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番外 > 第160章 姨母的禮物
  汴京最大的寵物市場在大相國寺附近,離長公主府不遠。

  辛夷帶著良人和非要隨行的小三念,趕著驢車從馬行街出來,一路往大相國寺去。路上行人如織,說說笑笑,她又找到“汴京游”的快活。

  到了寵物集市,她將驢車停好,火急火燎地直奔貓市。

  小貓很多,一個比一個軟萌可愛,三念瞧得雙眼晶亮,幾乎挪不動步子。辛夷打量這個寵物市場,笑著催她。

  “快點,我們要給你傅叔選貓呢。”

  “我來選,我來給傅叔選。”

  “好,你選——”

  辛夷話音未落,隱隱的第六感讓她條件反射地抬起頭,往左側的過道看了過去。

  那里有一束目光正在盯視著她。

  是周憶柳,身側跟著一個小丫頭,手上拎著個竹籠,里頭裝著一只小貓,正是辛夷想要的那種,虎頭虎腦,丑萌丑萌的,那長相就是一個移動的表情包。

  辛夷眼睛微微一亮。

  “三念,張娘子。”周憶柳率先招呼,朝辛夷款款走來,“你們也來買貓嗎?”

  辛夷遲疑一下,微笑著輕嗯一聲,捏了捏三念的小手。

  “叫姨母。”

  三念有些日子沒見周憶柳了,比在長公主府那時生疏了一些,聞言小丫頭脆生生喚一聲“姨母”,又縮回了辛夷的身邊,貼得她緊緊的,拉著她的衣角,十分親近和依賴。

  周憶柳眼瞳微暗,微微一笑,“有看中的貓么?”

  辛夷尚未說話,三念便竄出來指了指周憶柳手上的竹籠,“三寶喜歡姨母籠子里的小貓,它好可愛呀。”

  周憶柳啞然。

  怔了怔,提起籠子看看,笑盈盈地道:“是嗎,我們三念真會挑選,這只貓乖巧柔順,姨母也很喜歡……”

  三念小小的手指頭不安地揪著辛夷的衣裳,聲音小小的,“那姨母把小貓送給三寶,好不好?”

  周憶柳顯然沒有想到三念會直接開口,一時沒有回答。

  辛夷看她表情,伸手在三念的小腦門上輕輕一點,“你呀!娘怎么教你的?君子不奪人所愛……怎么能向別人討要……”

  “姨母不是別人。”三念仰著頭,偷偷瞄一眼周憶柳,“姨母,三寶說得對不對?”

  辛夷:……

  這小三念讓周道子給教的,古靈精怪的,腦子當真是鬼得很,這不是讓周憶柳下不來臺,非把貓給她不可么?

  不肯給,那姨母豈不是就成了“別人”?

  辛夷笑道:“小周娘子,你不用管這小丫頭,我們再去市場看看,再看到別的,她就不喜歡這個了。”

  “才不會呢,我就喜歡姨母的這一只。”

  周憶柳看一眼三念,猶豫片刻,蹲下身子看著她,“三寶,我們再去挑一只別的好不好?三寶看上什么樣的小貓,姨母都給買。”

  三念皺著小眉頭,看著籠子里的貓。

  “姨母,三寶就想要這只……”

  周憶柳和身側的丫頭對視一眼,些許尷尬地搖頭。

  “這只姨母不能給三念,咱們換一只好不好?”

