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番外 > 第357章 這里的禪房靜悄悄
  好家伙!

  這么久不見,整人的功夫又精進了。

  辛夷好不容易脫離魔爪,清了清嗓子,發現涼茶入口以后,嗓子眼兒里確實舒服了許多,那些見到傅九衢前的焦躁,竟然也漸漸平息下來。

  她抿了抿嘴,細品。

  “淡綠葉,金銀花、山梔子,麥冬,山芝麻……”

  傅九衢見她將涼茶配方一個個道來,一雙濃墨般深沉的黑眸里滿是寵溺的笑意,仿佛又回到了五丈河邊的辛夷藥坊,小娘子為她泡好藥茶端到面前,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和靈動的笑,活靈活現就在眼前。

  “我特地為你準備好的,生津止渴,降火利咽。”

  這句話以前辛夷不知道對傅九衢說過多少遍,說得他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如今兩個人角色互換,眼對眼,再憶舊時光,眸底漸漸浮上霧氣。

  “九哥!”

  “十一……”

  傅九衢張開雙臂,將辛夷緊緊摟入懷里。

  氣息交纏,呼吸相聞,兩個人臉貼臉說不盡的纏綿。

  傅九衢吻她耳側,啞聲,“再不會了,我再不會將你弄丟了。”

  辛夷一動不動地窩在他懷里,圈住他勁瘦的腰身,緩緩地閉上眼睛。

  如果可以,她很愿意永遠的、永永遠遠地這樣下去。

  回不回得去現實不要緊,只要她跟傅九衢兩個人可以在一起,一起面對生老病死,攜手一生,她什么都不怕……

  可是,回到現實里以后發生的種種,讓她這次再來比第一次心理包袱其實更重。

  上次她只有自己一人,有一種大不了一條命的灑脫感,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這次不同,她怕搭上傅九衢。

  關于傅九衢做那個生物實驗的過程,傅董給她說了一部分,但辛夷隱隱覺得那不是全部的真相,肯定有什么事是傅董不知道或者不想說,不愿意告訴她的——

  一個天才科學家,可以設計出這么龐大的系統來實施自己瘋狂的意識傳導轉移,或者說精神體、靈魂轉移這么瘋狂的事情……難道就不會做相應的保護措施嗎?

  天才也惜命。

  要么是傅九衢有他自己的打算。

  要么傅九衢就是被別人算計了,被動地承受這個本不該屬于他的宿命。

  如果是前者還好,被大佬碾壓智商,辛夷不會覺得難堪。如果是后者,那么她以為的,這個可以和傅九衢安穩到老的大宋盛世……會不會在操縱者手里隨時毀滅?

  那個時候,她和傅九衢的精神體該何去何從?

  更憂心的是面前的傅九衢是一個沒有現代意識的廣陵郡王,真相究竟是什么,辛夷無法從面前這個傅九衢的嘴里得出來……

  而且,這男人一雙狼隼般的眼睛黑漆漆的、冷颼颼的,恨不得把她拆吃入腹一般,根本就對她的擔憂一無所知。

  “九哥,我還得回到高明樓的身邊去……”

  辛夷艱難地說出這句話,明顯感覺到傅九衢呼吸加重了,那雙緊摟她的胳膊也越發用力。

  他慢慢地低頭,將臉埋在辛夷馨香的脖子里,深深吸一口氣,聲音里有明顯壓抑情緒的喑啞。

  “為什么?因為那個高明樓?”

  “嗯。”辛夷抬頭捕捉到他的視線,“高明樓故意讓我來大相國寺上香,也許早就算準了我會與你見面,也不知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那又如何?”傅九衢冷聲,“我傅九衢難道會怕一個大理郡王?”

  “不是怕。九哥,目前時機不到。”辛夷知道傅九衢為人自負,事情又都發生得這么突然,可能要費些心思才能說服他,微微一笑,柔軟的身子靠過去,溫柔又小意。

  “我要幫你弄清楚真相,幫你找回自己,回到你自己的世界……”

  傅九衢身子僵住。

  慢慢地瞇眼,盯住辛夷。

  桐油燈無聲無息地搖晃,將她一段白皙的脖子映得如同暖玉般,上面有一個他方才瘋狂時留下的紅色痕跡……

  宮腰若柳,盈盈羞眸,一張千嬌面,亂了凡塵心。

  此刻的傅九衢突然明白了銅雀臺和金屋藏嬌……

  他現在想做的也是把十一藏起來,鎖起來,不讓她那張揚的美落入有心人的眼睛,不讓這么美好的十一讓別人發現……

  “十一。”傅九衢重新摟住她,將額頭貼上去,抵著她的,明明滿懷的得到,卻有一種不真實的虛浮感。

  “你在騙我,對不對?”傅九衢聲音徐徐,“我不是什么主宰,更不想做誰的主宰。如果可以,我只想主宰你一個。十一,不要再拿你那些故事來哄我了,我不想知道那么多,更不想去你說的那個陌生的世界,我只想留在這里,跟你兩個……長相廝守!”

