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頂點免費 > 第423章 新娘子終于接回來了
  “喲。周娘子生產大出血了。”

  穩婆捂著胸口,故意尖聲叫了一聲,慌不迭地上前擦著血跡。

  “我的親娘也,這血怎么都止不住啊……周娘子啊,你可千萬要保重身子。你要是有什么事,老婆子可擔當不起啊……”

  “你在說什么?”

  周憶柳捂著絞痛的小腹,看著桌上那個盛過湯藥的碗,突然福至心靈。

  “是你,還是張巡……你們是不是想讓我死?”

  穩婆一把甩開她的手,后退兩步,噗嗵一聲跪下。

  “周娘子你萬莫害我,你生不出兒子也不是我的過錯,我就是一個接生婆子,哪里來的膽子害你……”

  周憶柳喘著氣,瞪視著她。

  “是張巡,是他對不對?我知道他太多的事情……他想飛黃騰達,卻不想受我掣肘……他不僅不想幫我,還想借機害死我……”

  在這一刻,周憶柳的腦子無比清醒,仿佛剛從噩夢中蘇醒過來一般,額頭上是豆大的汗水,身下是潺潺的鮮血,但求生的意志卻格外強烈……

  “來人啦……”

  周憶柳張大嘴巴,用微弱的聲音吶喊。

  “救命……來人……救救我……救命,老虔婆要殺我……”

  為免翔鸞閣里的事情敗露,周憶柳明白越少人知道越好,因此,她早早就找借口將丫頭內侍都打發了出去,只留下她最親近秀琴和秀音兩個丫頭。

  可惜,任憑她喊破嗓子,秀琴和秀音都沒有出現。

  “救……命……”

  周憶柳沒有力氣了,眼神渙散地盯著面前含笑看她的穩婆……

  怎么辦?

  她覺得自己就要死了。

  “哇……哇……”

  小嬰兒不知是害怕還是明白了親娘差一點把她送人的悲慘處境,突然大哭起來,四肢不停地踢打著襁褓,用力地掙扎,宛若求生……

  周憶柳看著小孩子,腦子里是一幕幕生皇子做皇后的美夢,可惜,夢碎了,怪只怪她生了這么個沒用的公主………

  她怨毒的目光從孩子身上收回,最后定格在穩婆怪笑的臉上,眼眶里的淚水珠串般往下落。

  穩婆見狀,重重跪在地上,尖著嗓子大叫。

  “周娘子,您可千萬要挺住啊,老婆子這就去叫人,叫人來救你……”

  “娘子!”秀琴的聲音突然傳來,周憶柳卻已經沒有了回應。

  她仿佛聽到了寺廟里的鐘聲,不,長公主府的禮炮在齊鳴——傅九衢就要娶妻了,娶的是別人……

  而她,就要死了。

  “娘子啊!”

  屋子里一群人哭得烏央烏央的。

  “圣人到!”內監尖細的嗓聲劃破了翔鸞閣的宮殿。

  寂靜片刻,穩婆臉色猛地一變,不過轉頭的功夫,就見曹皇后帶著一群宮女婆子浩浩蕩蕩地走了進來。

  “怎么回事?周娘子臨盆,為何沒有人來通傳本宮和官家?!”

  周憶柳嘴唇已經烏紫,微微顫抖,卻說不出話來。

  曹玉觴為什么會來?

  難道要殺她的人不是張巡?

  而是曹玉觴,要借機毒害她和她的孩子……

  一定是。

  一定是這個惡毒的女人。

  周憶柳雙手緊緊抓住被子,目光里是垂死的憤恨。

  曹玉觴看她一眼,“紅云,傳太醫!”

  穩婆看到曹皇后突然進來,腿腳都軟了,雙膝跪在地上不住地磕頭,哭得聲嘶力竭,一面說自己辦事不利,一面又說自己拼盡一身本事也只保住了小公主的性命,卻救不了周娘子血崩難產………

  “哭什么?都給本宮閉嘴!”

  曹玉觴面無表情地走上前去,掀開被子看了看。

  “一個個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去燒開水!”

  兩個丫頭瑟瑟發抖,應聲出去了,曹玉觴這才弓腰將襁褓里的小公主抱了起來,端詳片刻,一聲嘆息。

  “你真是個小可憐喲!”

  說罷,她慢慢轉身吩咐內侍。

  “快馬去長公主府給官家報喜,就說周娘子誕下一個小公主,母女平安。”

  母女平安?

  周憶柳尚存的意識受到沖擊,眼皮顫抖一下睜開。

  曹玉觴不要她的命了嗎?絕好的機會,為什么不殺了她?

  周憶柳怔怔的,氣若游絲,她看到了曹皇后的眼睛。

  曹玉觴不動聲色地看著她,目光復雜冷寂,不是仁慈,而是平靜。

  “太醫馬上就來了,周娘子再堅持一會兒。”

  周憶柳嘴唇一張一合,似乎想說什么,想問什么。

  她不知道曹玉觴為什么沒有去長公主府里喝喜酒,而是尚在宮中,更不明白曹玉觴為什么要救她……

  有這樣的大好機會,去母留女,對沒有生育的曹玉觴而言,豈不是最好的打算?