  “為什么?”三念不解地嘟嘴。

  周憶柳突然紅了臉。

  她沒有說話,身側的小丫頭卻忍不住了。

  “嗐,這有什么不好說的。三姑娘,長公主殿下抬舉小周娘子,以后咱們長公主府,要多一位如夫人了。這只小貓不是買來的,是聘來的,我們早就許了貓主人家的聘禮,今日剛滿雙月,長公主讓我們來接回去。”

  小丫頭說得笑意盈盈,卻難掩語氣里的羨慕。

  說罷,又瞄一眼滿臉緋紅的周憶柳,“長公主向來不高興九爺養貓,這次為了小周娘子,算是松了口,讓小周娘子趕在九爺大婚前帶著貓入住臨衢閣,做九爺的通房大丫頭……等曹大姑娘過門以后,咱們小周娘子呀,便要抬為側室,做府上的如夫人了。”

  宋人養貓,是有“聘回家”的說法。若是看中別人家的小貓,要準備糖,或是鹽、或是一尾魚,再用柳條串起來送到貓主人家里,算是聘禮。

  換而言之,宋人養的貓已然是家庭成員的待遇,側面映襯的便是周憶柳的身份。

  如夫人,側室是好聽的說法,其實仍然是妾。

  但是這只貓卻宣示了她的不同。

  長公主準許周憶柳帶著貓,趕在曹大姑娘嫁入長公主府前入住臨衢閣,與其說讓她做傅九衢的通房大丫頭,配合九爺“練習大婚技巧”,不如說是給曹漪蘭在五丈河鬧的那件事給長公主府帶來的綠帽笑話最有力的還擊。

  長公主不想吃這個暗虧。

  對此,曹府定然是敢怒而不敢言。

  從另一個層面,又巧妙地平衡了張家對兩府聯姻的怨氣。

  不會看的人,看到的是個香艷故事。

  會看的人,看到的是前朝后宮的手段和傾軋。

  那么,這個人不論是周憶柳,還是王憶柳都只是一顆棋子罷了。

  這只貓,不論是黑的,白的,丑的,美的,也是棋子。

  辛夷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兒。

  因為她的計劃,落空了。

  傅九衢已經有一只丑貓了,她再送一只給他,還有什么意義?

  “三念,姨母送個小禮物給你。”周憶柳從脖子上解下一個小小的玉牌,掛到三念的脖子上。

  “喜歡嗎?”

  三念戀戀不舍地看一眼貓兒,沒有說話。

  辛夷看向那個玉牌,笑道:“小周娘子,這禮物給孩子過于貴重了。”

  周憶柳搖頭:“不會的,姨母給外甥女禮物,再貴重都不重。”

  “三寶。”辛夷見三念不說話,拽了拽孩子的胳膊,“姨母和你說話呢?”

  三念低下頭,輕輕嗯一聲,原本興高采烈的小臉,不知為何就耷拉下來,人也變得乖巧了許多,解下脖子上的玉牌,塞回周憶柳的手上。

  “姨母的東西,三寶不能要。”

  又回頭看辛夷,“娘,我們走吧,里面還有好多貓貓。”

  “好。”辛夷笑著摟了摟三念,朝周憶柳略略行個禮,“那我們先恭喜小周娘子,到時候請酒,我讓三小只過來給姨母添妝。”

  “多謝。”周憶柳微微一笑。

  “那我們看貓去了。再會。”

  “再會。”

  等周憶柳去得遠了,辛夷才低低地批評三念,說她方才的行為不對,在別人猶豫和為難的時候,不應該反復糾纏……

  三念嘟著個嘴巴,一言不發。

  貓市里面也有許多的貓,丑貓也有。

  辛夷沒了那心情,一只也不想再買了,但她見三念方才喜歡,便耐著性子陪她——

  然而,各式各樣的貓兒看過來,三念一只都不要,也不說話,不理辛夷,小身子僵直著,不知道在想什么。

  “嘿,耍小脾氣了?”

  辛夷和良人對視一眼,低頭笑著問三念。

  “貓咪還要嗎?不要我們就回家嘍?”

  “不要了。”三念仍是氣鼓鼓的。

  辛夷暗嘆一聲,笑道:“你在生娘的氣嗎?娘不是在訓你,是在教你為人處世的道理……”

  “我不是自己想要那個貓貓。”三念突然氣哼哼地抬頭,看著她道:“三寶是見娘喜歡,這才向姨母討要的。”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