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頂點免費 > 第78章 轟走
  長公主府門口,周憶柳雙手插在皮毛縫制的暖手抄里,在檐下走來走去,不住地張望。

  傍晚,雪又紛紛揚揚落了下來。

  天很冷,她不住地走動,有些焦急。

  這個張小娘子到底來不來。

  長公主府大門外的燈籠,散發著朦朧的光芒。

  風雪漸漸密集起來,周憶柳嘆口氣,正要轉身回屋,便見街前有一輛驢車駛過來。

  驢車走得慢悠悠的,青布蓬帷落在漫天飛雪中,看著不免有些寒磣。

  周憶柳微微一笑,看著辛夷從簾帷下探出來的臉。

  “張娘子總算來了。”

  “不好意思,久等。”

  其實辛夷是掐算好時間的,只是路上驢子不爭氣,下起大雪它便有些憊懶,不肯走。而辛夷又不舍得拿鞭子抽它,只能一路哄著驢大爺,對它說著好話,誆著誘著好不容易才趕到,仍是遲了有一刻鐘。

  她抱歉地一笑,將藥膏遞給周憶柳。

  “郡王回來了么?”

  周憶柳道:“晌午后便回了,在府里休養呢。”

  說罷她低頭看一眼手上簡陋的包袱,眉頭不經意地蹙了一下,抬頭時,又恢復了溫和的笑容。

  “官家還是舍不得郡王受罪的,賜下不少好藥,周老先生已然替郡王用上……”

  辛夷輕笑:“那我做的這個,倒是有點畫蛇添足了。”

  “張娘子一番心意,我會告訴郡王的。”周憶柳說罷,將包袱攬在臂彎,再將手插丨入暖手抄里,朝辛夷施了一禮,慢聲叮囑。

  “風雪大了,張娘子早些回去吧,路上濕滑,謹慎些……”

  她說罷就要回府,辛夷卻叫住了她。

  “小周娘子。”

  周憶柳回頭,“張娘子還有事情?”

  辛夷頗有一點不好意思,“那個……有個事情我先頭忘記了。我恐怕還得去府上拜見一下廣陵郡王,問他拿點東西。還得勞煩小周娘子通傳通傳。抱歉抱歉,這事之前我忘了,剛好這時過來,拿了就好離開。”

  周憶柳臉色微微一變。

  這婦人果然沒有那么老實,嘴上說藥膏給她,不再相見,結果轉頭就出爾反爾。

  她鼻翼里輕輕一哼,仿似在笑。

  “張娘子要拿什么東西?”

  辛夷眉頭皺了一下。

  她要拿的是《藥王殘篇》和陳儲圣留下的《陳氏本草》。這兩本醫書古籍,在后世早已失傳,辛夷以前在別的醫書里見到有人提及,出于對醫學的癡迷,她如獲至寶。可之前事態緊急,她甚至都沒有機會仔細翻閱,哪里舍得就這樣給了傅九衢?

  因此,醫書她是一定要拿回去的,也就不怕厚臉皮了。

  “小周娘子,這個……我不太方便告訴你。”

  辛夷看周憶柳臉色有些不好看,又軟下聲音。

  “你放心,我拿了東西就走……不會讓長公主為難的。給小周娘子添麻煩了,勞煩進去替我通傳一下吧?”

  “張娘子說笑了,是我應該做的。不過,郡王見不見你,我就做不得主了。”周憶柳說著轉身進門。

  然后在辛夷開口說謝之前,將門合上。

  辛夷站在門外,搓了搓凍僵的手,湊到嘴邊呵一口氣,暗罵自己愚蠢。

  怎么會把這么重要的事情忘在腦后了呢?昨日就該問傅九衢拿回來,也就省了今日的尷尬,還舍周憶柳誤解。

  ~~

  臨衢閣。

  傅九衢趴在一張貴妃榻上,一身松緩的袍服,長發未束,將蒼白的俊臉掩去一半,情緒難辯。

  孫懷正在給他拭汗,段隋在幫他翻書。

  段隋翻一頁,孫懷拭一下。

  孫懷拭一下,段隋翻一頁。

  然后,便是孫懷不時發出的嘖嘖聲。

  “瞧瞧這臉色白的呀……得多痛呀,主子爺,您受老罪了呀。小的,小的心疼,真想生生替你受了這苦楚……”

  傅九衢側過頭來,盯著他,“當真?”

  孫懷緊張地僵著身子,嘿嘿一笑,“小的有這份孝心,可是也沒這本事替爺呀。”

  傅九衢哼聲,“下次拍馬屁,掂量掂量有幾分真心。惹惱了爺,拉下去臀杖五十。”

  “別別別。”孫懷不停尬笑,“爺還是饒了小的這白白胖胖的屁丨股吧,可不興被外人瞧了去……”

  傅九衢冷眼一剜,懶懶地回頭,盯著書頁不再說話。

  段隋原本想要嘲笑孫懷馬屁拍在了馬腿上,可是這雙手舉著書老半天,也不見郡王說一聲“翻”,再看郡王的表情,就好像老僧在修禪入定似的,雙眼一動不動,搞得他很是好奇……

  這一頁,就這么好看么?

