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番外 > 第108章 十一妹說得對
  雍丘縣的冬天好似格外的冷,一行人過了河,好像就徒然冷了下來。

  段隋心疼主子,當即便要去城里添置棉衣。

  辛夷見狀忍不住奚落他。

  “不是雍丘天氣變冷的啊大哥們,而是各位的衣裳不那么御寒了。這才是尋常百姓的感受。若不想計劃生變,前功盡棄,還是別了吧。天色已晚,不如先找個客棧安頓下來,炭爐子一燒,那不就暖和了?”

  段隋眉心擰起,剛要爭辯幾句,便聽傅九衢咳嗽一聲。

  “十一妹說得對。走吧。”

  雍丘這么大,哪里去找客棧?

  段隋和辛夷再起爭執。

  按段隋的想法,他家主子自然要住雍丘城最好的客棧,而辛夷再次反對,非得要去找一家老破小的小腳店。

  理由很簡單,漁民是舍不得花錢住好店的,有一個惜身之地就不錯了,哪來那么矜貴挑三揀四。

  皇城司在宮中那可謂橫行無忌,別說傅九衢,便是程蒼和段隋這樣的貼身侍衛,無論走到哪里,哪個不是人上人的待遇?汴京城里頭的舒服日子過久了,離真實的百姓生活已然遙遠。

  但既然廣陵郡王來到雍丘,要紆尊降貴體察民情,辛夷就要盡可能地讓他實現感受到真正的民間疾苦。

  這么做,倒不是公報私仇,而是她想到了廣陵郡王的結局——黑化、殺戮、郁躁、病死。

  若這些事情會必然發生,是必須會有的即定結局,那么,她希望盡可能地在廣陵郡王尚未黑化,尚存人性之前,給他一些不同的人間體驗,那么在將來的某一個時刻,當他那一把沾滿鮮血的刀砍向無辜人士的事情,能有所顧慮,稍微減少一些罪孽……

  “十一娘,你是不是故意的?”段隋舍不得九爺吃苦,總覺得辛夷這般“安排”他家九爺十分逾矩。

  不料,傅九衢仍是只有那句。

  “依十一妹。”

  ·

  辛夷看一眼傅九衢,確認他不是說的反話,也當真在配合,再看一眼他蒼白的面孔,帶了一點病氣后,一副讓人討厭不起來的樣子,也便軟了心腸,沒有執意住最差的腳店,而是在雍丘縣衙背后的一條小巷,找了個地方。

  腳店名叫如意家,店面不大,樓上樓下統共不到十間客房,但店家勤勞,打整得尚算干凈。

  如意家旁邊,有茶竂酒肆飲食店,尚未入夜,各色攤子已經支起來了,很是熱鬧的樣子。

  住店的客人大多是力夫和外地來的小商販,天南地北的口音混雜一起,他們四人進去,并沒有引來注意。

  辛夷要了兩間房,一來是“窮苦人家”,將就湊一塊住是最好的。二來程蒼和段隋堅決要守護郡王,寧肯打地鋪,她定是要成全他們的衷心。

  傅九衢的那間房,打開支摘窗,可以看到不遠處的縣衙后門,有人進去看得清清楚楚,十分的方便觀察。辛夷住的對面,窗外恰好是夜市,滿足了看夜景的愿望。

  可以說,這兩間客房位置極佳。

  傅九衢坐下來,冷冷淡淡兩個字,“不錯。”

  主子滿意了,程蒼也直是點頭,就連段隋這個和辛夷唱了許久反調的人,也朝她豎大拇指。

  “人生地不熟的雍丘,十一娘竟能找到如此好所在。”

  說到這里,他視線一凝,警覺起來。

  “難不成,十一娘來過雍丘?”

  在進城的時候,有大大小小的腳店好幾個,辛夷都沒有選擇入住,而是在詢問路人方位后,徑直找到衙門后巷的如意家來。

  辛夷搖搖頭,笑著道:“我不曾來過,你們不是看到我去詢問路人了么?是當地人的推薦。”

  這話半真半假。

  北宋她都是第一次來,怎會來個歷史上的雍丘?

  不過,在《汴京賦》里,元宇宙體感游戲的精髓是為了讓玩家有身臨其境的仿真體驗,她拿到游戲內測賬號的第一時間,便去各個城市去瀏覽了主要風景名勝。

  段隋瞥著她。

  看半晌,撓頭,小聲問傅九衢。

  “爺,這小娘子有古怪啊。”

  傅九衢:“如何古怪?”

