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番外 > 第139章 無價之寶
  玉鐲晶瑩剔透,無雜無斑,色澤均勻,柔和雅致。

  辛夷不懂玉,卻能看出它價值不菲。

  “這……會不會太貴重了?”

  “不貴。”曹翊輕輕握住她的手,“你戴著十分好看。”

  這陣子的手霜沒有白用,本就白皙的玉腕,如玉般雪白柔嫩。

  在翠色玉鐲的點綴下,更是嬌美得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曹翊忍住了心下不合時宜的齷齪想法,松開她的手。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只管吩咐。”

  辛夷低頭看了看腕上的鐲子,眉尖一蹙,遲疑片刻便浮上笑意,道一聲謝。

  “大人物不用親自動手,坐在這里指揮便好。”

  “在你面前,沒有大人。”曹翊真誠地微笑,“叫我恒齊。”

  辛夷沉吟一下,噗聲笑開。

  “不好意思,我叫不出口,習慣了,大人。”

  曹翊沒有勉強她,見安娘子在門口來看了兩回,知道她有事要忙,便放她自去了。

  ~

  卯時,炮仗聲再次噼里啪啦地響起,張家村的老老少少,當初和辛夷關系要好的以及說得上話的,都來恭賀。

  錦上添花者多,辛夷笑著謝過大家,招呼眾人去內堂坐。

  開藥鋪不像開飯館酒樓,可以歡迎別人常來惠顧,禮數到了,便也只能客套一下。今日的晌午飯是安娘子安排好的,擺了三桌,在盈樓里請了個得臉的廚子過來,很盡心意。

  張家村人看如今的辛夷,都有一種找不出她昔日模樣的感覺。

  一念什么時候走過來的,辛夷沒有注意到,直到小屁孩堵住了她的去路,一臉嚴肅地看著她。

  “我有話同你說。”

  辛夷挑挑眉,“什么事,我這邊正忙……”

  “不耽誤你多久。”

  一念說完便走在了前面。

  辛夷愣了愣,好笑地跟著他走了過去。

  一念進了臥房,后背抵在書案邊上,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辛夷。

  辛夷被一個小孩子審視,哭笑不得。

  “想說什么,你就說,我忙著呢。”

  一念抿抿嘴,“你不喜歡傅叔了嗎?”

  辛夷怔了怔,看孩子神色嚴肅的模樣,一時不知道怎么開口。

  大人喜歡把孩子當成孩子,但孩子自己不會這樣認為。

  更何況,她家這三個孩子都十分敏感。

  辛夷覺得可能是自己和曹翊的事情對孩子造成了困擾,即使三個都不是她親生的,她仍是有必要安撫。

  “一念。”她彎下腰,平視一念的眼睛,“我沒有喜歡過你傅叔。當初那么說,只是情急之下的胡說八道,你不要放在心上。”

  說著,她摟了摟一念的肩膀,“抱歉,我騙了你。”

  一念退開兩步,抿著小嘴看她。

  “你喜歡曹大人嗎?你要嫁給他嗎?”

  辛夷眉頭蹙起,聽到旁側窸窸窣窣的聲音,這才發現不知何時,三念和二念從簾子后面鉆了出來,想來他倆早就“埋伏”在這里了。三個人、六只眼,齊刷刷地盯著她。

  “喜歡。”辛夷看著三個孩子,“曹大人很好,我喜歡他。”

  “娘……”三念眼神忽地黯下,不待辛夷說完便撲過來,緊緊抱住她的雙腿,“你嫁給曹大人,是不是就要給他生小寶寶了,你是不是就不會再要我們三個了?”

  “娘……三寶不乖嗎?”

  “乖的。”

  辛夷心里莫名泛起一股子酸澀。

  她摸三念的頭。

  “我喜歡曹大人,但還沒有想過要嫁給他。”

  她的婚姻觀念很難和孩子說得清楚,默默從三張小臉上一一看過去,面帶微笑,然后坦然地道:

  “喜歡一個人呢,就是一種情緒,是我們人類對美好事物的天然欣賞……但嫁給一個人呢,卻是歸屬,是捆綁一生的諾言。娘現在很欣賞曹大人,但還不想同他互為歸屬,許下一生諾言……”

  三念愕然看著她。

  一念和二念也是懵然不懂。

  辛夷眼窩帶笑,看著三小只。

  “總之,你們不用擔心什么,莫說我現在不想嫁人。即便將來真的要嫁,也不會不管你們的……”

  三念:“你發誓!”

  小孩子太沒有安全感了。

  辛夷嘆息一聲,舉起手指,“我發誓。”

  三念是個好哄的孩子,當即便開心起來,抱著她繞圈圈,“娘,我也喜歡曹大人,但是我還是更喜歡傅叔……”

  二念點頭,附和地拔高聲音,“要是娘能嫁給傅叔,就好了。”

  一念默默地看著弟弟和妹妹,然后走上前去,將他們纏著辛夷的小手拉開。

  “娘去忙吧。我看著他們,不添亂。”

  辛夷好笑地揚眉,打趣他道:“那大哥還有別的吩咐嗎?”

