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番外 > 第19章 房中遇險
  辛夷低頭一看,刀尖抵在頸子上。

  她挑挑眉,危險地瞇起眼睛,“郡君要過河拆橋?你表侄子,還沒有康復呢,現在殺人會不會早了點?”

  哼!高淼冷笑一聲。

  “你老實交代,你究竟是什么人?”

  辛夷后背抵緊石壁,冷冷看著高淼,“郡君的話,我聽不懂。”

  高淼比辛夷要略略高出半頭,眼對眼地低頭看著她,露出一口白牙,模樣俏麗,傲慢的語氣卻硬得像一塊冰,滿是上位者的姿態。

  “我打聽過了,你本是個蠢笨娘子,成日只知好吃懶做,追著張巡歪纏,無半分本事。你這樣的人,怎會突然醫術精進?甚至比崔郎中更為高明?”

  辛夷笑盈盈地反問:“郡君以為呢?”

  高淼咄咄逼人:“你是不是汴河水鬼?”

  辛夷看她持刀戒備的模樣,不免有些好笑。

  “我要是水鬼,為什么還要費盡心機去救鐵蛋?”

  “你不救他,你就死定了。”

  “水鬼怎會怕死?”

  “水鬼不是鬼。”高淼猶豫一下,眼神灼灼地看著她道:“我們懷疑,水鬼案是人為,只是尚未找到幕后之人——”

  換言之,

  “汴河水鬼”已成了一個帶毒的綽號。

  或者是人,或者是鬼,或者是殺人的組織。

  不僅民間畏懼,朝廷也視為心腹大患。

  這也是高淼能想到的唯一解釋。

  “你要不是水鬼,發生在你身上的事,就難以服人。”

  挺有邏輯的。辛夷抬了抬眉梢,似笑非笑,“那郡君打算怎么處置我?”

  高淼略微一怔。

  她只是有所懷疑這才跟上來查探,但到底要怎樣做,并沒有認真地想過。聽辛夷問起,再看她不甚在意的慵懶樣子,高淼心念微動。

  “這就把你帶去開封府問罪……啊!”

  一聲吃痛的尖叫,

  高淼手上的匕首在石壁上劃出一道刺耳的聲音——

  金石劃出的電光一閃而過,辛夷扼住她的胳膊反手一擰,奪下匕首便將她按壓在渠壁上。

  “郡君再仔細看看,我是水鬼嗎?”

  鋒利的匕首在高淼的脖子上緩緩移動。

  高淼臉色突變,幾次三番想要掙扎起來,奈何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竟動彈不得。

  這瘦小的女子力氣大得堪比壯漢,生生將她壓牢在石壁上。

  高淼喘著氣,雙眼瞪得比銅鈴還大,又氣又急,“你不要亂來,我警告你,我是……”新筆趣閣

  “我知道,你是貴人,一等一的貴人。”辛夷慢條斯理地收了收匕首,彎起的唇角笑得更開。

  “別緊張,我不殺人。尤其不會殺你這樣的重要人物,破壞游戲規則……”

  重要人物?

  游戲規則?

  高淼聽不懂,臉都氣綠了。

  “那你要做什么?”

  “活下去。”辛夷雙眼亮晶晶地望著高淼,絲毫不掩飾自己對她的“興趣”,淡定地笑道:“郡君鳳體貴重,我本來不愿招惹,是郡君自己撞上來的,那就休怪我無情了……”

  鳳體?這個詞讓高淼心下一惻。

  緊跟著,注意力就被匕首吸引過去。

  匕首在她身前移動,高淼寸寸冷汗,卻不料那女子會直接削掉她的腰帶,剝開她的輕甲……

  “啊!”高淼大叫。

  “住手——你瘋了?”

  高淼不敢相信她會做出這等有傷風化的事情。

  大家都是女子,

  哪有女子輕薄女子的道理?

  辛夷眼里陰云密布,臉上卻是笑意淺淺。

  “郡君別怕,我會很溫柔……”

  高淼素來傲氣矜嬌,何曾受過這等侮辱?

