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頂點免費 > 第207章 沒頂一般
  嘩!

  衣裳破裂的聲音十分刺耳。

  辛夷低頭看到一片雪白的肌膚,面頰微微一熱,當即出手挖向張盧的眼睛。

  這一擊,她等了許久。

  可以說拼盡了全力。

  因為她知道,失去了大力的她,就像一個廢柴,可能只有這一次反擊機會。她的指甲不長,但出手穩、狠、準,兩人離得又近,張盧猝不及防,雙眼被她挖了個正著,痛得慘叫一聲。

  折扇落地。

  辛夷翻身下床,狂奔向門口,嘴里大聲呼救。

  她知道張盧不會只有一個人在這里,肯定有很多同伙埋伏在四周,但都到這個時候了,死馬當成活馬醫,能發出一點聲音總是好的。

  萬一被人聽見了找過來呢?

  “臭娘們!”

  張盧疼痛鉆心,捂住流血的雙眼大聲呼吸。

  “給我抓住她,抓回來,給我輪……”

  木門沒有上鎖,辛夷拼著吃奶的勁兒跑出去,慌不擇路地鉆入右側的林子。

  這里是一個大莊子,她分不清東南西北,只是憑著本能逃跑。

  可是越跑,越是心慌。

  就在她途經的一個個廂房里,有女子的叫聲傳出來,就好像在呼應她一般,夾雜著男子的怒罵和毆打,那種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棍棒入肉的悶響聲傳入耳朵,辛夷渾身都繃緊了,心跳如雷。

  這里除了她,還關押著別的女子……

  她們都是像溫姿一樣,無依無靠沒有人在乎的人,被張盧或騙或拐弄到這里來的。

  聽話的那些,被馴服后變成香女,進獻給那些達官貴人做玩物。不聽話的或是馴不服的,或許就會像溫姿和汴河沉船下的女尸一般,死在哪個犄角旮旯里,不會為人所知。

  這么多年,張盧究竟禍害了多少無辜女子?

  在那些絕望的哭喊聲里,辛夷的心仿佛沉到了谷底。

  方才她還想著出聲,引來別人的注意。

  如今想來是笑話了。

  這么多女子的哭喊都沒有人發現,何況她一個人?

  張盧敢這么大膽地夸下海口,此處定然十分隱蔽,不會輕易被人找到……

  完了!

  人家穿越吃香喝辣,她難道要喜提慘死殊榮?

  辛夷憑著求生激發的潛能在奔跑,沒有回頭,但她能聽到背后越來越近的腳步,和那些高大的護院一聲賽過一聲恐怖的怒罵。

  “那邊!”

  “抓住她!”

  “別讓那小賤人跑了。”

  辛夷耳朵里嗡嗡作響,腿腳已然力竭,她呼呼喘著氣,看看院角有一扇緊閉的門,不作他想地跑了過去,一把拉開……

  命運給她開了一個玩笑。

  門那頭不是出路,而是呼呼的寒風,好似在一個山崖邊似的,黑暗里的風聲像妖魔鬼怪的嘶吼,極是駭人。

  跳下去會不會要命?

  眨眼的猶豫,幾個圍捕的壯漢便已跟了上來。他們大喊著拖住辛夷的胳膊,拉回院子,順勢摔在地上,再死死地摁住。

  “跑,跑啊!看你往哪里跑!”

  張盧這時也急喘吁吁地趕了過來,他臉上的血跡未干,似是憤怒到了極點,走近兩巴掌便摳在辛夷的臉上。

  “臭婊丨子。”

  他氣恨到了極點,掐住辛夷的脖子,嘩啦一聲便扯向她的衣裳。

  辛夷掙扎著,頂起膝蓋……

  “啊!”張盧又一聲慘叫,咬牙切齒地怒吼,“打,給我往死里打,打服為止。”

  他惱羞成怒地揮舞著雙手,幾個壯漢得令,再不客氣……

  “不要!滾啊……”

  四面八方全是手,辛夷嘶聲大吼,恨不能咬舌自盡。

  ~

  傅九衢順著山崖爬上來,看到的便是這樣的場面。

  “郡王!”辛夷大叫一聲。

  她其實沒有看到傅九衢,只是喊他的名字來壯威,想借機逃跑,沒有想到,面前的壯漢突然被人扼住肩膀,生生甩了出去,砰地一聲,重重地撞在墻上。

  傅九衢沒有說話。

  從頭到尾,一言不發。

  刺紅的眼和雪亮的劍才是他燃燒的憤怒。

  撲!兩個壯漢尚未弄清原委,便被打倒在地。

  “廣陵郡王!”