  一念揪起小眉頭,好似認真地思慮片刻,慎重點頭。

  “我贊同弟弟妹妹。”

  辛夷:……

  ~

  “哎呀,恭喜恭喜……”

  孫懷領著一個小廝,在藥鋪門口下馬,踩著鞭炮的碎屑,抬頭望向“辛夷坊”橫匾上綢扎的大紅花,拱手大笑。

  “恭喜張娘子大喜……”

  辛夷一直在門口迎客,看到孫懷就迎了上去,聞言還禮一笑。

  “多謝公公,公公里面請坐。”

  孫懷笑著往前兩步,看到藥堂上坐著的曹翊,面色微微沉了沉,轉眼就又笑開。

  “雜家還有事情,就不坐了。”

  聲音未落,他從小廝手上接過一個朱漆匣子。

  “雜家是來替我家主子送賀禮的。咳,主子原本也是想親自過來的,奈何他身子骨不太好,來不了呀,唉……”

  聽到孫懷的聲音,曹翊也望了出來。

  辛夷感覺到背后的視線,再被孫懷那冷颼颼的眼神一瞅,渾身不自在。

  明明她什么也沒做,倒像犯了多大錯似的。

  “郡王厚愛,那我就敬謝了。”

  她不知道這個朱漆匣子里裝的是什么,畢竟那天廣陵郡王都送過她碗了,她以為不會再有賀禮來。

  想一想,辛夷還挺感動的。

  “段侍衛拿回去的藥,郡王服用后,感覺如何?”

  孫懷瞥他一眼,哼聲笑了笑。

  “挺好的,吐了一灘子血。”

  “啊?”辛夷被他的描述驚住,“怎么回事,怎么會吐血?”

  孫懷看著曹翊像個男主人似的坐在鋪子里,莫名替自家主子感到不滿,但他沒有立場,更不方便多說什么,只是語氣莫名尖酸,再帶一點刻薄。

  “沒事沒事,小娘子收下賀禮便是,主子是死是活也勞駕不到小娘子來操心……你忙去吧,雜家這就告退了,主子還在皇城司等我回去復命呢。”

  孫懷說完轉身就要走,辛夷怔了怔,叫住他。

  “公公稍等。”

  她回屋拿了一個紅包,塞到孫懷的手上。

  “公公拿去吃茶。”

  今兒來道賀的賓客,安娘子都備了伴手的禮物。

  辛夷以前是不懂這個的,但入鄉隨俗,禮多人不怪。

  尤其是對孫懷,她更是誠懇。

  “公公把安娘子給我找來,簡直是幫我的大忙了,我還沒有道謝呢……”

  “不必。”孫懷斜眼看她,“其實也不是雜家的意思,雜家只是替主子傳個話罷了。一直替娘子想著的人,是郡王,不是我。”

  辛夷略略一怔。

  卻也不算十分意外。

  傅九衢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他發現安娘子有才能的概率,確實比孫懷大得多。

  辛夷莞爾一笑,“那便勞煩公公回去幫我給郡王道個謝,就說看他哪日有空,我過去替他請脈?看一看他的病情?”

  孫懷見她終于想起了自家主子的病,臉上稍稍好看了一些,接過紅包,順勢塞在懷里,瞄她一眼,意有所指地怪笑。

  “小娘子有心了。郡王還是惦念著你的,你若得空,就多去看看他。”

  這話說得有些奇怪。

  辛夷情不自禁地笑了開。

  “我是大夫,常去瞧可不太好,旁人還以為郡王有什么大病……”

  “……”

  “更何況,郡王不是要和曹大姑娘成婚了嗎?他近來應當很忙才是。”

  孫懷嘆口氣,想到傅九衢因為疾病而被迫娶曹大姑娘的為難之處,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只嘆息點頭。

  “大婚的事,主子是不用操心的,他忙案子。”

  辛夷哦一聲,“那公公慢走。郡王哪日請喜酒,記得提前說一聲,到時候我來還禮。”

  這時有人來問診,伙計在叫老板娘,辛夷回頭看一眼,不待孫懷回答,便朝他拱拱手,自去忙碌了。

  ~

  開業大吉,辛夷原本是想今日免費問診的,但這個想法被安娘子否決了。一是家里會有客人要招呼,二是免費看病根本就看不過來,這才貼出了“開業日鋪中成品藥半價,問診開方七成價”的告示。

  這會兒,正是馬行街熱鬧的時候,店里熱鬧起來。

  辛夷一直到晌午,后院開飯,店里也稍稍空閑下來,她洗了手,正要去吃飯,這才想起傅九衢讓孫懷送來的賀禮。

  那個朱漆匣子放在她的床頭,安安靜靜。

  辛夷把它端起來,沉甸甸一個,是上好的木料,用精致的絲綢包裹,一看便是廣陵郡王的奢侈格調。

  她搖頭失笑,慢慢打開。

  一股奇香撲鼻而來,令她措手不及。

  白篤耨、奇楠香。

  在兩層匣子里,放得整整齊齊。

  ------題外話------

  姐妹們,明天見!

  傅九衢:這就再見了?也就是說,今日不放我出來了唄?

  辛夷:不要著急,你永遠活在姐妹們心中!

  傅九衢(怒):爺還沒死呢!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