  段隋抿抿唇,“屬下說不出,就,就是她什么都知道。”

  他以為說得小聲,其實卻灌入了辛夷的耳朵。

  她盈盈一笑,“段侍衛,我沒來過雍丘,卻知道雍丘曾是曹植的封地,雍丘王便是他了。另外,雍丘還是著名的《七步詩》誕生地。”

  段隋大驚,“你怎會知道這么多……”

  辛夷但笑不語。

  傅九衢:“多讀書。”

  他黑眸濃濃看辛夷一眼,沒有多問。

  辛夷心里噔咯一聲,隨即釋然,愛怎么想怎么想吧,她不在乎——

  實際上,她是來做一個支線任務時順便逛了一下雍丘。所以,她不僅知道雍丘和曹槽的故事,還知道如意家這個腳店位置奇巧,老板夫妻每日都會吵架、揍娃。

  老板娘潑辣,老板憨厚愛笑,娃兒聰明伶俐,他們在游戲里,會因為程序的設定每日重復同樣的事情,日復一日。

  不過,今日進店的時候,辛夷沒有看到老板娘罵他的男人,那個總在腳店門口玩空竹笑聲清脆的小男孩也不見蹤跡。

  游戲設定都是固定的,一旦發生改變,玩家總能察覺不對。

  辛夷如今就是這樣的感覺。

  汴京城的工具人有了自主意識,甚至成了殺人犯,雍丘不會也是一樣吧?

  辛夷站在窗戶思考,段隋來敲門。

  “十一娘,九哥問你夜飯要吃些什么?”

  他聲音不小,看來還在因為讀書少而生氣。

  辛夷拖著酸痛的腿走過去,打開門,“我去問問老板娘吧。”

  段隋覺得她神色有些奇怪,但沒有多問,跟著她下樓。

  因為時辰還早,大堂里沒有多少食客,只有零星幾桌客人在吃飯。

  老板娘坐在柜臺后面發呆,愁眉不展,辛夷走到她的面前,她也不知道。

  “老板娘,我來看菜。”

  宋人的食店是沒有菜單的,但為了方便食客挑選,店家會將店里的菜式寫在一張木板上,有的懸掛在門口,有的掛在店里,和現代有些類似。有的欽食店還會把成品菜展示出來,客人可以看,不能吃。

  如意家便是有成菜展示的,可辛夷方才上樓的時候,并沒有看到,因此特地來問。

  老板娘木納地轉頭,好像魂不附體,笑容也有點僵硬,指了指背后掛著的食單木板。

  “自己看。”

  辛夷笑著道:“我們外鄉來的,老板娘能不能介紹一下,價廉物美的?我家九哥食積,不思欽食,也想用一些溫脾健胃的……”

  “就上面這些,沒別的了。”老板娘眉頭緊鎖,克制著不耐煩,,“想用便用,不想用出門街上就有食店,貴客自便。”

  辛夷眉頭微擰。

  她是和這個老板娘做個劇情交互的。

  老板娘對男人潑辣對客人卻熱情,不應當是這副模樣。

  辛夷低笑一聲,“我看老板娘心情不暢,可是遇到什么難事?”

  不知是因為她的多管閑事,還是她語氣里的友好,老板娘這才認真看她一眼,嘴唇動了動。

  “外鄉人?”

  “嗯。外鄉人。”

  “來雍丘做什么營生?”

  “我是漁民,這次和哥哥一起來看看雍丘的魚市。”

  老板娘盯著她審視片刻,嘆息一聲。

  “換個地方吧,哪里不比雍丘好?”

  辛夷心里一驚,裝作若無其事地笑,“我早聽人說,雍丘富庶,這才來的,聽老板娘意思,敢情人家是哄我的了?”

  “那是以前。”老板娘安靜地坐著,目光無神,“我看娘子年歲不大,還不諳世事,就別多打聽了。總歸,別在雍丘做營生,賺的錢不夠孝敬。”

  “孝敬?”辛夷抓住了字眼,“要孝敬誰?”

  老板娘一怔,不想說太多。

  “你們看看想吃什么,我讓灶上做。”

  辛夷沒有看到她的丈夫和她的孩子,又見她表情落寞,心下驚疑。可不待她問,又有住客進來,她便打住話頭,隨便點了幾個菜,朝段隋使個眼神,上樓回房,向傅九衢說了方才的事情和自己的疑惑。

  “老板娘不肯細說,我也不便逼問。”

  傅九衢點點頭,叫來程蒼,低聲吩咐幾句。

  程蒼應聲,拱拱手,出去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