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番外 > 第354章 活祖宗
  辛夷腦子驀地驚醒。

  隔著一層薄薄的白紗簾,端午的炙陽搖搖晃晃地從林間的樹葉落到青磚路面上,斑駁一片,晶亮亮,紅彤彤,讓人心底豁然開朗,就好像有什么好事要發生一般。

  紅豆是個膽小的侍女,在大宋長公主駕前,緊張的手都握緊了。

  倒是那個叫綠萼的侍女,原是高明樓身邊撥過來的丫頭,性子銳利,嘴也利索。

  “回長公主殿下,轎子里的正是我們家姑娘。聽說大相國寺的菩薩最為靈驗,少主特地讓我們前來上香,為大理祈福。不知長公主殿下招呼是有何事吩咐?”

  這是想說他們很忙,沒正事不便奉陪么?

  錢婆子輕笑一聲,“哎呀那可太巧了。”

  這老婆子是長公主當姑娘時就在身邊的老人了,從宮里頭出來,什么陣勢沒有見過,豈能被一個小姑娘唬住了?

  錢婆子高高興興地道:“我們殿下也正要去寺里上香呢,那可不剛好,和阿依瑪姑娘結個伴?”

  端午來大相國寺上香的人很多,結伴而行更是常見。

  綠萼看著錢婆子的笑容,臉上的表情稍顯僵硬。

  “大娘有所不知,我們家姑娘失明后,就極少跟人相處,只怕會唐突了長公主……”

  “嗐,那有什么?我們長公主最是親善喜客,尤其喜歡長得漂亮的小姑娘。她呀,就樂意和小姑娘說說話,恰好我們對大相國寺極熟,還可以為你們做個路引人……”

  錢婆子這張嘴巴,有她說的,就沒有別人說的,那聲音叮叮當當,像鋼珠落盤,把個綠萼聽得一愣一愣,尚未想好怎么反駁,馬車里的長公主就發話了。

  “多那些嘴做甚?還不快請阿依瑪姑娘上來,一同進去?”

  端午這天,大相國寺門外車水馬龍,人山人海,因此寺內不許車馬轎輿進入。

  為了避免麻煩,好多車駕都會停到離寺廟老遠的長街外,然后步行過去。

  然而,長公主每年給大相國寺捐的香油錢都可以蓋一座大雄寶殿了,又是官家唯一的親妹妹,長公主的馬車是可以從側門直接駛入大相國寺院內的。

  不僅如此,大相國寺里還有她的禪房。

  大理遠來是客,長公主要盡地主之誼,讓幾個丫頭侍衛如何拒絕?

  綠萼和紅豆對視一眼,又福了福身,“多謝長公主盛情,我們家姑娘榮幸之至,但自打落水,姑娘便略感風寒,只怕會過了病氣給長公主……”

  錢婆子笑盈盈的,“那可不正正好?相國寺里有位掌院,醫術高明,跟我們主子相熟得緊,恰好可以給姑娘看看眼睛………”

  綠萼:……

  長公主是聽不出來別人千般不愿萬般不想嗎?

  都推辭到這程度了,還要佯做不知?

  兩個丫頭兩個侍衛還有兩個轎夫,全都尬在當場。

  這時,轎簾打開了,辛夷蒼白的小臉露了出來,微微一笑。

  “那我們便只好打擾長公主殿下了。”

  她冷不丁出聲,紅豆和綠萼只是皺眉不喜,錢婆子卻是像被雷劈了一樣,臉色微微一變,聽到長公主的咳嗽,這才換上笑臉,上前來幫著攙扶辛夷。

  “姑娘小心……”

  辛夷臉帶笑意,不停地道謝,表情尚稱平靜。

  可是,那雙走向馬車的腳,卻僵硬得有些邁不開,思緒一時紛亂異常……

  駕車的人是段鴻刃,傅九衢身邊那個虬髯大漢,看著像個土匪頭子的侍衛。

  當初在皇城司、在南征軍大營,這個人總是默默地將車停在那里,等著辛夷過去。

  原本只是一個沒有對話的陌生人,但此刻在辛夷眼里,卻因熟悉而心潮起伏,一切就像回到了以前……

  錢婆子盯著辛夷的臉,撩開馬車簾子。

  辛夷踩上杌子,彎腰鉆進去。

  綠萼正要跟著上車,簾子撲的一聲落下。

  “做什么?”錢婆子臉色變得比天氣還要快,白眼一翻,冷颼颼地哼了一聲,“主子坐車說話,你一個小丫頭往里擠什么擠?”

