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頂點免費 > 第200章 囚車里的嘶吼
  這不是不講理么?

  辛夷頭疼得很,認真和孩子講道理。

  “娘是娘,傅叔是傅叔,三寶,你已經不小了,你要搞清楚呀,娘和傅叔不是一家人,我們是不能在一起的……”

  “為什么不能在一起?娘嫁給傅叔不就好了嘛。”

  辛夷哭笑不得,“閉嘴。小孩子家家的,哪里學來的這些話,是不是有人教你?”

  “沒有人教我。”三念苦巴巴地看著她,眼睛里充滿了渴望,“翠喜和杏丫都有爹爹,三寶和哥哥都沒有……娘,你長得這么好看,傅叔一定會娶你的。”

  “……”

  十七八歲的小娘子,執掌著一整個藥坊,早已褪去了當初那個鄉下丫頭的稚氣,變得明**人,正是大好年華,就這么守寡,藥鋪里的安娘子等人都看不下去,偶爾在私底下也會說上幾句,于是三念便聽了去,記在心里,默默為娘找起了爹來。

  辛夷看到小孩兒撒嬌,便想投降。

  但此事非同小可,她不得不嚴肅下來。

  “三寶,你如果不想失去傅叔,也不想失去娘,你就要記住,往后這些話,不可以再說,明白嗎?”

  “為什么?”

  辛夷沒法子和一個小朋友解釋清楚個中厲害,索性沉下眉頭,冷著臉警告。

  “你不用明白為什么,只須記得娘的話就好。”

  三念眼淚汪汪地看著她,嘴巴扁在一起,沒有吭聲。

  辛夷不再理會她,視若無睹地牽著孩子的手回到屋子里,和幾個前來瞧病的婦人聊了幾句,又去隔壁院子看醫療器械的消毒。

  這一點,辛夷藥坊做得比任何藥坊都要干凈,她沒有辦法做到一次性使用,但無論是什么東西,她都要求藥坊里做好消毒程序——在大鐵鍋里熬制藥水,再進行高溫烹煮。而藥坊里的每一樣藥材,她都會親自檢驗,不讓殘次品流入……

  人間四月正芳菲。

  院里瓜果蔬菜,樹木花朵,芬香滿園,天氣又不冷不熱,辛夷帶著三寶正蹲在曬匾前面翻動草藥,背后突然傳來良人氣喘吁吁的聲音。

  “姐姐,那個杜掌柜,要被處斬了,正在游街,說是一會兒就要押往刑場……還有,還有那個狐女……胡曼,就是你救的那個胡曼,你還記不記得,她也被一并游街了……”

  香料案的事情,辛夷沒有太過關注。

  一是沒有了解的途徑,傅九衢每次來都不愿多說,她也不好多問,畢竟那是人家的公事,她沒有立場。二是這陣子忙著藥鋪里的事情,她也沒有顧得上。

  一聽這話,辛夷也是驚了驚。

  “胡曼也要被一同處斬嗎?”

  良人重重點頭。

  辛夷皺眉,“可是她,犯的是什么罪呢?”

  良人輕輕搖頭。

  辛夷:“走,看看去。”

