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番外 > 第46章 有仇當場就報了
  次日大早,辛夷把孩子交給湘靈和良人,特地換了身男裝,準備乘坐小曹娘子家的馬車進城。

  三寶吵著要同去,在門口很是哭鬧一陣,后來被良人生生抱回去的。

  劉氏和張二郎在隔壁聽半天壁角,滿臉惡毒的啐聲。

  “這小賤貨偷偷摸摸進城,肯定是去干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二郎,去套車,叫上老大媳婦,老娘今兒要逮她個現行,讓她沒臉再活下去。”

  這陣子辛夷在張家村風頭十足,劉氏對這個拿捏不到的兒媳早已恨得牙根癢癢,就盤算著什么時候出口惡氣。

  張二郎也是如此,小謝氏被開封府帶走,這么久也沒放回來,每次去打聽都沒個準信,也是抱恨在心。

  娘倆套了車便尾隨出了門。

  ……

  辛夷一路上和小曹娘子有說有笑,沿著官道便走入了《清明上河圖》,這布景畫面,她曾看過無數次,如今身在其中,竟有種恍然如夢的感覺。新筆趣閣

  小曹娘子這些日子受了曹翊和高淼不少恩惠,今兒特地帶了一些自家的雞仔雞蛋和土貨,要去大曹府和濮王府回禮。

  辛夷在虹橋邊下了車,與小曹娘子告別。

  這個點的虹橋很是熱鬧,橋上人來人往,橋欄兩側擺著各類的攤子,占卜算命的、吆喝賣貨的,喧鬧無比。橋下靠岸有兩艘小船停泊,還有一艘稍大的客船正在經過拱洞,船夫們喊著號子用力劃槳……

  辛夷一邊看虹橋風光,一邊沿著橋步行過去,最后停在一個名叫“紅爐酒肆”的酒館門口。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還有一棵歪脖子垂柳掩在門前,是這里沒錯了。

  辛夷輕笑一聲,走了進去。

  “郎君幾位?”

  酒倌熱情地迎上來,辛夷的目光越過她,望向里間靠近汴河的位置,“我找人。”

  董大海看到她,起身招了招手,不待辛夷走過去,又叫酒倌過來,“要一盤角炙腰子,來個蔥潑兔,切半斤鹵羊腳子,再溫一角酒,趕快些端上來。”

  酒倌笑嘻嘻應著下去置辦了。

  辛夷在董大海側面落座,望向今日的主客。

  “馬老板是吧?”

  “馬繁。小娘子見笑了。”

  這位董大海介紹的楚州藥商看上去四十歲上下,留著長髯,打扮素凈儒雅,一說話就笑瞇起雙眼,看著親和力十足。

  董大海很是懂事,做了介紹便齜著牙告辭。

  “今兒的酒錢算我的,您二位慢吃,我鋪子里還有得忙,先行一步。得罪,得罪!”

  酒菜陸續上來,辛夷與馬繁對坐,抬手為他斟了酒,輕輕一笑。

  “馬老板今日找我來,不是為了付尾款那么簡單吧?”

  馬繁端起酒杯在唇角小啜一下,聞聲一笑。

  “小娘子是個明白人,那馬某就不隱瞞了。我確有一樁私事,要找小娘子打聽。”

  辛夷笑道:“請講。”

  馬繁瞇起眼審視般看著她,好半晌才幽幽開口:“就馬某所知,這世上知道馬錢子妙用的人,只有一個陳儲圣。我很是好奇小娘子的來歷?又是從何處得來的馬錢子?”

  辛夷笑瞇瞇地反問:“那馬老板,又是從何處得知的馬錢子?”

  馬繁端杯的手微微一頓,隨即放下,從懷里掏出一張泛黃的圖紙,從桌面上移到辛夷的面前。

  “當年馬某入京售賣藥材,曾得陳太醫照拂,他看我孤身一人,常讓我客居他家中,溫酒招待,我們甚是投緣,結為忘年之交。后來,陳太醫托我尋找這種樹木,我才得聞一二……”

  辛夷問:“馬老板找到樹了嗎?”

  馬繁瞇起眼睛,感慨地一嘆。

  “我走南闖北四處打聽,當真給他尋到了兩株……”

  辛夷瞇起眼,“樹呢?”

  馬繁搖了搖頭,“我千里迢迢將馬錢子樹運到汴京,卻聽說陳儲圣已貶官歸故里。”

  辛夷再問:“樹呢。”

  馬繁再次搖頭:“驛子尋不著人,也不曉得這樹有何用途,想必是丟棄了,或是枯死了……多年來,我再未見過馬錢子,這次突然從董掌柜那里得知有此物出售,很是震驚,這才約了小娘子前來相見,唐突之處,還望見諒。”

  頓了頓,他見辛夷沉默,又道:“小娘子問我的,我都已作答,該小娘子回答我了吧?”