  是啊,曹皇后出身名門,一出生便應有盡有,二婚還能嫁個皇帝。她這種高高在上的女子,又怎會知道一個苦命女子汲汲營營地往上爬有多么艱難,需要怎樣的不擇手段?

  周憶柳嘴唇微動,奄奄一息,只見淚水從眼窩溢出來。

  曹玉觴就像知道她要說什么一樣,抱著小公主坐在她床頭的椅子上慢慢坐下,低頭逗弄一下懷里的嬰兒,頭也沒抬,像對著空氣說話那般,聲音淺淡。

  “因為本宮是皇后,大宋的皇后。”

  因為是大宋的皇后,她不會耽于兒女情長,更不會把周憶柳僅僅當成爭風吃醋的情敵,因為是皇后,她也希望周憶柳能為趙禎添一個小皇子。

  如此而已。

  無關情愛。

  而這是周憶柳窮盡一生也不會明白的道理。

  “圣人!”

  福寧殿的小太監進來了,匆匆行個禮,略顯慌張地道:“大事不好了,出事了!”

  曹玉觴冷靜地抬頭,“什么事?你慢慢說。”

  小太監道:“官家的車駕在御街上遭到了伏擊……”

  曹皇后微嘆一口氣,眸色暗沉下來,“如今景況如何?禁軍可有前去營救?曹大人呢?他在何處?”

  “沒,沒事。”

  “什么沒事?”

  “官家沒事。”小太監說話有點大喘氣,接著又緊張地道:“廣陵郡王說官家是舅老爺,要坐歡喜轎去府上才吉利。今兒天不亮就派來一乘小轎將官家接走了。御街上的乘輿里沒有官家,是李福公公帶人去接官家回宮的隊伍……可憐的李公公,中了一箭,傷了胳膊,疼得昏死了過去。眼下曹大人正帶人捉拿匪黨……”

  曹玉觴輕輕吐出一口氣。

  “知道了。”

  ··

  皇帝確實受到了一些驚嚇,是在長公主府里聽說自家的車駕被伏擊了以后。

  后怕之余,又是心寬。

  幸好外甥孝順,老早就派來歡喜轎接他。

  不然,乘輿上中箭的人可能就是他了……

  “哎喲,這吉時都快到了。怎么還不回來?”

  趙玉卿一身吉服,膚白美艷,看著很是年輕,偏生端著一張老婆婆的臉,焦急莫名。她不時讓人去打探,迎親隊伍走到了哪里,每一次回來的人都告訴她說,快了,卻始終不到。

  “快了,快了,每一次都快了。你們就哄著我吧。”

  趙玉卿又是著急又是緊張,生怕誤了時辰,會鬧出笑話來。

  十里紅妝迎嬌娘,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今日廣陵郡王娶妻,要是再出點什么幺蛾子,她臉上就沒有光彩了。

  “快去,再探再報——”

  小廝頭都不敢抬起,“是。”

  趙玉卿在廳堂上走來走去,趙禎實在看不下去了。

  “你急什么?急也沒有用……”

  趙禎今日也穿了一身吉服,有舅老爺的派頭,也有皇帝的威儀。官家一開口,趙玉卿便閉了嘴巴,老老實實在皇帝的下首坐了下來。

  “我這不是著急怕他們誤了時辰嗎?再說了,官家來了這么久,不就等著喝外甥奉的茶?”

  傅九衢沒有父親,家里最尊貴的男性長輩就是舅舅了。

  趙禎嘆口氣,“是啊,為了喝這口茶,朕也是苦得很……”

  趙玉卿有些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躊躇一下。

  “皇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趙禎瞇了瞇眼睛,搖頭,假意喝茶,“沒事。”

  水門橋的惡徒已然被驅散,事態已然得到控制,這些事情方才已經有人來向趙禎稟報過,但趙玉卿身體不好,今天這樣的日子她本就緊張,所有人都默契地瞞著她。

  “唉!”趙玉卿第無數次地嘆息,無數次地整理衣裳。

  “阿九這孩子打小就不是個省心的,今兒可千萬不要出什么岔子……”

  “你安心便是,你自己的兒子還不了解嗎?”趙禎無奈一嘆,寬慰道:“你就坐穩了,等著喝媳婦茶吧。”

  趙玉卿看他一眼,想說什么,又壓了下去,重重點頭。

  恰在這時,那小廝快步進來,面帶喜色,一副感天動地的模樣。

  “接回來了,接回來了。官家,殿下,郡王已經把新娘子接回來了。迎親隊伍已到大相國寺的橋頭,離府不到二里地了!”

  趙玉卿噌地一下起身,忙不迭地笑道:

  “快。快準備起來,迎新娘子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