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免費全文閱讀 > 第330章 反抗與成全
  王旗獵獵翻云起,雷鼓齊鳴聲震天。

  一轉眼,仿佛烽火連營就在眼前。

  傅九衢一把抓住辛夷的手,緊緊地握住。

  “十一。”

  辛夷扭頭看著他。

  傅九衢雙眼里有細碎的笑容,在天光的映照下絕艷而美好,盡管這是一張又黑又瘦的臉,卻無法掩蓋那濃烈的情感,就像流水望見江河,堅定得令人窒息。

  “不用怕他!我定能帶你出去。”

  傅九衢半擁著她,輕拍寬慰。

  “儂智高不是庸人,他懂得審時度勢……”

  “嗯。”辛夷望著四面八方滾滾而來的儂兵,一瞬間心如刀割,疼痛得呼吸仿佛都在吃痛——

  她微笑著與傅九衢十指交纏,“好。我都聽你的。”

  ·

  密林茂盛得遮天蔽日,天光不顯,白日卻仿佛黃昏。

  “呵!”

  一聲清冽的嘲笑,儂智高騎著一匹黑色的駿馬從山林里徐徐行來,馬蹄濺落草地,踏踏作響。

  四周驟然寂靜,儂兵自動讓到兩側。

  儂智高一身紫金錦袍大裘披風,黝黑的臉陰寒冷冽,他原就生得比普通男子更為高大,又居于大南國的食物鏈頂端,一眼望去那威儀堪比帝王。

  “大膽賊匪,當街劫走我的人,我倒要看看,你是有幾顆腦殼夠砍。來人……”

  他招呼左右。

  “將人拿下!碎、尸、萬、段!”

  傅九衢一手勒住馬韁,一手摟住辛夷,馬匹在原地轉了兩圈這才穩住,冷聲一笑。

  “儂首領就這么招待客人的?”

  儂智高眉梢一挑。

  一雙深目慢慢地瞇起,半晌,長笑出聲。

  “我道是誰人如此大膽,竟敢在我儂寨劫人,原來是廣陵郡王。哈哈哈哈哈,幸會,幸會!”

  傅九衢淡淡地道:“我家十一這些日子承蒙儂首領照顧,沒有知會一聲就將人帶走,得罪了。”

  “哈哈哈哈哈。”

  儂智高將手上大刀干凈利落地舞出一個花式。

  “廣陵郡王若是來我儂寨作客,智高定然設宴招待。但要帶人走,只怕要問過我手上的大刀了。”

  傅九衢環視一眼山林里密密麻麻的儂兵,眉梢一揚。

  “儂首領這么做,是準備與大宋翻臉了?”

  “翻臉也是拜你們所賜!”儂智高面露冷色,“你們宋人一個兩個談來談去,都只會放嘴炮,沒有一個真心實意的人。罷了,你們不讓我好過,我又何必枉做低小?”

  儂智高緩緩舉起大刀,指著傅九衢冷冷沉聲。

  “廣陵郡王,把人放下,我饒你一命。否則,別怪我不給大宋皇帝的臉面了。”

  “休想!”

  傅九衢端坐馬上,雖然喬裝后的臉黑瘦平常,但腰背筆挺,目似朗星,身居敵陣卻不見一絲慌亂,那模樣盡顯卓爾不群,氣勢逼人。

  “鹿死誰手,尚未可知。儂首領的狠話未免放得太早!”

  “哈哈哈!”儂智高挑挑眉梢,笑得狂妄而放肆。

  “廣陵郡王,這里不是大宋京師,不是皇城司所在,我要殺你,不會比捏死一只螞蟻難上多少……”

  “哦?是嗎?”傅九衢雙眼閃動著嗜血的寒芒,攬住辛夷的腰,緩緩拉開長劍,手背上的青筋隱隱浮動。

  “來!”

  冷風呼嘯而過,傅九衢原地不動,冷靜地看著涌上來的儂兵,眸色清冷如水。

  山林土丘上,儂智高的雙眼在慘淡的天光里,微微瞇起,鷹隼一般掃過傅九衢,視線慢慢落在了他護在懷里的辛夷身上。

  “辛娘子。”

  儂智高突然拔高的聲音,穿破山林和人群,回蕩在眾人耳側。

  “跟我回去,我便娶你做婭姬,封你為大南國王后!”