  她身子瑟瑟顫抖,像一只無助的小鵪鶉,舌頭抵著牙齒咯咯作響。

  “我不會放過你的,你再不住,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不會的,你才舍不得我死呢。”

  高淼臉上的驚恐已不足以用言詞來形容。

  她看著辛夷的微笑,覺得這女子簡直就是一個惡魔。

  她想到了死——

  在這一瞬間。

  又想到了她的孩兒,不舍得死。

  然后,在匕首上冰冷的寒意掠過脖子時,下意識閉上眼睛……

  辛夷眉梢上揚,一把扯掉她的褻衣……

  “瘋子!你是個瘋子——”

  到底是貴女,高淼罵不出什么難聽的話。

  辛夷拿過褻衣,笑著將她的中衣和輕甲掩回去。

  “緊張什么?留點禮物做紀念罷了。”

  辛夷的話像一盆冷水,讓高淼瞬間冷靜下來。

  她低頭看看自己微敞的領口,再看看淡然而笑的辛夷。

  “你,你拿我的衣裳做什么?”

  辛夷杏眼微瞇,目光像會過電似的。

  “郡君忘了在呂家的承諾?就當是診金了。”

  拿人家的褻衣當診金?

  高淼躁急不安,辛夷卻有點想笑。

  這是來自張小娘子本尊的創意,她也是靈機一動想到的。

  “升斗小民,活命不易。郡君要是想要我的命,我就將這件繡著郡君閨名的褻衣掛在宣德門上。你猜世人會怎么想?怎么說?右衛大將軍的臉色,會不會很精彩……”

  高淼變了臉色。

  “你敢。”

  “我敢。”

  “你——”

  高淼的罵聲壓在喉頭,突地放慢了語氣。

  “你怎知上面繡有我的名字?”

  辛夷不理會她的詢問,自顧自地道:“還有這把匕首——為免郡君失手傷到自己,我先幫你保管幾天。”

  高淼氣得俏臉扭曲,“無恥之徒,你還要匕首做什么?”

  “我倆的定情信物?”辛夷笑得自在,那表情看在高淼的眼里,便是又壞又狠又齷齪。

  “有了匕首當信物,往后我若跟人吹牛說起,我和京兆郡君關系非淺,才會有人相信呀。”

  “你無恥!”

  這把匕首是高淼成婚時夫家為她打造的,上面鐫有“滔滔”二字,是她的小名,世上僅此一把。

  還有高淼貼身的小衣,全都繡有同樣的字跡,是他夫君的特殊喜好。此事不為外人所知,她想不明白這個農莊里的小丑娘,是哪里聽來的消息……

  水鬼?

  高淼又驚又怕,卻強忍著眼淚,咬緊牙關怒視著她。

  “你殺了我吧。”

  辛夷瞄她一眼。

  “好死不如賴活著。”

  “殺了我!”高淼低吼著掙扎,但力不從心。

  她以為自己喊破了喉嚨,其實聲音小如蚊蟻……

  “寧愿死,不愿受侮辱?郡君好有氣節。”

  辛夷笑著將匕首插回高淼的刀梢中,氣定神閑地笑。

  “匕首還你。記住,只要你不動我,今日的事,我只當沒有發生過。”

  說罷,她將褻衣塞入懷里,轉過身,擺擺手。

  “郡君再會。”

  這反轉來得又快又陡。

  高淼脖子上冷嗖嗖的觸感尚未散去,好半晌才反應過來胸懷空空,一時又羞又急,愣半晌才開始罵人。

  “無恥。”

  “無恥之尤!”

  ·

  張家。

  靈堂被呂家人打砸后,已然重新布置起來。

  今兒是張巡的頭七,家里村鄰宗親不少,檐下擺滿條凳,坐的,站的,披麻戴孝說話的,伴著銅鑼敲打,喧鬧異常。

  辛夷不喜歡這氛圍,繞開人群回了后院。

  后院安靜得出奇,辛夷敏感地察覺到一種古怪的氣息。

  誰又趁她不在,進來使壞了嗎?

  辛夷擔心她放在屋里的那些藥材,快步走過去推開西廂的房門。

  嘎呀一聲,辛夷眼前黑影閃過,一個人斜刺里襲來,手執棍棒重重敲在她的頭頂——

  砰!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