  “是廣陵郡王!”

  “快來人!快來人啦……”

  傅九衢面無表情,嘴唇森冷地抿起,長劍翻轉,從一個人的后背穿入前胸,然后一把將地上的辛夷扯了過來,攬在臂彎里,慢慢地扭頭看向張盧。

  張盧連連后退,“快,抓住他,抓住他們!”

  院子里的人越來越多,火把高高揚起,密密麻麻的一群,看得辛夷膽戰心驚。

  她瞥一眼傅九衢,打個了哆嗦。

  “郡王,不宜戀戰。”

  傅九衢冷冷一掃,身子突然凌厲地躍起,風氅擺動,袖箭已然出手。只聽得嗖的一聲,但見張盧瞪大眼睛,蹬蹬蹬地后退幾步,身子便重重撞在了梁柱上,當即吐出一口鮮血。

  一群護院將他團團圍住,護在中間。

  張盧胸前中了飛鏢,死死盯住傅九衢,抬起手。

  “抓……抓住他……不可……跑……跑了……”

  “是!”

  這些護院也算是訓練有素的人,分工明確地圍攏上來。傅九衢臉孔冷冽,雙瞳冰寒,緊抿的唇角掛著一絲邪而詭魅的幽涼。他牽著辛夷左突右奔,辛夷被動地由他拽著跑,耳朵里嗡嗡作響,全是喊殺聲。

  場面亂成一團,慘叫聲一道接一道。

  直貫長空。

  辛夷想念自己的力氣,恨不能相助。

  “郡王,你松開我,自己跑吧。他們的人……太多了!”

  傅九衢側過臉來,看著她眉頭微蹙。

  此刻的辛夷衣裳不整,被撕破的衣裳堪堪能遮住身子,但仍有大片肌膚露在外面。幸虧她不喜歡穿時下女子習慣的肚兜,特地找裁縫做了那種更為貼身和穩妥的內衣,眼下衣裳雖然破了,卻不算暴露,只是清涼而已。

  但這模樣落入傅九衢眼里,卻不是這樣想。

  他掃向涌上來的護院,微微瞇起眼。

  “走!”聲音未落,他撿起地上的火把往人群里一擲,拉著辛夷便竄入那個木門。

  寒風灌了過來,辛夷嚇得閉了閉眼。

  但也不知道為什么,有傅九衢在身邊,她竟不如方才那么恐慌了。

  “別怕。”傅九衢察覺到她身子僵硬,伸手將她攬入懷里,低聲道:“抱緊我。”

  “嗯。”辛夷低低回應。

  這里的風聲很大,她也不知道傅九衢聽見沒有,下一瞬,便被他壓入懷里然后矯健地躍下……

  風聲呼呼入耳。

  辛夷驚恐地抱住傅九衢,有一種墜崖的錯覺,情不自禁地喊出了聲。

  “啊……”

  傅九衢抱緊她,藏入懷里,又將她的頭按入身前。

  長風拂面,如地獄索魂的厲鬼,大片大片的雨霧撲過來,辛夷不知道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直到咚的一聲傳來,整個人被潭水席卷,沒頂般沉下去,耳窩模糊一片……

  下面是深潭。

  辛夷在撞擊下頭昏目眩,差點沒被原地送走……

  傅九衢將她托出水面,又在她背后重重地拍了兩下,辛夷這才緩過氣來。

  “咳咳!”辛夷咳出嗆入嘴里的水,只覺得心窩里像被壓一塊巨石,大口大口地呼吸也無法緩解。

  “郡王……”

  傅九衢沒有說話,將她的身子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往岸邊游過去,但此處似乎有瀑布,水流很急,兩個人好不容易才游出漩渦,爬上岸去。

  “疼嗎?”傅九衢手忙腳亂地拂著她身上的水。

  一抹銀月掛在天際,辛夷抬頭便能撞見他眼皮里流轉不停地擔憂,無端地覺得好笑,沒心沒肺地笑。

  “不疼。”

  傅九衢見她這時還能笑得出來,還笑得那么嫵媚動人,再看看她浸水后緊緊裹在身上的衣裳,眸色一暗,解下風氅便披在她身上。

  “傻笑什么?”

  “沒什么。”辛夷欣然接受了郡王賜衣。???.

  只是那件風氅太長,濕漉漉地系在身上有一點砸腳跟,她往上拉著拉,轉頭便看到傅九衢手背上的有一道醒目的傷痕,泡了水有點發白,傷口還在往外滲血,看上去觸目驚心。

  “怎么弄的?疼嗎?”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