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頂點免費 > 第30章 長大了,養你
  辛夷半點顧慮都沒有,亮開嗓子就喊,引來街面上的行人指點和取笑,她也渾不在意,哪里人多就往哪里鉆,跟著曹翊和禁軍的方向追了出去。

  一念的小臉拉得老長。

  二念嫌她丟人,鼻子都快氣歪了。

  三念乖巧許多,癟著嘴看著辛夷的后腦勺,好似糾結了許久,突然喚了一聲娘。

  “你不要叫了,不要叫了呀。”

  辛夷頭也不回,眼角余光掃視著四周。

  “不叫怎么追得上?曹大人……曹都指等等我……”

  三念:“你追他做什么?”

  辛夷:“小孩子,別管大人的事。”

  三念默默垂下眼簾,隔了片刻,突然吸了吸鼻子,低低道:“你不要改嫁,等我和哥哥長大了,養你。”

  辛夷壓根兒沒有考慮過嫁人的事,冷不丁聽到小小女孩說出這樣心酸的話,愣了愣,朗聲笑開。

  “好!一言為定。駕——”

  驢車在街口倒了個彎,沒入人群不見。

  ·

  辛夷在街上發瘋似的追趕曹翊的事情,傅九衢很快得到了消息。

  孫懷想到主子對她的禁足令,再想到那個膽大包天的小娘子,脊背上汗涔涔的,覺得今兒有人要遭殃……

  “爺,您消消氣,別跟那村婦一般見識!”

  傅九衢面色不變,平靜地抬抬眼。

  “段隋,你來說說。”

  段隋激靈一下,磨磨蹭蹭地走上前,“郡王,說,說什么?”

  傅九衢眉目不動,聲音輕渺帶笑。

  “她怎么搭上曹翊的?”

  搭上?段隋嘿嘿一笑,“郡王多慮了,她想搭,也搭不上國舅爺的呀?”

  傅九衢神色一凜,段隋又笑了起來,“小曹娘子的孩子染疾,國舅爺去給張都虞候上香時,隨便探望了一番……說來也算那張小娘子有點本事,竟然治好了鐵蛋的怪病,不然也引不來國舅爺注意……”

  傅九衢不冷不熱地撩眼,“是有本事。所以,你們全都是飯桶嗎?”

  段隋整張臉都垮掉了。

  “郡王,國舅爺喜歡和哪個女子親近,屬下也管不了呀。屬下總不能拉著國舅爺,告訴他,別跟張小娘子親近,我們家郡王不高興……怕他被騙吧?”

  傅九衢淡淡嗯一聲。

  “曹翊往常對呂家有這么關照?”

  孫懷瞥了瞥主子的臉色,輕咳一聲,接過話來。

  “小的聽說,曹娘子在娘家時,不受小曹府待見,和大曹府也少有往來,但曹娘子與京兆郡君是手帕交,關系極為親厚。至于國舅爺嘛,小的想來,也就是個順便,一筆也寫不出兩個曹字不是?”

  哼!

  傅九衢笑笑,修長的指撫著掌心里的青瓷茶盞,像是接受了孫懷的說法,問得漫不經心。

  “這幾日,小張氏如何?”

  段隋道:“如魚得水,滿口謊言……”

  傅九衢手指微停,抬眼看他。

  段隋的嘴上像長出了喇叭似的,一提到辛夷就有說不完的話。說她如何把崔郎中哄得團團轉,說她如何夸下海口要攢銀子開醫館……

  末了,又笑道:“真是個奇女子,她竟然還給自家取了個名兒。叫,叫什么辛夷?說是她的閨中名諱。”

  “辛夷?”

  傅九衢淡淡重復一遍,突地沉聲。

  “去,把程蒼找來。”

  段隋:“郡王有什么吩咐,叫屬下便是,叫程蒼干什么?”

  傅九衢冷冷地笑:“你能打自己的板子?”

  段隋苦哈哈地撇嘴:“九爺,屬下又哪里錯了?”

  “讓你派人盯緊張家村,是為查水鬼案。你且說說,你都給爺查了些什么?把人家的閨名都打聽明白了,案子卻無半分進展,不打你打誰?”

  “別啊九爺,你就饒了屬下的屁股吧……”

  段隋哭喪著臉,程蒼這時卻打了簾子進來,走到傅九衢面前,端端正正行個揖禮。

  “郡王。”

  “何事?”