  ~

  大街上擠滿了人,都在看人犯游街。

  杜仲卿和胡曼都在囚車上,而香料案里另外兩個重量級人物——石唐和何旭,卻不見蹤跡。

  朝里有人和朝里沒人的區別,顯而易見。

  汴京城的四月并不冷,但囚車里的女子卻在輕微地顫抖,她長發披散,低垂著頭,不敢看一眼圍觀的人群,整個人像是瑟縮在囚車里,那孤寂感讓整片天地都莫名地蕭條起來。

  人群議論紛紛。

  他們始終沒有抬頭,直到囚車從辛夷藥坊面前駛過。

  杜仲卿望了過來——

  那是他的祖宅,他原本的家。

  如今已改頭換面,變了模樣,他只看一眼,眼圈一瞬便潮濕了。

  胡曼似乎感應到了什么,冷不丁抬頭,朝藥鋪的方向看過來。

  辛夷默默地站在人群里,身邊跟著良人。

  胡曼那涼沁沁的一眼,恰與她在空中相逢,碰個正著。

  兩個人都沒有挪開,彼此注視著,囚車緩慢地前行,他們的身影也緩慢的錯過……

  辛夷想到這個懷著身子的女子會被處死,想到自己千辛萬苦救她時的情形,以及承諾過她的保護,心窩里莫名涌起一絲悲涼。

  傅九衢說她也是人犯,害了人命,但她并不知道胡曼究竟做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

  就在囚車駛離藥鋪的剎那,胡曼突然用力地掙扎起來,身子將囚車撞得砰砰作響,嘴里發出一陣模糊的聲音,凄厲、恐懼,任誰聽了都覺得緊張。新筆趣閣

  人潮洶涌的馬行街,因這嘶吼聲變得緊張而驚悚。

  喧鬧四起。

  胡曼不停地扭頭,扭頭。

  她的目光,一直盯住辛夷,一直盯著。

  辛夷覺得她有話要對自己說。

  然而,胡曼是個啞巴,她是說不出話來的。

  辛夷心里一緊,往前緊趕幾步,就見幾個禁軍上前,用刀背擊打在囚車上,示意胡曼安靜,嘴里罵罵咧咧。

  胡曼仍是不肯消停,任由禁軍斥喝,喉頭的嘶吼聲卻越來越大。

  街面一片嘈雜,吵得辛夷耳朵嗡嗡地響,她跟著囚車往前走。

  胡曼一直在看她,死死地盯著……

  慘叫,嘶吼,一聲賽過一聲。

  仿佛在向她求救。

  “良人!”

  辛夷突然側頭,看著良人。

  “你去找廣陵郡王,就說這個胡曼身上仍有疑點,就這么殺了,怕他會錯失查清真相的機會……”

  良人愣了愣,點點頭,轉身便要跑,忽然聽得不遠處有馬蹄聲傳來。

  二人齊齊看去,只見傅九衢一身華貴的官服,帶著幾位皇城司的禁軍,大步流星地騎馬而來。

  一群禁軍分列兩側,齊聲行禮。

  “郡王……”辛夷幾近驚喜地跑過去。

  “干什么?”幾個禁軍不明所以,徑直持刀格擋住她。

  辛夷望著不遠處的傅九衢,目光滿是急切。

  “讓她過來。”傅九衢勒住馬匹,一動不動。

  待辛夷走近,他才皺著眉頭,低低的嗓音里莫名有幾分溫柔。

  “我公務在身。小嫂若無要事,一會兒我再來找你。”

  “有要事。”

  胡曼的吼聲還在繼續,辛夷察覺到那種對死亡的驚恐和絕望,后背一片黏黏的汗意,望著傅九衢的目光也更顯堅定。

  “郡王,胡曼可能有冤屈……”

  傅九衢眉頭微擰,“每個兇犯,都覺得自己有苦情,有冤屈,罪不該死。”

  “不是這樣。”辛夷想到那個設定的劇情,里面的狐妖是一個可憐女子,她從來沒有害過人,更沒有殺過人,只是受害者而已。怎么到了這里,胡曼就成了幫兇,殺人犯了呢?

  她語氣猶豫,“郡王,當真查清了嗎?”

  囚車因為廣陵郡王的到來停下,幾乎將整個街面堵住,四周人山人海,有為數眾多的禁軍,還有黑壓壓的市井百姓,無數雙眼睛正看著他們。

  傅九衢抬抬手,“小嫂,你先回去。”

  “郡王……”

  “回去!”傅九衢突然沉下聲音,俊臉變得肅冷起來,“孫懷,將人拉走!”

  孫懷尷尬地看了看辛夷,再看看傅九衢。

  “是!”

  不待孫懷過來,辛夷已然退后。

  她抿著嘴唇,看一眼狂吼不已的胡曼,內心很是難受。

  這是一個無法訴苦的啞巴,她就要被押赴刑場處斬了,而何旭和石唐之流,因為有強大的背景,明明作案累累,罪行昭昭,卻可以安然無恙。說是被羈押在監,可他們到底是不是被人好酒好肉地伺候著,誰又知道呢?

  這就是命運。

  一群紙片人的命運。

  原本無關,她卻如此難受——

  辛夷默默退開,沒有給孫懷驅趕的機會,便飛快地沖向藥鋪,背后是傅九衢冷冽的目光,還有胡曼一聲比一聲更加凄厲的尖叫、絕望。

  她攥緊手心,告訴自己不要回頭。

  什么都改變不了的。

  她什么都改變不了。

  一個無力的劇情旁觀者罷了。

  “爺,小娘子自己走了!”

  孫懷輕咳一聲,提醒傅九衢。

  不料卻換來一道冷聲。

  “我有眼睛。”傅九衢陰沉著臉,突地躍下馬來,將韁繩遞給孫懷,又回頭吩咐蔡祁。

  “你們按計劃將人犯押赴刑場,我去去就來。”

  蔡祁低啊一聲,滿臉狐疑。

  “你做什么去?”

  傅九衢沒有回答他,下巴微微抬起,緊繃著臉在眾目睽睽下,大步朝剛剛修葺一新的辛夷藥坊走去。

  ------題外話------

  傅九衢:我又沒有吼你,就語氣重了一點而已……

  辛夷:我又沒有生氣,只是不想看這一出慘劇而已。

  傅九衢:你誤會我了。

  辛夷:你也誤會我了。

  傅九衢:……那怎么解除誤會?

  辛夷:抱一抱,舉高高?

  碰!干柴遇烈火,抱住。

  作者:明天見~~承諾兌現了哈,一萬一千字。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