  綠萼指著馬車,“可是我們姑娘……?”

  “怕什么?我們殿下還會吃了你們家姑娘不成?”

  “……”綠萼甘拜下風。

  驛館的小轎停在了長街上,紅豆和綠萼隨著馬車往大相國寺走去,身邊的錢婆子和長公主的兩個丫頭夾住她們,讓人窒息。兩個侍衛則是跟在車后,一左一右都是公主府的侍從,他們一個個長得兇神惡煞,說來友好,多看幾眼卻像在押人犯。

  “……”

  空氣靜悄悄地。

  辛夷微微低著頭,以不變應萬變。

  長公主的眼睛仿佛掉在了她臉上似的,從辛夷的眉眼觀察到手腳,恨不得把每個毛孔都扳開了看個仔細……

  “你叫阿依瑪?”

  一聲疑惑讓辛夷內心稍緊,“嗯。”

  長公主慢慢伸出手,一把握住她的。

  辛夷心里一窒,手指往回收,不料長公主握得更緊,“姑娘,你抬起頭來,讓我瞧瞧可好?”

  辛夷內心嘆息一聲,無奈地抬頭。

  長公主近距離看著她這張像極了張小娘子的臉,做夢一般。

  像!太像了。

  簡直是一模一樣,連聲音都相似。

  長公主掌心撫著她的手,眼睛莫名一熱。

  “好好的一個姑娘,怎么就壞了眼睛呢?當真是作孽喲。”

  沒有哪個當娘的不想選一個十全十美的兒媳婦,趙玉卿更是如此,挑剔到了極點。

  在傅九衢尚未成年的時候,趙玉卿就已經在為兒子挑媳婦了,可是挑來挑去,挑到最后她是什么要求都挑沒了。什么名門千金閨閣碧玉,兒子不要都沒戲。

  原本想著只要是一個女的,活的,好的就行。

  如今倒好,活是活的,卻又是個瞎的。

  趙玉卿感慨一般,幽幽地嘆息。

  “無論如何,咱娘倆也算是有緣。往后你嫁入長公主府,我定會好好待你,不會學那別人家的婆婆,苛刻自家的兒媳婦……你有什么需要,有什么想法,都可以給我說,阿九要是待你不好,我給你做主……”

  辛夷:……

  這次是真的給她整不會了。

  聯姻的事情,八字還沒有一撇呢,怎么長公主說得好像她已經過門了一般?

  “你怎么不吭聲?”長公主看著她老實巴交的樣子,又笑了起來,“好姑娘,你快說句話來我聽聽?”

  “長公主……”

  “像,真像……真好聽。”

  “……”

  辛夷沒有想到會遇到這么熱情的長公主。

  這一年多的時間,這位貴人到底都經歷了些什么,心性變化這么大?

  幸好無論她怎么變,骨子里的善良還在。

  在沒有見到傅九衢以前,辛夷不準備與長公主相認,因此,只是靦腆一笑,低下頭去,一副不好意思的緊張樣子。

  趙玉卿見狀,心里的大石頭落下了。

  在今天見面前,其實她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那個大殿上不顧大理國臉面,讓自己兄長當眾下不來臺,端著別人給的酒盞就喝的小娘子,只怕不僅僅是瞎的,啞的,說不定還是個傻的……

  如今聽她聲音清脆,嗓子好端端的,腦子也還算正常,趙玉卿居然感動得有一絲想哭的沖動……

  “一會去到廟里,我定要給菩薩多上幾炷香,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菩薩保佑了。”

  辛夷壓根兒不知道趙玉卿內心的真實想法。

  除了安安靜靜,什么也做不了。

  趙玉卿握住她的手,一路上都舍不得松開。

  到了寺里,馬車停下,她也不要錢婆子來攙扶,自己手把手地扶辛夷落地,那寶貝的樣子活像是自己家里供的老祖宗。

  開玩笑,這兒媳婦要是弄丟了,她上哪里再找一個一模一樣的去?

  趙玉卿視線落在她身上都不肯離開。

  辛夷臉頰被瞧得熱乎乎的,“殿下……”

  她不敢理所當然地享受長公主的伺候,左右扭頭。

  “我的侍女呢?”

  她伸手摸索,叫紅豆的名字,一副盲人模樣。

  然而,不等紅豆上前,她就被長公主握住了胳膊。

  “你的侍女哪會有我熟悉大相國寺?咱們娘倆一道走,順便說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