  傅九衢指尖泛白,冷笑森森。

  辛夷嘲弄一般盯住儂智高,指尖捏住傅九衢的胳膊,搶在他前面開口。

  “你看我是貪生怕死愛慕虛榮的人?”

  儂智高雙眼一寒,透過人群朝她看來,那目光宛如鋒利的刀子,要將她刺穿。

  然后,在無數人的目光中,他手指摩挲般緊握刀柄。

  “拿下!”

  儂智高的聲音沙啞喑暗,像一把破碎的琴,明明已經占盡上風,臉上卻看不出絲毫屬于勝利者的歡悅。

  “殺!”

  儂兵如洶涌而至的潮水,向傅九衢和辛夷二人逼壓而來。

  傅九衢一揮長劍,將辛夷護在身前,一張臉凜然生寒,風姿卻不減半分,氣場強大得仿佛沒有人可以將其撼動……

  他一個人就是一支隊伍。

  一個人就可以開辟一個戰場。

  他殺紅了眼。

  辛夷看紅了眼。

  在狼奔虎突般的廝殺里,辛夷順勢抽過一把儂兵的標槍,眼明手快地為傅九衢打輔助,兩個人一言不發卻配合得十分默契。

  一群群儂兵撲上來,又一個接一個的倒下。

  因為儂智高要封辛夷為王后,儂兵對辛夷多少有一點顧忌。后面的人,踩著前面的尸體和鮮血,腳步越來越遲疑,看著殺瘋的傅九衢,雙腳甚至不聽使喚地戰栗……

  儂智高站在戰局外,目光森然冷冽。

  “廣陵郡王,你真的要血濺當場才肯放手嗎?”

  傅九衢冷冷扭頭,一抹鮮血自他指尖的劍身蜿蜒而下,連同雙眼似乎都燃燒了起來。

  “血濺當場,我也不會放手。”

  儂智高抿住青白的嘴唇。

  “那我成全你。”

  說罷他淡漠地掉轉馬頭,緩緩地閉上雙眼,聲音清冷地下令。

  “若有反抗,亂刀砍死!”

  “得令!”儂兵舉起武器,山呼吶喊。

  “大王有令,宋人若有反抗,亂刀砍死!”

  “亂刀砍死!!”

  “慢著!”辛夷看一眼傅九衢身上的傷,突然開口大喊,“儂首領如果當真要成全,可否先回答我三個問題?”

  儂智高慢慢地回頭。

  辛夷身上那一件雪白的裘氅濺上了星星點點的血跡,看上去狼狽不堪,但她的雙眼依舊晶亮、平靜,就像不知道他方才的誅殺令意味著什么一般。

  儂智高冷笑。

  “死在眼前,你還有閑心問我的問題?”

  辛夷道:“死我不怕,但我不想死不瞑目,請儂首領成全!”

  儂智高低低一笑,“那我先問你一個問題。”

  辛夷:“你說。”

  儂智高雙目寒冷,平靜地問:“你今日離開楠臺前,我對你說的最后一句話,是什么?”

  辛夷一怔,抿唇不答。

  儂智高當時說的是“不要貪玩,天黑前回來。”

  辛夷思忖片刻,幽幽一嘆,“儂首領兒女雙全,嬌妻美姬無數,實在犯不著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儂智高看她這樣的表情,知道她當時聽見了,只是不想回答而已,不由一笑。

  “相處數月,我可有勉強你半分?”

  “不曾。”辛夷實話實說。

  儂智高嘴唇冷抿,“那你這么不乖,我捉你回去痛打一頓,對是不對?”

  “……”

  辛夷沉默看他,平靜地對視片刻,“換我問了吧?”

  儂智高漫不經心地將大刀換了一個方向,牽著馬繩往前幾步。

  “你可以問,答不答在我。”

  “好。”辛夷突然道:“是不是我跟你回去,你就會放了他?”

  儂智高目光怔忡,遲疑了片刻,“會。”

  “不,你不會。”辛夷冷聲道:“你處心積慮要與宋廷交好,按說是不會輕易與大宋撕破臉的,廣陵郡王的身份你很清楚,當真殺了他,你歸附大宋的希望,就算是徹底破滅了。但你一再對他痛下殺手,我不理解,這是為何?”

