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頂點免費 > 第245章 討價還價
  汴京城雖不小,但大理世子若成心要查找一個人,并不是什么難事。

  因此,辛夷并不奇怪這位世子會直奔自己而來,訝異的是她的性別——是女世子,還是女扮男裝的世子?

  辛夷略微一想,笑道:“我這藥鋪里只賣藥不賣男人。世子若是買藥問診,我大門敞開,隨時歡迎。若是買男人,還請另尋明路……”

  這位世子年不過十八,名叫段云,父親是大理國王的親兄弟,家中只得三個女兒,大女兒便從小當男兒一樣養大,比兩個妹妹都要養得尊貴。時間長了,外間便當真以為她是一個得封的世子,她也樂得默認。

  情竇初開的段云救下高大英俊的張巡,心生喜愛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在大理時,張巡對段云隱瞞了真實的身份,除了說是大宋汴京人,來大理經商以外,別的一概不談,連名字都是假的。

  奈何段云芳心凌亂,早已失了分寸,特地帶張巡回大宋,就是想借機了解一下他的生長環境,家世背景……

  萬萬沒有想到,不等她去打聽,張巡就上門請罪,向她交代了個一清二楚……

  他不是普通的大宋商賈,而是大宋殿前司的都虞候、武榜眼。之所以不告訴世子真相,是他身份敏感,為免引來事端。

  情有可原,段云并不怪他,甚至對張巡這個新的身份,更加欣喜。張巡有官身、對她又有救命之恩,兩人的姻緣一定會受到段家人的認同。

  壞就壞在,張巡不僅已經娶妻,還有三個孩子。

  段云一時難以接受,在驛館里傷心地痛哭一場,不僅沒有放棄,反而堅定了要嫁給張巡的決心。

  她打聽過了,張巡那個娘子粗陋鄙夷,難為良配。張巡當初便是為了躲她癡纏這才自請離京而去的……

  為了證實這件事,段云甚至花高價買來一份昨年的汴京邸報,自認為已經將張小娘子和張巡的事情弄明白了,這才胸有成竹地上門。

  不料,這個張小娘子牙尖嘴利,上來便含沙射影地回敬她,根本不肯妥協……

  而且,張小娘子長得也是一副冰肌玉骨、明眸皓齒的模樣,比她這個從小嬌生慣養的女世子尚要美上幾分,哪里是邸報上說的“丑妻”?

  段云懷疑宋人的眼光有問題。

  但既然大家都說丑,便有她的丑陋之處吧。

  橫豎張巡是不喜歡她的,是她一直糾纏不放。

  這樣一想,段云對辛夷的觀感又差了幾分,眉目間不知不覺浮出倨傲。

  “張小娘子,人貴有自知之明……”

  段云斟酌片刻,不滿地看著這個不識時務的小女子,“你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女,能嫁給張郎已是天大的福分,難不成你還癡心妄想要霸占他?”

  霸占?

  辛夷呃的一聲,皺起眉頭,一副吃驚的樣子。

  “世子的話,我怎么聽不明白?你是來找我求接納的?難不成……世子竟想給張巡做妾?”

  “荒唐!”段云拉下臉,“我堂堂大理世子,豈會與人為妾?”

  辛夷微微一笑,“彈丸小國,附庸之地,這個海口夸得有些不可思議吧?更何況……”

  她眼兒微瞇,似笑非笑地睨向盛怒的段云。

  “段世子此番前來,張巡可知情?”

  段云抿唇愣了一下,“自是不知。”

  一聽這話,辛夷略微有些失望。

  她多么希望這兩個人是情投意合,商量好了要給她一個下馬威,再把她變成下堂婦呢。

  “原來世子是剃頭挑子一頭熱呀。”

  段云聽著那一聲失望的嘆息,以為辛夷是在嘲諷自己,當即面頰發熱。

  “張郎待我自是有情……只是,他正直良善,怕你又要尋死覓活,不忍休棄你罷了。”

  辛夷哦一聲,“你如何知道他對你有情?”