  段隋嚇得脊背都繃緊了,卻聽程蒼道:“張孝卓親自帶著仵作去了義莊,核驗王屠戶的尸身。昨夜還去了開封府大牢,提審小謝氏。不知是不是得了什么線索,今日便指派曾欽達去了張家村……”

  傅九衢清悅的嗓音帶著一絲涼笑。

  “去張家村做什么了?”

  “沒有驚動村民,四處走了走,不知在找什么。”

  傅九衢眉頭微微蹙起,突地將茶盞擱下,掌心猛地扣住額頭。

  “去,把那個丟人現眼的婦人給爺找來……”

  丟人現眼的婦人,指的是誰,不言而喻。

  孫懷知道,那小娘子又氣著自家主子了。一邊讓九爺照拂著她,一邊在大街上追曹翊,像什么話?

  這不是丟張都虞候的臉么?

  自家主子也難做人呀。

  “爺,你是不是又犯痛了?”

  孫懷趕緊拿了周道子留下的藥丸,躹著身子遞上去,“服了藥,小的給您捏捏吧?總這么痛著也不是個辦法。老神仙上次說的那個偏方,爺不防試試……”

  傅九衢仰頭咽下藥丸,算是默認。

  不料,段隋還沒有出去,門房便差人來傳話。

  “九爺,張小娘子領著三個孩子,牽著一頭驢,在門外求見……”

  眾人訝然。

  不是去追曹翊了嗎?

  怎么會跑到廣陵郡王府上了?

  這張小娘子做事,沒得章法,令人摸不著頭腦。

  這也就罷了,誰能想到,她帶著孩子進門,二話不說,便找傅九衢要人。

  “郡王,那些殺我的人,又出現了。請郡王保護我和孩子……”

  傅九衢這會兒剛起病,頭痛得厲害,唇色都青白了,再看這小婦人理所當然的模樣,似乎早已忘了要給他治病的事情,怪恨的。

  “你得罪了誰?”

  辛夷看了眼冷氣森森的廣陵郡王。

  “有你的紅顏知己曹漪蘭,有京兆郡君高淼,至于別的人……興許有,興許沒有,誰知道呢?人家要殺我,也未必是我的原因。”

  頓了頓,她想著三個挑夫調戲的模樣,幽了一默,淡淡撩眼看傅九衢。

  “覬覦我的美貌,也有可能……”

  傅九衢按在太陽穴的手指微微僵住,像聽了什么笑話似的,別開眼,掀唇一笑。

  “孫懷,帶孩子們去聽雪軒玩耍。”

  這是要支開孩子的意思?

  辛夷覺得這廝不安好心,拉緊三念的手。

  “郡王,孩子皮,還是我看著比較好。”

  傅九衢冷絲絲的望著她,眉梢眼角都噙著嫌惡。

  “在我府上,你有什么不放心的?還能比跟在你身邊更危險?”

  辛夷:“……”

  惡毒后娘人設不倒,深入人心。

  傅九衢不搭理她,轉頭言笑淺淺地看向孩子:“去玩吧。你們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就告訴孫公公。”

  不得不說,他和孩子說話的時候,溫和柔軟,不像尋常那副討人厭的狗模樣,還真是完美得招人喜歡。

  一念懂事地行個揖禮。

  “傅叔,小侄告退。”

  說完他牽著二念和三念,規規矩矩地離開了。

  三念不放心辛夷,眼里流露出緊張。一念頭也不回,二念倒是回了頭,對辛夷做個鬼臉,好像在說“你自求多福”……

  小白眼兒狼,剛喂飽,就把她丟下了。

  辛夷暗嘆一聲,“郡王現在可以說了。”

  傅九衢看著這個恨不得離她八丈遠的小娘子,漆黑的眼瞳微微斂起,不知想到什么,輕邪一笑。

  “過來。”

  ------題外話------

  辛夷:過來做什么?男女授受不親,這不合規矩?

  傅九衢:叫你過來就過來,哪來那么多廢話,沒看我都快痛死了嗎?

  辛夷:不,萬一你覬覦我的美貌,對我先xx后oo,或者先oo后xx怎么辦?

  傅九衢:……各位讀者,我傅九衢眼瞎么?會看上她?

  二錦:祝各位母親和各位的母親母親節快樂!!!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