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頂點免費 > 第77章 小小過招,不是對手
  辛夷有點好笑。

  盯著曹大姑娘走近,她懶散地將藥包丟到車上。

  “不要在孩子面前罵娘,你聽沒聽過這基本的禮數?”

  曹漪蘭恨急了她,哪里管什么禮數?

  她見辛夷那漫不經心的模樣,更是怒氣沖天,指著她鼻子就噴。

  “你就該挨罵,不罵得狠一點,你都不知道廉恥為何物,我說你也不買把亮堂的鏡子照照自己的臉,你配得上九哥嗎?動的什么歪腦筋呢?”

  厲害啊,罵人不帶喘氣的。

  辛夷笑著撩了撩眉梢,看著她道:“曹大姑娘說完了嗎?”

  曹漪蘭哼聲,倨傲地抬抬下巴,“識相的,往后離他遠點,再纏著他,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曹大姑娘。”辛夷打斷她,冷颼颼的眼眸里帶了一絲笑,“念在你到開封府為我作證的情分,我不跟你計較。但泥菩薩也會有三分火氣,你如果現在閉好嘴巴,轉頭上轎離去,我就當此事沒有發生過,否則……”

  曹漪蘭一聽就黑臉,“否則你要如何?”

  辛夷推開她,“揍你。”

  她力氣極大,曹漪蘭猝不及防被推得踉嗆幾步撞在轎上,小轎晃蕩起來,兩個丫頭飛快來扶,曹漪蘭羞憤交加,怒不可竭地甩開他們,惡狠狠地咬著牙,盯著辛夷仿佛要吃了她。

  “害人精,你敢打我?”

  辛夷:“我還沒打呢。真要打你,只怕大過年的鬼差又得加班了。我在容忍你,聽明白了嗎?”

  曹漪蘭愣了愣,看她平靜帶笑的模樣,不知為什么,突然就紅了眼眶,“你少裝好人。害人精,你就是個害人精!我告訴你,我和九哥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青梅竹馬,若不是你使了什么見不得人的手段勾他騙他,他怎會為了你做出那等不顧體面的事情來?你給我離他遠遠的,不要再害他了,聽到沒有,不然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曹大姑娘發著狠,罵著人,自己卻委屈得不行。

  反觀辛夷,臉上掛著笑,從容而坦淡。

  “青梅竹馬?這話廣陵郡王同意嗎?”

  曹漪蘭臉色一變,像是被她氣得噎住了,片刻才站直身子,怨怪地瞪著他,“你不要以為他護著你,就會娶你,像你這樣的婦人,打娘胎里爬出來便是賤民,一輩子也沒有機會踏入長公主府……”

  辛夷撩她一眼:“我剛從長公主府出來的。”

  她似笑非笑地指了指馬車,還有一臉尷尬的車夫。

  “這車是長公主府配的,車夫也是。不信你問問他?”

  曹漪蘭說的踏入其實是“嫁入”,但這般生生被辛夷回懟,再一看確實是長公主府的馬車,她氣怒交加,怒火帶著唾沫飛濺。

  “你不要臉,你這個害人精,你不配!”

  辛夷揪著眉頭,同情地看她,正要說話,馬車簾子唰地一下拉開了,三寶睡眼惺忪的小臉露了出來,不高興地嘟著嘴巴。

  “傅叔是我們的,你才不配。”

  一念和二念方才都沒有吭聲說話,三念睡到一半被吵醒,聽到有人要來搶傅叔,還指著娘的鼻子罵,嬌聲嬌氣地就幫忙。

  二念這時也探出頭來,朝曹漪蘭做了個鬼臉。

  “你這么兇,傅叔不會喜歡你的,潑婦。哼!”

  這幾個孩子在村里野慣了,罵人的話聽得也多,什么都會,嘴巴利索得很。

  辛夷生怕他們一時口無遮攔影響長大以后的名聲,誤了前程,一把將三念的小腦袋摁進去,再示意二念不要多嘴,然后笑盈盈將簾子拉下來。

  “曹大姑娘。”

  她回頭看著曹漪蘭,“我配不配不關你的事,你的九哥我也不稀罕,你有找我撒潑使壞的本事,不如回去多跪祠堂,求祖宗保祐你早點拿到傅九衢的婚書……”

  辛夷說完一笑,撩起馬車簾子。

  也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又回頭看著曹漪蘭。

  “哦對了,好心提醒曹大姑娘,氣急敗壞會傷心神,肝火盛,則五神不寧,五志交雜,久之生疑慮、多妄想,無端悲喜難受控……我觀曹大姑娘有神志之疾,不如找個大夫把把脈,吃幾帖安神醒腦藥來得妥當?”

  “神志之疾?”曹漪蘭被她說蒙了。

  辛夷微微一笑。

  “又稱神經官能癥,簡稱神經病也。”

  說罷不管曹漪蘭什么表情,微笑著上了馬車。

  不料,這作精曹漪蘭居然哇的一聲,掩面大哭起來。

  “你這個害人精,不得好死……”

  辛夷看曹大姑娘哭得梨花帶雨,恍惚覺得自己成了欺男霸女的惡霸。

  哭聲驚動了周圍的人。

  蔡祁領著兩個侍衛剛打此經過,聞聲看了過來,愣住。

  “蘭兒……?張小娘子?”

