曉生的信件,這像什么話?

  她輕咳一下,“信呢?”

  杏圓道:“郡王都放在書房里。”

  “唔,明白了。”辛夷想到書房還有些心慌,連忙轉頭,顧左右而言他,“三姑娘呢,去叫她用飯。吃完我們就回府了。”

  桃玉應聲下去。

  辛夷慢慢起身,檢查一遍房里的手術器具和藥物,微微一笑。

  “鎖上門,走吧。”

  ··

  傅九衢今天回來得早。

  一回府就去了書房,許久沒有出來。

  辛夷回府先去換了身衣裳,再去灶上燉了阿膠烏雞湯,讓人送一盞去福安院孝順長公主,再親手盛一盞放在托盤里,端到書齋二樓給傅九衢。

  程蒼和段隋一左一右候在門外,看到辛夷齊齊行禮。

  “郡王妃。”

  成婚后,這二人對辛夷比以前客氣了許多,尤其是段隋,完全褪去以前那率直的模樣,再不會在辛夷的面前插科逗趣,甚至常常不敢抬頭,過多地注視她的容貌。

  男女有別,他們有所避諱,辛夷也客套有禮。

  “我有事找郡王,勞煩二位替我通傳一下。”

  程蒼怔了怔,上前替她推開門,“旁人需要通傳,郡王妃自然不用。”

  辛夷微微一笑,道聲謝便端著托盤進去。

  這個季節,天黑得晚,書齋二樓的采光很好,沒有像院子房舍一樣點燃燈火。

  光線氤氳一片,傅九衢就坐在靠窗的紫檀木大椅上,身姿慵懶閑適,看上去很是愜意。

  “九哥。”辛夷含笑走近,將托盤放在桌上,“我從藥坊里拿了上好的阿膠回來,給你燉雞,補補身子。”

  傅九衢連忙起身接住,再握了她的手過來,失笑。

  “阿膠不是女子養顏調經所用?給我補什么身子?你該端去給母親和福康才是……”

  福康公主是兩日前落的胎。

  為了不讓公主的身子留下后遺癥,辛夷很是花了些心思,可是小公主并不領情。

  肚腹里的胎兒沒了,親爹將她軟禁在臨衢閣里,守衛森嚴、如同禁足,有情人也無法見面,她悲從中來,成日以淚洗面,無論誰勸都不管用。

  傅九衢嘴上不說,但辛夷知道,那是他的嫡親表妹,哪能真的狠得下心?所以,這幾天也是盡心盡力地照看著。

  “放心吧,少不了你表妹的。只是她剛小產兩日,惡露未盡,眼下不宜服用補藥,倒是你……”

  辛夷說著,笑嗔他一眼。

  “阿膠養血調陰,對治療男子虛勞羸瘦也大有益處。”

  “虛勞羸瘦?”傅九衢覺得這句話有點不對味。

  辛夷點點頭,正色道:“男子服用阿膠自古有之,房丨事勞傷,透支精元,或因過于亢奮而致陰虧陽丨痿……”

  最后那個字她是含糊般說的,拖著嬌軟的尾音,身子便被傅九衢撈了過去,坐在他的膝蓋上。

  廣陵郡王一雙狼眼似笑非笑地盯住她。

  “十一說的話,夫君聽不大懂。你再說一遍?”

  辛夷一顆心怦怦直跳,回避般后仰,可環在腰上的臂膀卻越收越緊,她無力地癱在他身上,無辜地眨下眼睛。

  “我是認真的呢。”

  “我也是認真的。”傅九衢毫無預警地低頭,朝她壓了下來。

  “在娘子心里,我便是虛勞羸瘦,透支精元,陰虧陽損的人?”

  辛夷哭笑不得,“都火燒眉毛了,你還計較這個?手術在即,要好好將養身子才是道理。從今天起,再不許勞累,我也不會再陪你胡鬧……”

  “不要岔開話題!”傅九衢眼梢微撩,用力將她往上抬起,坐在自家腰上,這才淺淺一笑,耐著性子慢慢廝磨。

  “嗯……好些了嗎?”

  他沒再纏著要解釋,辛夷松了口氣。

  可轉念再想他問的是什么,臉頰不由一燙,身子登時僵硬起來,撐著他的肩膀便拒絕,“沒好。”

  “嗯?”傅九衢低頭,“疼?”

  “嗯。”

  “我幫你上些藥?”

  “不要!”

  他黑眸幽幽,亮得驚人,辛夷看一眼便心亂如麻,一邊笑一邊搖頭,避開他的觸碰。

  “說正事呢。你要不要聽大夫話的?”

  看她明明慌亂又故作鎮定的樣子,傅九衢掀唇,忍不住逗她。

  “聽。可大夫也不能阻止人家小夫妻恩愛吧?”

  辛夷嫌棄地瞪他,“恩愛也不是只有這一種法子。”

  傅九衢嚴肅地想了想,“還有什么法子?十一說來聽聽。”

  “比如……”辛夷把他的手臂拉上來,環在自己腰上,垂目輕笑:“沒有成婚的時候,你愛慕一個女子,思之若狂,但不會有親密接觸,只拉個小手,就很滿足,對不對……”

  傅九衢抬抬眉梢,眼底都是笑。

  “可惜人心不足。”

  辛夷盯住他,略帶幻想地道:“在我以前那個世界里,有一種偶像劇,就像你們的書生小姐的話本,由真人演出來,供人觀看。在偶像劇里,男女戀愛什么也不做也很讓人著迷……”

  傅九衢瞇了瞇眼,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怎樣的著迷?”

  辛夷思考一下,憧憬般微笑:“我以前很喜歡看偶像劇里男主擁吻女主那種劇情,很甜很寵,很欲,看得人心里甜絲絲的,臉紅心跳。”

  以前沒有談過戀愛,全靠幻想,辛夷也像別的小姑娘一樣,有過許多期待。但她覺得以傅九衢這個老古董的領悟能力是永遠也參不透的。

  “唉,可惜沒法同你一起看偶像劇……”

  她不無遺憾地搖了搖頭,聲音未落,后腦勺猝不及防地被傅九衢托壓下去,余下的話被他堵在唇間。

  霸道的、不留余地的吻,帶著他火熱的胸膛和策馬殺敵般的力氣一起欺壓過來,辛夷像一只柔弱的小貓被圈在他和書案中間。

  狂亂的心跳和呼吸,香甜得仿佛浸潤了整個書齋。

  辛夷的喊聲差點從喉頭滾出來,無法自抑。氣息里是他清冽的幽香,唇齒間是他溫柔而強勢地碾壓,她腦子漸漸迷糊,雙目緊閉,似嬌似哼,忘了原本要說些什么……

  “是這樣嗎?”傅九衢凝視著她,眼底有笑,是辛夷想要的那種天雷勾地火的激丨情后,又欲又寵的笑。

  辛夷看癡了。

  傅九衢卻伸手捏她臉頰。

  “可合了娘子心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