  段隋低下頭去瞅。

  “郎中帳外診脈,小娘幔里細看,這郎君眉眼生得俊俏,白凈皮肉風流相……若能與他短做夫妻,敦倫一番……九爺,這個話本看著是不是就不那么痛了?嘿嘿嘿。”

  “孫懷。”

  傅九衢忽地扭頭,似乎沒有聽見段隋的話,也壓根兒就沒有看進去話本的內容,問的話風馬牛不相及。

  “孩子們是幾時走的?”

  孫懷正要換干凈的帕子,聞言啊地一聲,有點摸不著頭腦。

  “小的與爺同起同走,并不十分知情……但聽門房說,吃罷早膳就向長公主辭行走了,長公主派了車,拿了不少的東西,囑咐車夫將他們娘兒四個送回村子。爺就安心養傷吧,丟不了他們……”

  “哼!”傅九衢這一頓打下來,傷筋動骨,火灼火燎的痛,本就心浮氣躁,聽了孫懷的話,臉色更是冷冽。

  “沒良心的東西,也不說等爺回來,辭行再走。”

  孫懷和段隋對視一眼,尬笑不語。

  這話明面上聽來是說三個孩子不懂事,沒有向他辭行,可孩子懂什么事呀,分明說的是他們那個不曉事的后娘……

  孫懷不接話,段隋沒他那么通透,順水推舟就說:“孩子那么點歲數,哪曉得什么禮數?還不是當娘的沒有教好!九爺這罪算是為張小娘子受的,她既是大夫,也不說等九爺回來查看一番,就那么走了,也實在沒有良心……”

  孫懷不住地朝他擠眼,段隋都沒有看見。

  說罷看傅九衢沉下臉來,又嘻嘻笑著,指了指手上的書。

  “九爺,要不要再翻一頁?屬下想曉得這風流郎中和俏寡婦到底有沒有成其好事……”

  “拿開!”傅九衢冷聲,將書一撥,撐在榻沿便想要翻身,這一動,鉆心的疼痛襲上來,刺得他渾身發冷,手背上青筋可見,臉色蒼白一片。

  “爺,我的主子喲,您要拿什么叮囑小的就是了……”

  “滾滾滾!”

  傅九衢冷聲打斷孫懷,一把將話本擲在段隋的身上。

  “誰買的話本?去給爺打一頓。”

  孫懷:……

  段隋:……

  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你指我,我指你。

  “程蒼!程蒼買的……”

  咚咚!程蒼剛好叩門進來,將正在實施的誣陷行為扼殺在了搖籃里。他似乎沒有聽見有人在背后講他的壞話,神色嚴肅地上前,朝傅九衢抱拳行禮。

  “郡王,小周娘子求見。”

  傅九衢面無表情,“何事?”

  程蒼抬頭,“送藥。”

  傅九衢不耐煩,“無事獻殷勤,讓她走。”

  滿汴京都知道傅九衢今兒挨了五十大板,送藥的人也是駱繹不絕,從早上開始就有人陸續將傷藥和補藥送到府上,五花八門,各有千秋。傅九衢一律回絕,對周憶柳當然也不會例外。

  程蒼應一聲,“是。”

  出去片刻,他又回來了。

  “小周娘子說,是張小娘子托她送來的藥膏。”

  傅九衢眉頭皺了一下,“誰要她的藥膏?拿進來丟掉。”

  “……”

  孫懷再次和段隋對視,抬抬眉。

  程蒼咂摸一下這話,應一聲是,出去了。

  不消片刻,他拿著一個包袱回來,打開放在傅九衢的面前,一板一眼地稟報。

  “郡王,小周娘子還說,張娘子在府門外求見,說有要事找爺,要拿回她的什么東西……”

  傅九衢冷笑,想到什么似的,眼梢撩撩,原本帶笑的面孔,不知為何突然便陰沉了下來,聲音也頗為煩躁。

  “爺不欠她什么東西,去,轟走。”

  孫懷:“轟,轟走?郡王,這,這不合適吧?”

  傅九衢冷眼,“聽不見嗎?”

  孫懷:“外面下著雪呢。”

  傅九衢:“下刀也給爺轟走!”

  程蒼瞥一眼孫懷的臉色,再看看自家主子盛怒的表情。

  “是!”

  ……

  ------題外話------

  姐妹們是不喜歡留言了么,還是留不了言呀?看不到反饋就像玩游戲玩單機,一點也不好玩…………(啊!)

  傅九衢:我都挨五十大板了,你們也不想出個聲么?

  辛夷(拍掌):大家快出來,笑話笑話他。

  Ps:多謝fans姐送給二錦的女王權杖,啊啊啊,沒有什么可表達感謝的,送個吻吧,啵……同時也感謝所有看書做活動打賞投票的小姐妹,深深抱住。

  明天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