  辛夷想了想,不輕不重地一嘆。

  “陳太醫被貶黜后,就住在我們村子里,這棵樹也恰好種在村子里,我便是從陳太醫那里聽說來的……”

  她半真半假地說著,把陳儲圣全家遭難的事情說給馬繁,他聽完感慨不已,直捋著胡須嘆息。

  “可惜,可惜……”

  馬繁展開那張圖紙,沉吟片刻,突然抬頭看向辛夷,“馬某想去陳太醫身前所居的醫廬……就是那座被雷擊的藥王塔祭拜一下,不知小娘子方不方便作陪?”

  辛夷眉頭微微一皺,隨即笑開。

  “當然。”

  二人約好時間,辛夷又問了他一些南北藥材的行情,馬繁皆有問有答,極是內行。

  辛夷這時話鋒一轉,又笑著問:“陳太醫有一個同門師弟,叫崔友,不知馬老板識不識得?”

  馬繁怔愣片刻,笑道:“當年在陳太醫府上,我與這位崔郎中有過一面之緣,曾圍爐小酌,把酒談藥,不甚歡喜,怎生小娘子也識得他?”

  辛夷笑道:“崔郎中就在汴京。”

  馬繁臉上露出幾分驚喜,“曾聞崔郎中游走江湖,四海為家,沒想到竟定居在汴京,勞煩小娘子引見,我想見見舊友……”

  辛夷仍然保持著笑容,說得淡然。

  “好說,我幫馬老板約崔郎中,明日藥王塔相見如何?”

  “好……”

  馬繁的一個好字尚未落下,酒肆門口傳來砰的一聲。

  那劉氏在外頭守望多時,見二人好吃好喝言笑淺淺,不耐煩了,帶著張二郎和龔氏便沖了進來,當著眾多食客的面,對著辛夷便破口大罵。

  “好你個不要臉的小娼丨婦,今兒總算讓我逮著了吧?青天白日便出來勾搭野男人,你就這般耐不住,一身癢肉咬得厲害是不是……”

  劉氏跳大神的出身,一輩子裝神弄鬼,靠的便是這兩張嘴皮子,罵起人來聲音尖、陣勢大,嘴也臭。

  龔氏有些不忍心,拉她袖子,

  “娘,有話回去再說,別讓人看了笑話。”

  劉氏啐一口,甩開龔氏便要擼袖管。

  “小賤蹄子都不怕笑話,老娘怕什么?我三郎還沒出三七呢,今兒個老娘就要拉扒這淫丨婦去見官,給我三郎要個說法……”

  辛夷看她這潑婦樣子,忍不住笑。

  “瞎嚷嚷什么呢?還嫌不夠丟人是不是?”

  劉氏有點懼怕她的力氣,不敢真上手,只叉著腰陰陽怪氣地罵,好叫旁人來聽。

  “我這兒媳婦,她翅膀硬了,娘老子也敢隨便罵了,真是養了一頭白眼狼啊,街坊鄰里都來評評理,這種小賤蹄子,該不該拉去見官,蹲大牢……”

  吵死了。辛夷搓了搓太陽穴。

  這劉氏就是身上的虱子,咬不死人膈應人。

  眼看圍攏過來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指指點點地笑,辛夷抱歉地向馬繁賠了禮,起身大步走向劉氏。

  “既然你不怕丟人,那我就幫你出出名……”

  劉氏瞪大眼睛,“小賤蹄子,你要做什么?”

  辛夷不答話,揪住劉氏的手腕就往外拉。劉氏大聲尖叫,卻掙脫不了辛夷的手掌心,整個人嚎得像殺豬一樣,張二郎跟上來搶人,龔氏無措地在旁邊勸和,幾個人吵吵嚷嚷,一直走到汴河邊一個插滿了花旗彩桿的酒肆……

  人群越圍越多。

  辛夷涼涼一笑,一把將劉氏推了進去。

  “掌柜的,這是張四郎的親娘,她來幫張四郎結賬的。”

  此時的汴京城里尚無青樓的說法,這種搭著彩樓歡門的酒肆,便是歡場。

  劉氏的親兒子張四郎就是一個成日流連歡場的浪蕩子,張家村兒郎如今都娶不上媳婦,劉氏覺得虧欠兒子,管也管不了,只能由著他去風流。偏生這小子愛學世家公子擺闊,在歡樓里欠下不少銀子。

  很不巧,辛夷拎著劉氏進去的時候,張四郎正被幾個姑娘推攘著跌跌撞撞地趕下樓來,一口一個“翠香,你等著四爺,等四爺湊夠了銀子就來為你贖身……”

  然后,被姑娘們破口大罵。

  這時代男子尋歡作樂不丟人,丟人的是沒有銀子還來尋歡作樂。

  劉氏那張老臉紅一陣白一陣,再也掛不住了。

  “不爭氣的東西!”

  她顧不得辛夷,走過去揪住張四郎便往外拖。

  “走,跟老娘回家。”

  幾個護院模樣的高壯男子走過來,攔在他們面前。

  “你是張四郎的老娘?那好,把你兒子欠我們的酒錢和欠姑娘的身子錢都結了吧,”

  劉氏幾欲暈厥。

  而辛夷已乘著喧嘩,不聲不響地退了出去。

  甩一甩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

  ------題外話------

  多謝支持,明日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