  段云年紀比辛夷大,外表看著也比辛夷成熟,但她的思想意識,也就比辛夷差了……九百多年吧。

  因此,辛夷看她就是個有一點小固執的單純白斬雞,稍稍言詞套路,段云便在意氣之下,說出了辛夷想聽的答案。

  “本世子救回張郎,悉心照料,已經同他相處數月,張郎與我談天說地,待我溫情脈脈,這次來宋,我們在汴河遇險,他更是為了救我,以命相搏……”

  說到汴河那天的驚險,段云本是為了向辛夷炫耀張巡待她的好,可一想到張巡當時將她護在身后,拎著刀一路殺將出去的高大身影,再看辛夷,她自己卻吃味起來。

  這小娘子再不堪,也是張巡的妻子。

  可她自己算什么呢?

  段云目光越發復雜,也不知是恨是妒還是懇求……

  “張小娘子,我看你生得也有幾分水靈,若你肯放手,想必也會覓得一段良緣,何苦將一顆癡心錯付在一個憎惡你的男子身上?”

  “世子所言極是。”

  “你看這樣好不好?”段云略微思忖一下,“你離開他,要多少錢,我給你。”

  “……”

  世上竟然還有這么好的事情?

  辛夷差一點沒有忍住笑,“當真?”

  段云:“你開個價。”

  辛夷祭出一個巴掌,段云問:“五千兩?”

  “五萬兩!”

  “你搶人么?”段云怒氣沖沖地瞪著她。

  “行,五千就五千。”辛夷原本覺得張巡就值個五百兩,但段世子覺得她值五千,那就五千吧。

  她收回手,嘆息一聲,為難地搖頭,“不過,這個事情眼下恐怕不太好辦啊。”

  段云臉色登時暗了下來,“怎么不好辦?”

  辛夷凝視她,慢條斯理地道:“世子方才也說了,這個張三郎是個正人君子,最是安分守紀、循規蹈矩。你想,他剛從南邊回來,官復原職,又立功受賞的,這個時候休妻,不是影響官聲,遭人詬病么?不瞞你說,世子找我當真是進錯了廟上錯了香,即便我要和離,你那個張郎也是不肯的。”

  你那個張郎……

  段云臉頰微臊,似懂非懂地問:“你的話,我不太明白。難不成……是張郎不肯離開你,而不是你不肯離開張郎?”

  “沒錯。”

  “你當我是三歲小兒,如此好騙么?”段云的樣子看著有一點惱羞成怒,“張郎對你若有半分情意,豈會遠走他鄉,離你而去……”

  “倒也無關情愛。世子,我們宋人做事,有時候顧慮重重,全為一個利字罷了…”

  “哼!我看就是你不肯離開,要死要活地逼迫他。”

  辛夷見她說生氣便生氣,莞爾一笑,一副推心置腹的樣子。

  “世子對我有所誤解,我不怪你。”

  說到這里,辛夷眼睛微微瞇起,“有一個問題,請世子務必回答我。你對張三郎有幾分情?若以十分為滿分,你有七分,八分?還是幾分?”

  “十分。”段云說得斬釘截鐵,“自那日汴京脫險,我便已下定決心。此生非張郎不嫁……”

  她說著又凝視著辛夷。

  “你有真心喜歡過一個人么?可以為他去死的那種?我有。那日在汴河,看到別人對張郎揮劍,我甚至想挺身而出,替他受死。”

  辛夷:“若嫁不成張三郎,你會怎樣?”

  段云咬了咬下唇,加重語氣,“生不如死。”

  辛夷眉梢微微一抬。

  在她看來,張巡絕非良配,以段世子的身份,想必是不能忍受張巡拈花惹草,紅顏無數。那么二人在一起,想來也是孽緣。

  可是,如今看段云如此剛毅果決,非卿不嫁的樣子,辛夷覺得實不該以自己的臆測去阻止別人的姻緣。

  求仁得仁。

  也許這個段世子就好這一口呢?

  “好。”辛夷笑吟吟地道:“我倒是有一個好主意,可以完美地解決此事,就看世子愿不愿意了?”

  段云眼睛一亮,“你?幫我出主意?”

  她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辛夷會幫她,因此,目光里滿是懷疑,但辛夷面色淡定,就好像說的是別人的事情一般。

  “大宋說話最管用的人,是官家。世子此番前來,大可以借機游說官家,讓官家為你賜婚……以張三郎的身份,本就是高攀了世子,官家怎敢讓世子做妾?如此一來,我再自請和離。你們的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

  段云一聽,覺得有幾分道理。

  “你為何肯輕易放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