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418章 誑言
  寂無輕唔一聲,好像沒有聽明白辛夷的意思,雙眼清澈地看著她,溫和、信任,也充滿了疑惑。

  “小娘子不妨直言?”

  辛夷面前這雙善良的眼睛,突然覺得自己真是一個大壞人。

  “阿彌陀佛。”

  她在內心對菩薩懺悔一下,這才平靜地對寂無道:

  “寂無師父看今日天氣如何?”

  寂無看一眼窗外明媚的陽光,“晴空萬里。”

  辛夷:“今兒下午會突降驟雨,進而狂風大作。這場雨一來,天象劇變,暗無天日,晝夜不分。待到半夜方休……”

  寂無訝異地瞪大雙眼,幾乎不敢置信。

  “小娘子竟然會卜天象?司天監可沒說會有狂風驟雨呀?不然為何為你們定下明日的婚期?”

  辛夷輕輕一笑,“九哥沒有告訴師兄,八月初十的婚期,是他自己定下的嗎?”

  寂無搖頭。

  這小兩口一個比一個難以琢磨。

  自己在他們面前莫名變得有些癡傻了。

  他怔愣一下,又溫聲笑開。

  “那小娘子讓我來,是要我做些什么?”

  辛夷微垂眼皮,正色道:“八月初九,寂無師父在寺里誦經作法,拜懺祈福時,忽得佛祖感召,得知天象異變,掐指一算,是兇相示警——”

  寂無像被雷劈一般,愕然不動。

  辛夷又是一笑。

  “寂無師父乃是得道高僧,慈悲為懷,得聞兇兆后,當即告之世人——開封府有小兒夜啼,得罪了鬼母……鬼母尚未度化,以人間小兒為食,但凡家中有出生不足半月的男嬰或即將臨盆的婦人,須到大相國寺避難三日,待三日后,鬼母度化,頓悟前非,成為諸天護法之一的鬼子母神后,此兇煞方才過去……”

  “……”

  寂無看著她。

  一直看著。

  看她侃侃而談,煞有其事的樣子,眼睛都不會眨了。

  辛夷道:“寂無師父有清規戒律,這么做,屬實讓你為難……所以,師父若是同意,九哥自會讓寺中沙彌幫你打掩護。當然,你也可以拒絕,只須為我保守秘密就是。”

  寂無就不是那種“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的假和尚。

  他一向遵守戒律,說謊便是誑言,更何況還是借由佛祖撒謊?

  “小僧不懂,小娘子為何要撒下這等彌天大謊?”

  辛夷想了想,微微一笑。

  “我眼下不能告訴你。我只能說,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保護我想保護的人,懲罰那些心懷惡念的狂徒。正如寂無師父想要保護狄大將軍一樣……”

  寂無沉默。

  辛夷幽嘆一聲,慢慢起身。

  “求到師父頭上著實是萬般無奈,但寂無師父有自己的堅持,我們也不便勉強,只得另尋他法了……告辭。”

  看她行禮轉身,寂無突然揪住眉頭。

  “小娘子留步——”

  辛夷微微一笑,轉身朝他眨了眨眼睛。

  “寂無師父是想通了嗎?”

  寂無苦笑,“小娘子不是早料到我會同意嗎?”

  辛夷笑著坐了回去,淡淡道:“我沒有那么想,只是九哥說你是心懷悲憫之人,一定會同意,而且……”

  她盯著寂無,認真地道:“茲事體大,找旁人,又怎會有找師兄放心呢?”

  寂無溫聲而笑,搖了搖頭。

  “你就別再臊我了。阿九是怎么樣的人,我十分清楚。他呀,能把我算計上,是一點都不會手下留情的。”

  辛夷彎起唇角笑得俏皮,“自己人嘛,就是拿來利用的。”

  寂無起身,雙手負在身后走到窗邊,靜默看天。

  好半晌,他方才回頭。

  “小娘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謀略深遠……小僧就不再多問了。既是懲惡揚善,亦是順應天理,君子之行。小僧愿意相助。”

  辛夷上前,朝他深深行禮。

  “多謝寂無師兄成全!”

  “只是這天,當真會下雨嗎?”他又瞇起眼睛,“若是不下,那小僧……”

  辛夷玩笑道:“九哥說了,如若不下雨,他便連夜派人送你出京,回姥姥山里再躲上三年五載,就不會再有人知曉此事了……”

  寂無:“……”

  “你們這是把小僧架到火上烤了呀。”

  辛夷噗聲淺笑。

  “九哥才舍不得烤他的師兄呢。九哥說了,這是大師一世修行的善緣。從今往后,這天底下,再沒有比你寂無大師的修行更為高深的和尚了。你啊,以后就是天下第一和尚啦。”

  寂無垂目,一聲佛號。

  ··

  辛夷那天傳到春煦巷的信件,很快被人取走,到了周憶柳的手上。周憶柳再沒有給百曉生復信,但辛夷相信,她已經把百曉生的話聽入了心里。

  那么眼下的問題就是……

  周憶柳會生下一個小皇子嗎?

  答案當然是,不可能。

  一來趙禎本就沒有兒子,不然也不會輪到趙宗實繼位。《汴京賦》并沒有逆天改命,替趙禎圓上這個遺憾,更不曾試圖改變歷史,能讓趙禎添兩個無法查明血緣關系的私生子,已然是策劃大發慈悲了。

  二來周憶柳早就打定了主意要“貍貓換太子”,哪怕自己生不出兒子來,也一定會將別人的兒子奪為己有。她既然連八月初十這個日期都已經想好,怎么會沒有相好人家呢?

  只等明日廣陵郡王大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長公主府,她就會有所行動……

  這兩日,皇城司將有小兒的人家都摸排了一遍,但辛夷覺得這不夠,得造出聲勢來,讓開封百姓甚至天下百姓都一同參與到“關注男嬰”的事件里來……

  神神鬼鬼的異事,最容易引人注目。

  廣大的市井百姓才是最好的偵探……

  誰家媳婦生了兒子,能瞞得過街坊四鄰?

  誰家的兒子“被鬼母吃掉了”,不會引來議論?

  與其讓皇城司去查,不如布下天羅地網,等她來投。

  ··

  辛夷在大相國寺請了一個上上簽,趁著天色尚好,趕緊坐上驢車回驛館。

  紅玉什么都沒有問,比來的時候更沉默了幾分。

  驛館門口,辛夷看到一個婦人帶著幾個丫頭,剛剛落轎下來,官媒人從館里迎上來,叫她“魏夫人”。

  辛夷怔了怔,趕緊讓杏圓扶自己下去,前去行禮。

  “給魏夫人請安。”

  魏氏是狄青的妻子,也是傅九衢請來的“全福太太”。

  民間婚俗,在婚禮上,須得有“上有父母、下有兒女,夫妻恩愛,兄弟姐妹和睦相處”的那種福氣婦人來照料,大婚前為新娘掃轎,大婚日為新房撒帳,據說如此便可以為新婚夫婦帶來好運。

  “快起來,小娘子快起來。”魏氏笑容可掬地看著辛夷,盡管她身形稍稍發福,但面相溫和,眼帶善意,一看便是容易親近的人。

  而且,魏氏很細心。

  她心知辛夷的眼睛不好,上手便扶住她的胳膊,親昵地道:

  “咱娘倆就不用外道了。走吧,我扶你進去,邊走邊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