  “九哥,我沒有騙你。”辛夷看一眼靜靜燃燒的油燈,豎耳聽著外間的動靜,雙手撫上傅九衢的臉,正色道:“我們不可能一直躲在里面說話。所以,九哥,我們的時間不多,有些事情,我得跟你說清楚……”

  傅九衢瞇眼看她。

  辛夷點點頭,“再聽我說一個故事,我們分別以后的故事,好嗎?九哥,三千時空或有輪轉,你我也許并非過客……”

  熾烈的陽光籠罩著汴京城。

  大榕樹下的禪院卻靜謐幽涼。

  四周一片寂靜,讓院子里的蟬鳴聲格外嘈雜清脆。

  長公主在禪房里坐立不安地走來走去。

  里面的人一直沒有反應,最初還有細細碎碎的聲音,很快便又低沉下來。

  而禪房外面,大理侍從已經前來催促好幾次了,長公主可以堵住她們一次兩次,不能無限次地回絕,不讓她們見自己的主子。

  “殿下……”錢婆子看一眼緊閉的門,“都這么久了,再是什么飯……也該煮熟了吧?您看,要不要去提醒郡王……”

  長公主察覺到錢婆子的焦灼,穩住身形,手上帕子拭了拭嘴角,“急什么?”

  錢婆子瞟她一眼,“這……小的是怕郡王年輕氣盛,一時沖動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大理那邊不好交代……”

  長公主冷眼一斜,“那也輪不到你一個老婆子來受過。”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趙玉卿心里突地就淡然了。

  她輕嘆一聲,平靜地道:“今日之事,官家要是怪罪下來,一應由我承擔,與他人無憂!”

  錢婆子暗自嘆息一聲,“是!”

  空內靜悄悄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禪房外的大理侍從越發的不耐煩了。

  “紅豆!”綠萼咬了咬牙槽,終于下定了決心,“我們不能再這么等下去了。依我們的身份,根本就沒有辦法對付長公主,只會讓她牽著鼻子走……”

  紅豆也著急,“那怎么辦?”

  綠萼道:“事不宜遲,你馬上去通知少主……我就是用闖的,也必須見到阿依瑪,我就不信,他們非要強扣大理的相國千金……”

  幾個大理侍從的武藝都不俗,一直忍氣吞聲只是因為沒有得到命令,又無人敢作主和長公主撕破臉,但綠萼在高明樓的身邊待了那么久,知道他的脾氣,如果她一直沒有作為的話,待高明樓知道這事,只怕結果會比闖進去更可怕……

  她和紅豆對視一眼,看了看兩個侍衛,轉身便朝戒備森嚴的禪房大步過去。

  幾個公主府的侍衛守在門口。

  “做什么?”

  綠萼方才已經對他們說了許多好話,如今不打算再客氣,抬頭一笑,便沉下聲音。

  “我要求見長公主,帶回我們家姑娘。你們將人扣在禪房不讓我們相見,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公主府侍衛上下打量她,就像聽不懂一樣。

  “長公主要你見的時候,自然會傳你。等著吧。”

  “什么意思?”綠萼使個眼神,讓侍衛準備動手,嘴里發出一聲涼笑。

  “你們欺人在先,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她一招手,兩個大理侍衛當即拔刀,要硬闖禪房。長公主的侍衛自然也不肯讓路,雙方人馬劍拔弩張,眼看便要發生流血沖突……

  禪房的門嘎吱一聲打開。

  傅九衢涼淡的聲音伴著尖銳的蟬鳴,竟顯出幾分溫柔。

  “佛門重地,動刀動槍的成何體統?”

  他聲音一落,宋方侍衛當即收起武器,拱手行禮站到一側。

  傅九衢看著幾個大理侍從,緩緩勾起嘴角。

  “本王與阿依瑪姑娘相談甚歡,竟是忘了時辰,得罪了。”

  他點點頭,示意侍衛放綠萼進去,然后在幾個大理侍衛錯愕的目光中,負手于后,揚長而去。

  “這,這……廣陵郡王……為何也在里面?”

  綠萼滿臉的驚恐。

  若是讓少主知道阿依瑪和傅九衢見了面,還是在禪房里單獨相處,那會不會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