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番外 > 第289章 重拳打在棉花上
  “怎么了?”辛夷疑惑地笑問。

  傅九衢瞇眼:“誰給你的膽子,往南邊跑?”

  辛夷抿了抿嘴唇。

  秋后算賬,雖遲但到。

  她朝傅九衢露出一個俏皮的笑,“九哥,我知道我的舉止不太妥當,但我也是為了你……”

  “為了我?”傅九衢微笑。

  辛夷睨他片刻,被這個笑容給瘆住了。

  見左右無人,她慢慢起身走到傅九衢的跟前,雙手緊緊地圈住他的腰,仰頭望去,“你的病情只有我知道,那些醫官如何能處置?如果我不在你的身邊,我怕你犯病時,沒有人照料。”

  “溫柔小意,美人計!”

  傅九衢嘴角一勾,廣袖微微一抬,將辛夷抱坐起來,幾乎將她整個人蓋在懷里,然后輕輕用玉板指,在她額頭上敲了敲。

  “嘶……”辛夷故作疼痛,不滿地看他。

  傅九衢淡淡瞥她一眼,又替她揉了揉額頭,音色不自覺地清淺下來。

  “你當真以為你在京中做的那些事,能瞞得過我的耳目?”

  辛夷狐疑地挑了挑眉,滿臉問號。

  傅九衢:“我早知你和母親偷偷摸摸干的那點事。”

  “……”

  辛夷簡直想戳死他。

  一句話,登時解開了她無數的疑惑。

  怪不得傅九衢臨行前那幾天,從不過問她的事……

  不論是去長公主府,還是去軍醫營,傅九衢問都沒有問一聲。

  原來是人家心中有數呢。

  辛夷捶胸頓足,恨不得推翻劇情治好了腦子再重新來一遍。

  想一想,也是她太傻。

  傅九衢一個搞情報工作的“老特務”,可以想見會在她的藥坊里安排多少眼線。她的一言一行,哪能逃過傅九衢的眼睛?

  辛夷微微一笑,一副沒心沒肺的模樣,朝傅九衢豎起大拇指。

  “厲害厲害!廣陵郡王戰無不勝,文成武德,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傅九衢沒好氣地哼聲。

  辛夷抬了抬下巴,略帶幾分狗腿地問他。

  “這么說,讓張貴妃突發面疹,借官家的嘴傳我入宮,阻止我同軍醫營南下的人是你?”

  傅九衢沒有回答,一雙眼似笑非笑,“我還是低估了你。沒有想到,你會如此大膽,攛掇京兆郡君一同離京……”

  辛夷不滿地哼聲,“所以,你不隨大軍南下,是特地留在岳州堵我么?”

  傅九衢不置可否地掃她一眼,不客氣地反問。

  “你可有想過,在給張貴妃診疾期間,私自離開京城,在官家傳訊時找不到你會如何?你就不怕惹來龍顏震怒?”

  “我沒有想那么多……”辛夷來到這個時代,對皇權的畏懼還是不夠深。

  她坦然地道:“我只在乎你的安康,別的事情不怕。反正孤家寡人一個,大不了要我腦袋便是……”

  說到這里,她微微一頓,皺眉看傅九衢。

  “會不會連累你?”

  傅九衢早被她一句接一句“為了你、在乎你”的迷魂湯灌得沒了火氣,猶豫一瞬,手癢似的,又用玉板指敲敲她的額頭。

  “傻瓜,我都安排好了。”

  “你……”辛夷笑了起來,“你怎么安排的?”

  傅九衢還是那一副云淡風輕的慵懶樣子,語氣淡淡:“讓你藥坊里的那幾個丫頭傳出話來,說你得了麻風,不可出門見人……”

  辦法倒是不錯。

  就是麻風病么……

  辛夷冷下眼看向他俊美的臉龐,“會不會太狠了?”

  傅九衢挑挑眉,頗有報復的小興致,涼涼一哼,“來日等你回京痊愈,醫術自當又上一個臺階。”

  辛夷:“我謝謝你哦。”

  “倒也不必。”傅九衢眉梢撩撩,有點懶懶的,他的視線落在辛夷白皙的臉蛋兒上,又低頭看著握著她的自己的手。

  不知為何,突地用力一捏。

  冷哼!

  辛夷覺得痛,反握。

  兩個人四目對視,各自用力,像兩個稚氣的孩子。

  好半晌,還是辛夷后勁兒不足,松手,泄氣,拿指尖在他掌心輕撓,“九哥,我錯了嘛。”

  傅九衢看她杏眼生光,俏皮帶笑,哪里有半分悔意?

  “不罰你,你是不會當真知錯的……”

  罰要怎么罰?辛夷尚未反應過來,后腦勺突然被傅九衢扣住。離京這么久,這個吻他已然想念許久,上來便不帶客氣的,扼住腰便是驕陽烈火……

  辛夷被他剮蹭得有些癢,忍不住笑起來。

  “九哥……”

  “嗯?”

  “你還生氣么?”

  “嗯。”

  “那我說一個更讓你生氣的事情,好不好?”

  傅九衢漫不經心地抬頭,目光銳利地看她,“何事?”

  辛夷眉梢揚揚,用視線描摩著眼前這個仿佛從畫卷里走出來的廣陵郡王。劍眉挺鼻,幽目深邃,嘴角弧線優雅多情,溫柔里有邪氣,絕艷中帶涼薄,說不出的俊美出塵、奪人眼球。

  她深吸一口氣,“就是……郡王好似曬黑了!!”

  長長的一聲感慨,惹來傅九衢沉臉而視。

  他捏住辛夷的腰,正要發作,外面傳來孫懷的咳嗽聲。

  “爺,程侍衛回來了。”

  ~

  被傅九衢丟到烈日底下暴曬的那些刺客交代了。

  他們嘴里的“三爺”是岳州一個混黑道的幫派小頭目,覬覦沈碧芊有些日子了,今日聽說沈碧芊邀了意中人來為她贖身,這才特地帶著兄弟們前來找事。

  這伙人一直在岳州活動。

  事實上,自古小幫小派多不勝數,這個事情原本沒有什么價值。

  然而,黃升提供了一個線索。

  黃大人常在荊湖一帶行走,曾聽人說,這個小行幫和汴京那個傳聞中的“汴宮”大行幫有關系。

  而這個汴宮在開封犯下的案子可不少……

  水鬼案、香料案,大理世子汴河遇刺都與這個背后的黑道組織脫不開關系。

  辛夷聽完有些納悶,“朝廷怎么不管束這些行幫?任其為所欲為么?”

  程蒼看她一眼,似乎在看傻子,“這些行幫并無固定居住。人員隱蔽、分散,行事詭譎,而且他們藏在暗處,老鼠一般,打不盡,也抓不完。”

  “唔……”

  辛夷點點頭。

  卻聽程蒼又道:“若非我們停留岳州,又得到察子的暗信,知道趙將軍有難,只怕將軍已然遭了毒手……”

  傅九衢點點頭。

  他們剛停留岳州,并得了信。

  是傅九衢讓人通知的黃升。

  畢竟縣官不如現管,讓黃升前來處置再好不過……

  可他們沒有想到,設計下藥的人是因為暗戀,而帶人刺殺的只是一個小小行幫。

  程蒼一聲嘆息,“重拳打在了棉花上。”

  傅九衢勾起嘴角,“是棉花是石頭,很快就會見分曉……”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