  儂智高輕笑,“男人殺情敵,搶女人,不是天經地義?”

  “你不是不顧大局的人,你對我更沒有愛得那么刻骨。”辛夷沉聲反駁,凝視著他的臉,卻不再追問,而是話鋒一轉。

  “第二,大理世子的死,與你有沒有關系?”

  儂智高冷眼看她,沉默一下笑道:“籠絡南方諸司小國,共抗大宋,是我所愿。大理世子一死,大理勢必與宋結怨,對我有利。”

  他毫不避諱地承認這件事,讓辛夷略微詫異。

  但腦子里的某些細節也因此變得更為明朗。

  “段世子身邊侍衛眾多,驛館里還有禁軍把守,要殺她且不被人發現,可不那么容易……”

  儂智高:“所以她死于蜜陀僧。”

  辛夷:“除非你有內線……”

  兩個人幾乎同時出口,說罷都望著對方。

  辛夷篤定般冷笑,接著又是一句,“眾所周知,段世子死前迷戀張巡,而張巡當年正是失蹤在昆侖關,你的地盤…………儂首領分明認識張巡,提起他來,卻避而不談……”

  儂智高道:“你想說什么?”

  辛夷一字一頓,“張巡是不是你的人?是你策反了他……還是有他的把柄在手上?”

  “笑話!”儂智高沉下臉色,不冷不熱地戲謔:“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張巡好歹是你的前夫,你有了廣陵郡王便要治他于死地,狠心地給他一個通敵叛國的罪名?”

  辛夷勾起唇角,不答反問:“最后一個問題,我脖子上的金娃娃,你拿到哪里去了?為什么要拿它?”

  儂智高哈哈大笑:“因為窮。”

  再窮的國王也不會窮到稀罕一小塊金子。

  在這些日子里,辛夷為了拿回那個金娃娃,對儂智高說盡了好話,同他斗智斗勇,但始終沒有將娃娃要回來。

  儂智高可以給她珠寶布匹,從不論價值高低,就是不肯歸還金娃娃。

  她那時便有疑心,那不是一個尋常的飾品。

  今日再聯想整件事情的種種,她越發覺得此時不單純……

  “是不是與張巡有關?是不是張巡想要傅九衢的性命?”

  儂智高尚未開口,突然,嗖的一聲。

  一支冷箭從密林射丨出,沖傅九衢頭部而來。

  “九哥小心!”辛夷破聲尖叫。

  傅九衢反應敏捷,轉頭避開,一劍劈開箭矢。

  那箭斷成兩截,偏離了方向,箭尖直直地沒入樹干,看得辛夷汗濕額頭,臉色蒼白一片,嘴唇登時褪去了血色。

  “儂寨里的人不愛用箭……”

  辛夷話沒有說完,耳畔又是一道破空聲。

  她來不及反應,已被傅九衢摟入懷里,按在身前。

  “儂智高。”傅九衢雙手掐住她的腰,朝密林里冷聲一笑。

  “我敬你好漢,真刀真槍與你拼殺,你卻偷放冷箭,算什么英雄……”

  嗖!

  嗖!

  嗖!

  冷箭一支接一支,穿透叢林,直往傅九衢和辛夷的身上招呼,全是致命的殺著。

  儂智高臉色猛地一變,“要活口!”

  “殺!殺啊!”

  儂智高的呼叫被一陣驚天動地的喊殺聲掩蓋。

  他怔忡間扭頭一望,只見山林呼嘯顫動,仿佛有千軍萬馬殺將過來,嘴里全是齊整整地高呼。

  “保護大王!”

  “保護大王!殺傅九衢!”

  又是一支冷箭擦著辛夷的耳邊飛過去,“鏗”地一聲,碰在傅九衢的劍上。

  辛夷大喊:“九哥,你沒事吧?”

  “抱緊我!”傅九衢摟住辛夷,雙腿一夾馬背,想從亂軍中沖出去,馬兒卻撕心裂肺的慘叫一聲,接著便發狂地往前疾奔,沖向山崖。

  辛夷吃驚地側目。

  只見馬背上鮮血淋漓。

  “馬兒中箭了。”

  聲音未落,那匹馬在疼痛中騰身而起,又迅速墜落,抽搐般滾入山間,將馬背上的兩人重重地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