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頂點免費 > 第197章 西域來的貢品
  傅九衢慢條斯理地拉轉馬頭換個方向,挨著馬車徐徐往前,聲音也如他的動作一般不徐不疾。

  “官家說要重賞你,你又恰好想要那宅子,我便隨口提了一句。有官家的口諭,如此便名正言順,再不會有人說三道四,小嫂也能安心。”

  郡王買來送她的和官家御賜的,兩者間的區別,何異于千里萬里?

  “郡王有心了。”辛夷感激地看一眼傅九衢,由衷地道:“這些日子,郡王的多番照顧,我都記在心上了。”

  傅九衢:“不必你來道謝,那是我和行遠間的情分。”

  辛夷臉頰微微一熱,“那是自然。但受恩惠的人畢竟是我,不論郡王怎么想,我該謝你還是要謝的。昨夜在宮中為貴妃看疾,我不敢深睡,腦子里便想了許多給郡王……和醫館的規劃。”

  她原是想說給傅九衢治病的想法,但想到車夫是宮里指派的人,便把到嘴的話咽了下去。

  難得的是,傅九衢竟然聽懂了,轉頭深深看她一眼。

  “小嫂不要太操勞。”

  “應該的。”辛夷微微一笑。

  馬車徐徐前進,傅九衢的馬匹就跟在身側。

  馬行街的鋪面大多都已開口,市井街巷上,灑掃的灑掃,擦拭的擦拭,看到廣陵郡王送張小娘子回來,人們紛紛側目,卻無人敢多話。

  藥鋪還在修整房舍,院子里木材青磚擺了一地。

  馬車停下,三念便從門檻里跳將出來,越過安娘子飛快地朝辛夷奔了過來。

  “娘……”

  小姑娘嬌脆的聲音,溫暖了辛夷熬夜后疲憊的心。

  她微微一笑,將猛然撞上來的孩子摟入懷里。

  “乖,想娘了是不是……”

  “傅叔!”懷里的孩子還沒有抱熱,便突然掙脫了她,比剛才更熱情地沖向了傅九衢。

  傅九衢剛剛下馬,便被小團子撞上來,無奈伸手接過。

  “你怎么也來了,三寶好想你呀,傅叔……”

  辛夷:……

  說好的母女情深呢?

  傅九衢拍拍三念的頭,將她放下,目光望向辛夷。

  “我走了。”

  辛夷點點頭,尚未開口,三念便將傅九衢的袖子拽住了,委委屈屈地搖。

  “傅叔不要走。大哥哥有功課要問你,二哥哥想讓你演練拳法,還有我……三寶想傅叔和娘一起陪我吃早飯。”

  “三念。”辛夷尷尬地過去拉她,使個眼色,“傅叔還有公務要忙,不可任性……”

  三念的小嘴巴微微撅了起來,滿是不滿。

  辛夷正想去抱她,便聽傅九衢淡淡地道:“今日已向官家告假,吃個飯的時間是有的。”

  三念當即跳將起來,雀躍地叫著大哥哥和二哥哥,然后一只手拉傅九衢,一只手拉辛夷,蹦蹦跳跳地往屋子里拽。

  “我小姨做的飯可好吃了,不過我還是喜歡吃娘做的……娘好懶,都不給三寶做飯,只有傅叔來的時候,娘才會做……”

  辛夷耳朵嗡一下,雙眼一抹黑,絕倒。

  深吸一口氣,好不容易平靜下來。

  “三寶不可胡說。”

  傅九衢眉梢微揚,沒有說話,腳步明顯輕快了一些。

  一念和二念端正地站在屋子里,朝傅九衢行禮。

  他們年紀比三念大,也不敢像妹妹那么失禮,稍顯拘束。

  傅九衢自然地摸摸他們的頭,一路往里走,一面問他們的功課,在“嚴父”和“慈父”間來回地切換。

  辛夷走在一側,頭皮發麻。

  而他們背后的眾人,則是你看我,我看你,交換著眼神,一聲都沒有,目光里流露的卻是“彼此都懂”的了然。

  “他們的相處,多像一家人啊。”

  段隋就是膽子大,牽馬去拴的時候,忍不住便開了口。

  程蒼聽見,瞥他一眼,“小心你的俸祿。”

  “嘁!”段隋不以為然地朝他擠個眼睛,“你別嚇我。如今我是把九爺的心思摸透了,什么話他愛聽,什么話他不愛聽……別以為我不知道,我這一句,分明就是要領賞的話。”

  他說罷拍拍程蒼的胳膊,將馬韁繩遞給他。

  “兄弟,你許久沒有漲過俸祿了吧?嘖嘖。”

  程蒼:“……”

  ~

  親蠶禮的風波就這樣過去了,砍斷豬欄放出御豬的罪魁禍首在當天便被皇城司擒獲。

  那是內苑豬場的一個內侍。

  他一開始供述,是得了曹大姑娘的好處,想放豬出來嚇張小娘子,這才有了那場鬧劇。他的理由過于牽強,皇城司自然不信,將人痛打一頓。

  然后,這個人便痛哭流涕地陳述,是因私人恩怨要報復同在豬場養豬的上司,想借著親蠶禮的機會,鋸斷豬欄,放出御豬,讓上司受罰丟官。

  事情水落石出,宮里宮外統一口徑,認定了這個說法。

  鋸豬圈的、管豬圈的,一共被處理了五六個人,此事便算過去了。

  但卻無人得知,在傅九衢呈報給趙官家的供詞里,還有一只從那人身上搜出來的涅藍色琉璃簪。

  那簪子的特別之處在于獨一無二。

  它是西域來的貢品,后來趙官家親手將它賞賜給了張貴妃。

  ~

  兩天后,辛夷又入宮一趟,為張貴妃問診。

  她去的時候,謝太醫也在會寧殿中。

  這位老太醫研究了辛夷的方子和用藥,見到她,很是謙虛地探討了一番,言詞都是深聽她的師承來歷,直到聽說周道子在她的藥鋪里坐診,這才褪去了心里的疑惑。

  “原來是周道子的高徒,失敬失敬。”

  辛夷微微一笑,沒有否認。

  周道子的高徒總比師出無名,不知道哪里學來的醫術更為便利。

  讓辛夷吃驚的是張貴妃。

  醒轉后又將養了兩日,張貴妃的模樣竟比暈厥那天更為憔悴,整個人肉眼可見的清減,少了一些靈動,明明萬千寵愛于一身,卻給人一種失魂落魄,郁郁寡歡的感覺。

  “貴妃可有哪里不適?”

  辛夷待謝小醫告辭離去,這才低聲詢問。

  因為她斷定張雪亦是情緒病,可能會涉及隱私的問題。

  “沒有。”張雪亦搖搖頭,不哭不鬧也不嬌氣埋怨什么,目光有些呆怔,甚至都不與辛夷對視,“呵,我如今好得不能再好了。”

  辛夷見她不肯多說,例行開了方子寫好醫案便告辭出來。

  蒙檸出來送她。

  也許是有話憋在心里想找個人說,盡量她和辛夷不熟,卻忍不住說了一句。

  “我們娘子真是可憐。昨日是小公主的忌日,往年官家都會來陪娘子用膳,和娘子說話,為娘子解悶的,今年不僅人沒來,信兒也沒有捎來一個,這是有了新人忘了舊呀……”

  新人?

  皇帝的宮中,從來不少新人。

  辛夷沉默。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