  辛夷朝他點頭示意,懶得過多理會。

  不料蔡祁卻叫住了她,打馬過來。

  “張小娘子……不,小嫂子,你這是要上哪里去?宣德門在那邊,你走錯了……”

  曹漪蘭一看蔡祁去攔辛夷,不管正在痛哭的自己,帕子掩面,哭泣得更傷心了。

  “蔡祁你這個混賬東西!連你也向著她……”

  蔡祁好笑地搖了搖頭,躍下馬來,拍拍她的肩膀,順手往身前一攬,又拍拍她的后背,哄孩子似的。

  “別哭了別哭了,讓人笑話。”

  曹漪蘭有了人哄,哭得更厲害,“誰敢笑話我?你去拔了他的舌頭。”

  蔡祁嘆氣,“哭花了妝,就不美了。一會九哥看見,更看不中你。”

  曹漪蘭扁著嘴,哇一聲,又哭。

  蔡祁呼氣,見辛夷的馬車啟動,攬住她轉了個身,扯著嗓子問辛夷。

  “小嫂子不去看看我九哥嗎?”

  辛夷:“不去了。”

  蔡祁嘖聲,“小嫂子當真狠心呢。活生生五十大板,不得打得重樓皮開肉綻,傷及筋骨啊?我可聽人說了,監刑的是天章閣待制、知諫院包拯,鐵血無私,連官家都敢指著鼻子怒罵的人,重樓落到他手上,一個板子都少不了,也別想蒙混過關。”

  “……”

  猝不及防。

  居然會在這種情況下聽到鼎鼎有名的包大人。

  打板子這刑罰因執刑人不同,打擊身體部位不同,輕重不同,原是有很大水分的,傅九衢當真落到包大人的手上,如果影視劇和歷史上的包大人沒有被誤讀,那五十大板當真要挨得結結實實的了。

  “可憐。”

  辛夷搖頭嘆氣,朝蔡祁行個禮。

  “失陪了。”

  她急著去買藥材配藥,徑直上車揚長而去,蔡祁卻瞪大了眼睛,看得呆住了。

  這婦人居然如此無情如此冷漠如此無視傅九衢待她的情分……

  “你有沒有心啊,重樓是為了你啊!”

  曹漪蘭拽著他的衣袖。

  “你看看她,看看她,一會兒你要告訴九哥,這個婦人是怎樣待他的……狼心狗肺,歹毒心腸,九哥救錯人了。”

  蔡祁:……

  他委實也想不通。

  傅九衢多年“春閨夢里人”的名號,在張小娘子面前是失效了?

  “唉,走吧,看你九哥去。”

  ~~

  辛夷買好藥材回到張家村,湘靈和良人便喜逐顏開地迎了上來。

  被官差搜查時弄亂的家,兩個小丫頭收拾規整過了,看上去干凈整潔,就是院子里剛剛冒頭的菜苗被這幾天的積雪壓得蔫蔫一息,眼看就活不成了……

  湘靈嘰嘰喳喳,像一個聒噪的小鳥,圍著辛夷轉。

  “姐,村里有人說話,怪不好聽的,說是你讓他們被開封府查,又說是你……讓廣陵郡王挨打……”

  村子離京城太近也不是好事,十來里路,昨日發生的事,今日便傳了回來。湘靈和良人很替辛夷抱不平,然而,辛夷去了滿不在乎。

  “去把我的藥柜打開,藥爐生起來,鍋具都備好,案板擺到檐下。”

  湘靈又急又驚,“姐,你聽沒聽到我說什么呀?”

  辛夷笑著瞥她一眼:“聽到啦聽到啦,嘴長在別人身上,你不讓人家說?你想想他們去開封府請愿,給請愿書畫押,就不生氣了,街坊鄰里的,讓他們說說,又不少塊肉,不說,還得憋出病來呢……”

  “姐……”

  湘靈還想說什么,被良人制止。

  “聽姐的話,準備家伙什吧。姐姐今日要做什么?”

  “狗皮膏藥。”

  “……”

  在北宋將傷藥敷料做成膏藥已十分普及,因宋仁宗重視醫藥惠民,此時的中醫藥其實極為發達,辛夷知道自己做的事只是錦上添花罷了。

  但為了盡自己一份心,辛夷仍是窮盡畢生所學,結合傅九衢的情況專門寫了方子配了藥材,耗時一日,將敷料和膏藥做了出來,裝入瓷瓶和錫盒里,并細心找來紙簽,貼上自己取的名字。

  敷料叫“玉面回春”,藥膏叫“朱闕潤色”。

  “你們在家等著,我去送了藥再回來。”???.

  她吩咐三小只乖乖在家,自己套了車往汴京城里趕。

  因為離酉時很近了,她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吃飯……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