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428章 急急急
  窗外細雨,沙沙地響,白噪音將這個幽邃的雨夜勾出一片朦朧和寧靜。

  辛夷看一眼傅九衢的表情,把白喜帕拿回來,端端正正地放在床頭。

  “試試吧。”

  傅九衢抬眼:“……”

  這女子的神奇之處,就是總能說出別人不敢說的話。

  有些事情,原本彼此心知肚明就好,要怎么應付長公主,他也有的是法子。傅九衢不愿意讓她因為一張白喜帕產生屈辱感。

  當然,他不是完全不在意她以前或是他不在的日子,有沒有被別人擁有過,甚至稍稍設想一下,就心如刀絞,只是相對于計較這些,還是她最重要。

  “怎么了?”辛夷瞧他表情,笑道:“用我為你更衣嗎?”

  傅九衢笑了笑,在她臉頰上輕輕一捏,轉身走到喜臺前,將那個鍥了鎏金貔貅的銅質壺漏擺到喜燭之下。

  辛夷略微詫異。

  “你計時做什么?”

  傅九衢:“……”

  辛夷靠近端詳那壺漏,雙手環住他的腰。

  “嘖嘖,廣陵郡王歲數也不小了,對自己也不用那么苛刻吧?”

  傅九衢被她氣笑了,“你說什么?”

  辛夷:“計時就……大可不必吧?”

  傅九衢明眸微瞇,浮出一抹笑意,冰涼的手指輕輕順過她腮邊的發,“總得讓你知道你丈夫的本事?”

  辛夷愣了愣,看著眼前這張俊艷白凈的臉,禁不住笑。

  “那萬一要是不中用呢……”

  呵!傅九衢一聲輕笑,兩只眼睛深深盯著他,“那你給爺瞧好了。”

  辛夷低低發笑,正要再調侃她兩句,人已被攔腰抱起,順勢傾壓在那大紅的軟榻上。

  馥郁的幽香,浸染了整個喜房,紅燭氤氳出一室溫馨的光芒。

  “十一。”傅九衢輕輕拂動她垂下的長發,看著這一朵青澀帶露的花骨朵,仿佛誘惑般輕聲:“榻上的書,你看了嗎?”

  “書?什么書?”

  辛夷稍稍一愣,看傅九衢星眸帶笑,一張俊臉老大不正經的模樣,這才想起方才給他收拾了那本原本在看的書。

  “沒有。”她搖搖頭,傅九衢已伸手將書拿過來,垂眸道:“你也沒有母親,師母大抵也不會同你說起那些事情……”

  辛夷錯愕地看著他,慢慢翻開那本封皮上什么字都沒有的書,差點笑得被送走。

  古人真是有趣,還有專門教人閨房之事的書籍,想來廣陵郡王是覺得她一無所知,準備讓她提前溫習一下,免得到時候嚇住,這才故作不經意地把書留在榻上……

  辛夷憋住笑,將書丟開,眼睛彎了起來。

  “九哥有什么不懂的,大可以問我。我好為人師,定是不吝賜教……”

  傅九衢被她那明顯取笑的表情弄得尷尬又氣惱,只手抓住她的手腕,緩緩湊近,“辛大夫既然好為人師,那教教我可好……”

  “九哥想學什么?”

  “用兵之道。”傅九衢一字一頓的聲音,混著沐浴的幽香和滿屋的旖旎,瞧得辛夷臉頰微熱。

  “這個不會。我只會馭夫之道。”

  “也可!本王任你駕馭。”

  傅九衢只手扶住她的腰,突地翻轉過身,辛夷笑容尚未收住,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人已趴在了他的身上。

  四目相對,她臉上的紅潤很快蔓延到耳根,脊背,整個人好似都臊了起來。

  她窘迫又緊張,推開她想下來,卻被傅九衢鉗住手腕往身上一帶,牢牢地禁錮。

  “在皇城司,說大話是要挨罰的。”

  辛夷滿臉通紅,“怎么罰?”

  傅九衢聲音喑啞低沉,“你是我的妻子,只當是用些與別人不同的法子,好好收拾一番……”

  毫不掩飾的目光里寫滿侵略,辛夷沒由來的身子發緊,幾乎不敢直視這一番折騰后傅九衢敞開寢衣后那一身的腱子肉。人人都覺得廣陵郡王身形修長削瘦,可有一種人真是天生的衣架子,穿衣顯瘦,身材也有,寬肩勁腰,無處不魂消……

  更何況他長年練武,從無懈怠。

  傅九衢黑眸一眨不眨地盯著她,掌心從她肩膀撫下,云羅寢衣順勢滑下。

  “你不肯教我,那爺便要教教你了。”

  辛夷:“是我班門弄斧了,郡王常年和蔡小侯爺混跡酒莊瓦子,自是比我懂得多。”

  “混賬東西,盡是胡說。”傅九衢雙眼帶笑,高貴文雅的皮相下仿佛蟄伏著一頭又兇又狠的獸,雙眼灼灼如火,一個翻身面向她,欺壓下來。

  辛夷微微打顫:“九哥……”

  傅九衢沒有回答,喜帳被一把扯落,流蘇受到驚嚇般輕輕搖動。

  喜燭的燈芯微微一顫,映得帳中的新娘子嬌靨無雙。

  傅九衢今兒是沒少飲酒的,但他酒量一向不錯,從不會讓自己醉,更何況是這樣的日子。但這一刻,眼前雪肌玉顏,著實醉人。他再無停留,也再沒有足夠的定力……

  “十一。”

  呼吸火一樣熱,他寸寸淪陷。

  “乖,一會就好。”

  傅九衢不是純粹的武人,更不是粗人,但辛夷發現在這種事情上,男人做事真和修養道德無關,艷冠天下的廣陵郡王,孟浪起來竟是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

  有那么一刻,辛夷甚至想大罵策劃“人設騙人”。

  這個哪里是她認知以內的那個廣陵郡王?他根本就是一頭狼,什么克己守禮全被丟到九霄云外。這里成了他一個人的戰場,她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他征伐的領地。一個軟若靜水,一個堅如磐石,甫一撞上便是天雷地火,無法收場。

  辛夷恨不能昏過去。

  ··

  臨衢閣里無人入睡。

  郡王和郡王妃要水幾次,外面的人清清楚楚。

  五更天后,終是沉寂下來。

  辛夷剛剛闔上眼睛,蜷縮在傅九衢的懷里睡下,天邊一道驚雷炸響。

  她猛地睜眼。

  窗外的雨嘩啦啦的下,比入夜時更大了幾分。

  傅九衢沒有睡,低頭朝她看來。

  喜燭下,二人的面孔朦朧得如帶了一層濾鏡。

  “幾更了?”

  辛夷倦乏地問。

  一出口才發現喉嚨疼痛。

  “還早。”傅九衢下意識撩開帳簾,望一眼喜燭下的壺漏。

  這時,走廊上傳來腳步,程蒼輕輕叩門,聲音低沉。

  “郡王,急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