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番外 > 第104章 把她當狗鼻子用呢?
  辛夷走進去,首先闖入眼簾的是半人高的浴桶,冒著熱氣,孫懷正在旁邊整理衣物。

  傅九衢穿了身茶白色軟緞寢衣,外面套了件絨氅,像是剛剛沐浴過,那張俊美高貴的面容,被水霧浸得更為白皙冷漠。

  他不說話。

  就那么斜倚木榻看著辛夷。

  辛夷明明是理直氣壯地進來,竟被他看得有些心慌。

  “郡王。”她垂眸行個禮,“不知我們還要逗留幾日?”

  傅九衢道:“公務辦完就回。”

  他說的是“回”,而不是“走”,也就是說,他確實不準備去壽州了。但這不是辛夷關心的事情。

  案子與她本無關系,她那日答應了曹皇后,要在年節前去曹府再給她看診一回,不能言而無信,而照傅九衢目前這個辦案進度,過年前根本就回不了東京。

  辛夷暗自定了定神,平靜地道:“郡王有公務要辦,我卻是一個無所事事的閑人。臨近年節,我心里記掛著三個孩子,想早日返京。”

  傅九衢目光涼涼,唇角卻淺淺掛笑。

  “來時你我如何說的?”

  辛夷:“我和郡王一同查案,洗清嫌疑。”

  傅九衢:“案子辦好了嗎?”

  “沒有。”辛夷潤了潤嘴唇,眼睛微微一挑,“但眼下事情已然明朗,案件與我無關,足夠洗清我的嫌疑。郡王明知道我去打撈沉船只為求財,與那兩具女尸并無關系,為何還要限制我的自由?”

  傅九衢似乎被她的話提醒了,淡淡一笑。

  “打撈沉船求財?你可知將拾得物占為己有是什么罪?”

  打撈有罪?

  辛夷不是學法的,在現代時是知道有這種規定,國境內地下、內水和領海中遺存的一切都歸國有。

  難不成宋代也是如此?

  傅九衢淡淡一笑,一瓢冷水潑下來。

  “據《宋刑統》之《雜律》規定,凡拾得闌遺物者,限定在五日內送官招領。若無人來認領,財物一律沒官錄帳。”

  辛夷凝著臉,“我不是還沒有拾得嗎?什么都沒有得到,能叫拾得闌遺物?我就摸到兩具尸體,不都送官了嗎?”

  傅九衢不動聲色地看著她,微微勾唇,“宋刑統又有一律:若得沉溺船只所失的官物,或流失官船以及所載官物而不送官者,依得闌遺律,以盜罪論,一匹杖一百,罪止徒三年。你明知沉船有財寶而不報官,罪加一等。”

  辛夷被他說得脊背一陣發涼,瞇起眼笑。

  “那郡王要治我的罪嗎?”

  傅九衢別開眼,淡淡道:“我見你尚有悔意,誠心協助皇城司破案,自然可以既往不咎。你若不肯,要與皇城司作對,那就另當別論了。”

  意思就是幫著他破案,那就可以不予論罪,否則,還要罪加一等?

  辛夷差一點笑起來。

  “郡王,小婦人有一事不明。”

  傅九衢抬抬下巴,“說。”

  辛夷臉上無半分傅九衢所說的“悔意”,反而是將所有的不滿和不快寫在臉上,“小婦人何德何能,可以幫郡王破案?留在此間又有何用?”

  她其實接下面還有一句,郡王這么將她強留身邊,不會是別有所圖吧????.

  可是不等她把話說完,傅九衢便低笑打斷。

  “你自然有用。”

  說罷,他叫來孫懷,“把東西拿來。”

  孫懷低頭應一聲是,很快便拎來一個布包,水漬未干,布料被污泥浸染變了顏色,但辛夷還是眼尖的一眼認出來,那就是她的寶貝——奇楠香。

  “今日打撈上來的嗎?”辛夷十分快活,那表情與方才黑沉沉的清水臉已截然不同,傅九衢眉心微皺,等她表達完了內心的喜悅,再來澆一盆冷水。

  “為何不打開看看?”

  辛夷聞言察覺不對,抬頭看來。

  兩個人四目相對,都在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不悅的神情。

  辛夷將布袋里的錫盒拿出來,放在一張高凳上,慢慢地掀開蓋子,剎那變了臉色,眉心擰了起來。

  一團漆黑的奇楠沉香在泡水后好似淡了顏色,表面的紋路和油線似乎也有變化,與她昨天看到的樣子完全不同。

  “怎么會這樣?”

  傅九衢看他一眼,“孫懷,打水來。”

  孫懷再應,很快便端出一盆水來,放到辛夷的面前。

  “張小娘子,請。”

  辛夷慢慢拿起錫盒里的奇楠香,丟入水盆里。

  咚一聲。

  遇水即沉。

  辛夷登時變了臉色。

  沉香遇水即沉,所以被稱為“沉香”,但是上等的奇楠香,入水以后卻是半浮半沉。

  這分明就是……

  “假的。”

  傅九衢清越的聲音,說出了辛夷的心里話。

  隨即,側目一笑,“我記得你不僅力氣大,鼻子也很靈?”

  辛夷瞇起眼睛,“郡王何意?”

  “你可以憑鼻子識別藥材的真偽和好劣,竟然不知這奇楠香是假的?”

  辛夷拉下臉,“回稟郡王,我不配知道奇楠的香味。”

  在現代,奇楠香基本已經成為了一種傳說,珍貴得連像樣的假貨都找不到。

  既使有真貨,也不是她能夠買得起,瞧得著的。

  因此,辛夷以前沒有見過真正的奇楠沉香。

  關于奇楠的香味,書上的記載和描述很多,優雅清冽,香甜透徹,被稱為“生命中最好的香”,但辛夷記得最牢的卻是它的藥性——

  奇楠是天然的抗菌藥材,可改善人體內臟功能,提高免疫力。

  理氣、止痛、通竅,寧神,對改善心臟功能尤其有效。

  辛夷對奇楠這種藥材十分感興趣,但那樣的價格就不是她能夠企及的,這才會在從長公主府得到賞賜后視若珍寶,系在腰帶上,生怕它掉了飛了,也才會在失去以后,難過得差點掩面痛哭。

  畢竟那是她難得的擁有奇楠香的機會……

  現在好了。

  居然是一坨假的。

  辛夷又驚又疑,“長公主府怎么會有假的奇楠香?”

  傅九衢看她一眼,沒有多說什么,只是低低一笑,“這正是我要你留下來的原因。”

  “哦。”辛夷挑了挑眉梢,“我能為郡王做些什么?”

  傅九衢低沉的聲音帶一點笑,慢慢悠悠地道:“京中假香盛行,大多出自壽州,那日在汴河沉船里撈出來的錫木箱,也來自壽州。我懷疑沉船一事與壽州制假商販有關,本想前往壽州再查,既然有人不怕死地動到我頭上,那我便先在陳留陪他們玩幾天。”

  說罷他抬抬眼,“壽州制假技藝,幾可亂真,我要你記住這假奇楠的味道,屆時分辨真假,將人一窩端來。”

  辛夷:“???”

  敢情廣陵郡王是把她當狗鼻子用呢?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